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bp4笔下生花的小說 家裏有門通洪荒 旅行衛星-第六十二章 第一個場景看書-c1fg4

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他们倒是动作挺快。”云飞跃哭笑不得,他们就迟了这么一会儿,结果前面的修士们全都不见了,也不知道停下来等一等,开个会大家商议一下什么的。
“穆师妹,我们走那一条路?”云飞跃说完,又看向穆雅斓,这是一开始就说好了,这个队伍中,穆雅斓是名义上的领头人。
穆雅斓心中早有计较,看向最上方那个通道,“上面那个吧。”
“好!”
“走吧!”
这里总共有二十六个人,能和穆雅斓以及云飞跃搭上关系的,都不是庸才,甚至在天才中,都是比较出色的。
所以大家都没有犹豫,直接选择了对应金丹三重天的那一个通道。
大家都没有意见,于是穆雅斓一马当先,叶昂和云飞跃紧随其后,进入了最上方的那个通道。
一进入通道之中,两旁的光影顿时扭曲起来,等到最后一个人进来之后,后方的通道入口随即消失。
大家也不觉得奇怪,循着通道走了下去。
一边走叶昂一边打量着队伍中的诸位,除了穆雅斓云飞跃和自己,还有二十三人,这二十三位人族修士,十六位是真武大世界的,两位是佛寂大世界的,四位长生界的,还有三位是浩然世界的。
叶昂一眼看过去,二十三个人没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论修行天赋,没一个比得上穆雅斓,论心智坚定,没一个比得上云飞跃,是以他也就并不多留意。
走着走着,周围的景色突兀间转换,他们一行二十六人骤然间出现在一处古色古香的大街上。
这个过程来得如此突兀,以致于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诸位的素质都是超一流,几乎在瞬间便自发结成阵势。
只是出乎他们意料,大街上人们都行色匆匆,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般。
“这是?”有人诧异,没想到一进来就遇上这样的情景。
叶昂则是很自然地拦住了一个普通中年人,“这位大哥,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大家看起来都行色匆匆?”
“还能有什么事?”那中年男子慌慌张张地说道:“镇世神将身陨,妖兽大举入侵,听说青狼王正带着妖兽潮向青峰城而来,你们也赶紧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啦!”说罢,那男子急匆匆地朝着另一头跑了。
叶昂倒是愣了一下,对方的语言果然是九界通用语言,不过他现在没有深究。
叶昂又问了几个人,其余的修士们也在主动问其他人,很快,大家又聚在一起,分析着得到的信息。
他们在一处店家已经跑了的大堂中分析着。
“妖兽来袭,就是重点!”
“青狼王?想来也就金丹三重天,我们都在,不用怕它。”
“要不,会会它?”
云飞跃有些为难,“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嗷呜———”
一声巨大的嚎叫骤然传来,诸位修士顿时面面相觑。
“这么快!?”
穆雅斓站起身来:“走吧,去看看。”
……
当他们御风而行,循着声音来到城池上的时候,只见城池上正有许多修士组成的守军以及许多散修都聚集在一起,严阵以待。
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别,很自然地来到散修阵容之中,只是朝下看去的时候,一个个都不自觉地皱眉。
只见城池下方,密密麻麻的人正拼命朝着城里涌进来,从城池上俯瞰下去,人群在城门入口处呈现出明显的拥挤。
而视线向外,遥远的地平线上,一道黑漆漆的细线正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黑!
他们这二十几位在这里算是修为最高的一群,一下子就看到远方,那黑漆漆的,正变得越来越粗的细线是什么。
那是密密麻麻的妖兽!
残忍、嗜血、恐怖、强大!
最重要的是,太多了——
“大多数是不到筑基境界的无智妖兽,筑基和神桥境界的,相对要少许多。”云飞跃快速分析着,“最重要的是其中数百头金丹级别的妖兽,领头的那头青狼妖兽,看样子,应该是快要接近金丹六重天了!”
有修士忍不住惊呼道:“我们明明选择的是金丹三重天的通道,不是第五层,怎么会——”
“别说这么多了,当务之急,是要在妖兽攻城中保住性命!”穆雅斓深吸口气,吩咐道:“对方这阵容太强大,金丹三重天的妖兽就有七十多头,金丹四重天的妖兽也有二十多头,最可怕的还是那口青狼,看上去十分接近金丹六重天了。”
“我们联手,只能自保,看看有没有机会利用自身优势消磨掉对方的尖端力量。”穆雅斓顿了顿,才继续不甘心地说了一句,“要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们便只能撤退。”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不能一开局就折损人员吧。
叶昂心中微微摇头,也实在是难为穆雅斓了,这个局面的确不容易。
现在这二十七个人中,有好些都是金丹一二重天,只能说战力不此金丹三重天差,甚至超过了一般的金丹三重天,但是少有金丹四重天的战斗力。
在叶昂看来,这儿的二十七个修士中,有金丹四重天以上战斗力的,除了自己和穆雅斓以及云飞跃,就只有四个修为在金丹三重天的天才修士。
毕竟,在叶昂的划分中,金丹一重天到三重天,算是对应地仙境界。
而金丹四重天到六重天,对应的则是天仙境界!
不可同日而语。
非是一般的天才能够跨过这样的战力壁垒。
叶昂倒是不用担心什么,一边听着穆雅斓分配任务,如何列阵应对,一边想着这个场景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这个场景中,他们需要做什么?
惨烈的屠杀悄然开始了,妖兽已经追上了下面的人类,开始了肆无忌惮的屠杀,吞食。
“咚咚咚!”
城楼上,擂鼓声声,城主大人冷漠的声音传来,“关闭城门,开启守护大阵!”
“嘎嘎嘎!”
吊桥被缓缓拉起,城池下方,传来凄厉而绝望的哀嚎——
“不能这么做!”
“城主大人,求求您大发慈悲!”
“我不想死!”
“城主爷爷,求求您开门,我们再也不敢了,嘤嘤……”
“孩子,我的孩子,城主大人,求求您,让孩子进去吧,孩子是无辜的!”
“城主爷爷,我们再也不敢不听您的话了,求求您开门放我们进去……”
城楼上,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启阵!”
仿佛城主不曾听到过下方的求救,宛如铁石心肠。
下方的还来不及进来的人,顿时心如死灰,顷刻间,各种怨毒的咒骂和诅咒接踵而来,伴随着更加喧嚣的求救呼声,显得无比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