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uaw言情小說 萬界最強之光 天壇非雨-第八百八十五章 地魔獸重創逃脫!閲讀-ma6dj

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十大魔兽各有各的能耐本事,每一个都不是弱者。
就算是亮魔兽,预知凶险,躲避跑路,也仅是本性因素而已。
真要凶险时刻,这个印象中能够预知危险,提前躲避而跑路的家伙,也能发挥出极强的能力。
如今天魔兽为吸引幽暗之灵,形成恶水,以至于无量邪魔自恶水而生,已然化为蓝灵珠。
十大魔兽中自然便以地魔兽为首,这种排名顺序,不仅是因为自然顺序,更是实力的因素。
十大魔兽个顶个的不差,地魔兽自是强中更有强中手。
论平均个人实力,既有战神之名,也当自有战神的实力,以及骄傲自信。
若不为时机,有足够的时间,终究能拿下地魔兽,也算不负战神的骄傲与威风。
可现在至为关键的,就是抢夺时机。
时间,在常态恒久的生命中,自然算不得什么。
时机的把握,却可言说至为重要。
消灭地魔兽的时间,早一点晚一点,干系到整个全局。
天魔兽将自己化作了幽灵珠,看似消亡,削弱了十大魔兽一方的实力。
而实际上,此举对十大魔兽一方的实力增长,对战局的改变,有着至强的影响。
别的不提,仅是单纯对幽暗之灵的吸取能力,便远超天魔兽本身。
从某些程度而言,地魔兽手持蓝灵珠,便是与天魔兽的联手。
故而战神与夸父联手,倒也不算是欺负。
战神与夸父一前一后夹击,夸父手中直击地魔兽脊背大椎,而战神则发起正面攻击。
手中干戈动,看似简单的招式,蕴藏了无尽玄妙。
手持蓝灵珠,感受源源不断的幽暗之灵。
若是平时,地魔兽肯定欣喜若狂。
天地之势平衡,常态修行所能吸收的幽暗之灵,自然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似如今这般源源不断,实在是没可能。
以这种实际情况而言,实在应该欣喜若狂。
可眼下这种状态,若是还能欣喜若狂,地魔兽便实在不该在这里打斗。
而是应该尽快脱离战场,寻一个不易察觉之地,好好看看自己的脑袋。
无限的思量,脑海中刹那而过。
一前一后的攻击,同时抗下肯定是没这个可能的。
若是现在这种幽暗之灵得以源源不断的状态下,修行至少千年,地魔兽倒是有足够的信心。
现在的话,同时抗下就等于把自己送入了死路。
哪怕不至于当场消亡,也必然遭受重创。
在重创的状态下,还想在战神手里活命。
地魔兽觉得自己就是想再美,也不至于到了如此程度。
同时硬抗不现实,那唯一的选择就是抗一而战一。
现如今面临的最大选择问题就在于抗谁而战谁。
时光刹那,思绪却是无量。
地魔兽做了决定,能硬抗夸父的手杖攻击,也绝对不硬抗来自战神手里的金戈锋芒。
身板再强,硬抗战神手里的干戈锋芒,也无疑是一种病态行为。
思量瞬间有了决定,行动自然紧紧跟随。
催动威能,一个侧身翻转,以蓝灵珠为本体,直接砸向了夸父。
而地魔兽自己,则汇聚了全部的力量,向着战神冲击。
无量的手段,在触碰的瞬间施展。
仅是刹那恍惚,交手次数已然过千。
“真不愧是现如今的魔兽首领,这般战斗之能,倒也不负名声。”
交手锋芒状态中,思量光辉同样眸中闪烁。
没猜错的话,能有如此手段,除了修为之外,还与名头有所关联。
地魔兽,应该与大地威能方面有所关联。
这事儿倒是奇了,战神的能力,除了战斗素质外,其余全部来自圣灵石。
正因为有了这块儿来自大地的灵石,威能施展才是源源不断,直至战斗永恒。
而地魔兽若是也多了这方面的因素,与战神的一番交手,唯有四个字能够形容——宿命争夺。
激烈交手中,招式自然随心而变。
一声来自夸父处的动静儿,让地魔兽的行为有刹那明灭的停顿。
对于战神而言,机会便在此刻来临。
干戈出击,仅是恍惚。
本该处于防守状态的金盾,也是突然出击。
盾牌翻转,速度极快,角度异常刁钻,直拍地魔兽的脑袋。
变化之数,自身能力不俗的地魔兽,自然有所感应。
可速度实在太快,根本来不及做什么举动。
何况还得防备干戈,于是震荡千万里沉闷声响起。
一道身影远比闪电还要快速飞退。
以常理而言,自该是地魔兽。
可这幅模样,看着实在不像。
脑袋没了不说,大半儿的身子都没了。
“刑天!”
怒火中掺杂着悲愤的嘶吼,通过意念表达。
一招不慎,便吃了大亏。
就知晓刑天手里的干戈锋利异常,绝大多数的防备皆在于此。
却是没想过,原本该是防御的金盾,也被刑天化作了攻击手段。
本该防御的盾牌,化作攻击手段,威能也是犀利异常。
未曾防御,被砸了个结实。
当场要命自然是不至于,折损了半个身子,却也是伤损颇重。
若能够选择的话,宁愿承受干戈锋芒,也不愿承受金盾一击。
嘶吼一声发泄怒火,冲动却实在不至于。
随手一招,便要召唤纠缠阻挡夸父的蓝灵珠。
由于恶水的存在,幽暗之灵倒也充沛。
可要在极短时间内恢复伤势,寻常的吸收又怎能比得过蓝灵珠。
“哪里走!”
由于地魔兽的召唤,蓝灵珠自然撤退。
夸父却是不乐意了。
先前要出手,协助刑天灭杀地魔兽。
蓝灵珠以绝顶数量的强大幽暗之灵阻挡,几次突破都未能成功。
该退的时候不退,现在想要退了,没那么容易。
夸父嘶吼,手杖直接砸向了蓝灵珠。
此刻的地魔兽,自然无所谓脸色,怒气的增长,却也是必然。
能让敌人不痛快,便是应该做的事儿。
于是在向着半残的地魔兽出手之时,悄然言语来到了夸父耳旁。
“这般动用你的力量是不行的。”
“若是能够信得过,就请依着我所言而行。”
夸父所行,稍微减弱了那么一瞬。
“混沌之灵,在我之杖,众星神威,归于吾身。”
昂首长啸,引动了混沌的力量,众星的力量。
一道道或是肉眼可见,或是肉眼不见的力量,归于夸父。
这些力量,皆存于手杖内,砸向了蓝灵珠。
蓝灵珠虽不是生命,却是天魔兽所化,自有几分灵性。
感应到危机,自然本能的反应的便是大量吞吸恶水中的力量。
以至于令四大天神极为头疼的邪魔,刹那死伤一片。
极大的缓解了四大天神的镇压之力。
“龙王,这是怎么回事?”
压力缓解,四大天神中的三位皆以疑问的目光看向了龙王。
他们四个当中,就以这条老龙为大,知晓许多事情。
“这事儿说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这种咒语,我们不是不能用。”
“仅是现在用的话,所消耗的无疑是我们本身的力量。”
“有限的力量,无限发挥,带来的损伤可是不容易恢复的。”
“也尽管放心,这种力量我们也必然是能用的。”
“待到太阳的光辉,极盛之时,自有你们施展的时刻。”
四大天神中的三位若有所思点头,然后抬头看向了那一团光辉越发旺盛的太阳。
以如今的太阳光辉照射,运转天地岁月,已然没什么问题。
以供修行,施展咒语所用,还存在一些不妥当的隐患。
“龙王,用天雷咒镇压恶水。”
正在与地魔**手中的战神声音飘扬。
瞬时,龙王有些傻眼。
“战神,现在动用天雷咒,损耗的可是我的本源力量。”
不是龙王仅顾着自己不情愿,实在是目前局势,完全没必要如此。
天魔兽已然化作了蓝灵珠,地魔兽也伤损了大半儿。
只要在剩余魔兽到来之前,将这两个彻底解决,其余自然不是问题。
“少废话,已经没有时间了。”
“你是不是想在雷池中走一遭?”
龙王身躯下意识颤抖,似有些不太好的回忆。
“雷霆之灵,在我之身,雷霆即我,我即雷霆。”
几分悲催中,龙王以咒语施展。
强大的雷霆力量自身躯内爆发,蔓延恶水当中,霎时间又是邪魔灭亡。
而龙王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
周身上下抽搐着,哆嗦着。
“龙王,你没事儿吧?”
风神极为关切看着龙王。
“说有事儿自有事儿,说无事也无事。”
“反正亏损要是不补回来,我就彻底亏大了。”
龙王有些欲哭无泪。
“不就是一点儿力量消耗,你至于如此?”
一声言语,激的龙王差点儿跳起来。
起初还以为是刑天,睁眼看,却见一道身影,不知何时立在那里。
“吾自日中来,自是炎帝名。”
面对诸多疑惑目光,身影抬手一指光辉大日言道。
无边混沌海,一张石桌,四道身影似是璀璨景色中的悠闲。
一些动静儿传入耳中,轩辕嘴角扬起一抹幅度。
“这小子,倒是什么名分都敢当。”
炎帝之名,自不是随便谁都能当得起的。
因为炎帝之名,源自神农。
正如轩辕又被称作黄帝一般。
换句话说,炎帝即是神农,神农即是炎帝。
炎帝乃是帝号,神农为本名。
“无事,即是女娃的父亲,自该是炎帝。”
“至于道之一字,他虽然还差一步,却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路。”
“我已然再无影响。”
名字,或者说名分,不是那么简单,不仅是因为人,更因为道。
对天地而言,名字便是道。
念其名,便是合其道。
念动吾名,当修吾道。
吾在道之巅,便如吾身一般。
强者纵横诸天,为何恐怖。
实力自然是不可忽视的一环。
更为重要的,还在于道韵的扩散。
念吾名,修吾道,便如吾身一般。
这话意思自然是极好理解的。
修他人之道,所得一切,亦可轻易归于他人。
平常不在意,自然没什么。
若有在意二字,动念瞬时,一切苦功便归他人。
为何说大道独尊,此番因素乃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当然,此也不是完全的绝对。
若付出了一切,所得修行,最后归于他人。
何等的悲凉凄惨,便是有长生之诱惑,怕是所触及的人数也不会太多。
不是完全的绝对,便不必为此事操心。
即便初始状态所修其道,然能踏入巅峰的,有哪一个不是唯我独尊,走出了自己道路的存在。
至于其他,仅是差距二字,便无所谓动念。
“不就是雷霆力量的耗损,也值得如此?”
“这东西留在我这儿,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作用。”
“便都成全了你们吗?”
宣扬了自己于天地之名,随手一甩,便是数颗灵珠。
随手一指,雷灵珠便落在了龙王之身,很快与之融为一体。
风灵珠归于王母,水火灵珠归于水神,火神。
“地魔兽与蓝灵珠,自有吾与战神夸父。”
“几位恢复一番,便去收拾其他魔兽。”
抬眸凝望地魔兽与战神的交手,吩咐了四大天神一句。
一抬手,一面镜子浮现。
“地魔兽,不知你可受得了我这日光神镜的照耀。”
正在与地魔**手的战神身形一闪,还容不得地魔兽反应,一道光辉便照耀在了地魔兽身上。
凄惨的吼叫,刹那而起。
残躯如同坠入火焰,迅速燃烧,唯有魂魄留存。
一团幽暗光辉,似是眼珠一般,深深盯了炎帝一眼。
凭着所有的功力,强行召唤回了蓝灵珠。
强大的吞吸力量,将恶水当中的幽暗之灵彻底吸收。
光辉闪耀,彻底消失不见。
战神倒是想抬脚追赶,看了炎帝一眼,倒是没有动作。
“我等惭愧!”
四大天神回归。
“一番清理,剩余魔兽都难逃法网,唯独亮魔兽,这家伙实在是太能跑。”
提起这一点,刑天与炎帝,皆有刹那闪烁的怪异。
“既然跑了,那便是他自己的生之机缘,倒也不必强求。”
“何况这个亮魔兽,也非残暴之辈。”
“接下来要做的事儿,还有很多。”
“倒也不必为了这家伙,太过耗费精力。”
“一场劫难,倒也可言机缘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