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1xi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起點-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劍來!(二合一章節!)分享-yrpop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小說推薦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现如今,除了圣山祖地之外,人族圣山疆域之内,三大帝族,各占一方,泾渭分明。”
“隐约之间,似有相互对峙之象。”
说完之后,李儒眉头一直紧皱着。
于他而言,或者说,对整个大唐来说,人族圣山强大,魔族强大,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也就是说,现在不用我们出手。”
“人族圣山境内,也会因为四足鼎立之势,而无力对我大唐有任何威胁?”
廉颇轻声叙述之间。
他也是苦笑不已。
这大概,是四足鼎立之势,对于整个大唐而言,最为有利的一面了。
因为他们相互牵制。
而对大唐圣庭,暂时造不成任何威胁。
“不好说。”
“如果他们能够达成一致协议的话。”
“说不得,就会突然联手对我大唐出手。”
李儒仍旧苦笑不止。
“嗯?”
李存孝不解。
疑惑的目光投向李儒。
“是这样的,就目前为止,我得到的消息而言。”
“三大帝族与魔族之间,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
“双方之间的战斗,总是没有任何烟火气。”
“换言之,他们之间的战斗,现如今,更多的是相互试探。”
“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厮杀。”
“所以,他们之间,在没有深仇大恨的情况下。”
“那是会出现任何可能性的。”
李儒认真分析出声间。
语气,一丝不苟。
“这样吗?”
李存孝,廉颇,花木兰,薛刚,荀子,王阳明六人,面面相觑之间,皆是神色再沉了几分。
“所以,诸位,还是要好好盯死了这人族圣山疆域之外。”
“一旦人族圣山或者魔族有所异动,诸位一定要将之拦截。”
“当然,诸位也请放心。”
“人族圣山这边,我会亲自盯着,一定不会让诸位在情报这一块上出现任何差错。”
李儒的态度很诚恳。
表达的也是很明了。
简单来说。
就是这一次,人族圣山疆域这边,他会很认真的盯着。
同时,也需要人族圣山与荀子,王阳明死死盯着。
不能放人族圣山与魔族这两头猛虎出笼。
若不然,对于现在的大唐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李儒大人放心,我们省得。”
众人对视一眼间,都是知道轻重之辈。
于是乎。
之后,大有一段时间。
人族圣山疆域周近,就是呈现了诡异的和谐。
人族圣山之内,四方势力不动如山。
四灵军团与荀子,王阳明,则像是一个看守监狱的牢头般,死死的盯着人族圣山之内的动静。
……
剑族祖地。
不知道有多少剑族战士,林立其中。
一个个,皆是双眸怒视着那天穹之上,三尊如同神明般的身影。
每一道身影,都是如同一柄绝世神剑。
立在那里,便是给亿万剑族以一种强有力的压迫感。
更甚至,低于永恒神境的剑族,似乎连自己的剑都已然无法拔出。
剑王王越!
剑圣裴旻!
诗仙李白!
三者之威,已然恐怖如斯!
“三位贵客造访。”
“老夫,有失远迎。”
就在这时,剑族深处。
一声豪迈且古老的声音传出。
正见,剑祖背负长剑,一袭绿袍,古老而深沉。
“剑祖?”
瞳孔微咪,李白,裴旻,王越,神色,一下子,都是变得凝重无比。
“我剑族,向来重剑!”
“三位,都是少有的剑道天才。”
“今日,老夫,请三位前往我剑族祖地深处一叙,如何?”
剑祖笑了笑。
眸光扫了一眼王越,裴旻,李白三人。
他在等待。
等待,三人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可!”
剑者,百折不挠!
李白,裴旻,王越三人,纷纷对视一眼间。
便是同意了剑祖之言。
走一趟剑祖祖地深处,又能如何?
他们,无惧!
“请。”
剑祖满意一笑。
三人的反应,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想想也是。
剑道,能够臻至如此境地。
自然便不可能是那种胆小怕事的鼠辈。
踏!踏!踏!
伴随着剑祖的脚步。
一步步往剑族祖地深处而去。
“此地,名为剑谷。”
随着剑祖出言之间。
李白,裴旻,王越三人,尽是看呆了。
瞳孔之中,更是异色连连。
剑谷。
不愧是剑祖之剑谷!
内里,各色神剑,层层叠叠。
太多太多。
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纵观之下。
怕是有亿万柄神剑。
随便一柄拿出去。
都引起一番腥风血雨。
“此剑谷,乃是老夫在上古之时所开辟。”
“年代久远。”
“每过十年,老夫便会向这之中,投入至少百柄神剑。”
“至如今,老夫已经数不清这其中有多少柄神剑了。”
“但是,老夫清楚的知道。”
“这其中,有一柄无名之剑!”
“若有有缘之人至此,必定能够引动那柄无名之剑出世。”
“那柄无名之剑,也意味着,剑道的巅峰即将出世。”
“今日,你等三人,谁能引动那柄无名之剑出世,我剑族,就当奉谁为主!”
说到最后,剑祖的意味,已经很是明朗了。
他之所以带王越,李白,裴旻三人到此,那是,已经有了归降之心。
只不过,身为剑族之祖。
他要投降。
不论是对内也好,对自己也罢。
都需要有一个交代才行。
而这个交代,便是他此刻所言。
只要王越,李白,裴旻三人,其中之一能够引动那柄无名之剑。
那么,他便是也可顺利成章的奉其为主。
“我等不需要你奉我们为主。”
“届时,你须得奉我大唐圣主为主。”
“从此永为大唐之臣,不可背叛!”
李白冷冷的瞥了一眼剑祖。
暗道一声不省心。
这个剑祖,都已经有心投降了,还在耍着小聪明呢。
还奉他们其中一人为主。
这将大唐圣主李承乾又置于何地?
身为大唐人杰,他们时刻牢记。
自己就是大唐之臣。
绝可有任何叛逆行为。
是故,李白,第一时间,便是揭穿了剑祖的小把戏。
“可以。”
剑祖眼角,暗藏着一丝可惜。
他本意,是想试探一下。
大唐内部,是否真如传言之中的那般铁板一块。
若是让他觉得有可趁之机。
那他接下来的归降,可就未必不会搞一些小动作了。
可现在,这么一看,剑祖忽然觉得。
他之前的想法,可能有些想多了。
大唐内部,似乎,就正如传言之中,那般稳定无比。
他所思所想。
恐怕是要注定成空了。
“三位,谁先请?”
言罢。
剑祖百年又是对着三人出声之间。
其实,说真的,他也很好奇。
这三人,到底能不能引动那无名之剑。
要知道,便是他自己,也无法引动那柄无名之剑啊。
那柄无名之剑,据他所知。
似乎,是从亘古开天之际,便已经存在的。
甚至,他将剑族落地在此之时,都没有见过那柄无名之剑。
有的,仅仅只是此处剑谷的一道意念,告诉他,此地有柄冠绝世间的无名之间,仅此而已。
他在此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
尝试了无数种办法。
但,始终都无法让那般无名之剑出世!
有一段时间,他甚至都在怀疑着。
这柄无名之剑,到底存不存在!
“我先来吧。”
王越默默出声之间,决定先行一试。
三人之中,以他的实力最差。
故而,他愿意,先出来,为李白,裴旻二人试探,看看能否让他们有更多的把握。
毕竟。
能够借此,让剑族归附。
可比他们一直厮杀,要来得实在得多。
诚然,他们三人是很强。
能压制无数剑族,但,真正想要灭掉剑族,还是极难极难的。
就眼前这个剑族。
王越不知道裴旻,李白二人如何。
反正,他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他能够感觉到,似乎,只要这剑祖全力出手,他极有可能,连一剑都无法抵挡。
“呼!”
深呼吸一口。
王越立时绽放出浑身剑意。
铮!铮!铮!
随着王越自身剑意一出。
立时间,便是引动无数神剑!
剑谷上方。
无数神剑,井然有序的排序之间。
不久之后,赫然,有无数神剑组成的‘剑王’二字呈现于虚空。
“可惜。”
微微摇头。
纵然剑祖不说,王越也知道,他失败了。
他所引动的。
都不过是一些寻常神剑而已。
至于剑祖口中的那柄神乎其神的无名之剑。
他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剑王!”
“很好,引动剑谷一半神剑。”
“这说明,你剑王的称号。”
“已经得到神剑共鸣与承认,了不得。”
眼角处,不觉神色一暗。
心中暗道。
天道,对他剑族,何其不公。
大唐随随便便,就能出现一尊剑王。
而他剑族,这都多少年了。
莫说是一尊剑王。
便是伪剑王,都没有出现过。
真是枉费他们自称剑族。
以剑为伍!
“我来。”
说话间。
待得王越退下。
神剑归位。
裴旻踏前一步。
剑意通天。
融为一道滔天光柱!
铮!铮!铮!
一声接着一声的恐怖铮鸣。
霎时间,裴旻四周,神剑嘶鸣不断。
缓缓融入其身侧剑意光柱之中。
恍惚间,似要与裴旻的剑意光柱融为一体般。
神剑接天,化为一道接天神剑之柱!
“嘶!”
“剑圣!”
“唯有剑道圣者,方才能够有如此排场!”
“亿万神剑,争相齐鸣!”
刹那间,整个剑谷,便是只有一柄生锈的古朴铁剑,巍然不动。
仿佛没有丝毫灵性般。
一点也不受裴旻的剑圣之力所牵引。
剑祖则是于长吁短叹之间。
惊叹不已。
同时,神色更是死死盯着那柄古朴铁剑。
直觉告诉他。
也许,这把古朴生锈铁剑,就是他口中的那柄无名之剑。
他不信,混迹在这剑谷之中的会真有这样一柄废铁般的长剑。
那不可能!
因为,若真是普通生锈铁剑。
在这般恐怖的剑道之意下,不能引起共鸣,就必定会被撕成粉碎!
而现在,这生锈古朴铁剑,却是稳如泰山。
一点也没有受到波及。
这就足以证明,这把古朴铁剑的不凡。
“那把剑,应该就是了。”
“可惜。”
不单是剑祖,裴旻也是看到了那把生锈古朴铁剑。
摇头叹息一声。
他知道,他无法引动那无名之剑了。
“李白,看你的了。”
对着李白出声之间。
裴旻收回剑意。
剑谷,也是随之,逐渐恢复了平静。
亿万神剑,重新落入其中。
“也好,便让我来试一试。”
李白一边饮酒,一边引动周身剑意。
恍惚间之间,那股潇洒于天地之间的剑势凝形!
砰!砰!砰!
剑光璀璨,剑意缭绕。
短短片刻时间,甚至比裴旻还要更快。
李白便是成功引动整个剑谷所有神剑的共鸣!
“嘶!”
“这三人,都是什么妖孽。”
“大唐圣主,真是好命。”
呢喃自语之间,剑祖的内心,俨然是充满着怨念的。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裴旻,李白,居然都会相继引动整个剑谷之剑。
这等天赋,简直惊人!
“不过。”
眼角瞥了一眼那柄生锈的古朴铁剑。
仍旧是毫无所动。
不知道为什么。
剑祖却是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
这证明,大唐的这三位剑客,虽然很强。
但,还不足以达到逆天的程度。
也许,他剑族,还有未来。
然后,下一刻。
他却是眼球即将惊爆。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李白斗酒诗百篇,一篇更比一篇强。
只听得,铿锵一声!
那生锈的古朴铁剑,忽然剑,动了!
啪!啪!啪!
一声声脆响落地。
其上的锈点,居然如同剥皮般,片片坠地。
轰隆一声!
再下一刻。
古朴铁剑,立时间,迸射出,惊天光华。
光华冲霄。
光分七彩。
霎时间,便是令得整个天穹,如诗如画,妙不可言。
“无名之剑,居然动了。”
“还照出了通天彻地的光华。”
“这位?”
“到底是什么来头。”
惊疑不定的望着李白。
剑祖整个人,都是有种呆愣住的感觉。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
这李白,居然当真这么厉害。
真的可以引动这无名之剑。
“剑来!”
李白右手高举,一声沉喝之间。
正见得,那无名之剑骤然飞跃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