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qddj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超品農民-第2167章 脫褲子放屁!鑒賞-iywuq

超品農民
小說推薦超品農民
之所以要说出看法,也是要表现出自己身为局外人,对于事情不够了解,但又好奇的样子。
换成其他人,多半也会这么说。
王伦在将自己代入成为局外人。这样做才能尽量不出纰漏。
没办法,很多事情做了后,不能暴露出来,就得需要演戏。他不是那种智珠在握的谋士,无法在做某件事的时候就将所有后果都考虑到,然后掐掉所有能指向他的线索,有的时候只能靠随机应变。
“这个请道友放心,队伍的重心肯定是报复金雕大妖它们,”石炎王接着道,“现在大概是炎魔宗在调查兽潮的事,其实是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的,杀剑角兽大妖的修炼者役使了兽潮,且利用金雕大妖它们杀死了黑狐王,对于这样的凶手,炎魔宗不会放过,要为黑狐王真正报仇。”
王伦则说道:“役使兽潮的最大嫌疑对象,应该是以前制造御兽行动的那名神秘反贼吧?我被邀请加入进来的原因也和这名反贼有关。”
这般直接的说话,反倒让饶奇和唐行丘有点不自然。原来他们的想法,王伦早已经一清二楚。
偏偏王伦又接着道,“我有机会引诱那名反贼现身,也很乐意这么做,饶长老和唐长老大可放心,我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
“好好,道友能这样想,我很佩服。”饶奇略带尴尬了。
石炎王将话题拉了回来:“反贼击杀了剑角兽大妖,然后制造了兽潮,这是一种可能,但不能排除我说的那种可能。”
王伦点头表示同意。
这时候唐行丘嘿嘿干笑了两声开口:“我也觉得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杀剑角兽大妖的人可能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偏偏还隐藏的很好,但如果查到了更多的信息,定能够揪出这个凶手!”
唐行丘话里的意思,大家都知道。而且唐行丘在暗示,为了查到更多的信息,要对有嫌疑的人狠狠施压,进行逼问。
至于有嫌疑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王伦知道此刻要拿出态度了,声音比之前提高了,语气坚决:“对,有证据的话,揪出凶手狠狠-干就是。没有证据纯靠瞎猜,那现在就是在脱裤子放屁了。”
“你……”唐行丘像是又被气到的样子,露出了怒容。
王伦望向唐行丘,一脸的疑惑:“唐长老为何突然生气了?”
我为什么突然之间生气了?唐行丘心说自己这一次根本没有生气。不过对于王伦那句话中的“脱裤子放屁”,他记住了,也记恨上了王伦。
王伦自然也知道刚才自己的那句话让唐行丘怀恨在心了,但那句话又非说不可。因为他现在是“局外人”,面对唐行丘有意的指责他是嫌疑人,他如果什么都不做,或者不给予强烈的反驳,表现的软弱的话,反而会被认为是心中有鬼。
所以,明明知道唐行丘这种人不会随意乱指责,刚才是故意那么说他的,王伦也得激烈地针锋相对。
现在回想了一下,王伦觉得做法很对,没有出错。
“好了好了,不要吵。”饶奇出来打圆场了。
王伦对石炎王说道:“我就再说一遍吧,发现白鹿妖王时,对方身受重伤,我才能够偷袭得手,杀了它的同时,还能让它没机会自爆妖兽晶核。得手之后我立即就远离了那处地方,也是事后才知道在差不多的区域,剑角兽大妖被杀死了,才会怀疑白鹿妖王在遇上我之前受的重伤,很可能是和剑角兽大妖拼斗造成的。”
这个解释,王伦很早之前就想好了。
厮杀的现场没有留下能够指向他的痕迹。而两头大妖的尸体上的伤口,也没有明显特征,不能认定是他的法宝所为。
毕竟,如果仅仅从伤口就能锁定他的话,当时他就毁掉两头大妖的尸体了,怎么可能会留这么明显的纰漏。
“好,道友既然解释了,我明白了。”石炎王笑着道,没有强求。
不管王伦是有意隐瞒不想说,还是真的不知道,它都没办法获知真假。
也只能是,等王伦回到灵宗后,郭群其问明了情况,炎魔宗再找郭群其询问了。
它看的明白,唐行丘对王伦有意见,当王伦对郭群其汇报的时候,唐行丘绝对会在场,然后为难王伦。能不能从王伦的嘴里面问出真相,唐行丘估计会起作用,肯定会建议郭群其对王伦施加压力。
“几位,我先离开了。”石炎王拱手,走回了自己的区域。
王伦、饶奇和唐行丘三人立即就没有了话说,还是饶奇打破了沉默,说道:“趁着时间充足,王道友抓紧时间打坐调息吧,随时都会有一场大战。
“好。”王伦应道,没有再提及灵宗利用他当诱饵的事情。
盘腿坐下,随手设下了结界,王伦没理会他人,手握中品灵石,开始吸收里面的灵力。但这一次,王伦没有使用万灵真诀来吸收,改为了最普通的方法,灵力进入气海后,则继续用两大元婴淬炼由灵力转化而新生成的法力。
结界不一定保险。王伦不想自己运转万灵真诀时被发现。
身上有很多的方面不能让灵宗知道,毕竟修炼的功法和法门都来自于御灵仙法,御灵仙法则是天凤仙子编纂的,而天凤仙子又来自于灵宗。
王伦也没有运转静心咒,就按照普通的模式打坐调息。
反正气海内法力还有很多,他出发和饶奇见面前,就将法力补充完整了,这一路飞行消耗的法力非常之少,普通模式来恢复法力就足够了。
结界外面,三道目光紧紧盯着。
牛显群和同伴的两道目光恨不得能刺入结界内,要将结界给盯穿一般,王伦在打坐修炼,换平常,这就是出手杀死王伦的最好机会,只需要施展万剑门的随便一招剑术,就能让王伦升天归西。
哪怕是现在,牛显群都有些冲动,想动手。
第三道目光
,则来自于唐行丘。
“唐长老能看出名堂来吗?”饶奇忍不住问道。
灵宗上下都知道王伦不仅仅是修炼天赋好,所学的功法肯定也很强,只不过没法让王伦交出功法,在这方面暂时限制不了王伦而已,就连宗主都没办法要求王伦现场演示功法。
现在王伦在打坐,但外面有结界保护,估计唐行丘看不出名堂。
“看不出,不过不影响我的判断,此人宣称幼儿时被师父带进了极北边际,在里面只一味苦修,然后被师父送了出来,不久就被招揽进了灵宗,搞不好此人就是带着极北边际里面的人交待的任务,加入的灵宗。”
唐行丘紧盯着结界,不是想看出什么名堂,是单纯地觉得不爽,觉得王伦不可靠。
“带没带任务,都差不多。”饶奇低声道,“我听说高层的态度是,尽可能地利用他为宗门办事,宗门内有这么多强者坐镇,他暗中搞不了事情。”
饶奇对王伦的态度,是中立的。也许王伦是真心加入灵宗,谋求高地位,以后会飞黄腾达,但他不会去刻意交好王伦,但也不会像唐行丘这样,反对王伦加入灵宗。
宗门怎么对待王伦,和他无关。
“要我说,宗门还是对此人太客气了,就应该一心压榨此人的价值,换做是我,我会设下手段死死控制住此人,不会给他这么大自由。”唐行丘不反对宗门利用王伦,但反对宗门的手段太过宽松。
饶奇没说什么。又要马儿不吃草,又要马儿跑得快,说实话,王伦好歹也是元婴修士,有一定的牌面,灵宗也没法在撕破脸皮之前死死控制住王伦。
唐行丘见饶奇没有回应,收回了落在结界上的视线,开始闭目养神。
古蛮沼泽。
人族的修士队伍突然降临,又迅速离开,离现在已经一天多了,沼泽恢复了明面上的平静。山林中,两头来自同一个族群的结丹境妖兽在用密语交流。
“大哥,咱们还要等多久?等太久了,可能就会有大妖降临沼泽,将沼泽占为己有了,到时候咱们连进沼泽碰运气的机会都没有。”
“别急,没看出来吧,现在局势出现变化了,人族修士队伍能来沼泽一次,就能来第二次,现在这座沼泽成为了人族世界和妖兽世界双方修炼者关注的地方之一,在人族修士没有撤出妖兽世界之前,没有大妖会傻到尝试控制住沼泽据为己有。”大哥显得很镇定,不急着进沼泽。
“大哥说的是啊!那咱们等第一批修炼者探查完了沼泽后再进去,那样比现在安全。”
沼泽另一面的山林中,周猿身边聚集着高大通和蔡书络两人。这两人都是他的绝对心腹,另有两名心腹在周围暗中探查。
这次要做的事不难,但他没有邀请黑井和灰道势力的人,原因是不好向他们解释为什么要针对妖兽沼泽发动行动。
索性,他便亲自带队,将另外的元婴修士高大通带上,要亲自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