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愛下-第四百零九章 匈奴之殤鑒賞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头曼根本没有想到,李牧会分出一支精锐骑士来直捣黄龙…此刻的匈奴,与后来还是有些不同,后来的匈奴,派出匈奴人道各地来担任首领,而这些地方上的民众就未必是匈奴人,遇到战争的时候,匈奴人就会调动这些各地民众来参战,而匈奴本部人马的伤亡却不会太高,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大多如此。
故而,在后来有年少的将军选择直捣黄龙,直接摧毁匈奴本部人马,减少他对其他地区民众的控制力,以此瓦解匈奴这个庞大的部落联盟。现在的情况略微不同,那位带着匈奴人征服各地,成立庞大匈奴联盟的枭雄,此刻却刚刚出生,这个时期的匈奴作战,大多依靠本部人马,故而在战败之后会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修养期。
这也是李牧为什么没有选择直接摧毁王庭,却是想要迎击单于军队的原因,在如今这个时代,重创敌人的主力,比摧毁敌人的本部要更加重要…李牧放心的让赵康来做诱饵,是因为他知道,双方都对彼此无可奈何,赵康追不上匈奴的骑兵,可匈奴的骑兵也不敢冲赵康的阵型。
因此他并不担心赵康的安危,匈奴如今的军队没有办法直接冲阵摧毁自己的敌人,他们只能选择骚扰的办法,赵括曾无意说这是放风筝战术,李牧追问风筝是什么,赵括就告诉他,是如今的竹鸢。李牧无奈的摇着头,赵括似乎对孩子的那些玩具非常的感兴趣,不过,或许圣贤大多如此。
惊世丑妃:毒医三小姐
据说,第一个做出竹鸢的是墨子,他是用木头来做的,他足足做了三年,用三年的时间来做成了这么一件东西,可是也没有人敢说墨子是不务正业,赵括反而觉得,这位可能是在研究空气力学之类的东西。到如今,他的主要材质变成了竹子,赵括还尝试用做出的纸张来代替,可是效果不是很好。
回到正题,李牧觉得赵括的形容还是非常恰当的,匈奴人每次侵犯边境的时候,也是如此,迅速冲锋,却不与敌人正面交战,绕开后用骑射来杀人,因为机动力,往往步兵没有还手的力量,只能被动的挨打。李牧如此安排,也是想着要给心高气傲的赵康上一课,让他不再像从前那样的狂傲,他相信司马尚能应对好这一切。
可是在如今,李牧惊讶的发现,匈奴人似乎是败了,在李牧带着自己的骑士们发动了进攻的时候,匈奴人显得格外无力,没有办法还手,在骑士们的交战中,匈奴人并不畏惧敌人,他们长期以来的敌人还是赵国,赵国的骑士从盔甲,武器等方面是要比他们更先进的,同时也懂得骑射。
可是匈奴人在马背上的技术,是非常高超的,他们非常的灵活,射术又精准,故而匈奴人遭遇赵国骑兵的时候,并不会处于劣势,可是在如今,精疲力竭的匈奴人很难再发挥出在马背上的优势,而当这个时候,就是李牧展现自己的机会了,李牧所带出的骑士,是秦国的骑士。
秦国的骑士比起赵国骑士要更加的凶悍,他们长期与西戎交战,甚至本身就有很多的西戎,秦国会在全国各地征召士卒,而在秦国的蛮夷,也不能说是蛮夷,因为他们也是老秦人,他们也可以通过军功来改变命运,过去跟随蒙骜作战的羌,以及他的儿子羌瘣,都是如此,他们也是长在马背上,是一群选择放牧的老秦人,故而论骑马射箭,就未必不如匈奴人。
一说起中原王朝与塞外的战争,很多人的脑海里会浮现出这是先进技术与精湛骑射的对抗,实际上也并不都是如此,秦汉这两个大一统王朝的定义,是最早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如今的大一统多民族国家的诞生是在秦汉,也就是说,在这两个国家内,包含着农耕,游牧两种文明,秦所统治的草原地区,汉所统治的西北地区,都是存在游牧文明的。实际上,后来的大一统王朝甚至还含有渔猎文明。
在每次出边塞作战的时候,或者在边境作战的时候,就会有形形色色的游牧军队加入中原王朝的军队,在汉朝尤为如此,故而,这不只是先进的技术与骑射的技术的比拼。李牧所率领的这些骑士里,有不少的牧民,整日与骏马打交道…同时,他们还披上了在这个时代最实用的甲,拿着最锋利的武器…
故而这场战争很快就变成了一场屠杀,如果李牧冒然出击,即使兵强马壮,他也未必是匈奴人的对手,因为在数量上是存在着巨大差距的,匈奴的骏马和骑兵数量远超李牧所带领的骑兵,可是如今匈奴人处于最虚弱的时候,他们所能做的只是逃跑,可是他们胯下的骏马,在经历了来回的奔波之后,也是累到了极限,想要纵马逃离,也并非是简单的事情。
李牧觉得,这不太像是骑兵的对决,反而像是骑兵在追击崩溃的步兵,一边倒的战争,总是让人十分享受,当匈奴人选择逃离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战败了,将后背露给敌人,这是很不明智的选择。养精蓄锐多时的秦国骑士们,肆意的追杀自己的猎物,这军功来的实在是太过容易了。
一时间,局面变得有些混乱,匈奴人四处逃窜,双方的骑士们混在一处,有些时候,也无法分辨,双方大战,或者说,你追我跑,只可惜,李牧带出去的骑士还是太少,匈奴人朝着四面八方逃离,李牧根本没有办法将他们全部留下,在面对没有阵型,或者说四处逃散没有组织的军队的时候,李牧也没有再选择继续指挥,只是下令全力追击。
草原上的马蹄声响彻不决,这一场战争,足足持续了一整天,直到即将天黑的时候,前往追击的骑士们满载而归,李牧下达的命令是天黑之前必须完成追击,不可在夜里进行追击,而那些超过时间回来,没有能完成李牧命令的人,李牧则是选择重罚,没有人多说什么,秦军向来就是如此。
李牧头一次体会到了秦人的战斗力,从各方面来说,这支军队都比自己在赵国时所统帅的军队要强大无数倍,武器装备悍勇这些倒是在其次,最重要的是,秦军的组织力,执行力非常的强大,他们能按着李牧的要求来打仗,而且能完美的执行他的命令,没有将军不爱这样的军队。
李牧在王庭外击溃了头曼的主力军队,一举歼灭了头曼近六万人的军队….这已经是非常惊人的战绩了,此刻的匈奴,可没有能征善战的二十万精锐,匈奴想要出兵,就得联合各部,甚至要与一些有矛盾的敌人结盟,才能形成十万以上的规模,李牧这个战绩,几乎是摧毁了匈奴的核心力量。
看着漫山遍野的马匹物资,李牧笑呵呵的接受了头曼送来的礼物,随即转身进攻王庭,王庭早就知道了头曼遇袭的事情,在这里的大多都是老弱妇孺,他们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内选择离开这里,李牧来到王庭,所看到的就是漫山遍野的牛羊,还有那些来不及被释放的奴隶。
这些都是李牧的收获,李牧很快就让士卒们带上这些被匈奴所抓来的奴隶,驱赶这些牛羊,朝着赵康大概的方向赶去,头曼虽然被击败了,可是头曼身边还有左右贤王,他们的军队不如头曼多,可是如今的秦国骑士是疲惫不堪的,若是匈奴人也趁机发动进攻,只怕会造成太大的伤亡。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在赵国穷惯了的李牧,即使是在富裕的秦国也不敢铺张浪费,小心翼翼的做出了决定。
赵康在击退了匈奴人之后,很快就恢复了本性,行军之类的事情又落在了司马尚的手里,可是司马尚不再抱怨,甚至看向赵康的眼里都多了几分凝重..不再敢将赵康当作一个年少得志的孩子,就这样,当秦国的步弩集团军缓缓前进的时候,终于再次遭遇到了“敌人”,一望无际的骑兵。
好在李牧派出的斥候及时来到了司马尚身边,赵康才没有摆出阵型来狠狠的射上一轮…得知李牧带兵前来的消息,赵康非常的生气,他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是袭击匈奴主力,或者摧毁王庭最好的时机啊,他为什么又回来了?父亲还常说我不如他!等到见面了,我一定要往他脸上吐口水。”
交战的时候李牧没有出现,而此刻姗姗来迟的李牧,成功的激怒了赵康。可是当李牧的骑士们牵着五六匹骏马,驱赶着数不清的牛羊来到大军面前的时候,赵康却又愣住了,李牧怎么会多出这么多的马匹,还有这些牲畜…难道,他已经摧毁了王庭?而司马尚在看到这些之后,也是安心了,李牧果然还是那个李牧。
永远都值得信任。
与得胜之后就露出小人嘴脸的赵康不同,李牧非常的平静,哪怕是摧毁了匈奴的主力,立下了不世的功劳,他看起来却依旧平静,在他的脸上看不出半点的欢喜,他还是在沉思着,惊讶的人不只是赵康,李牧同样如此,当他看到面前这支几乎没有伤亡的主力军队时,心里也是格外的惊讶。
双方刚刚见面,司马尚就迫不及待的问起了战况。
位面之高铁老司机 风灵戏水
李牧淡然的说道:“头曼跑了,杀了几万,抓了几万…他留在家里的这些,我也都带回来了…”,司马尚不由得大笑了起来,他看着赵康,说道:“哈哈哈,五十年内匈奴都不敢再看向长城的方向了!这样的功劳,实在是值得庆祝啊!”,赵康怒了努嘴,他说道:“他只是运气好,碰到了敌人的疲惫之师,若是我,我能将头曼的头给砍下来。”
李牧认真的说道:“的确是这样,可是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击败匈奴人的…你麾下只有步兵…若只是坚守,根本不可能给与如此重创…”,赵康咧嘴一笑,方才问道:“您觉得呢?”,李牧眯着双眼,思索了片刻,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变阵?”,赵康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
“是啊,就是变阵,您说的对,康弄出了一个空心阵,我从前从未见过…随后,他将步兵,弓弩手,乃至骑兵都配合了起来,重创了匈奴人…匈奴人完全不敢靠近,靠近之后就是死…”,司马尚激动的说起了自己所见到的那一幕,只是,赵康此刻却没有那么开心。
李牧认真的听着司马尚讲述赵康的惊人指挥,他又忍不住的多看了赵康几眼,若这真的是赵康自己所忽然想到的,那只能说,就因为这个阵型,赵康就能留名青史,成为一代名将。这阵型不算太难,可赵康是第一个创造出来的人,这就有着不一样的意义了。
“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你父亲…”
“父亲教的,都是父亲教的,我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父亲就预料到我会出征匈奴,就给我说了…”,赵康挥着手,不悦的说着,转身离开,司马尚苦笑着,看着远去的赵康,说道:“这是个帅才,可惜太过高傲…”,李牧摇着头,说道:“平日里他张狂桀骜,可是作战的时候非常冷静,这倒是有些白起的影子…”
司马尚如梦惊醒,他叫道:“对,对,我说怎么看着如此眼熟,他像白起…”
李牧笑了笑,又看着赵康的方向,感慨道:“可惜啊,他的父亲太强大,这对他而言,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您要这么说呢?”,司马尚还是有些无法理解,李牧摇着头,没有再多说,他看着身边的军队,认真的说道:“现在,不能再进攻匈奴…”
“现在是匈奴最虚弱的时候!难道要放弃这个机会吗?”
“若是我们继续追击,匈奴人就会团结起来应对我们…可若是我们停下来,就能看到一处好戏…我听闻,匈奴人并没有君臣的礼仪,如今头曼的力量受到这样的打击,他身边的左右贤王,实力已经超过了他,难道他们会任由头曼继续担任他们的单于吗?”
“再加上周边那些虎视眈眈的部落….呵呵,先稳固被我们所攻占的城池,等着吧,匈奴要没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