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5xtm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57 寶庫-m31sv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陆凝仔细研究了一下多丽安挑选的这个房间,倒是真的像一间公寓住宅一般,而且壁橱里面放满了食物和营养品,看起来就像是知道有人会在这里迷路而储备的一般。
“别的房间也都是这样吗?”陆凝问道。
“并不全是……这里应该是客房。”多丽安起身到小厨房那里打开了一个路子,没见到什么管线连接,不过炉子上马上出现了蓝色的火苗。
“客房?”
“大概是研究人员的怪癖吧,维拉为这些房间设定的基调都是不依靠任何外界也能生活一个月以上的程度,我们这些迷失在这里的人都是靠着这些房间里的补给品才能活到现在的。”
“一个月就能活到现在?”
“那些佣人会补充被用掉的东西,这一点我也很惊讶。”多丽安撕开两包速食面,在一口锅里面注入了水放在炉子上等着烧开,“无论是水还是食物,抑或是一些药剂、化学品……反正是从房间里消耗的东西在我们离开后就会被补充,应该称之为‘打扫’。”
“即便维拉已经不在了,这些佣人依然在继续执行着房屋的维护吗……他们应该知道这里仅有的使用者就是我们这些外来人了吧?”
“似乎维拉定下的各个规矩依然被严格遵守着,你看门后面。”多丽安指了指,陆凝走到门边,看到那里用一块塑料板封着一张房间使用说明。
【该房间内的一切物品都可以随意使用,如果需要特别的东西请按下呼叫按钮,有佣人会来为您准备。
行李等私人物品请放在个人保管箱内,当您离开房间的时候,佣人会将这里的一切恢复原状。
若无许可,请勿试图强行闯入有人居住的房间。佣人同样会遵守该规矩。
垃圾直接丢入垃圾桶内即可,若需要专门处理,参考第一条。】
“怎么样?非常简单的说明吧?”多丽安冷笑了一声,“不过如果房间里有人,那些佣人确实就不会进来了,这样也省去了我们很多的麻烦,如果有佣人袭击的话找这样的客房一躲就安全了。不过……由于第三条的原因,最好不要好几个人同时进一间房。”
“进了同一间房会怎么样?”
“佣人会把除了第一个进房间以外的人视作暴力闯入着杀掉。”多丽安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急忙甩了甩脑袋,从餐具柜里面拿出一个叉子搅了一下水,将面饼丢了进去。
“明白了。那么你的财宝还有暗黑贤者要的那个东西都是从哪里得到的?”
“在主卧室。”
“……哪?”
“三楼的主卧室,对,不是维拉的书房或者研究室,就是她的主卧室里。我也挺奇怪的。那里没有人,不过既然是维拉使用的地方,估计也不能随便进入,我刚走进去就触发了警报,幸好财宝的幻境帮我拖延了好一段时间,而在我破除幻境拿到财宝之后,暗黑贤者那块石头也让佣人不能直接靠近我,我借着这两段时间的拖延才从主卧室里逃出来,现在我是不敢再过去了。”
“可是离开这个宅邸的关键也许就在那里。”
“……也许吧,但死亡的关键也在。”多丽安耸了耸肩。
=
“喂……我感觉有什么在后面跟着我们。”
走在队伍中的罗贝忽然开口了,他很少说话,不过开口便是重要信息。众人停下了脚步,晏融扭头看了看身后,摇了摇头说:“我没有感觉啊。”
“圣歌没有告诉我什么。”让用手指指向了众人背后的方向,但耳边回荡的圣歌声并没有任何变化。当然,谁都知道因为多数人没感觉就不去在意纯属犯傻,在互相看了看之后,祝沁源和袁捷放轻了脚步摸向后方,在楼梯口那里猛地冲了出去。
“确实没有东西。”
罗贝的神色有点懊恼:“我有些感觉……不太确定。”
“能说说是什么感觉吗?”晏融问。
“是一种虚无的空洞感,没什么恶意善意之分,可是很危险,那种致命的吸引力……我只能这么形容。”
“但无论如何,看不到目标的话我们就无法判断威胁到底是什么样的。”让摇了摇头,“我们上楼。”
说“我们上楼”的时候,他向众人使了个眼色,众人也多半会意,默不作声地跟着让往楼上走去。在最后一个人踏上楼梯之后,手持武器的佣人又一次出现在了走廊的拐角后,但这一次是三个人了。
三楼的一整层都是维拉生活的空间,这里多了一些陈设,对晏融等人来说看上去已经和研究所那里有几分相似,看得出维拉在尽量还原当时生活的努力。整个三楼的走廊从楼梯口分成四条路,这一点也和研究所很像。
“有点让人感觉不好的记忆。”连笔生低笑了一声,“习惯真是很难改变的东西……”
“休息区、工作区、待客区和收雪区。”李移居抬头看了一眼走廊上的牌子,虽说在自己家还贴这种标识牌非常奇怪,可他也就当作是维拉的个人习惯了。
“要去哪里?”
“当然是收雪区啦!”袁捷来了兴致,“如果她在这里存放了什么好东西的话,那我的武器库里面可是能补充不少优质兵器!”
“我不觉得那么容易。”祝沁源泼了盆冷水,“听着就像是放财宝的地方。”
“但是我们还有很多人没有什么优质的武器吧?一件优质的兵器对实力的提升可是巨大的。”晏融也有些跃跃欲试,“反正大不了再闯一个财宝的幻境。”
柳云清几个人显然也是有这个意图的,无论是不是财宝,维拉的收藏品肯定不差,而游客最缺的就是一件趁手的武器。
“那么……我们先去看看也未尝不可。”
=
“哈……维拉怎么在自己家里还弄一块牌子。”陆凝抬头看了一眼,对这位天才的脑回路有些不解。
“反正方便了我们。”多丽安说,此时她的手里已经显现出了自己融合财宝后的武器,一把呈现黄铜色泽,柄部有复杂表盘装饰的镂空长剑。陆凝也让长刀的碎片浮动在自己周围,随时防止有佣人突然冲出来。
“工作区……收雪区,硬要说的话也就是这两个地方更加可能有相关的东西了吧?”
“我这三十年也从不同时间段来过三楼,除了不敢进门以外,走廊里还都逛过。”多丽安说道,“工作区那里几乎就是研究室和档案储存,门口都会写,而且还有很复杂的编号。至于收雪区则大概分成了六个宝库,也是编号,我不知道那些编号都是什么意思。”
“当我们走进去的瞬间就会触发警报吗?”
“是的。”
“根本没什么反应时间啊……”陆凝想了想,“那如果我们只打开门不进去呢?”
“那有什么用?”
“那可有用了。”
陆凝挑了比较近的收雪区,带着多丽安走了过去,走廊里没有佣人在,她便趁机看了一圈各个收藏室的编号,随便挑了个看着顺眼的将门把手一扭一推,门打开了,也没有任何异状出现。陆凝咧嘴一笑,站在门口张望了一下,手指一甩,数张照片出现在指缝之间。然后她将照片塞进了长袍里面,伸手拉住多丽安的手腕:“正好我最新开发的功能,你是第一个能尝试的。”
“什……”
话音未落,一声快门,周围的世界景色完全化为了黑白的样子,多丽安有些惊讶地看了看四周,陆凝却直接一脚踏入了门里面。
“果然这样就安全了。”陆凝在屋子里转了个圈。
“取景”——她在见过莱斯利之后,找到的忽然昨日的另外一种用法。
昨日世界只有她自己可以进入,在那个世界里她能将自己见过的一切前进后退暂停,调查那些被忽略的细节,这当然是非常方便的,不过也不是毫无纰漏,至少陆凝已经经历过有东西可以侵入昨日世界的状况,说明那里也不是绝对安全。
但“取景”是绝对安全的,这个手法说白了就是将数张照片直接三位扩展开来,只是定格了那一瞬间的景象,没有时间流动也没有物质移动,甚至她还能带别人进入这张照片里面。而比起昨日世界的缺点便是不能依靠在照片里移动来实现短暂位移,以及里面的所有事物不会改变也不能触碰到,还有照片空间必须贴合原空间展开。
“你这财宝还真是方便啊。”多丽安发出称赞声。
“但是打架就很不顶事。”陆凝耸了耸肩,财宝也多是偏科的,除非像晨昏那样全揉在一起。
话不多说,二人便在不会触发警报的宝库里面转了起来。
多数收藏品都被封入了箱子里,一些玻璃箱的还能看到里面,但有些用金属箱或者玉匣之类的装起来就完全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了。相片对拍摄不到的地方就是全黑处理,也没办法穿过去看看里面装了什么。
维拉在这里依然保持着自己的习惯,给每个收藏都贴了个标签,编号、名字、来源这三个信息在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但没有详细介绍,估计她自己都记得这些东西是什么。
陆凝先看了一眼一把放在台座上的短剑。
【编号TK-R-0203
名称:不锈剑
来源:打捞】
剑身上并没有财宝都会具有的名字和话语,而这个看起来也不像是财宝。至少不会锈的剑……只要用不那么容易生锈的金属再加上比较好的保养手段就能做到。当然维拉会收藏在这里大概是因为这把剑怎么折腾都不会生锈,可看不出别的价值。
“这个不像是财宝啊……”多丽安则站在一个大座钟前,稍微了解维拉的过往的人很容易会先去寻找和时间有关的东西,多丽安就是这么做的,陆凝走过去看了一眼,也觉得不是。
【编号WR-O-1776
名称:双午座钟
来源:回收】
“多丽安,帮我统计一下这些编号和来源共有几种,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和时之馆相关的秘密。”
“好。”
两人动作迅速,很快就从这里的三十多中收藏品里整理出了分类。
首先,编号都是三段式编号,第一段两位,一共四种,TK,WR,ED和IO,中间编号则是一位,同样为四种,和第一段编号没有从属关系,分别是R,O,D,Q。而第三位则是没有共性的四位编号。
看起来维拉很喜欢将东西分成四类,这个习惯也延续到了来源——打捞、回收、赠予和制造。
其中,回收其实是占了半数以上的,剩下三种的数目则差不太多。虽说从字面意义上大概能猜出这是个什么意思,可依然是迷雾重重,陆凝并不知道维拉到底是按照什么将东西分类成这些的。
“要不我们再去看看别的宝库?”自己动手整理分析之后,多丽安也对这些东西有了兴趣,这三十年来她都不敢进来,如今有了安全的办法当然是要将内心的疑惑尽数解开才肯罢休。陆凝点点头,手一招,黑白色的空间在手中收束回了照片的模样,她们依然还在原地,寸步未动。
陆凝如法炮制地打开了下一间宝库,两人用从之前的客房里拿出来的纸对所有宝物进行了详细的统计,打算全部收集一遍之后回到安全的地方再整理。
但就在两人这样统计了三个宝库,走向第四间的时候,忽然同时感到周围一冷,多丽安的反应最快,马上将手里的剑向地上一指,一个几乎透明的晶莹球体将两人笼罩在内侧。与此同时,陆凝也察觉到脚下的地毯已经由绿色变成了黑色。
“我们又穿过单向时间位垒了?”她一回头,看到一个正在急速远去的透镜,速度和之前那个慢悠悠的完全不同。
“是的,这对我们没什么影响,不过要警惕穿过位垒的四周,万一有佣人在就惨了。”多丽安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时,两人正要去的第四间宝库的门打开了,她们的神经瞬间绷紧,已经做好了万一出来的人不对转身就往二楼跑的打算了。
“哈啊……嗯?你们是谁?”
陆凝一脸愕然地看着一脸困倦打着哈欠走出来,身穿一件厚厚绿色针织衫的维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