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ptt-1130、貪吃靈紋真奇特,平平無奇聚寶盆推薦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郑拓看上去很安静。
他在思考着,自己接下的计划。
在这个思考之余,他心念一动,感受到了来自自家师父无道的气息。
“师父!”
无道的出现让郑拓稍有诧异!
他可是没有感应到师父在宗门之中的,这般突然出现,除了说明师父实力很强外,好像没有任何其他的解释。
“小拓啊!”
无道笑呵呵,看的郑拓心中一动,师父您老人家不会是又要薅羊毛吧。
“小拓啊!听说你建立了一处地方名为无仙界,怎么也不邀请师父去看看呢。”
无道笑呵呵,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此话听在郑拓耳中,着实有些惊讶。
自己可是没有告诉师父自己建立了无仙界,师父他老人家常年闭关,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师父,无仙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所以没有告诉师父,怕师父嫌弃。”
实际上是郑拓嫌弃这个便宜师父。
好家伙。
你徒弟我有点好东西就来薅羊毛,有点好东西就来薅羊毛。
搞得他现在都快难以分得清谁是师父谁是徒弟了。
“不嫌弃,不嫌弃,听说的无仙界风景不错,我想去看看。”
无道如此言语,叫郑拓嘴角抽搐。
好家伙,师父您老人家的脸皮真厚。
郑拓想了想,自己的脸皮好像也挺厚。
算了算了。
谁叫这是自己的师父。
师父别的不说,倒是对自己有过一些帮助,且都是在关键的地方。
如今师父有这种要求,他若是不同意,这师父情愿,怕是就要出现隔阂。
在这说。
依照他对师父的了解,如果师父有能力进入无仙界,八成已经端坐在菩提树下修行。
如今其与自己这般说,向来是因为师父也无法进入自己的无仙界。
他对自家师父实力的估计是半仙。
没有错,往大了猜。
管他师父有没有到达这个境界,反正我的师父,就是半仙。
半仙都无法进入自己的无仙界,不错不错,看来自己当初的设想是没有错的。
郑拓心中想着,取出一枚玉佩,交给自家师父。
“师父,有此物,您便是能够随意出入无仙界。”
郑拓对自家师父还是非常信任的。
无道也是不客气,将玉佩收好。
“小拓,这本无道心法你拿去,好好修行,不要搞的一副全天下都知道你获得了祖脉的样子。”
无道话语平淡,如此说道。
郑拓心中一惊!
他不傻,如此话语,他岂能听不出其中缘由。
“师父,您是说,我身上有祖脉的气息?”
郑拓虚心询问,他用自己的力量压制那种气息,怎么可能还有。
无道看看郑拓。
“不是有,而是已经写在你身上的所有位置,好消息是如今并没有人发现,坏消息是,总有一天会有人发现。”
无道抬手。
拍拍郑拓肩膀。
“你最近锋芒太盛,这不是好事,干一票大的之后,沉淀沉淀吧。”
无道难得作为一个师父教导郑拓。
郑拓却是惊愕连连。
好家伙。
师父您太神了吧。
道体家中坐,尽知天下事。
连我接下来要做什么都知道。
郑拓眼中怀疑师父有暗中监视自己,甚至窥探过自己的神魂。
半仙存在,实力超乎想象。
或许自己此刻已经被搜魂,但是自己却并不知道。
就好像自己对凡人使用障眼法一样,凡人根本不会知道自己曾被自己针对过。
因为那记忆已经被抹除。
“小拓,你觉得,你是谁。”
无道一副高人模样,询问郑拓。
“我是我,我还能是谁。”
“呵呵呵……”
无道轻笑出声。
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去。
看样子,应该是去自己的无仙界闲逛了。
郑拓对于师父突然出现,跟自己说了这么多话,表示受宠若惊。
这么多年以来,师父他老人家低调的自己近乎忘记有这位师父的存在。
不得不说。
不愧是我的师父,谨慎又低调的境界,比自己高的多啊。
郑拓点头。
思考刚刚师父所言。
自己最近这段时间的确有些锋芒毕露,太过狂野。
魔门城中抬手灭掉数万修仙者,大战姜家苍天阁诸多王级,回头在坑杀姜家数人。
然后。
妖皇殿妖庭两场大战,更是打的昏天黑地,底牌进出。
这种状态明显与他身份不符。
太高调了,太高调了,这般高调下去,怕是会成为活靶子啊。
郑拓摇头,知道自己不能在如此高调。
不过。
最后的狂欢还是需要的。
郑拓心中的计划已经七七八八。
而他的计划也相当简单,他要约战群王。
如今的修仙界,与他同代之中的绝顶存在们,一个一个已经突破。
这群家伙踏足王级,必然会寻找自己,与自己战斗。
面对这群家伙的挑战,他自认为是无趣的。
可这无趣之中,似乎有能够让自己突破的地方。
别的不说。
帝轩辕的帝纹,霸皇的霸纹,赵疯子的杀纹,甚至姜维的神纹……
各种强大的灵纹。
能够让他的天道印记得到最大限度的补充。
在这补充之中,便是能够让他顺利突破,达到大王境。
郑拓的计划就是如此。
他用了足足七天时间,完成对于如此计划的构思。
搞定之后,便是将约战群王的信息交给刀雪梅与九石剑,让这两个家伙传播出去。
信息的传播很快。
一天后。
整个东域,便是全部知道他要在帝都摆擂,约战群王。
而这世间,却是三年之后。
“没有错,三年后,我无面大哥要在帝都,约战同代群王。”
九石剑意气风发。
无面肯将这种劲爆的信息交给他们二人组宣布,可以说,这是对他们的信任。
“为什么是三年之后?”
有人询问,想要明天就开打。
“问得好!”
刀雪梅叫嚷出声:“为什么是三年之后,那是因为我无面大哥知道,什么帝轩辕,什么叶无敌,一个个的刚刚突破王级,实力还没有稳固,给他们三年时间稳固修为,待得他们真正能够掌控自己的力量后,在约战不迟。”
听闻此话,众人恍然大悟。
“我大哥无面不喜欢欺负人,三年后帝都,各位请好吧。”
刀雪梅对自己这位单方面的大哥那真是老崇拜了。
同时他与九石剑的想法一样。
这种劲爆,足以震动整个修仙界的信息,无面竟然交给他们两个宣布。
可以说。
这是一种信任,这是一种回应,这绝对是一个好大个。
信息的传播,让整个东域沸腾。
叶无敌,帝轩辕等人听闻如此消息之后,自然是按耐不住自己的激动。
他们本身就如郑拓所想。
刚刚突破,气势正盛。
这段时间一来,他们受到最多的信息就是无面镇压了谁,无面斩杀了谁,无面又做了什么令人瞠目结舌之事。
如今。
他们已经踏足王级,鱼跃龙门,成为王级的存在。
如今的他们,可以说与郑拓拉近了一些距离。
而这距离有多大,打过才会知道。
整个东域,因为一则消息,彻底欢腾起来。
而这三年之中会发生什么事,相信聪明者已经有所预料。
根据叶无敌霸皇这种存在的手段,这三年时间,怕是整个东域,都将迎来一阵可怕的风暴。
对于如此王级风暴,多数人皆有预料。
反观郑拓。
他安静的住在落仙山上。
落仙山上无人打扰,他修行着师父给予自己的无道心法。
这无道心法不是什么厉害的法门,这东西就是一种经文一样的东西。
修行之后,能够让自己安静下来。
这种安静包括力量的安静,神魂体的安静。
看似简单的法门,郑拓修行起来之后,顿感其中神奇非凡。
这无道心法竟然能够安抚自己的天道印记。
自己好歹也是王级强者,压制力量这种事他一直都在做。
但是压制毕竟是压制,终究会有反抗。
反观这无道心法,修行之后,他的天道印记没有被压制,反而是被安抚。
被安抚的力量,没有任何波动传来,安静的像是凭空消失一样。
甚至。
郑拓会在修行的某个时刻,忘记自己体内的力量存在。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着实有些神奇。
能够安抚力量的法门,这看似无用,实际上对他来说,大有益处。
力量被安抚之后,似乎与周围的力量融为一体,从此不分彼此。
在这种情况下,竟然做到了印记自身实力的效果。
师父还真是厉害!
郑拓心里想着。
也就是如此低调的师父能够另辟蹊径,创造出这种有趣好用的法门。
这无道心法不仅仅能够安抚力量,达到隐匿自身实力的效果。
这法门还能安抚神魂体,让自己暴躁的神魂体安静下来。
神魂体与自身力量的被安抚,让郑拓整个人那种锋芒毕露的气质消失,那种属于强者的气质消失。
如今的他,看上去是如此的普通,简直与自家师父无道一模一样。
低调,低调的一点也不张扬。
郑拓很喜欢这种感觉。
在不知不觉中,似乎找回来第一次踏足修行时的感觉。
好奇,新奇,对什么都很感兴趣,什么都想学习。
想到这里,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书阁。
郑拓心中一动,如此好的喜欢,竟然全部丢掉,闷头只顾着修行。
虽然这修行的速度的确很快,但就如师父所言,自己太过锋芒毕露,需要沉淀沉淀了。
郑拓缓缓起身。
他忘了一眼正在认真巩固修为的仙儿。
有小白在,仙儿无恙的。
他迈步,离开落仙山,行走在落仙宗之中。
他如一位普通的落仙宗弟子般,漫步行走在落仙宗之中。
感受着周围的一切是如此的和谐有趣。
似乎在此刻他回到了曾经,抓到了青春的尾巴,感受到了属于曾经的感受。
这种感觉很棒,对他来说,意义非凡。
他来到书阁,进入其中,随意挑选了一本典籍,来到某处无人之地,耐心的看着。
半日后。
已将整本典籍看完的他,便是离开书阁,继续行走在落仙宗之中。
这种感觉不常有,对他来说过更是如此。
郑拓回到了落仙山。
“师兄师兄……”
神仙儿已经巩固修为完毕,成为王级强者的神仙儿,看上去倒是没有多大变化。
“师兄,吃肉肉,我要吃肉肉……”
神仙儿的贪吃仍旧是如此让郑拓无语。
明明已是王级强者,却仍旧如此任性。
面对这样的神仙儿,郑拓又怎么能够拒绝呢。
一顿美味的烤肉过后,神仙儿吃的小肚腩胖胖的,整个人舒服的躺在草地上吹着暖风。
“仙儿,见你的石碗给我看看。”
郑拓很大方,想要看看这聚宝盆究竟是什么东西。
“看什么看,仙儿不给他看。”
小白当即警惕非常。
她如今有些后悔,不该将聚宝盆之事告诉郑拓。
“没事的小白。”
神仙儿对于自己的饭碗还是非常注重的。
此刻听闻师兄要看,他便是毫不犹豫将石碗交给郑拓。
郑拓取来石碗,小心翼翼观察。
石碗在手,沉甸甸的。
若非被催动,你根本感受不到此物竟是法宝。
你只能感觉到这东西有些年头,至于是传言中的聚宝盆,怕是有些牵强。
不过小白这样说,明显是有其道理的。
他将其握在手中,仔细观察。
石碗古朴,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让郑拓不由皱眉。
“小白,你确定这东西是聚宝盆?”
郑拓难以相信。
这石碗看上去太过普通,根本没有任何灵性可言。
传言中的聚宝盆,金光闪闪,汇聚天下灵物,与眼前的石碗比较,完全不沾边啊!
“假的,我骗你的,这根本不是聚宝盆。”
小白灵机一动,这把你说到。
“嘿嘿嘿……小白,你不厚道啊!”
郑拓听小白这样说,便是知道,自己面前之物,定然是传言中的聚宝盆。
至于这东西为何如此普通,他属实有些不解。
“仙儿,用你如今的实力催动一下你这石碗让我看看。”
郑拓只能请求仙儿帮忙。
“不要,仙儿不要掩饰给他看,他想要抢夺你的宝物。”
小白警惕非常,对于郑拓带有深深的敌意。
“不会的,师兄不会抢我东西的,师兄最好了呢。”
神仙儿一副很天真的样子,催动石碗。
嗡!
石碗震动,散发古韵,看上去仍旧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奇怪奇怪。
怎么会这样?
郑拓不解?
为何会这样。
仙儿明明已经催动了石碗,但这石碗之上,竟然没有任何波动出现。
好奇怪的聚宝盆。
郑拓摇头,多有不解。
“对了仙儿,你既然已经踏足王级,你凝聚的王级灵纹是什么!”
郑拓对于表示并不知晓。
这小丫头已经踏足王级,应该有自己的灵纹才是。
“这个……”
神仙儿大眼睛转动,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没关系,这里没有外人,说说看。”
郑拓多有询问,这般说道。
“好吧!”
神仙儿手中一动,那胖乎乎的小手之上,竟然出现了一枚肘子。
没有错,就是过年时家里吃的肘子。
这……
郑拓傻眼!
他看看小白,小白显然也有点傻眼。
“这是什么灵纹?”
郑拓不解?
“贪吃灵纹!”
神仙儿嘻嘻一笑,这般说道。
“贪吃灵纹?”
郑拓算是彻底傻眼。
如此天赋,如此王级,你告诉我你凝聚出来的灵纹不是什么强大的灵纹,而是贪吃灵纹。
这……
郑拓此刻的心情这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高兴是替仙儿高兴,拥有自己的灵纹,便是拥有自己的仙路。
只是仙儿这仙路,明显有些特别。
贪吃灵纹,顾名思义,就是吃东西。
奇葩的灵纹郑拓多有见识,但是这么奇葩的灵纹,自家师妹绝对是头一遭。
“所以,这贪吃灵纹有什么作用?”
郑拓不解,继续询问。
“很厉害的,我的贪吃灵纹很厉害的。”
神仙儿说道这里,当即跳脚起来。
“师兄来来来,用你最强的手段打我。”
神仙儿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表示来打我,没关系,用你最强的力量打我。
郑拓见此,着实有些好笑。
他当然不会用自己最强的力量打仙儿。
他手心一动,出现一缕火焰。
将火焰放在仙儿面前。
仙儿见此,嘿嘿一笑,她用自己的贪吃灵纹将那火焰包裹,然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火焰乃是神阳天火,源自火原石,威力强大。
但是此刻,在仙儿贪吃灵纹的作用下,竟然化为了一枚鸡腿。
没有错。
神阳天火变成了鸡腿。
然后在郑拓惊愕的眼神之中,神仙儿手持鸡腿,吧唧吧唧,将其全部吃掉。
看其吃的香甜,郑拓忍不住都想来一块尝尝味道。
“将他人的手段化为美食然后吃掉,这就是我贪吃灵纹厉害之处。”
神仙儿自豪的挺了挺胸脯。
小萝莉的样子,还挺可爱。
郑拓眉毛乱跳。
这都是什么鬼设定,听上去就不是很厉害的样子。
郑拓心中想着,使用了一些比较强大的力量。
魔皇之力涌动,化为火焰,放在了仙儿的面前。
“来来来,仙儿,看看你的贪吃灵纹厉害,还是我的手段厉害。”
神仙儿见此,当即不服其的催动自己的贪吃灵纹。
贪吃灵纹涌动,化为五彩斑斓的光,将魔皇之力包裹。
下一秒。
那强大的魔皇之力竟然化为一根薯条。
神仙儿笑嘻嘻,取过辣条,嘎嘣脆全部吃掉。
这……
郑拓感觉自己是不是来错了片场。
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种力量看似玩闹一样,却是有何种不可思议的效果。
那可是魔皇之力,竟然依旧被仙儿的力量变成食物吃掉。
好家伙。
贪吃灵纹,吃遍整个修仙界啊!
郑拓心中想着,催动了自己的天道印记。
天道印记出现,让仙儿在度出手。
自信满满的神仙儿,这一次决定见师兄的力量变成烤肠,然后吃掉。
但是很可惜。
她的力量,终究还是差了一些。
天道印记没有比幻化成烤肠,反倒是她的力量被郑拓的天道印记所压制。
果然是很特别的力量。
郑拓感受到仙儿的力量之后,心中有如此评价。
仙儿的力量很特别,千万不能被其所谓比较中二的名字所带跑偏。
这种力量已经有接近道的力量,能够改变其它力量,自成一脉的手段,怕是仅次于自己的天道印记。
真是傻人有傻福啊!
郑拓望着面前小脸满是不解的仙儿。
仙儿竟在无疑之中,走出了一条特别的修仙路。
这条修仙路与他人的截然不同,是完全属于她自己的修仙路。
在这诺大修仙界之中,怕是从未出现过这种修行方式。
他对此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说,仙儿将你的力量在给我一些。
郑拓的脸皮很厚。
“内个仙儿,你的力量很强大,对师兄来说有些特殊用途,这样吧,我用十根草莓味的雪糕,换取你一些力量,如何。”
郑拓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什么?”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神仙儿惊叫出声。
“草莓味的雪糕?十根?”
神仙儿已经难以自控到浑身颤抖。
她都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吃过雪糕了。
听到雪糕这两个字,整个人都是燃起来的,简直比打群架还要让人燃起来。
“仙儿,不要停他的……”
小白试图阻止仙儿,但是却直接被仙儿无视。
如今神仙儿的眼中只有雪糕雪糕雪糕……
郑拓取出十枚草莓味的雪糕,交给仙儿。
仙儿顿时美滋滋的吃起来。
“师兄你要多少力量我都给你……”
神仙儿聪明的不行,一副师兄我还要雪糕的样子,让郑拓忍俊不禁。
处于仙儿对自己如此信任的表示。
他直接取出一百根各个口味的雪糕。
原本这些雪糕就是给仙儿准备的,此刻给仙儿,也是情理之中。
神仙儿见此,顿时整个人闪烁布灵布灵的光点。
“师兄最好了,师兄你好厉害,师兄你最棒了……”
神仙儿叫嚷出声,美滋滋的吃起雪糕了。
这个过程中,郑拓取出一枚小瓶,让仙儿将力量注入小瓶之中。
整个过程,小白严密监视,生怕郑拓对仙儿不利似的。
“小白放心,仙儿是我师妹,我若敢对仙儿不利,不用你出手,师父都不会放过我。”
郑拓如此说道。
“嗤,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们人族不都是这样吗?”
小白看上去对人族的怨念很深,估计曾经受到过某些伤害。
“说得好,说得好,有你这样的存在在仙儿身边,我还是非常放心的。”
郑拓说着,将注满贪吃灵纹的小瓶取过来。
仙儿美滋滋吃着雪糕,小白气鼓鼓的盯着郑拓,而郑拓则是耐心的研究着贪吃灵纹。
这么有趣的灵纹,他肯定是要研究研究的。
不管如何,这贪吃林文的品级很高,如果能够炼化,对自己也是一种提升。
郑拓保持本心,催动天道印记,将小瓶之中的贪吃灵纹包裹,开始炼化。
郑拓并不着急,他显得十分从容。
如今自己的本体在无仙界之中好好修行着,并不需要他的担心。
自己手下的十二神将,七大圣,各种傀儡生灵,皆拥有自己的路要走。
该修行的修行,该突破的突破,该闭关的闭关……
他独自一人,倒是逍遥自在。
炼化贪吃灵纹的过程并不复杂。
毕竟郑拓也是老手,炼化过许多奇奇怪怪的灵纹。
如今这贪吃灵纹,不过是那些奇奇怪怪灵纹这种的一种,对于这种事,郑拓轻车熟路。
无需三日,他便是将手中的贪吃灵纹全部炼化。
炼化后,郑拓心念一动,手中出现了五彩斑斓的贪吃灵纹。
拥有这贪吃灵纹之后,郑拓嘿嘿一笑,表示又用十根香蕉味的雪糕,从仙儿那里将石碗弄来观摩。
石碗在手郑拓这一次拥有贪吃灵纹,用贪吃灵纹催动石碗,顿时郑拓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石碗仍旧是那个石碗。
但是在他眼中,石碗之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灵纹。
这些灵纹他从未见过,十分古朴,并不是贪吃灵纹。
奇怪的灵纹?
郑拓望着那灵纹,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他竟然无法记住石碗上的灵纹。
只能看到,却无法记忆。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吗?
郑拓对此并不陌生。
在修仙界之中,的确有许多高人的传承就是这个样子。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自己修行的天碑古法就是这个样子。
正常人根本无法修行,只有被其认可者才能够修行。
此刻他手中石碗便是如此状态。
也不知道这石碗上的灵纹究竟是什么。
他观看良久,一无所获。
为此,他有询问仙儿,得到的结果却是,仙儿并不知道自己石碗之上有灵纹。
奇怪?
石碗按照仙儿所言,从其出生开始,便是跟随仙儿身边。
如今仙儿却不知道这石碗之上有灵纹存在。
“你能看到它们?”
小白突然开口,言语中满是惊愕!
“额……你指什么?”
郑拓不解。
感觉小白说的是那石碗上的灵纹。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说。”
小白突然闭嘴,不在言语。
网游之传统血牛 小固
郑拓不解,小白似乎有话要说,却不敢说。
这般状态,不仅仅小白憋得难受,郑拓也是听的难受。
“郑拓小子,好好修行,当你实力足够时,自然就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小白难得与郑拓这般心平气和的说话。
郑拓虽不明白这小白为何如此卖关子,但起码,其说话,告诉了自己一些信息。
看来。
这聚宝盆并不简单,聚宝盆上的灵纹同样不简单。
不管如何,如小白所言,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如果自己此刻有半仙级别的实力,或许这聚宝盆上的灵纹之秘,就能够全部解开。
郑拓收起心思,没有在继续观察聚宝盆。
对于聚宝盆之事,郑拓将其放在心里。
接下来的日子中,他与仙儿住在落仙山上。
神仙儿经过几日的开心后,便是觉得落仙山上很是无聊。
只有自己与师兄,新鲜感过后,便是跟郑拓请假,离开了落仙宗,去寻找他们的小姐妹们玩耍。
如今显然的实力已经达到王级,有小白与聚宝盆在,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郑拓对此,直接用自己手中的材料,花费数月时间,将御猫炼制成王级傀儡。
“去吧。”
郑拓指挥御猫,让御猫继续暗中保护仙儿。
诺大的落仙山,剩下郑拓独自一人。
郑拓缓缓起身。
他在落仙山留下灵符替身之后,便是离开,去见了几位老友。
林小娄师姐作为落仙宗大管家,她将整个落仙宗管理的井井有条,可以说将自己的才能发挥到了极致。
郑拓的出现,让林小娄落泪,差点没投怀送抱,留下郑拓过夜。
郑拓嘿嘿一笑,给师姐留下一些灵物后,果断闪走。
好家伙。
这都快一百年了,师姐这经历怎么还如此旺盛。
告别了林小娄师姐,郑拓寻到了九黎儿。
九黎儿如今正在试图攻克八阶阵法的布置。
作为九黎一族阵道天赋第一人,九黎的天赋,超乎想象的强大。
郑拓的到来,让九黎儿颇为欢喜。
许久不见,二者也是彻夜畅聊,对于生活,对于阵法,皆有说不完的话题。
三天三夜过后,郑拓离去。
九黎儿虽有不舍,却也明白。
如今的郑拓师兄已经不是曾经的郑拓师兄。
转身。
便是在度投入到八阶阵法的修行过程之中。
接下来,郑拓有趣看望了红娘师叔,雷刑师叔。
这两位与他有主仆契约,且二者的肉身是混沌母泥炼制,所以,二者的实力在这些年中突飞猛进,竟有要突破,踏足王级的可能。
郑拓与二者寒暄一番后,便是离去。
虽然是二者是自己的仆从,有契约签订,但是郑拓这个很洒脱,并未对二者的生活有任何参与。
他一直都当这种契约是不存在的。
离开落仙宗,郑拓来到一片山野之地。
端坐山野之中,不要半日,便是有一道身形,降临在他面前。
“秦桓长老,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郑拓望着面前出现的老者,眼中满是笑意。
秦桓看见郑拓,多少有些尴尬。
原本雷厉风行的秦桓,如今看上去多少有些锋芒藏身的样子。
不仅如此。
郑拓从其眼中看到了浑浊。
如今的秦桓,已经不是他签订契约时的秦桓。
如今的秦桓,因为经历了秦家之事,整个人已经彻底改变。
他毕竟是秦家之人,做人做事,肯定都要向着秦家。
但这向着秦家,怕是就会对落仙宗有所冲突。
“秦桓长老,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郑拓看上去很淡然,如此说道。
“无面小友,事情都已经发生,我作为秦家之人,不帮助秦家是没有道理的。”
秦桓长老已经失去血性。
作为一名体修,失去血性,就如同修仙者失去了灵魂。
皆有血性的体修不是一个好的体修。
“你所言我能够理解,所以,打算怎样做。”
郑拓对此多有询问。
他从姜家,妖皇殿,南域联盟这些势力能够看得出来。
南域这些实力,暗中应该已经谈妥。
他们会联合起来,攻打东域的八大仙门。
待得将整个东域打下来后,南域自己内部在进行消化。
这种事的发生,郑拓并不意外。
南域这些实力的掌舵者聪明的很,他们不会一直想要被东域帝都压制的。
所谓的规矩都是由强者制定,如今东域混乱,大的战斗没有多少,但是小的摩擦已经陆陆续续出现。
相信很快,南域联盟就会有所动作。
而这秦家,作为南域三大家族之一,根基在南域。
你要说其没有参加,他是不会相信的。
而秦家若是参与其中,那危险的便是落仙宗。
以落仙宗的底蕴,如果遇到南域联盟与秦家合作,怕是根本打不过对方。
到时候二十几位王级出手,就算他能以落仙真人的身份镇压一部分。
那还有无法遮掩的天王境强者呢,还有传说级强者的王级道身呢。
这种存在,对于落仙宗,必然是一种威胁。
秦桓被询问后,多有沉默。
他的确很矛盾。
原本。
秦家与落仙宗合作便是他牵的线。
如今这线变成了危险的东西,危险在于,秦家高层根本不听他所言,拥有自己的计划。
他不在秦家数百年,如今的秦家,已经不是曾经的秦家。
他虽然与大长老之名,却是已经没有什么权利。
可以说。
他在如今的秦家,说出话的,没有任何分量。
加上他是郑拓的仆从。
双层关系之下,让他的确很难做。
“秦桓,我明白你的苦衷,既然如此,我给你两个选择。”
郑拓开口。
“第一个选择,继续跟随我,与秦家切断一些关系。第二个选择,回归秦家,与我切断一切关系。”
郑拓很果断,说出如此话语。
对于秦桓,他还是比较可惜的。
曾经的老人很热血,虽然被影魔之主控制多年,成为其手下打手,但是其仍旧保持血性,仍旧是真正的体修。
但是谁能想到。
棱角的磨平不是因为战斗与囚困,而是因为和平。
秦家已经不需要他的棱角,他的棱角还可能伤害到秦家。
他若是想继续留在秦家,只能磨平自己的棱角,变得与其他人一样一样一样的。
秦桓的选择很艰难。
他知道最近郑拓的手段有多麽强势,小王境大闹妖皇殿,大战天王境,甚至有斩杀出现。
这种存在,自己若跟随,未来不可限量。
但是。
秦家对他来说,那是自己的根,那是自己的家。
他舍不得。
他在被影魔之主囚困时,曾无数次想起秦家。
那是他活下的动力。
如此艰难的选择,让他犹豫不决。
“秦桓,你放心,无论你选择什么,我都不会将你斩杀的。”
郑拓如此说道。
“秦家与落仙宗合作也是我的意思,且因为有秦家的关系,所以倒是让落仙宗度过了最开始的为难时刻。
如果没有秦家,苍天阁与姜家第一个动手的对象,恐怕就是落仙宗,以当时落仙宗的底蕴,会遭大难。
所以,你对落仙宗对我,皆是有恩的。
我不会对你动手,这是对你的尊重。”
郑拓做人还是分得清好坏。
没有秦桓搭线秦家,就如他所想,那苍天阁与姜家,必然会第一个攻击落仙宗。
想想当时落仙宗的整体实力,完全不是对手,会被虐杀。
所以说。
这秦桓,还是有些功劳的。
秦桓沉默,片刻后。
“无面道友,实际上,我还有一种选择。”
郑拓看到了秦桓眼中的光。
其身上属于体修的血性,或许并未被真正的磨平。
“说说看。”
“你我之间,此刻没有什么秘密,秦家的确有对落仙宗不利的地方,我相信,落仙宗也是知道的,但是我秦桓没有,我的眼中只有合作,互利互惠,在这大世也是乱世之中,成为铁盟。
所以。
事情还没有发生,一切都还有挽回的机会。
给我一些时间,我想逆天改命,改变秦家的命运。”
秦桓说着说着,眼中的光开始汇聚。
他的血性,属于秦家人的血性,属于体修的血性,此刻似乎又回来了。
这是郑拓认识的那位秦桓。
郑拓思考片刻后,微微点头。
“嗯。你所言我能理解,毕竟是那秦家是你的根,是你成长的地方,眼睁睁看着秦家坠入深渊,那是你并不想看到的局面。
我是希望你能够成功的。
因为如果你不成功,你秦家必将万劫不复。
我的手段,相信秦桓长老多有了解才是”
郑拓言语中的威胁被秦桓听在耳中。
以秦桓对郑拓的了解,其说出这种话,便是在警告他,不要耍其他手段。
“无面道友请放心,我是最不想秦家坠入深渊的。”
秦桓这般说道。
对于无面的手段他不想知道都不行。
特别是这无面的背后有第八大绝地。
那所谓的第八大绝地之中,随便出来一位都是盖世强者。
最近更是有数位强者从其中走出,征战整个东域,打的天下消声。
这种存在,凭借他多年的经验,不要招惹,就算无法成为朋友,也不要成为敌人。
二者所谈之事到此结束。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郑拓将秦桓叫出来,可远远不是因为此事,还有更重要的事,他需要这个秦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