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o42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903 殺必死=福利閲讀-zrf6d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麻衣学姐挂掉了…龙之介心里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她,怎么可能就这样死掉呢?
这可是女主角之一呀。
就算要死也是要有段天降大雨的戏才能死掉,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地没了?
龙之介露出半个笑容,不相信地继续摇着麻衣学姐的身体。
“麻衣学姐,快醒一醒啊。”
又叫了几声,他跪下趴在床边,看着面前的麻衣学姐。
捏捏她的鼻子,掰开她的眼皮,揪揪她的脸蛋……
如此反复如此,可麻衣学姐依旧没什么动静,还是侧躺着睡着,一动不动。
龙之介的笑容又消失了。
明明麻衣学姐的身体还是有温度,明明她还是有细微的呼吸,但为什么就叫不醒呢?
难道不是贪睡,而是真的是发生什么意外了吗?
又或者……
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一念至此,龙之介双手把麻衣学姐的嘴巴上下分开,然后食指和大拇指伸进去,把舌头拉出来。
然后把舌头晃啊晃,摇啊摇……
这期间龙之介的眼睛始终盯着麻衣学姐的脸,看她的睫毛,看她的眼皮,看她呼吸状况。
他就不信了,还有人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装睡?
只是,依旧没什么动静。
如果这也算是演技的话,那麻衣学姐真的是一名非常出色的演员呢。
龙之介把她的舌头塞进嘴巴里,收回了手,顺便擦了一下有些湿的手指。
这可怎么办呢?
就算想帮她叫医生,医生也没办法给她看病呀。
昨天晚上,也就让麻衣学姐灵魂出窍飞行了一段距离,再也没做什么事情。
难道就真的是凭空飞行消耗太大了吗?
如果是这样,那要怎么补充能量呢?
龙之介细细地想了起来。
他好像记得之前,之前给麻衣学姐做过各种实验。
比如往她的嘴巴里塞食物,倒可乐,看她能不能消化吸收,灵魂能不能得到反哺。
还让她尝了尝自己的血,看有没有用。
嗯,结果是有用的,虽然当时麻衣学姐也不太确定,。
但如今也就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吧。
不过说起来轻巧,真要放点血出来龙之介也是满脸的难色。
他扶着额头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从哪里放血好呢?
指头上感觉太敏锐,非常的疼,而且放出的血也不太多。
其他地方的话,不敢乱动,万一出血不止就很恐怖了呀。
到底哪里好一点呢?”
龙之介自言自语的说着,但其实也是暗中观察着麻衣学姐。
如果只是开个玩笑,自己要把手弄伤。
那麻衣学姐应该不会看着这种事情发生的,应该会出声制止的吧。
但龙之介还是没发现什么异常,看来麻衣学姐是真的出问题了,不是恶作剧。
他颓然地叹了口气:“算了,是我欠你的。”
龙之介从地上起来,真的准备给麻衣学姐来点少年的热血了。
————
就在他拧开房门把手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等等。”
龙之介闻言顿时露出欣喜之色。
他觉得麻衣学姐的声音是如此的好听,嗯,也是觉得麻衣学姐的声音是如此可恶。
看着床上缓缓坐起来的麻衣学姐,龙之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你还真能忍得住呀。”
麻衣学姐双手举高,挺直胸膛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之前的话,她确实非常疲累,有些起不来。
但感觉到龙之介一脸担心她的模样,忽然觉得有了些精神,就装着一动不动。
想看看龙之介要怎么做。
龙之介叫了几声没反应,就要开“乱来”了,捏她的鼻子什么的。
麻衣学姐感觉自己会忍不住露馅,也就灵魂离体从床底下遁走。
然后绕到龙之介身后,看他怎么做。
单单只有肉身在哪,龙之介做什么她都不会有反应的。
Mhm……但是没想到他突然把自己的舌头拉了出来。
这就尴尬了。
这个时候再出来制止或者说什么也太尴尬了一点。
而且回到肉体这也需要时间呢。
麻衣学姐也只能捂着脸无奈地任由龙之介拉着她的舌头了。
真不知道龙之介这奇怪的偏好是从哪里来的。
之前好像有一次就是这样呢。
再之后,龙之介自语道要放血给自己喝,她还真担心了一下,就要出来现身了。
但没想到龙之介的眼睛一直往她身上瞥,她顿时了然。
这家伙只是在试探自己。
哼哼,跟一个正牌的女演员比演技,龙之介显然是太嫩了。
一眼就被看穿了。
而麻衣学姐不仅演技好,还可以灵魂离体,真正的让身体一动不动,完全没有破绽。
唉,怎么说呢,这个玩笑开的自己心里也是有些复杂呢。
龙之介看着脸上有些复杂的麻衣学姐,也是说不出什么怪罪的话。
最终叹了口气,说起了之前的事情。
“我把你拍的视频发给阳乃看了,她刚才回信了,不过我还没有看内容。
咱们两个一起看吧?”
“哦豁~”麻衣师姐神色轻松了一点。
不过刚想说点什么,她忽然眉头一皱:
“不对吧,龙之介,你说你把视频发给了那个阳乃了?”
“对呀,怎么了?”龙之介满眼天真地看着麻衣学姐。
当然,龙之介的眼神并不天真,只是麻衣学姐觉得他好天真呀。
“你这家伙,不是害怕那个阳乃之后找你麻烦吗?还是特意让雪之下同学问的地址。
按常理说,你不是应该把视频交给雪之下同学,让她去和她姐姐说吗?
你这……不是引火烧身吗?”
龙之介听到一半脸色就微微一变,没想到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呢。
这不就摆明了说是自己搞的鬼吗?
阳乃要生气,第一时间要骂的人也是自己呀。
他一拍脑袋,有些懊恼地对麻衣学姐说道:“那现在怎么办?”
“晚了,没什么办法了,只能承受人家的雷霆怒火了。”麻衣学姐耸耸肩说道。
麻衣学姐说的轻松,但龙之介知道这不是简单的事。
自己不能把阳乃斩草除根,以绝后患,那就只能等着人家出招了。
唔,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虽然做了件蠢事,但龙之介乐观的做派还是让他很快调整好的心态。
他轻呼一口气:“呼~算了,咱们还是先看看她是怎么恼羞成怒的。
()^_^)说不定还要给我发律师函呢。”
麻衣学姐见龙之介笑呵呵地说着,也撇了一下嘴:
“可不是吗?从你手机上给人家发过去的私密视频,人家要告你也是证据十足呢。”
龙之介挥挥手,一点都不在意。
————
随后他走到床边坐下,和床上坐着的麻衣学姐一起看阳乃发来的消息。
(⊙o⊙)………不是文字信息,而是一张照片。
自拍照,上面的人物是阳乃。
好像穿着睡衣,吊带睡衣。
嘴上咬着一个白色的发卡,双手往后像是要扎着马尾。
这,不就是galgame游戏中经典的少女杀必死吗?
龙之介一时有些被搞糊涂了:“怎么回事?不是应该生气吗?
怎么还给我发福利?”
麻衣学姐呵呵一笑:“那只能说明这个阳乃非常不好惹,你的麻烦很大很大。”
龙之介心里一揪,这话完全没毛病呀。
他也赶快思考起自己该给阳乃说点什么。
……
要不直接摊牌,说你要是再往雪乃房间装摄像头,我就同样晚上拍你的视频?
不好,直接撕破脸皮了,大家以后都不好见面了。
毕竟是雪之下的姐姐,总还是要见的。
随后他又想起其他办法来……
————
麻衣学姐见龙之介绞尽脑汁的想着,便趁这个空当从床上起来了。
下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校服,又把被子叠好。
这才优雅地抱着胳膊,站在龙之介面前问道:
“有什么苦恼的吗?”
“这很明显呀,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龙之介叹了口气道。
“那你直接跟她说呀,让她以后不要再偷拍雪乃了。”
“直接说的话不太好吧。”
“那你委婉一点说呀,比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然后循循善诱,让她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后她应该怎么做。
这样事情不就清楚多了吗?”
龙之介眼睛微动,干脆一伸手把手机递给麻衣学姐:
“帮帮我吧,你给她说。反正你也知道这件事的。”
麻衣学姐脸上浮现一丝好笑:“真是的。”
她伸手接过手机,坐在龙之介旁边,一边打字一边说道:
“我打完消息你看一下,然后我再发。”
“嗯。”龙之介点了点头。
第一条消息:
“雪之下小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龙之介看到这里说:“我是直接叫她名字的,你直接写“阳乃“这两个字就可以了。”
麻衣学姐摇摇头: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不过这种对立的场合直接这么正式的称呼,更加严肃一点。”
龙之介一想也是:“那好吧。”
发送完消息,他们两个就在原地盯着手机屏幕等着。
没一会儿,便有了阳乃的回信:
“恕我愚昧,不是很清楚呢。
难道不是你给我发了自拍照,而我没有给你发,所以不开心吗?”
“那我稍微提醒你一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龙之介见到麻衣学姐打的字,略微笑了一下,果然自己不适合拐弯抹角的说话呢。
不过拐弯抹角并非也没有用,他也便潜心在一旁学习了起来。
————
手机另一头,坐在自己卧室的阳乃正喝着一杯咖啡,同时目光幽深的盯着手机。
龙之介给自己发来的是偷拍她房间的视频,而且自己的眉毛还被人用眉笔画了一通。
这一切都说明昨天晚上有人来过她房间。
做这种事的目的是什么呢?
其人之道,其人之身……
意思是她也做过这种事情咯?
阳乃喝了一口咖啡,随后发道:
“你可能误会什么了?我并不是很理解,你还是直接给我说吧。”
————
麻衣学姐看了眼旁边的龙之介,他点点头:“直接说吧。”
所以麻衣学姐便打字道:
“以后不要在雪乃的房间装摄像头了。”
“没有这种事情。”阳乃很快回复道。
麻衣学姐再次看下龙之介。
“嗯,我可是有证据的,总之你以后不要这样做了。”
“不不不,我想你是真的误会了。
公寓虽然是我帮雪乃租下的,但我并没有动什么手脚。
你真的发现什么摄像头了,应该马上报警,这可能是上一任租客或房东留下来的。”
龙之介撇了撇嘴,现在还想抵赖吗?
阳乃的话逻辑上虽然没错,但问题是……
他是因为发现阳乃说出了只有他和雪之下知道的事情,这才断定她在雪乃房间装了摄像头。
龙之介也不拖拖拉拉了,让麻衣学姐直接回复:
“这两天雪乃没和你见面,你也没和雪乃联系。
那又怎么知道雪乃对我表白成了我的女朋友了?”
麻衣学姐听完有些目瞪口呆:“什么啊?我才离开一两天,你就拐了一个女孩子?”
龙之介心虚地偏过了头去,实际上当天下午雪之下就对他表白了。
麻衣学姐看着龙之介咬咬牙,还是发送了这条消息。
阳乃在看到的时候,也是目瞪口呆,她的妹妹居然被龙之介搞定了?
呀,不是没这个预料,但居然是雪乃先表白的?
她也连忙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你们做过了吗?”
麻衣学姐看着这话,也是眼里带着淡淡鄙夷地看向龙之介。
“别这么看我呀,”龙之介有些压力山大,
“我本来是不打算接受表白的,但是因为一些意外,我现在还没有开口拒绝。”
麻衣学姐更加明显地鄙视了他一眼,没有和他说话,低头继续发送了消息:
“事情弄清楚了再说。”
另一边。
阳乃也是心情稍稍平复了一点,但也随即百味陈杂起来。
既欣慰又失落,还为自己默哀三秒。
她想了一下,回复道:
“我只是随便说一说,并不知道你和雪乃真的交往了。
而且你也没否认呀,我就一直这么说的。”
“别狡辩了,我和你见面到现在,也只有你昨天晚上的话是这么称呼的。
怎么可能一直这么说呢?
何况你也是有前科的,在自己妹妹书包上装过定位器。”
阳乃手里的咖啡抖动了一下,幸亏喝了不少,要不然就撒出来了。
没想到龙之介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呀,看来自己可爱的妹妹真的彻底沦陷了。
不然也不会讲出这种隐秘的事情。
阳乃整理了一下思绪:
“那只是关心妹妹的行为,担心她而已。
至于说雪乃是你女朋友的事情,真的只是随口一提。
毕竟像雪乃这样不容易接近的女孩子,要是真的有个男生突然和他亲近起来,她也不排斥。
那基本上就沦陷了。
这在各种影视文学,动漫小说,现实生活中都很常见吧?”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语反驳
龙之介and麻衣:【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