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mvx精华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笔趣-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掛羊頭賣狗肉推薦-763aa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很快,客厅议事便结束了,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如果想聊可以聊很久,但是不想聊也可以不聊。
原因很简单,这事情一旦涉及到了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以及旧日支配者,刘星等人是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的。
以力破巧,当一个人的力量到达了一定的程度,那么再完美的算计都对他毫无作用。
所以,大家还不如各自回去休息一会儿,准备等着吃晚饭。
于是乎,刘星找了一个上厕所的理由便率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正如刘星所想的那样,黄衣之王正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旁,手里还拿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书。
不过最重要的是,此时的黄衣之王竟然放下了自己的兜帽,露出了它的真容。
不对,这并不是黄衣之王的真容,因为黄衣之王不可能是一个人类,而且还是一个APP99的人类!
刘星先是一愣神,然后恭敬的说道:“伟大的黄衣。。。”
刘星的话才刚刚开口,黄衣之王就摆手说道:“你现在可以不用叫我黄衣之王了,因为我现在的名字是哈斯塔!”
哈斯塔?!
刘星虽然在表面上云淡风轻,但是内心中却已经是震惊不已,没想到黄衣之王竟然已经变成了哈斯塔!
这怎么可能呢?
哈斯塔与黄衣之王的关系,就好比孙猴子和它拔下来的猴毛变成的猴子猴孙,这都已经不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了,刘星可以肯定在正常情况下哈斯塔如果想要黄衣之王当场去世,那么黄衣之王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而且作为哈斯塔的分身之一,黄衣之王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还不至于能够反噬其主。
所以,如今的黄衣之王能够说出自己就是哈斯塔这样的话,那就说明黄衣之王是真的已经取代了哈斯塔,否则哈斯塔怎么可能会容忍自己的分身竟然敢冒用自己的名字。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帮助黄衣之王取代了哈斯塔呢?
刘星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奥观海。
刘星之所以会想到奥观海,其实就是用了一个简单且不太靠谱的排除法。
首先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能够让黄衣之王取代哈斯塔的人选并不多,也就只有奈亚拉托提普的那些分身,而到现在刘星也就见到了奥观海与肿胀之女,不过如今的肿胀之女已经和克苏鲁取得了联系,那么哈斯塔十有八九是不会选择加入肿胀之女的阵营。
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克苏鲁与哈斯塔这对兄弟可谓是“兄友弟恭”,一直都希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说白了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所以,就算是肿胀之女也不太可能将克苏鲁与哈斯塔都收入自己的麾下。
而且肿胀之女在招揽克苏鲁与修德.梅尔时,虽然也做过了一定的隐藏,但是这也就能瞒一瞒自己这些玩家与NPC,想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奥观海肯定是知道肿胀之女做了什么,而肿胀之女也很清楚奥观海做了什么。
不过刘星是真的没有想到奥观海的路子竟然可以这么野,放着好好的哈斯塔不去拉拢,竟然直接安排哈斯塔的分身黄衣之王上位。
当然了,如果仔细想一想的话,刘星还是很能理解奥观海为什么要这么做,说白了可能还是哈斯塔不够配合,所以只能让黄衣之王取而代之,而且如今的黄衣之王虽然拥有了哈斯塔的力量,但是它的本质依旧还是哈斯塔的一个分身而已,所以奥观海想要拿捏如今的新哈斯塔还是很容易的。
就像新哈斯塔拿捏自己一般容易。
作为一个聪明人,刘星知道此时的自己是该知道的就知道,不该知道的就别问,所以刘星连忙改口说道:“伟大的哈斯塔,我很荣幸为你服务。”
哈斯塔满意的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所以我才会选择在第一时间来找你,因为现在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急,只需要你完成就可以了,而且伦德尔他们也会帮助你的。”
“愿闻其详!”刘星立马回答道。
刘星话音刚落,脑海中就突然浮现出了一幅画面——一个满身皱纹,头生触手,且有利爪的黑色不明物体正在虚空中飞行。
刘星略一思索,就想起了这个怪物是谁。
哈斯塔的另外一个分身——遥远的欢宴者。
看来原本的哈斯塔还是留了一手,在知道自己被奥观海与黄衣之王算计之后,立马就选择壮士断腕,将本体的意识转移到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分身之上,然后就开足马力选择了逃跑。
看来就算是奥观海,也没有办法轻易的解决掉一个旧日支配者。
不过刘星很怀疑这其实也是奥观海故意所为,专门放跑了这遥远的欢宴者,目的就是为了让新任的哈斯塔产生压力,因为奥观海既然可以让你黄衣之王这个分身成为哈斯塔,那么奥观海就可以让遥远的欢宴者也变成哈斯塔。
所以,刘星觉得面前的哈斯塔也应该能猜到这一点,因此它才会决定动用自己的手下来想办法干掉这个遥远的欢宴者。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类跑去宇宙中追捕它的,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何况你其实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可以了。”哈斯塔放下手中的书说道:“如果我没有推算错误的话,它肯定是会来地球的,到时候我会命令伦德尔在半空中监视着地球,如果有什么发现的话就会通知你,然后你们就可以帮我去追捕这个该死的家伙,当然了,生死无论!”
说完这句话,哈斯塔便直接消失在了刘星的眼前。
在确定哈斯塔是真的离开了之后,刘星才慢慢的松了一口气,因为进化为哈斯塔的黄衣之王,比以前更具有压迫力了,这让刘星忍不住想起来了当年的撒托古亚,不过说到撒托古亚,刘星其实很好奇如今的撒托古亚会投靠那位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
虽然撒托古亚在当年靠着自己得到了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一件特殊物品,实力肯定是得到了一定的提升,但是刘星可以肯定撒托古亚现在是没有能力与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们平起平坐,所以撒托古亚在接下来的“神仙打架”中还是会选择站队的。
如果撒托古亚能够加入奥观海的阵营,那对于刘星而言可是一件大好事,因为这就代表着自己与本阵营的几个大佬都有点关系。。。至于加入其他阵营,刘星目前还没有这种作死的考虑。
想到这里,刘星便开始准备对付遥远的欢宴者了。
相比于黄衣之王这种类人分身,遥远的欢宴者这样的怪物分身就要好对付的多,因为这类分身是能动手就尽量不吵吵,所以只要做好了准备,还是有机会能够对付它的。
不过只要自己没猜错的话,奥观海应该并不希望自己把遥远的欢宴者怎么样,无论是抓住还是直接直接干掉,刘星觉得奥观海都会因此怪罪自己,毕竟遥远的欢宴者十有八九是奥观海准备的底牌。
得罪老大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得罪老大的老大那更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刘星现在已经打定了主意,那就是在明面上做好各种准备,但是这些准备都得是无用功才行。
但是自己想要这么做,就还得和自己的“同事”商量好才行。
那么伦德尔怎么还不来呢?
过了一会儿,刘星还是没有看到伦德尔,看来伦德尔还真像哈斯塔刚刚所说的那样,被安排在半空中俯瞰地球了,只有等到遥远的欢宴者出现在地球上,自己才有机会与伦德尔见面。
看来哈斯塔还是很担心自己与伦德尔会串联的啊,或者说哈斯塔很清楚自己得位不正。
先且不论自己,刘星可以确定伦德尔是知道黄衣之王与哈斯塔之间的关系,而且拜亚基一族是哈斯塔的眷族,而不是黄衣之王的眷族。
虽然如今的哈斯塔也是哈斯塔,但并不是当初拜亚基一族效忠的哈斯塔。
所以,如今的哈斯塔还是很担心伦德尔会对以前的旧主依旧抱有忠心,因此哈斯塔才会安排伦德尔与自己分开,以避免伦德尔会拉拢自己一起背叛他。
不过话说回来了,刘星还是有点搞不清楚如今的哈斯塔为什么会这么看好自己,难道因为自己是玩家吗?
呃,好像这样还真就说得通了,因为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中最大的变数就是玩家,也只有玩家才有机会以弱胜强,所以光是伦德尔肯定打不过遥远的欢宴者,但是再加上自己这个玩家的话,还真有机会可以解决掉遥远的欢宴者。
那么下一个问题,遥远的欢宴者为什么会来地球呢?难道它是打算投靠另外一位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以图东山再起吗?
但如今只是分身级别的遥远欢宴者,它又有什么资格投靠某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难道它还藏着什么底牌吗?或者说它是在等着如今的哈斯塔与奥观海翻脸?
想到这里,刘星就听到了敲门声。
很显然,这是张景旭与尹恩来找自己了。
果不其然,刘星打开房门就看到尹恩与张景旭像做贼一样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刘星眉头一挑,有些疑惑的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搞的像是做贼的一样?正大光明的走进来不行吗?”
尹恩白了刘星一眼,摇头说道:“刘星你是不知道啊,这外面那群女人是越来越八卦了,我刚刚去找张景旭的时候,你家爱丽丝就对陆天涯说我是去找张景旭约会,就这一句话便把我的鸡皮疙瘩给弄起来了,所以如果让她们在看到我们来找你,那就啧啧啧了。”
一旁的张景旭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所以以后我们哥几个就不要再有事没事聚在一起了,我怕我家陆天涯误会。”
刘星也忍不住白了张景旭一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闲扯了几句玩笑话后,刘星进入了正题,“看来新的大事件就要开始了,现在肿胀之女至少拉拢了两名旧日支配者,我想其它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也应该在做准备了,所以我们这个平行世界恐怕不是毁于一个旧日支配者之手,而是被一群旧日支配者给打成飞灰。”
尹恩深以为然的点头说道:“是啊,这真的已经变成神仙打架了,不过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就不打算管管吗?这么多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和旧日支配者聚在一起,别说是动手了,光是一个个出场就可以把地球上的所有人类给逼疯,所以我觉得这里应该是有一个章程的,那些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和旧日支配者不太可能会直接撸起袖子就开始打架吧?”
刘星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么一个理,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应该不会放任自己的股东与高级员工砸场子的,除非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所拥有的权限超出了刘星的想象。
“算了吧,我们现在还是不要再纠结那些有的没的了,反正这神仙打架,我们凡人是没有办法插手的;所以我们还是把视线转移到眼前的问题上吧,我刚刚从华夏道门那边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宇宙国的深潜会总部开始行动了,他们调配了不少物资送给了公家派系,看来公武之战终于要进入白热化阶段了,不过我觉得最有趣的是深潜会总部并没有将这批物资交给分部来处理。”
“什么,深潜会又开始整活了?”尹恩皱着眉头说道:“这深潜会的总部也是厉害啊,虽然现在的明眼人都知道分部和他们总部不合,但是这件事情也不需要就这么摆在台面上啊,搞的双方都有些尴尬。”
张景旭笑了笑,摇头说道:“这其实也很正常,深潜会总部这是看不惯分部挂羊头卖狗肉,挂着自己的名字却在做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