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白骨大聖討論-第343章 橋鑒賞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大道感应!
阴德一百!
晋安目光一怔。
他一直以为只有驱魔邪祟才会有阴德,想不到何首乌也有阴德拿?
驱魔?
他心头一动,莫非这出现在地宫里的何首乌,也算邪灵,脏东西一种?
想到这何首乌古怪种在人身上,靠吸人血生长,还真跟脏东西一样一样的,只是因为现在是白天,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
可又有一个问题来了,植物也算脏东西的一种?
思及此,晋安问向老道士:“老道,这何首乌出现得这么诡异,邪门,你说这何首乌会不会也是属于脏东西里的一种?”
“脏东西不止是局限于阴魂邪尸之类吗?”
老道士想也没想,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这里是地宫,肯定是跟这里阴气重有关吧,就算这座地宫以前是仙宫,再怎么富丽堂皇,人间仙境,现在也是破坏殆尽后的阴气森森废墟。”
“谁又能知道过去这么多年,有没有啥千年古尸或千年邪祟藏在这地宫里,就算原本有仙气现在也变阴气、尸气、煞气了。”
听了老道士的话,晋安并没有反驳,他目露有些可惜的看一眼棺里焚尸,他有预感,那何首乌还没完全长成,否则阴德会更多,不至于才一百阴德。
但又转念一想,这是洞天福地里的道场地宫,葬着许多了不得与未知东西,谁都不知道这地宫里暗藏着多少危险,下次他再碰到那古怪何首乌,决定还是上去就给丫一刀。
稳妥保险起见。
晋安喊来削剑,两人抬棺盖重新合上石棺。
这人都客死他乡了,也没必要再让他曝尸荒野,给他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当是还上罗庚玉盘碎片的因果了。
这才刚下入地宫没多久,就死了一个人,队伍气氛有些沉默的继续上路。
出了停尸间的八角塔楼后,只有一条通道,那是一个斜上走的墓道,墓道两边有不少左右对称的耳室。
这耳室不是用来存放棺材的,一般都是牛马羊或奴隶献祭坑、放祭品的地方、或是摆放些其它对墓主人来说很贵重宝贝的地方。
但这里是道场地宫,肯定不会搞献祭坑那一套,这里没有主墓室,倒是有座存放了不少尸体的停尸间塔楼,估计左右两边这些耳室是用来存放祭品或贵重物品。
三国之凉人崛起 文二郎
不过这里不是主墓室,应该再贵重也贵重不到哪去。
三人一一走入那些耳室检查。
发现那些耳室里除了一些没人要的破旧陶陶罐罐外,就是墙上的壁画了,但那些壁画也跟停尸楼最后一层的壁画一样,跟墙壁溶解成一块,变成赤墙,壁画损毁严重。
这一路上倒是太平,也不知是仙人墓室不屑于弄那些旁门左道的放冷箭机关,还是一路上都被天师府那帮人给趟平了,黑暗安静的地宫里,除了他们三人的脚步声外再没别的动静,直到,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座天然形成的地下大洞穴。
这大洞穴的空间很大,三人站在边缘低头朝下望,黑漆漆的望不到尽头。
晋安试着朝脚下洞穴踢一颗石子,结果那小石子就跟掉进了什么都吞的黑洞里一样,愣是半天也不见动静。
“这洞穴该不会跟外头那个深谷一样深吧?”老道士提了一嘴。
晋安和削剑都没搭老道士的话,而是望向眼前通往对岸的唯一出路,那是一座汉白玉石打造的奢华石桥,巧夺天工的横跨在洞穴之上,石桥上雕刻满了祥云瑞兽,龙凤麒麟吉祥…大量宝石点缀神兽眼睛,红的,蓝的,黄的,如点睛之笔,盘活了那些吉祥神兽。
这金碧辉煌地宫没被毁前,这座石桥必定美若人间仙境吧,现在只剩下到处乌漆嘛黑一片的阴森森和空旷死寂。
不过这由汉白玉石横跨的奢华气派石桥上,出现最多的还是符纸,贴满了大量黄符。
“老道,说到对黄符研究最深,还得由你来看看这些都是什么黄符,能出现在地宫里的,会不会是辟邪符或驱魔符?可我怎么看着跟你平时老在我眼前显摆的辟邪符、驱魔符不一样?”晋安喊来老道士。
哪知,接下来就连老道士都没研究出来这些黄符究竟是干什么用的,老道士边研究边摇头说:“小兄弟,别怪老道我打击士气,这些符箓年代太久远,就连老道我也没见过,不过……”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老道士顿了下,继续研究着黄符说道:“小兄弟你看这些黄符,出现风的符号,老道我猜测应该是御风符,起到稳定石桥的作用吧。”
“你看这些石桥上,有不少镶嵌在神兽眼眶里的宝石被人撬走,撬走痕迹还是新的,应该是先前下地宫的那批人干的,这些人撬走宝石,却没有揭走一张黄符,估计他们也看出来,这些黄符是跟稳定石桥有关。”
“老道觉得,我们还是别去碰这些黄符了,千年前的先人布下这些黄符自是有他们的道理,别因小失大,走到一半的时候这石桥坍塌了。”
原本还想顺一张黄符走的晋安,听了老道士的话后,也只能收起有点痒的手,接下来,三人开始走上石桥。
这石桥横跨距离很远,绝对不低于三十丈。
晋安和老道士一路上好奇讨论,横跨这么远的石桥,这道场里的仙人们究竟是怎么建造起来的?
尤其也可以看出,这洞天福地未破灭前,曾经何其辉煌过,估计全都是住着陆地神仙吧。
最后讨论的结果是,这座汉白玉石石桥,应该是由第三境界甚至第三境界以上的强者,用神魂日游御物的手段,一块块御物汉白玉石,然后像鲁班榫卯一样的隔空搭建起来。
削剑不擅长言谈,一路上都是老实殿后,沉默不语,安静听着晋安和老道士的对话。
怪头 倪匡
“啧啧,这石桥搭建得这么宏大,气派,小兄弟你说当年动用了多少白日御物的陆地神仙,专门用来造桥?起码不下于几十人吧?就算是聚集齐康定国、关外草原部族、漠北古国、南蛮巫族、四海万岛等各地第三境界高手,估计人数还不如人家道场里的一个造桥队伍多。”老道士惊叹说道。
而这时候,三人的队伍也快要走到石桥尽头。
“咦?”
晋安一声轻咦,一簇何首乌,从汉白玉石石桥的接缝处缝隙里长出,一、二、三…共有五六朵何首乌长在一块。
就在他发现之际,老道士和削剑也都看到了那簇何首乌。
见过笑面尸惨状的老道士,没敢凑近去看那些阴毒之物的何首乌,远远躲开的狐疑说道:“小兄弟,你看那些何首乌…像不像我们之前碰到的,长在笑面尸后背上的吸血何首乌?”
晋安面色一凝,不答反问:“老道你没发现吗,这些何首乌了被人摘走一朵?”
晋安目力比老道士好,听他这么一说,老道士走近几步的仔细一看,果真发现眼前这簇何首乌少了一朵。
而且看根部摘痕还是新的,看起来是被人刚刚摘掉一朵何首乌。
这一发现,吓得老道士赶紧重新站回晋安身旁:“该不会这少的何首乌,就是被那笑面尸给摘走的?”
“他贪心的误把这地宫里的何首乌,当作跟外头神殿里的那些奇花异草一样对修行有奇效,然后把这玩意给吃了?结果被吃掉的何首乌,在他后背撑破血肉长出来?”
老道士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
忍不住在心底里庆幸一句,还好有前车之鉴,让他躲过一劫。
是不是一样的何首乌,要想验证很简单,晋安脚步沉稳的走近,手中昆吾刀燃起火毒黑焰,直接一刀扫断这些长在一起的何首乌。
噗。
何首乌被黑焰吞噬焚烧。
大道感应!
阴德一百!
阴德一百!
……
一共斩获到五百阴德。
果然是那些剧毒何首乌,看来那笑面尸的死因,已经找到真相。
“老道,削剑,我们接下来的路程,看到什么东西尽量别碰别摸,这地宫被毁后好像发生了某些变化,阴气寒重,长出了阴物。说不定这地宫深处暗藏着其它更厉害的邪祟古尸,接下来的路要多加小心了。”晋安叮嘱两人。
接下来的路,又被他们碰到一次何首乌,但这次只有阴德一百,因为只有一朵何首乌。
晋安乐了。
这地宫里好像不止一处地方长着这种阴物何首乌?
没走出几步,三人已经看到对岸岩石,就在他们马上要踏上对岸时,忽然,一直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削剑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脚步。
“削剑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晋安郑重问削剑。
削剑作为盗爷,自从下入地宫后,晋安从不忽视削剑的任何一个细微变化。
“师父,停尸塔楼有动静。”
削剑说完,还不等晋安和老道士多问,他已经趴在地上贴耳细听远处地面动静。
约摸过了半盏茶功夫,削剑重新站起身:“师父,动静又没有了。”
明明是危机来临的严肃话题,削剑依旧是那副木愣愣样子,说话语气平淡。
要不是了解削剑性格就是如此,换了其他人,还以为削剑是故意下墓开玩笑,那大家开刷呢。
听到他们屁股后头还跟着别的东西,连是人还是脏东西都不知道,老道士神色一紧的看着削剑:“削剑隔那么远,你真的听清了?真有人跟在我们身后吗?”
都说人倒起霉来喝凉水都塞牙缝,老道士这边话音才刚落,啊!一声凄厉,嘶哑的惨叫声,从石桥对岸传来。
这是前有狼后有虎,直接把三人包囫囵了。
“啊!”
“救救我!”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有,有没有人,有没有人能听到我的声音,救救我!救救我!”
惨叫声越来越近,听着沙哑瘆人,就像是从漏风的喉咙里发出的一样,像是活人?可声音听着那么瘆人,又不像是活人?
就在三人屏住呼吸时,凄厉绝望的惨叫声在朝石桥这边走近,还伴随着跌跌撞撞像是沙包袋几次摔倒的闷响声。
噼里啪啦,火把扭曲燃烧。
在光影照耀下,从洞壁上逐渐倒映出一个人影,随着火把终于照到那人全貌,老道士一个没忍住的倒吸口凉气。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