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天唐錦繡討論-第一千兩百五十三章 威逼利誘鑒賞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玄武门之变”一举改变了皇位传承之体系,将上古以来推崇的“宗祧承继”摔个粉碎,让人知道即便非是嫡长,亦会攫取皇位、继承大宝。
可以想见,在无上皇权的诱惑之下,自今而后,将会有无数人以“玄武门之变”为“励志”之案例,前赴后继,奋力一搏,期待着自己亦能如李二陛下那般逆而夺取。
溺愛 豪門 小 萌 妻
然而不能只看李二陛下之成功,其中之风险,豆卢怀让岂能不知?
感觉到那位荆王殿下或许亦有“兵变玄武门”之志,并且派丘行恭来游说自己,豆卢怀让沉吟未决。
天纵狂龙 唐白狐
这事若是成了,追随荆王之人自然攫取从龙之功,从此鸡犬升天、大权在握,一步迈入中枢,甚至出将入相。可若是败了,那便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就连族中老少亦要遭受刀斧之刑,断绝家族之传承……
利益大,但风险更大。
豆卢怀让沉吟许久,缓缓摇头,歉然道:“兹事体大,攸关阖族性命,末将岂敢独断专行?还需回去之后与父亲商议,之后才能定夺。”
这话说的合情合理,但丘行恭知道,豆卢怀让已然心生抵触。
他呷了口茶水,发觉茶水已经温凉,便放下茶杯,缓缓道:“吾今时今日虽然仕途不顺,倍受冷眼,但许多麾下却依旧念着往昔袍泽之情。诸如这左翊卫之中,皆是当年吾之部属,出生入死、建功立业,若是吾振臂一挥,豆卢驸马以为会有几人应和?”
豆卢怀让面色大变。
丘行恭固然离开左翊卫多年,但是左翊卫当年最为辉煌的时刻便是在丘行恭统领之下参预“玄武门之变”,辅佐李二陛下剪除太子建成、齐王元吉,逼迫高祖皇帝退位禅让,一举定鼎江山。
左翊卫中因功晋升之辈不知凡几,所以丘行恭即便平素行事暴戾,但是在左翊卫却威望极高,几乎所有中上层军管将校当年皆是他的部下,他若是暗中串联,那些军管将自己架空自是轻而易举。
到时候就算他立场坚定,履行宿卫之责,可是麾下将校已然彻底投靠荆王,自己又岂能有一个好下场?
说不定尚未起事,便先将他这个左翊卫大将军给干掉了……
丘行恭看着豆卢怀让脸色变幻,笑问道:“怎么,打算去东宫揭发吾之行为,以吾之人头,助你加官进爵?”
豆卢怀让苦笑道:“大帅说哪里话?若无大帅之栽培,断无末将之今日,岂能做出那等狼心狗肺之事?只是事关重大,末将一时间委实难以决断。”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丘行恭却摇摇头,淡然道:“时局紧迫,哪里有许多时间左右犹豫、衡量取舍?便是眼下,给吾一个答复吧。”
豆卢怀让一脸苦色。
豆卢家与东宫素来疏远,事实上不仅是东宫,便是李二陛下其余诸子,豆卢家也都不曾亲近过,豆卢家声望颇重,却一直不受李二陛下之待见。他即便心向东宫,待到东宫坐稳储位、涤荡不臣,又能对他有几分器重呢?
告密是一定告密的,没好处还会得罪丘行恭,没必要。
见到豆卢怀让依旧不肯点头,丘行恭退而求其次,道:“此事重大,豆卢驸马难以委决亦是情理之中。且豆卢家世代忠良,吾又岂能忍心让你背负谋逆之名?不妨这般,你我在此约定,若是他日起事之时一切顺遂,义军攻至太极宫外,豆卢驸马便襄助攻破宫门,定鼎大局。若是局势叵测,未能如期进展,豆卢驸马便置身事外,毋须参预,如何?”
豆卢怀让松了口气,颔首道:“如此最好!”
他不愿意掺合进这件事,因为风险实在是太大,可他也无法拒绝丘行恭,这人行事暴戾脾气火爆,谁也不知道他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若是能够按兵不动、隔岸观火,那自然是最好。将来事成功劳虽然小一些,但一旦失败亦可全身而退……
丘行恭心里哂笑,如此大事,所有人都将身家性命系在裤腰带上,你却想着进可攻退可守?
真真是愚蠢。
豆卢家当年亦曾显赫一时,祖上自北周至入隋皆占据朝堂高位,大权在握,时至今日却只能守着一个左翊卫混吃等死,可见子孙不肖、气运已尽。
他起身将斗篷披上,豆卢怀让起身相送。
霸道总裁,强势婚恋 醉柳
走到门口,丘行恭站住脚步,看着外头的风雪,然后回头瞅了豆卢怀让一眼,缓缓道:“吾与房俊不共戴天,与长孙无忌亦是老死不相往来,何去何从,汝自己斟酌。”
那年我和你们 孙倾常
言罢,转身推门,迈步远去。
豆卢怀让看着丘行恭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之中,又抬头看了看不远处高耸着的太极宫城墙,呆愣愣站了半天,方才回到屋内。
让亲兵换了一壶茶水,呷了一口,却也没甚滋味,心乱如麻。
父亲如今已然缠绵病榻多年,时不时的犯糊涂,儿孙们都认不全了,这等大事自然无从商议。兄长豆卢仁业如今除使持节成州诸军事、成州刺史,身在陇右,亦不能与其相商。
此事唯有自己定夺。
丘行恭这一番威逼利诱,令他方寸大乱。倒也不是非得按照丘行恭之言行事,毫无保留的支持荆王李元景,毕竟豆卢家乃是关陇一脉,与关陇门阀利益牵扯纠葛颇深,完全可以响应关陇行事。
只是如今长孙无忌远在辽东,家中主事者乃是偷偷潜返回京的长孙冲,这令他心有顾忌。
毕竟长孙冲这些年的表现难称完美,之前被房俊一路压制,之后又犯下谋逆大罪,其能力怕是难以胜任这等大事。
枯坐半晌,豆卢怀让全无主意,取舍两难,愈发烦躁……
正自彷徨无措,忽然亲兵入内,禀报道:“启禀大帅,外头有人求见,说是侯莫陈家子弟。”
豆卢怀让一愣,心中暗忖这必是关陇门阀派人前来,只不过为何是侯莫陈家的人?
侯莫陈家虽曾显赫一时,但如今族中堪称才俊者寥寥无几,唯一德望甚高的侯莫陈虔会却早已遁入空门,整日里吃斋念佛,怀念那位才华美貌尽皆冠绝天下的独孤皇后……
有心不见,但是想到豆卢家到底与关陇源出一脉,彼此的利益牵扯更深,只好说道:“请他进来。”
“喏。”
亲兵转身退出,须臾,带入一个相貌清秀的青年。
那青年进门,躬身施礼:“在下见过豆卢大帅!”
豆卢怀让懒得问他名字,道:“汝今日前来,可是有事?”
那青年自怀中逃出一张名刺,双手递给豆卢怀让,恭声道:“在下奉家主之命前来,邀请豆卢大帅前往赴约,品尝大庄严寺的高僧烹饪的斋菜。”
豆卢怀让一愣。
侯莫陈家的家主乃是侯莫陈虔会,只是侯莫陈虔会空有一个家主之名头,对于族中事务却是不闻不问,整日里幽居在永阳坊宅邸之中,吃穿住行一如僧侣……
此番居然邀请自己一个小辈前往赴宴?
赶紧将名刺接过,细细一看,果然是侯莫陈虔会的名刺,上头写着请他今日傍晚前往永阳坊赴宴,忙道:“还请回去禀明伯父,在下定当准时赴约!”
“喏!”
那青年拱手施礼之后,转身退出。
豆卢怀让将手中名刺反复又看了一遍,心思禁不住泛起波澜。本以为长孙无忌不在京中,长孙冲那厮办事并不牢靠,绸缪这等大事未必保险。但眼下有了侯莫陈虔会主持大局,则形势完全不同。
以侯莫陈虔会的身份、地位、智谋,必定应者云集,甚至就连不属于关陇一脉的那些势力,也会群起响应。只需侯莫陈虔会振臂一呼,事情便成功大半,这可比荆王李元景靠谱得多。
既然如此,豆卢怀让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利用丘行恭游说自己这个机会左右逢源,立于不败之地。
你丘行恭不是威逼利诱么?
那就等着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