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y5c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第七百五十四章:接洽鑒賞-rx5m3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晚上十一点。
闸哥一伙人的三层民房里,八个人围坐在堂屋的大圆桌,这架势颇有大锅饭的场面。
只不过与大锅饭不同的是,他们中间摆着的是烟灰缸,各自低头抽烟。
“今天谈的如何?”
闸哥坐在正中心的位置,视线看向刚刚回来的祥子。
下午的时候。
他们一行人,先是去喝了酒,然后又给对方安排了个山顶温泉,晚上继续喝,喝完又去了KTV娱乐,完事以后又给张云军安排了俩妹子,整了个一条龙,祥子这才脱身回来。
“还不错。”
祥子面色红润的打着酒嗝,摸起桌上的玉溪香烟来,边上有人点了火过来,他凑过头去吸了一口,轻轻拍了拍对方的手背,强调十足:“整个过程相当的愉快,也不是装出来的那种,有数。”
“嗯。”
闸哥点了点头,等待着他的下文。
祥子说有数,那就说明是真的不错了。
今天的这个约,也是一直积攒了很久以后才有了今天的局,闸哥这伙人对烟叶种植生意太迫切了,但是这种行当不是你想进就进的,所以他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
他还是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跟关系才搭上了张财宝这条线,今天的首次见面意义非常重要,但是双方都没有亲自出马,算是一个保留。
张财宝让自己的儿子张云军出马。
闸哥派出了脑袋最灵光的祥子出马。
“他们的目标非常的明确,让我们帮忙拿地,从李大富手底下抢地出来。”
祥子裹了口香烟,身子往前一探:“他说他们能借出来两百个给我们,这笔钱算我们借他的,但是跟租户签合同的时候,名还得是他们指定的名儿。”
“这就有点欺负人了吧?!他要这么搞,我们玩个毛啊!”
“祥子,这你就答应了?”
边上有人听着就觉得非常的憋屈,七嘴八舌地,这简直就是沙比要求。
我借你的钱来给你打工,跑前跑后的,完了我自己还没有一分利益收入的那种?
“这是大事,我肯定不能自己就答应了啊!”
祥子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着急:“我估摸着,张财宝就是吃准了咱们想进入这个行业,所以他才提出这个要求的,其实哈,按照我的想法,两百万的入门费,其实不贵的。”
“你们想想,虽然咱们借的他的钱帮他拿下来了地儿,但是烟草种植还是让我们来负责的啊,后续的一些关系啊什么的他那边都有现成的,我觉得还是不错的了。”
祥子环顾着众人,裹了口香烟继续说到:“只要咱们真的能在这里站稳脚,不说把李大富完全干掉,只要能与之齐平那也相当的不错了。”
“与其说,张财宝这是在刁难咱们,还不如说他是在考验我们。”
“他借我们两百万,咱们要是能在李大富的底下恳出一块地来,那么他后续肯定会继续支持咱们,如果咱们不行,那么他也就就此收手了。”
“两百万只是一个数字而已,相当于咱们花了两百万,从张财宝那里买来一个机会。”
说到这里,祥子便没有再说话,关键性的决定还是在于他们,自己给出意见就行。
这件事说白了:就是花两百万买张财宝给的一次机会,要是能站起来,张财宝后续的支持肯定都跟上了。
毕竟。
烟草种植,李大富已经在这里垄断了,你如果没有门路没有关系,你做不起来的。
他们需要的就是张财宝的能量。
众人低头裹着香烟,小声的互相交换着意见,最终视线落在了闸哥身上。
“我觉得祥子说的不错,他的想法非常的透彻,也很直白。”
闸哥压了压手掌,开口说话:“咱们现在就是花钱买张财宝给的一个机会嘛,只要咱们能起来,等我们把张财宝的关系都摸透了,咱们自己接触上了,那剩下的不就都好说了嘛。”
“还有李大富那边也是一样的,若是能把李大富挤下去了,他的关系摆在那里,咱们接触一下还是能接触的上的,毕竟他们的需求量在那里啊。”
“至于张财宝说的,跟租户签合同得指定他们的名儿,估计就是在防着咱们到时候站起来以后,他拿捏不住咱们,所以才出了这个一个对策,把地先牢牢掌控在他的手里。”
“不过这个问题不大,咱们在谈的时候,只需要把这个合同年限给他压缩一压缩就好了。”
“我说完了,谁赞成?谁反对?”
闸哥说完,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视了一圈。
“我没意见。”
“可以。”
“我觉得可以试一试。”
众人沉默了好一会以后,纷纷表示赞同。
“那行,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闸哥拍手敲定了这件事:“先别着急,这不马上九月了么,等忙碌的季节过了,等那些村民闲下来的时候咱们再去谈这个事情。”
“好。”
祥子一行人点了点头。
闸哥想起来了,问了一嘴:“对了,钟天正那小子那里怎么样了?”
“安排了兄弟在盯着呢,挺老实的,一直就给李诗诗在开车,好像不是冲着咱们来的。”
祥子把手下汇报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李大富那边,估计也是看中了他的身份,所以就把他给留下来了。”
“呵呵,一个小警察,能有什么用,李大富这越活越回去了啊,眼光不行啊,一个小警察能叫什么关系么。”闸哥不屑的摆了摆手:“那就继续再等着他,过一阵子咱们有批货要出,得防着点。”
“对了,我还想起一个事情来。”
祥子坐在边上抽着香烟,忽然想起来白天的事情了:“今天我们在市区跟张云军喝酒下来的时候,在地下车库里遇到了钟天正跟李诗诗。”
闸哥不由皱了皱眉:“嗯?让他们看到了?”
“是的。”
祥子点了点头:“不过应该是偶遇,他们在商场买了很多东西下来,但可以肯定是被他们看到了。”
“看到了就看到了。”
闸哥思考了一下摆摆手:“反正这件事也是迟早的事情,他们看到了又如何?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李大富也防范不了的,除非我把种植地的租金抬上去他还能接。”
“不是我说哈,我总觉得钟天正那小子会坏事。”
一直没有说话穿着背心的老四张嘴说话了:“我建议,还是先把这小子处理掉,谁知道今天商场的偶遇,会不会是他们在跟踪你们,露面也只是在警告我们。”
闸哥皱了皱眉:“关系不大。”
“我最近查了查钟天正。”
老四把自己最近调查的事情摆在桌面上说了:“钟天正来到这里,极有可能是因为前一段时上南市玉峰山山顶抓捕案中的车祸,而且他们那边后续都给这小子弄了个衣冠冢确认死亡了。”
“我寻思着,这小子到现在还没有走,会不会是因为失忆了?类似与电影中的那种情节?要不咱们查查,如果他真的失忆了,把这小子干掉吧。”
老四自己也不能肯定,毕竟他身边是没有遇到了类似与有人突然失忆这种事情,但他对钟天正是真的念念不忘。
“再调查调查吧。”
闸哥思考了一下,拍着老四的肩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最近有批货要走,钟天正的事情暂时放一放,这个事情先不着急。”
闸哥是暂时不想去搭理钟天正这一茬的,主要是钟天正的这个身份,太棘手不好处理,贸然把钟天正给干掉,万一他真是警方特地策划一起事情派出来的卧底,自己把人给做了,那么自己一伙人不就是惹祸上身么,扫都扫不掉的。
现在钟天正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自己心里有数,而且他一直都待在县城里接触不到自己,提防着他一点就好了,没有除掉的必要,不确定的因素太多。
———
另外一边。
上南市。
恢复岗位的啊香,这个点正在加班,忙的就是上次老四搞得那档子事情。
“上次啊香的事情,大家还记得吧,经过调查,老四那个亡命徒不在咱们上南市。”
李队长手里拿着控制器操控着幻灯片,把老四的照片给调了出来:“但是呢,咱们把这个信息给详细的捋了捋,天南市那边的缉毒警好像有他的线索。”
“大家仔细看看这两张照片,从照片上来看,老四跟这个人的相似程度达到百分之六十,极有可能就是消失逃亡的老四。”
啊香坐在座位上举手,跃跃欲试:“所以,咱们要搞联合行动么?!”
“联合行动什么的,暂时不搞。”
李队长摇了摇头,看了眼啊香说:“就算搞那也不是你能参与的了的,他们缉毒警比咱们的危险系数要翻几番,每次都是过命的行动。”
啊香嘴唇蠕动,倒也没有说什么。
缉毒警确实比他们还要危险许多。
“我只是做一个信息分析。”
李队长歪头看向啊香:“只是让我好奇的是,老四最近既然在天南市活动,那么出现在上南市对你实施报复的这个老四是谁?”
“这两个老四是同一个人么?我怎么觉得,这中间有猫腻呢!”
李队长皱了皱眉:“虽然袭击你的那个人说他没有见过老四,一直都是电话联系,但是你想过没有,老四本身就身份特殊,一直都是被通缉的状态。”
“那么他是怎么来到上南市的呢?他是处于被通缉的状态,怎么可能跟踪、调查你,把你的信息了解的这么全面的?”
“从被抓的这个人嘴里我们可以知道,老四甚至知道你现在上下班都有人来接送,他是怎么做到这么详细清楚的?”
“所以我猜测,这个老四非真正的老四。”
“只不过是有人借老四这个案子来制造了对你的这次袭击,被抓以后,老四的事情成为了一个掩饰的借口而已,你觉得呢?”
啊香看着投影幕布上的老四的照片跟最近行动轨迹,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
如果按照李队长这么说,事情还真的有点问题。
老四这种亡命徒,如果真的想对自己进行报复,直接把自己干掉不就行了?
怎么还想着只干掉孩子不伤害自己?
这是不是太有良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