85p9k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數風流人物-丁字卷 第一百八十五節 地位不一樣了閲讀-rhncg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贾琏还是第一次见到冯紫英训人,而且还训的是贾环,劈头盖脸,当着自己和贾兰,没留半点情面。
但这越发说明冯紫英看好贾环,否则何须这般?轻描淡写说几句,懒得多得罪人不好么?
自己先前说是一家人了,难道还真的就是一家人了?就算是冯紫英娶了林黛玉,那也不过就是表亲,算不算一家人,还得要两家人自己掂量。
“才读了几天书,就学会翘尾巴了,环哥儿,你就这点儿出息?还说宝玉没出息,我看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是不是打算当个秀才就满足了?觉得是你们荣国府里的独一无二的读书人了,众人独醉我独醒了?”
冯紫英是真的没客气,这个环老三还是真的是属驴的,随时需要敲打着,稍不注意就要犯毛病,弄出乱子来。
贾宝玉是嫡子,人家背后还有王家,有贾元春,你环老三有什么?就凭赵姨娘能在床上把贾政侍候得舒服?那能顶得上王家和元春的威势么?
真要想扬眉吐气,起码你也得要考过秋闱弄个举人身份,你才能在贾府里边站稳脚跟,别说现在刚过了县试,就算是府试院试全过拿下秀才身份,也一样不值一提,入不了仕当不了官的身份,对贾家来说,就毫无价值。
狠狠地把贾环训斥了一顿,冯紫英这才稍微舒了一口气,“别以为自己就能耐大了,环哥儿,外边的天地广阔无垠,不要只囿于这贾府里边这巴掌大地方坐井观天,有时间多听听琏二哥和你说说外边的精彩,当然,你现在主要精力还是在读书上,我还是那句话,院试过了,我便豁出脸去让你去书院读书,……”
贾环容色激动,却说不出话来,只顾着鞠躬作揖,以示悔过道歉。
他当然知道冯紫英是为自己好,青檀书院一直是他的梦想,只要能进青檀书院,那举人乃至进士就不再是梦想。
“还有兰哥儿,你也一样,你母亲也向我说过,希望能好好指导你,你年龄小了一些,而且我也没有多少时间,但我也听环哥儿说起过你,读书认真踏实,……”
听见冯紫英提到自己,贾兰也是赶紧上前一步,规规矩矩地作揖行礼,倾听冯紫英的教诲。
“你爹十四岁中了秀才,你今儿个也有十岁了吧?”既然说开了,冯紫英也就就着这个机会和荣国府里边这几个小字辈好好说一说,“十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母亲对你期盼很高,自小就让你念书,你也很懂事,但读书一道贵在持之以恒,败在骄傲自满,……”
说到骄傲自满,冯紫英又瞥了一眼贾环,吓得贾环赶紧低头。
“……,琏二哥也说了,日后都是一家人了,我也不说两家话,环哥儿如何,你兰哥儿我也不会另眼相看,只要你好好读书,也能过县试府试院试,和你爹珠大哥一样考中秀才,愚叔也一样会想办法送你去书院深造,……”
贾兰也是福至心灵,赶紧走到冯紫英正面,规规矩矩跪下,连磕了三个响头。
“起来罢,你这都成了拜师不成?我可没有那么多精力来授徒,日后若能去书院,那里边多的是学富五车的教谕,……”冯紫英摆摆手。
这在角门内的一番动静不小,尤其是冯紫英训斥贾环,贾兰跪拜冯紫英,更是引人瞩目。
这贾府里边上千号人,这又是当道之地,人来人往,虽说大家见这阵势不敢过来,但是这远远偷窥观望却是免不了。
所以还没等冯紫英这边说完呢,这贾府里边早已经传遍了。
荣禧堂。
“训环哥儿?”贾政有些疑惑地歪着头问道。
李十儿低垂着头,小心翼翼地道:“宝二爷身子不适,迎到了冯大爷之后说了几句话就告罪回院子里歇着了,琏二爷和环三爷、兰哥儿就陪着冯大爷,不知道环哥儿怎么就惹着冯大爷了,冯大爷就站在角门内把环三爷训了一顿,小的看环三爷只顾著作揖道歉,也没怎么其他,后来不知道冯大爷又和兰哥儿说了些话,小的就见着兰哥儿就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贾政都差点儿要站起来了,磕了三个响头,这是见至亲长辈才能行的礼节,这兰哥儿莫非昏了头?
“莫不是冯家大郎要收兰哥儿为徒?”倒是贾赦捋着几缕鼠须若有所思。
“对,兰哥儿是要拜紫英为师么?”贾政心中也是一喜。
虽说在他心目中贾兰地位不及宝玉,但是毕竟是自己嫡长孙,珠哥儿殁得早,只剩下这一个独苗,府里对李纨和贾兰这娘儿俩也很看顾,他自然也希望贾兰日后也能有一番造化,而且贾兰读书也刻苦,若是能得冯紫英青眼有加,那以后的机会自然就能大许多。
“这小的就没敢靠太近,没听见他们说什么,……”
“二弟,这等事情,我们也顺其自然,环哥儿和兰哥儿读书都是极认真的,若是铿哥儿能看上去他们,提携扶持一把,那也是好的,但也莫要过于刻意,我想日后都是一家人了,铿哥儿自然不会胳膊肘往外拐的。”
贾赦倒是很自信,贾琏已经把很多事情和他说了,包括要去扬州常驻,可能负责海通银庄的行政事务,这让颇为得意。
贾琏在王熙凤面前唯唯诺诺让他很不满意,现在能有机会摆脱王熙凤,自家出去闯荡一番,而且还有冯紫英作倚仗,那当然好,他甚至已经考虑着让贾琏下一趟回来,能不能替他买一个扬州瘦马回来,也让他享受享受。
*********
“二爷,您这是何苦呢?”袭人一边示意旁边的良儿收拾着脆裂的茶盏碎片儿,一边宽解对方:“冯大爷难得来一回,而且二位老爷和老祖宗都认可了冯大爷娶林姑娘,日后咱们贾家和冯家就是姻亲了,更要多走动多亲近,您这样扭头一走,冯大爷心里怕就……”
“哼,莫非我还连身子不舒服都不行了?”宝玉气哼哼地歪在床头上,“你们这帮没良心的,就没有一个替我想过,我对林妹妹的心思,你们难道不知道?她要天上的星星,我都能替她摘下来,这下可倒好,悄无声息地,她就要嫁人了,是不是日后你们都是这般,甭管我对你们多么好,都是这样不管不顾去攀高枝了?”
越想越憋屈,贾宝玉看着这一屋子的丫鬟也是没来由的悲凉和愤懑,甚至连袭人这个平素如此懂自己的人,都这般说话,站在了冯大哥一边。
“袭人,媚人,绮霰,紫绡,秋纹,麝月,你们说,是不是?”
几个丫头,除了袭人和媚人在内屋,其他几个都在外间,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位爷现在是真真有些魔怔了,前日听说林姑娘和冯大爷定亲了,便疯了一回,拿起玉就要往地上砸,也幸亏三姑娘眼明手快挡了一下,玉落在了地毯上。
然后就不吃不喝折腾了一天一夜,也是把阖府上下弄得乌烟瘴气,也幸亏北静王爷和那蒋琪官来访,又有秦钟在一旁刻意宽解,这才让宝二爷稍许解脱出来,没想到今日冯大爷来了,却又发作了。
“二爷,我们何曾攀什么高枝?”其他人都不敢搭话,只有袭人敢,“大家伙儿都是盼着您好,老爷太太的心意您也是知道的,是要替您寻一门更好的亲事,林姑娘固然好,但是这京师城里好人家何其多?而且也还要考虑贵妃娘娘的体面,所以二爷您就莫要……”
“我不管,林妹妹就是最好的,……”宝玉咬牙切齿,“冯大哥不是都要娶沈家姑娘么,怎么却还要和我抢林妹妹,他是知道我对林妹妹的心意的,这般做未免太不厚道,……”
“二爷,现在木已成舟,……”袭人轻叹了一口气。
其实大家都明白,虽然二爷对林姑娘十分爱慕,可是林姑娘却是一直不假颜色,甚至到后来这两位姑表兄妹都有些生分了。
当然这生分主要是指林姑娘那边都不肯单独和宝二爷见面了,经常拉着二姑娘三姑娘她们,就是为了表面瓜田李下的闲言碎语,只是这却如何能让宝二爷死心。
一句木已成舟,更是让贾宝玉全身一阵剧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发作,是啊,木已成舟,林姑父许婚,冯家求亲,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自己如何能干预得了?
正憋闷无比间,却听得门外声响,“二爷,老祖宗和太太那边传话来,叫二爷去老祖宗那边候着,待会儿冯大爷要去拜见老祖宗,老祖宗说让二爷也过去说会子话,……”
“爷不去!”怒不可遏,宝玉大吼一声:“他又不是什么神仙皇帝,凭什么就要我去候着?!”
“可是是老祖宗身边鸳鸯来传的话,二爷不去恐怕……”刚进来的晴雯虽然听出了宝玉语气不对,却没想到会激起宝玉如此怒火,下意识地要多说两句。
“老祖宗,老祖宗,你们心里只有老祖宗和太太,何曾有过我?何曾理会过我的想法?”宝玉气急了眼,随手拿了茶桌上的枫露茶便扔了出去,正好打到了晴雯的头上,一抹淡红血丝沿着茶水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