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whe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辟邪 ptt-第582集:極破真元,向天借劍分享-vvqe7

諸天辟邪
小說推薦諸天辟邪
“轰!”
惊天震爆,山河动荡,掀起烟尘漫天,浩荡飓风呼啸席卷,旁观者,饶是强如帝龙胤亦不得不提运龙元,强势一挡飞散而来的恐怖劲风。
少顷,待得劲风过去,山河动荡逐渐平息,漫天烟尘亦随之消散开来,帝龙胤目光所,视线所及,只见场中一人单膝跪地,以剑拄地,鲜血不住的从口中喷出,已经染红了胸前的衣衫。
万幸,体外若有若无的神皇之气涌动,挡下了众天邪王杀招的大半威能,方才让君奉天不至于当场身亡,但他体内真气却已近乎枯竭。
不过,君奉天身体虽然虚弱,但眼中依旧充满不屈与坚定,他的心志坚毅,即便到了此时此刻,依然没有半点动摇。
而在他身后的半空中,众天邪王低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愕,因为,在他的胸前,赫然一个大洞贯穿了他的身体,只是,诡异的是,这个狰狞的伤口非但没有一丝血迹流出,反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肉芽,极速复原。
“神元之力!”
帝龙胤见状,登时瞳孔一缩,按说,揭开天赋封印后,他所拥有的御天龙神之力,其实并不弱于神元之力,只是尚未能完全掌握罢了。
神元护体,不朽不坏,须臾过后,众天邪王已经恢复如初,随即,他长声一笑道:“此招还不足以杀曌,九天玄尊的后人,你……….失败了!”
“咳咳……….”
闻言,君奉天口中一阵急剧的咳嗽,鲜血止不住的涌出嘴角,但他却浑然不顾,这一刻,他的脑海思绪翻涌,忆起曾经。
过往历历在目,却是那般遥不可及:在父亲的课堂上睡觉,与玉逍遥一起溜到人间胡吃海喝,当然,是他花钱,玉逍遥赖账,还有血河战役时的并肩对敌,以及……..那一抹香消玉殒的红颜。
“我,御命丹心君奉天,绝不会就这样认输。”
口中蓦然发出一声嘶吼,强烈的信念,激发出体内潜藏的力量,君奉天以神剑撑着躯体,竟然缓缓站了起来。
勇者无畏!
勇者无敌!
毫无疑问,君奉天就是这样的一个勇者,帝龙胤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涌现出几分敬重,这个与自己容貌一般无二的家伙,虽然实力差了点,但确实够资格称得上是一位强者。
“很好,果然不愧是九天玄尊的后人,只是………单凭强悍的意志,并不足以让你改变结果。”
众天邪王胸口处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随即,只见他单掌微提,神躯后昂,胸膛一挺,一股惊天之力再度爆发。
“这只是开始。”
君奉天蓦然转过身来,一双满含不屈的眼睛紧,紧注视着半空中的众天邪王:“即便是神,君奉天也无所畏惧,嗬……..”
伴随着一声沉喝,君奉天体内某种禁限瞬间被打破,随即,一股比先前更强盛、更极端的强大力量红人啊爆发。
“极破真元!”
极端之力,在君奉天默认之下直接贯穿全身,头顶发饰崩毁,白色长发披散,象征着这一战已经来到了最后关头。
这一刻,枯竭的真气再生,却与先前的浑厚绵长相比,变得更加暴虐,这对拥有云海仙门功体的君奉天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极破真元,是云海仙门弟子拥有的搏命杀招,施展此招,不可逆转,更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巨大重创,因为这股真元实在是太过极端,一旦爆发,会不断的损伤体内经脉,到得最后,甚至会吞噬着使用者的生命。
但………
付出了极端的代价,自然也会换来最极端的强大力量,此时此刻的君奉天虽然没有达到近神境界,却也拥有了近乎于神的强悍力量,磅礴而霸道的真气自君奉天体内爆冲而上,宛若天柱,擎动九天风云。
“嗯?没有想到,你竟还有这般能为。”
众天邪王感受到君奉天的变化,声音为之一凝,脸上首次露出一抹赞赏:“不得不说,你让曌惊艳了,但………人力岂可逆神!”
话音落下一瞬,神力激涌而出,众天邪王怒掌高擎,霎时引动天地风云巨变,一时间,竟有要打破境界的趋势。
“亘古一邪,神愆唯曌,败尽众天!”
祸星之路,无人可阻,在那一场血腥又残酷的劫祸后,众天邪王绝不允许自己败于他所藐视的人类之手。
“睥睨寰宇荡红尘,万里天剑尽苍穹!”
极破真元时间有限,君奉天自然不敢有半点耽搁,只见他催动剑诀,双剑开阖之间,已然用出最强杀招,欲要一除祸患,拯救神毓逍遥。
“天剑禁招,向天借剑!”
突破了极限,舍弃了一切,君奉天心神意三合,引动万剑加持。遥远的天穹之上,云鲸之上巨大的天剑名峰忽然躁动,随即,一道道剑气从形如巨剑的天剑名峰内爆射而出,破碎虚空,直接出现在君奉天所在之地。
天剑名峰,是集苦境万千成名剑者剑气而聚,一遭动用,万剑跟随,这代表着苦境所有顶尖剑者融合的力量,可谓天下无敌。
此刻,云海仙门之内,一直关注远方的云徽子看到天剑名峰的异状,脸上神色登时为之大变。
“不好,二师兄怎会贸然动用此招!”
他清楚的知道,此乃仙门禁招,因为一旦动用,便会耗尽全力,倘若敌人不死,自己已无力再战,那便等同自寻死路。
因此,除非到了绝境,云海仙门的人决计不会动用此招,但现在君奉天居然用了出来,可想而知,这场战事是何等的激烈与凶险。
云徽子有些坐卧不安,想要动身一探,但又担忧八部众暗中窥伺云海仙门,不敢轻离,再加上以他的实力,即便过去恐怕也改变不了战局。
所以………
虽然很担忧,但他还是强行按捺住自己的心绪,没有冲动外出。
“二师兄!”
“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云徽子心中默默的为君奉天打气,同时也寄希望于清香白莲素还真的布局:“众人口口相传的苦境中原第一智者,但愿,你这场诛神之局,真的能够有所斩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