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1t6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三百一十二章 江陵爲餌引強敵推薦-ndpia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此言一出,举殿之人,都变了脸色,就连何无忌和刘道规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刘毅,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司马德文勾了勾嘴角,说道:“刘冠军,为何你的说法,跟何辅国,还有刘振武的说法有所不同呢?他们想要南征岭南,你却让陛下和孤现在就回建康,你们究竟有没有事先商量好?”
刘毅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是在军中,商议军机,那是要我们三人事先讨论个结果,再上报陛下和大王,可这是朝议,我等现在都是以朝臣,而不止是军人的身份议论国事,那就不能由我们三人先行商议了,这里都是忠于陛下的忠臣,一切事情,都可以在这里公开讨论,要是我们三个私议就决定这些大政方针,那置陛下于何处,置大王,置各位忠臣于何处?”
司马德文眉开颜笑,不停地点头道:“好啊,刘冠军说得好。这些大事,就应该公开讨论,那么,刘冠军的这个提议,大家是否赞成呢,但说无妨。”
何无忌忿然道:“既然刘冠军这样说了,那臣也想表达臣的意见。臣还是坚持,卢循才是心腹大患,广州毕竟是大州,岭南虽然人口不足,但也有数十万之众,尤其是俚侗蛮人,本身就是信奉鬼神,很容易给天师道洗了脑,信了邪,陛下如果要回建康,臣没有意见,但只需要数百卫士,几名将校就可以护送,大军还是留在这里,平定岭南和桓振的好。”
刘毅冷冷地说道:“何辅国,你这也太托大了吧,现在荆州,甚至江州和豫州这一路可并不太平,伪楚被击溃的散兵游勇,趁势作乱的山贼土匪可并不在少数,你可别忘了,我们曾经打下的寻阳,都一度被桓楚余党重新攻占过,连一州郡治都能得而复失,你就对这一路上这么放心?万一真有贼人伤及圣驾,那我等万死也不能赎其罪!”
何无忌咬了咬牙:“寻阳失守,不过是因为在我们西征军和刘敬宣的援军交接之时,出了点空子,再说当时我们急着追击桓玄,根本没有去管那些被击溃的楚军,才让他们有机会重聚,可现在不一样了,魏咏之坐镇巴陵,向靖驻军夏口,刘敬宣镇守寻阳,诸葛长民则扫平了豫州境内的桓楚残余,从江陵到建康的水路,非常安全,如果刘冠军还不放心的放,可以派刘藩或者是刘萃,率精兵三千,护送陛下走水路回建康,有这样的护卫,哪怕沿途有些贼人,也不至于伤及陛下的安危。”
刘毅勾了勾嘴角:“不止是护送陛下的问题,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现在军士疲惫,疫病有出现的苗头,如果陛下回归建康,那我们这次西征就算结束,没有大军再留在这里的理由了。卢循,谯纵都不可能这个时候进犯荆州,而桓振的追剿,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事,我们今年先回师建康,论功行赏,来年再率新一批渴望立功的将士重回荆州,先灭桓振,再看情况平定岭南和西蜀,这才是最稳妥的选择,要是留陛下于此,万一桓振再次反攻伤及陛下,这个责任,谁来负?”
刘道规沉声道:“冠军将军,那按你的说法,桓振仍然是最危险的敌人,就算送陛下回建康,大军也应该留在这里,继续消灭桓振才是,要不然,万一桓振趁我军远离,再次召集旧部,兴兵作乱,想要继续平定他,可就难了。”
刘毅微微一笑,看向了坐在左首第二位,一直不说话的鲁宗之,说道:“鲁将军对此事怎么看呢?”
鲁宗之抬起头,正色道:“据哨探来报,桓振现在逃往涢川一带,收集旧部亡散,涢川那里河道纵横,密林众多,极难搜索,就算数万大军拉网,也未必能找到他的巢穴,下官倒是以为,对付桓振,不妨将计就计,来个引蛇出洞。”
司马德文心中一动,说道:“此话怎么说?”
鲁宗之微微一笑,说道:“桓振如果呆在涢川,我们很难剿灭,但要是他觉得有机可乘,想要反攻江陵,那我们就有一次将他,还有所有忠于桓楚的旧部余党,彻底消灭的机会。臣以为,与其跟桓振在荆州长期消耗,不如毕其功于一役,对外放出消息,说是护送陛下回京,但悄悄地埋伏西征主力于巴陵,夏口一带,江陵留一座空城给桓振,他的眼线回报之后,桓振一定会再次出来攻袭江陵,这一次,我会率兵从当阳南下,从西边切断他退回涢川的退路,而西征军主力则从马头,沙市一带压上,逼其决战,一切顺利的话,可以彻底将之消灭!”
何无忌笑了起来:“这招引蛇出洞,很高明啊,但是难道桓振就想不到这点吗,他就不能一直呆在涢川,静观其变吗?”
鲁宗之摇了摇头:“桓振如果只是一般的草寇,确实可以东躲西藏,待机而出,但他是桓家现在的首领,最后的希望,跟随他的将士,无不是曾经在荆州各地独霸一方,家大业大的豪强,一时之间,可能会因为感念桓氏过去的恩德,抛家弃业地跟随,但骨子里,还是寄希望于桓振能重新夺回荆州,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利益。”
刘道规笑道:“还是鲁将军了解桓振,了解跟着桓振的旧部啊。不过,如果桓振发现你去抄他老家后,不向东,而是转过来向占据涢川的你攻击,那你不是很危险?”
鲁宗之笑道:“涢川不是桓振可以长期盘踞的地方,他最多把一些带不走的粮草屯在那里,我取下涢川之后,把这些粮草焚烧,他再回来打我,无论胜负都无意义,缺粮的桓振,就会狗急跳墙,向东攻击夏口或者是巴陵的粮仓,也就是说,他一定会和你们北府大军的伏兵撞上的,这就是求之不得的决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