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wy7有口皆碑的小說 武煉巔峯 起點- 第两千七百五十三章 你死定了 -p1jzA1

hx57b奇幻小說 武煉巔峯討論- 第两千七百五十三章 你死定了 -p1jzA1
武煉巔峯
妖女請自重

小說武煉巔峯
第两千七百五十三章 你死定了-p1
杨开道:“我给你们安排个去处怎样?”
秦朝阳抬头道:“何处?”
怪不得口气这般猖狂,面对自己这个帝尊境也丝毫不惧,原来是因为星神宫弟子的身份。
“你”秦朝阳气结,这得罪的可是星神宫啊,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宗门,杨开怎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换句话说。这罗平还真是星神宫弟子。
这个杨开,居然与杀害谭君昊谭长老和武鸣武执事一事有关,而且种种迹象表明,谭长老和武执事就是死在他手上的。
他忽然记起前段时间接到的宗门传讯,传讯之中描述的人名和身形与眼前这人高度吻合。
秦朝阳双眼直,怔怔地望着挡在门口处的人影,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杨开居然出现了,而且一指便伤到了罗平!脸色一变,秦朝阳惶恐起来,杨开不知这罗平是什么身份,他却是知道的,根本不是能随意招惹的存在啊,若非如此,他也没资格坐镇秦家。
“不知道,不过肯定是要离开枫林城的。”秦朝阳一瞬间好像老了许多。
直到此刻,他才一阵心悸和后怕,双手竟是抑制不住地颤抖。
秦朝阳面露苦色,还没开口说话,罗平便厉喝道:“本公子乃星神宫弟子,你敢伤我?你死定了!”
秦家也是多亏了罗平的庇护,才得以苟延残喘,不过罗平这人虽然不求修炼物资,但对女人却极为上心,甚至有些贪得无厌,搞的秦朝阳都无法满足他,这才有了今天的事。
堂堂星神宫弟子,居然如丧家之犬惶惶逃窜,自己没看花眼吧?就算杨开表现出帝尊境的修为,也不至于将他吓成这样啊,这还是星神宫弟子么?秦朝阳甚至怀疑罗平这身份到底是真是假了。
杨开道:“我给你们安排个去处怎样?”
秦家也是多亏了罗平的庇护,才得以苟延残喘,不过罗平这人虽然不求修炼物资,但对女人却极为上心,甚至有些贪得无厌,搞的秦朝阳都无法满足他,这才有了今天的事。
“真能在十天之内抵达北域?”秦朝阳颤声问道,如果可以的话,那秦家绝对能逃过一劫,北域与南域天差地远,星神宫的手还插不到那里。
武炼巅峰
杨开摆摆手:“无妨,星神宫的人不来找也就罢了,真要来找的话,我也有一桩恩怨要与他们解决。”
秦朝阳神色一瞬间挣扎起来,本心上来说,他愿意相信杨开,可此事关系整个家族的前途,不得不谨慎。
秦家,得知真相的杨开沉默许久。
此事经过南域二十多位帝尊境强者共同指认,没有半点虚假的成分。
前段时间接到宗门传讯,让逗留在外的弟子留意一个人的下落,而那个人正是杨开,罗平此前还不知宗门为何要留意这样一个人,后来在灵湖城碰到一个师兄,稍稍打探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
宗门强者不日便要到枫林城,看你怎么死!
杨开道:“我给你们安排个去处怎样?”
眼前这人,修为有道源三层境,也算不俗,气息沉稳。年纪不大,应该是出身大宗门,而且秦朝阳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确认过对方身份的。
他本以为自己报出身份之后,这人必定惊慌失措,哪知对方居然不把自己当事,甚至还大言不惭要替星神宫清理门户,真的假的?这人脑袋没问题吧?自己可是星神宫弟子啊!
秦朝阳惊愕连连,望着罗平消失的方向。脑袋有些懵。
“秦家主,别来无恙!”杨开微微一笑。
“你”秦朝阳气结,这得罪的可是星神宫啊,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宗门,杨开怎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谭长老可是星神宫内仅有的四大帝尊三层镜长老之一啊,修为高深莫测,手眼通天,居然被杨开给杀了。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罗平压根就不敢相信。
这人就是那个杨开?如果真的是那人的话,自己这个星神宫弟子的身份可威慑不住,眼看着杨开掌心中的力量越来越澎湃,他哪还敢继续停留。身形一晃连忙朝外窜出,风驰电掣般地逃离了秦家,连一句狠话都不敢留下。
“杨开?”听到秦朝阳的呼喊,罗平眼珠子一下瞪圆,仔细地打量起杨开来,紧接着眸子一缩,竟流露出惧怕的神色。
杨开徐徐抬起一掌,掌心上帝元涌动。淡淡道:“给你三息时间滚出这里,三息之后你若还留在这里,我便代星神宫清理门户!”
说起来,他本没打算将秦家也弄到凌霄宫去,这一趟过来只是看看而已,不过既然秦家已经走投无路,顺道捎过去也没什么关系。
宗门强者不日便要到枫林城,看你怎么死!
“跪下!”罗平捂着流血的手,冲杨开咬牙厉喝。
“不知道,不过肯定是要离开枫林城的。”秦朝阳一瞬间好像老了许多。
他杀了谭君昊与武鸣,星神宫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无论如何,也会要杨开给个说法,否则星神宫至高无上的威严就会受到挑衅。
听秦朝阳解释,那叫罗平的星神宫弟子还是秦家主动邀请过来坐镇的,如今枫林城不算安稳,枫林城的崛起,引来不少强者,以前的几大家族虽然占据了天时地利,但因为实力不够,也只能在夹缝中求生,有两个家族甚至已经被灭了。
枫林城一个小巷之中,罗平脸色苍白地停了下来。神念放出,没感受到任何杨开的气息,这才猛地松了口气,毫无形象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宗门弟子的气度荡然无存。
杨开摆摆手:“无妨,星神宫的人不来找也就罢了,真要来找的话,我也有一桩恩怨要与他们解决。”
“杨开?”听到秦朝阳的呼喊,罗平眼珠子一下瞪圆,仔细地打量起杨开来,紧接着眸子一缩,竟流露出惧怕的神色。
得到了讯之后,罗平才阴测测地笑了起来。
这是怎么事?
他这样的弟子,行走南域,就算碰到了大多数帝尊境,也可以不放在眼中,但是那个叫杨开的人不同,与所有的帝尊境都不同。
说起来,他本没打算将秦家也弄到凌霄宫去,这一趟过来只是看看而已,不过既然秦家已经走投无路,顺道捎过去也没什么关系。
“阁下何人,为何出手如此毒辣!”罗平咬牙低喝,刚才杨开一指之威,竟戳破了他的掌心,在手掌处开出一个窟窿来,鲜血直流。
前段时间接到宗门传讯,让逗留在外的弟子留意一个人的下落,而那个人正是杨开,罗平此前还不知宗门为何要留意这样一个人,后来在灵湖城碰到一个师兄,稍稍打探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
“杨开,不要冲动!”秦朝阳大惊失色,脸都白了。若罗平真死在他们秦家,可秦家可就完了。
秦家也是多亏了罗平的庇护,才得以苟延残喘,不过罗平这人虽然不求修炼物资,但对女人却极为上心,甚至有些贪得无厌,搞的秦朝阳都无法满足他,这才有了今天的事。
“这也算毒辣?”杨开咧嘴一笑,“相比你要做的事,这可不算毒辣。”扭头望着秦朝阳:“这家伙是谁?”
“你”秦朝阳气结,这得罪的可是星神宫啊,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宗门,杨开怎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星神宫?”杨开眉头一皱。
“十天!”秦朝阳震惊了,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可能,不过转念一想,还是有一丝可能的,当然,那得需要用到传说中才能见到的东西。
“阁下何人,为何出手如此毒辣!”罗平咬牙低喝,刚才杨开一指之威,竟戳破了他的掌心,在手掌处开出一个窟窿来,鲜血直流。
秦朝阳苦笑道:“千真万确。”
听秦朝阳解释,那叫罗平的星神宫弟子还是秦家主动邀请过来坐镇的,如今枫林城不算安稳,枫林城的崛起,引来不少强者,以前的几大家族虽然占据了天时地利,但因为实力不够,也只能在夹缝中求生,有两个家族甚至已经被灭了。
谭长老可是星神宫内仅有的四大帝尊三层镜长老之一啊,修为高深莫测,手眼通天,居然被杨开给杀了。听到这消息的时候,罗平压根就不敢相信。
秦朝阳双眼直,怔怔地望着挡在门口处的人影,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杨开居然出现了,而且一指便伤到了罗平!脸色一变,秦朝阳惶恐起来,杨开不知这罗平是什么身份,他却是知道的,根本不是能随意招惹的存在啊,若非如此,他也没资格坐镇秦家。
他这星神宫弟子的身份,如假包换,并非冒充,而且还是个内门弟子,在星神宫中颇有些地位。
“秦家主,别来无恙!”杨开微微一笑。
说起来,他本没打算将秦家也弄到凌霄宫去,这一趟过来只是看看而已,不过既然秦家已经走投无路,顺道捎过去也没什么关系。
“杨开,你赶紧走吧,罗平肯定会传讯给星神宫的,你再留在这里可不是明智之举。”秦朝阳有些担忧地劝解道。
“杨开?”听到秦朝阳的呼喊,罗平眼珠子一下瞪圆,仔细地打量起杨开来,紧接着眸子一缩,竟流露出惧怕的神色。
星神宫一位长老,一位执事被杀,这可是翻天的大事,整个星神宫高度重视,无数人四方查探,就是要寻找到这个叫杨开的人的踪迹。
此言一出,秦朝阳怔住,好一会才重重叹息。如今秦家不但没了罗平的庇护,反而还得罪了他,估计以后的日子就难了,这枫林城恐怕再无秦家立足之地。
此言一出,秦朝阳怔住,好一会才重重叹息。如今秦家不但没了罗平的庇护,反而还得罪了他,估计以后的日子就难了,这枫林城恐怕再无秦家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