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m9w優秀都市小說 諸天星圖 txt-第三十二章 殺雞駭猴閲讀-v4eyz

諸天星圖
小說推薦諸天星圖
周辰负手站在原地,他的嘴角挂着一抹微笑,就这么静静地聆听着自己弟子讲述这些年来的经历。
看着九剑仙府前方师徒叙旧的景象,方才那些急着要开启仙府的散仙散魔们,亦是不敢有分毫半点的意见和不耐烦。
场中这些修士们相约前来开启九剑仙府,那么他们彼此之间自然是十分地了解对方的底细了。
所以这些散仙散魔们的心里面都十分清楚,在秦羽的身后站着一位名为澜叔的散仙,一位最起码也是六劫散仙境界以上的强大修士。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场中这些散仙散魔们方才会允许现如今星核境界,只相当于是洞虚境界的秦羽,与他们一同探索九剑仙府。
结果令这些散仙散魔没有想到的是,秦羽的背后竟然还有一位修为深不可测的师尊存在。
这个时候,场中的言绪真人,也已经将方才秦羽祭出上品仙器战甲的事情,暗中传音透露给了他们修仙者一脉的那几名散仙知晓。
想要炼制出上品仙器的话,那最起码也需要顶级天仙的修为实力。
倘若是十劫散仙以下的修士,那么根本想都不要去想。
面对十劫散仙以上的恐怖存在,他们这几个两三劫的小散仙,恐怕是会被一指头碾死。
因此这些散仙散魔们,又哪里有胆量去打扰正在一叙师徒之情的周辰和秦羽呢。
这其中尤以霍灿霍烂兄弟两人的心里面最为忐忑,要知道他们两个刚刚可是出手偷袭秦羽来呢。
如果不是秦羽身怀上品仙器战甲护体,现如今恐怕早就已经遭难了。
眼下对方的师尊亲自来到了场中,万一对方计较起先前的事情,他们兄弟两个怕是就要危险了。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霍灿和霍烂兄弟两人越是担心周辰和秦羽找他们两人算账,周辰的目光还正好就落在了他们兄弟两人的身上。
当秦羽简单的概述了一番自己这二十年的经历,以及众人前来探索九剑仙府的事情之后。
周辰抬手缓缓拍了拍秦羽的肩膀,他轻笑了一声说道:“小羽,带上你师妹,暂时先站到你猴叔的身边去,为师这边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是,师尊!”
秦羽拱手应了一声,而后便拉着姜立走到了猴子的身边。
有着绝顶天仙的猴子护持在左右,场中绝对没有任何一个散仙散魔能够威胁到秦羽。
与此同时,霍灿和霍烂兄弟两人,亦是感受到了周辰投来的目光,这使得他们兄弟两人的心中当即为之一寒。
面容之上的神色淡漠无比,周辰缓缓出声说道:“既然你们两人方才仅仅只偷袭了本座弟子一次,那么本座也不过多为难你们两人。
本座只出一招,撑过去,一切既往不咎,撑不过去,那就是你们两人命该陨落与此!”
这使得霍灿和霍烂兄弟两人的心里面愈发愈发地沉寂了。
面对一位疑似是十劫散仙之上的恐怖存在,哪怕仅仅只是一招,那也足够当场镇杀他们兄弟两人。
倘若是想要活命的话,硬抗是绝对不可能的。
因此摆在霍灿和霍烂兄弟两人面前的选择,便唯有分头逃走这一条路了。
毕竟对方说了只出一招,只要他们两人分头逃得够快,那么最起码也有一人能够逃得性命。
不约而同的相互对视了一眼,霍灿和霍烂兄弟两人立刻便明悟了对方的想法。
紧接着,他们兄弟两人二话不说,当即就分头朝着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夺命狂奔。
然而周辰又岂能让霍灿和霍烂兄弟两人得逞?他根本没有动手出招,而是直接以自身的那强横恐怖的神念,爆发出了一记直指灵魂的可怕攻势。
“留下吧!!!”
伴随着周辰的口中响起一声冷哼,霍灿和霍烂兄弟两人的灵魂神智当即就被横扫磨灭成了虚无。
这些散仙散魔,本就是肉身体魄被毁灭以后,转修灵魂的存在。
现如今霍灿和霍烂兄弟两人的灵魂神智被磨灭掉以后,他们两人所剩下的便唯有一副精纯雄厚地能量体了。
这其中所蕴含的能量,足可以媲美近百枚渡劫期的凶兽内丹。
对于这等送上门来的好处,猴子可以说是向来不会错过了。
他嘎嘎怪笑了一声,毫不犹豫地就探出了一只手掌,将已经神智泯灭的霍灿和霍烂兄弟两人擒拿了下来,准备等到此间事了以后再将其吞服炼化。
至于周辰,他的修为境界自从突破到金仙的境界以后,这等天仙境界以下的散仙或者是凶兽内丹,已经无法对他起到什么帮助了。
所以这霍灿和霍烂兄弟两人的散魔能量体,便有猴子一人独自收取了。
眼见得霍灿和霍烂这两位三劫散魔,在眨眼的工夫内便被人当场斩杀,甚至就连散魔躯体都要被人当做修行的资源炼化了。
一时之间,场中其他修士的心里面皆尽沉寂了下来,就是那几位散仙也同样没有之前那般气定神闲的姿态了。
一念镇杀了那两个散魔,为自己的弟子找回了场子以后,周辰的目光便朝着场中其他的修士看了过去。
周辰最终将目光落在了紫焰魔狱那个紫发紫眸的依达身上,他微微一笑,出声说道:“本座记得,方才你好像是有什么话要说来。
现在本座的事情处理完了,你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了!”
耳中闻得周辰的话音,场中其他修士们也不由得暗暗地送了一口气,看样子对方好像是并没有要将他们全部给一网打尽的意思啊。
随即,这些修士也不由得一同将目光流转到了依达的身躯之上。
此时此刻,依达却是没有方才那般沉着冷静的神态了,凭借他这般修为实力,额头之上竟然也止不住地冒出了冷汗来。
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以后,依达躬身地朝着周辰行了一礼,他恭恭敬敬地出声说道:“回禀前辈,晚辈没有什么话要说了,一切全部都以前辈的意念为尊,晚辈莫敢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