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zcv熱門言情小說 劍仙在此討論-第七百零九章 中術推薦-o6boa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战斗中的林北辰,看到这一幕,很满意地点点头。
“不错,这才是你身为这一幕武力值第二的人,该做的事情嘛。”
他对楼山关提出了表扬。
白发枭鬼老者见状,又惊又怒。
这个少年,竟如此分心托大?
“杀。”
黑杖幻做漫天剑影,层层洒下。
林北辰挥剑挡下。
锵锵锵。
剑杖相击的震荡轰鸣声,响彻天地。
如果这样的战斗场面,是一部动漫的话,那此时的战斗特效经费绝对在疯狂地燃烧,一般小公司绝对会瞬间破产。
周遭谷坡上,又有雪浪翻滚。
俨然又有雪崩之势。
“撤,到地势高处去。”
飞雪一刹当机立断,做出选择。
营地里的 众人,反应极快,迅速撤出,尽量远离两大天人的战场,以免被波及。
尤其是王忠,跑的比狗还快。
而身为这一集正派正营出场人物中的第二武力值代表,楼山关的表现则很讲义气。
他在竭力掩护众人。
好不容易退到安全距离,再抬头看时,楼山关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因为他发现,战场之中,林北辰竟然压制了那白发枭鬼老天人。
“初晋天人的少年,为何会有这么强的战力?”
虽然有看到过林北辰斩杀入魔梁远道的情报和留影画面,楼山关还是感到震惊。
因为眼前这个白发枭鬼,散发出来的战斗威压,最低也是二级天人的程度。
一个二级天人,真的打不过初晋天人?
很荒谬。
但这时事实。
楼山关突然想起了之前这白发枭鬼老天人之前的话。
那个所谓的红色星辰石吊坠,到底是什么东西?
竟然让这个神秘天人,都如此关注?
白发枭鬼的潜台词,直指林北辰修为飞升的原因与失踪的前帝国战神林近南有关。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可以人造速成天人不成?
无可能的。
楼山关瞬间就否定了这种推论。
身为巅峰武道大宗师的他,卡在晋升的门槛上,不知道多少年了。
深知天人之境的可怕。
只有神灵,才可以成就天人。
他抬头看着天空之中的战斗,感受着战场之中传出来的先天玄气波动,仔细感悟。
对于他这个境界的强者来说,如此近距离地观摩天人级的生死搏杀,有大裨益。
轰!
再度的轰击。
“噗……”白发枭鬼老者终于破防,被剑光震得口喷鲜血,倒飞出去。
而林北辰手中的银剑,却是瞬间粉碎。
高下立判。
林北辰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可惜了,普通的剑,难以完全承受我的力量……唉,紫电神剑又在网盘中取不出来,尴尬。”
林北辰随手又换了一柄新银剑。
他毫不迟疑,一剑斩出。
剑三。
突击,近身,刺出。
一气呵成。
白衣在空中留下一道银弧。
面容俊美的少年,这一剑的风情,犹如谪仙临尘。
嗤!
剑光刺穿了白发枭鬼老者的身躯。
但下一瞬间,后者的身躯,就如一团青烟一般消散。
幻影?
林北辰心中一惊。
身后传来隐晦的能量波动。
林北辰想也不想,反手一剑斩出。
剑七。
剑风之墙。
数十滴鲜血,被风墙阻隔,未能轰击在林北辰的身上。
百米外,白发枭鬼老者的真身,橘皮般褶皱的脸上,露出一丝异色。
这时什么剑法,竟然可以挡住自己的术?
不过,稍微感应之后,白发枭鬼脸上,浮现出了诡谲的冷笑:“金系先天玄气吗?呵呵,杀伐之力果然惊人,但……结束了。”
林北辰横剑于胸,颇为好奇地道:“什么结束了,刚才那分身,是你的天人技?”
真假分身,直接欺骗了他的感知,绝对不是普通的星级战技。
白发枭鬼没有回答。
他剧烈的喘息,胸腔犹如一个老掉牙的风箱般发出诡异的声音,剧烈起伏。
之前喷出的血迹,一部分被林北辰的剑风之墙挡掉,另一部分闪烁着诡异的红芒,漂浮在他身边的空气里,缓缓流动,仿佛是被展在了一支无形的笔尖一般,在空中勾勒出一道道诡异的线条。
这些血色线条,看似玄纹之术,但又有些不同。
林北辰持剑仔细观察。
那图案是文字与线条的结合体,成为一个个长方形状的独立体,虚幻漂浮在白发枭鬼的身体周围,时而红芒大作,似是燃烧的火把……
这让林北辰有些眼熟。
他瞬间就联想到了前世茅山道士们用黄纸和朱砂画出来的镇鬼符箓。
“符术,是诅咒符术,林大少小心……”
看到这一幕的楼山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大声地提醒道。
符术?
那是什么?
林北辰疑惑之间,突感握剑的右手,一阵奇异的灼热。
低头看时,顿时吃了一惊。原来不知道何时,手背上,一抹嫣红,犹如爆发期的荨麻疹一样,正在急速扩大。
那是刚才战斗时,沾染的一滴对手的鲜血。
什么时候的事情?
林北辰之前竟未察觉。
中术了。
他立时反应过来。
对面。
白发枭鬼面含讥诮,立杖于身前虚空,黑杖定住了一片天地,他双手十指犹如幻影般疾张疾合,不断地结印。
随着印法变幻,四方天地之中的能量,不断地被抽取,汇集在这血线符箓中。
血线符箓,妖冶的诡红大作。
与之伴随的,是林北辰手背上的‘荨麻疹’红斑,瞬间爆发剧烈灼痛,旋即如水晕渲染一般,开始朝着手腕、小臂等位置席卷而去。
“这就是符术吗?”
林北辰颇为惊讶。
玄气武道体系之外的另外一种力量?
亦或是玄纹的进阶分支?
“大少,他是阵师天人,不可小觑,切莫中术呀……”
楼山关无比紧张的提醒破空传来。
林北辰叹了一口气。
孩子饿死了,奶来了。
你咋不早点提醒?
“晚了。”
白发枭鬼皆因完毕,看着林北辰通红如染血的右臂,就连手中的银剑,也瞬间消融为钢水,发出了戾声大笑。
他身形破空,流光一闪之间,就到了林北辰的身前,一杖朝着林北辰的天灵盖砸下。
“杀了你,拷问你的魂魄,林近南留下的东西在你来,就清清楚楚了。”
白发枭鬼 眸光残忍,有些迫不及待。
然而——
嘭!
本该陷入剧痛且被符术镇住的林北辰,突然抬手抓住了黑杖,手腕一抖。
可怕的反震之力涌来,白发枭鬼瞬间就听到了自己握住黑杖双手骨裂粉碎的声音。
这不可能?
他分明已经中术。
一旦中术,就算是超越一级的天人,也不可能如此之快的破术。
大骇之中,白发枭鬼瞬间发动符术,就要脱离出危险距离。
但林北辰早就有所防备,另一只手扼住了他的脖颈。
银光一闪。
不同于林北辰之前战斗时表现出来的金系先天玄气之力,瞬间涌入到白发枭鬼的体内。
刚刚蓄其的术势,瞬间被驱散。
这一瞬间,他明白为何林北辰没有被自己的术镇住。
原来他的体内,竟然还存在着另外一种先天玄气。
可以克制术力的先天玄气。
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