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eso好文筆的小說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第1037章 確實有這麼一個想法,但你沒讓我說出來展示-rjt1h

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小說推薦我在名偵探世界打醬油
等明美离开,客厅就剩下了光佑和小哀两个人。
其实明美离开与否不要紧。
只要不是聊一些私密的话题,两人并不介意明美旁听。
再者。
其实小哀也羞于和光佑聊这样的话题,光佑更是不会主动提起。
晚餐肯定是有人要去准备的。
不是他和小哀,就是明美。
那谁去其实都没差。
心想着下次来的时候,他来准备。
但想着想着,光佑觉得,相比于一顿美味的大餐,多带小哀过来找明美,可能会更好。
倒不是说感到亏欠明美或是其它什么的…
就是觉得明美需要的是三人一起吃饭时的氛围。
也就是。
——温馨。
见光佑一脸思索的样子,小哀开口问道:
“想什么呢?”
听见小哀问了,光佑就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
“就是想着回头多带你来找明美姐。”
对于光佑的想法,小哀自然是乐意的。
以前和明美见面都得算着时间,还不是想见就能见的。
现在要见面可简单多了。
她想问的是,光佑怎么忽然想到这些了。
这个问题好解答,光佑也就跟她解释了下:
“就是觉得公寓挺冷清的,我们来的话,这里也热闹些。”
“嗯。”小哀点点头,没了问题。
此时的光佑心里也在想着:
等房子收回来,排除被监视的可能以及后续的安全隐患,倒是能让明美搬回宫野家的老宅。
不过,缺点就是离这里远了些,带小哀去的话,没现在这么方便。
“看来还是得再想想。”光佑暂时放弃了这一想法。
现在他们的生活习惯是在这块儿。
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十几年也还是在这儿。
那栋房子距离这儿有些距离。
十几分钟的地铁虽然不慢,可还是没现在这公寓来的方便。
偶尔过去玩两天倒是可以…
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住在东京,去十几分钟地铁就能到的地方度假…
那栋房子在精神方面的价值大于实际的居住价值。
也就是因为那栋房子是宫野家的老宅,所以才有了意义。
要不然跟其它房子也没什么两样。
如果不说,根本不会知道那栋房子其实是宫野家的老宅。
看了眼坐在他身旁的小哀,光佑有些期待的心想:
“也不知道这妮子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
想比于只有精神价值的房子…
甚至如果不知道这栋是宫野家的房子,那连仅存的精神价值都没有。
他更在意那几盘艾莲娜留下来的录音带。
仍就期待小哀收到录音带,听见艾莲娜声音时的反应。
倒也不急,反正过两天他就能看见了。
从这些过段时间才去做的事情当中回过神,光佑转头看向小哀。
他关心的问道:
“下午逛的累不累?”
平时他也和小哀出去逛过街。
虽说不是天天去,但经常一逛就是一天。
从早上开始,逛到日落西山。
逛完,他总是会这么关心的问一句。
已经成习惯了。
“不累。”小哀摇摇头,回答的和以前一样。
想起今天光佑是去办事儿的,她也关心了光佑一句。
她问道:
“你事情怎么样?”
“还顺利么?”
没涉及到计划部分,光佑也就没隐瞒,点点头,说道: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还算顺利吧。”
“嗯。”
得知光佑这边一切顺利,小哀松了口气。
她不知道光佑今天要去做什么。
但也能猜到这件事和酒厂那些人有关。
她相信光佑的能力。
但是担忧这种情绪并非是相信对方能力就不会产生的。
仍然会担忧。
就只是程度稍微轻一些而已。
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小哀刚抿了口,就忽然想起了什么。
她也没问光佑,就直接起身去帮光佑倒了一杯。
接过杯子,光佑轻笑一声后一口把水喝完了。
还别说,兜兜转转了一下午,回来又办了场“时装秀”。
这嘴还真有些渴了。
见光佑这样,小哀在一旁吐槽道,
“喝那么急干什么?”
“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给你喝水呢。”
把杯子放回面前的桌上,光佑故意板起了脸,“恶狠狠”的说道:
“怎么会?”
“我倒要看看谁敢污蔑我家哀。”
看着光佑那副谁敢说她坏话就教训谁的样子,小哀原本还平静的表情顿时绷不住了。
她轻笑了声。
在这之后…
她的脸颊上便挂着一道浅淡的微笑。
听见她悦耳的笑声,光佑也收起了那副表情。
他再次欣赏了下穿着连衣裙的小哀。
而小哀见到光佑这样,也相当配合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欣赏了一番,光佑再次感叹:
“真好看。”
“我挑的连衣裙真好看。”
这话让小哀脸上笑容一凝。
她眉头一挑。
刚想开口说什么,但却是光佑先说的。
就听他说道: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条连衣裙是穿在我家哀身上的。”
“要不然,这连衣裙也就那样。”
“虽然还是好看,但就是少了些灵魂。”
“这衣服,自从制造出来,就是为了让我家哀穿的…”
他越说越夸张。
就差说,这连衣裙若是不让小哀穿,那就是“生而为连衣裙,它很抱歉”了。
夸人谁不会?
刚开始他是真心实意的,但说着说着,他就有些开玩笑的心思在内。
听到这些话,小哀默默的挨着光佑坐下。
她把手放在光佑的腰间,做了个拧的手势,但并没实际动作。
就像是开关一般。
感受到腰间传来的“一丝凉气”,光佑就闭上了嘴,没有再“夸下去”。
收回放在光佑腰间的手,小哀唇角挂着一道得逞了的笑容。
她抱着双手,故意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
“让你说的越来越夸张。”
“你怎么不说世界上那些好看的衣服做出来就是为了让我穿的呢?”
“你没让我说下去呗…还能因为什么。”光佑小声嘀咕着,“我确实有这么一个想法。”
小声也没用。
两人肩并着肩坐在沙发上,之间的距离就那么点。
周围也没什么干扰音。
要是让小哀听不见,那还真有些难度。
听到这句话,小哀就故意冷着脸,手伸到光佑腰间,把刚才没拧下去的那下补了回来。
“痛痛痛!”
没用多少力道,但光佑还是紧皱着眉,摆出一副很痛的样子。
也就持续了一两秒的时间,小哀就松开了手。
她帮光佑揉了几下后收回了手,又是轻“哼”了一声:
“真是夸张。”
好像没吸取刚才的“教训”,光佑握紧小哀那双柔软的手,微笑道:
“确实有些夸张。”
“不过,在我心里就应该那样。”
刚才他只是想开个玩笑,而此时他的言语中多了些认真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