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zejo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69 墨菲法則展示-sr9de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长山刑警向影碟租赁店的店员出示警察手册,随后询问道:“你这有来过一个叫根田孝一的顾客吗?”
“根田桑啊,他常来,昨天还从我们这里借了新的录影带呢。”
店员一脸凝重:“怎么了,他犯事了?你们抓他之前能让他先把录影带还了吗?”
长山刑警和搭档对视一眼,随后无视了店员的提问:“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吗?”
“我之前看他从附近的汽修厂出来。因为是老顾客了,所以我远远看着就知道那是他。我还想跟他打招呼,结果视线被车子挡了一下,就找不到他了。”
长山刑警皱着眉头:“你能远距离上认出他?”
“是的。”
“他长什么样?”
“个子挺高的,塌鼻子,满嘴胡渣。他的关西腔有点怪,可能是鹿儿岛那边的口音?
“我不知道,反正应该不是大阪人,他总说自己是老大阪人,挺怪的。但是他是客人,我们就顺着说了。”
长山刑警点点头:“很好。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吗?任何情报都可以。比如他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片子。”
“啊,他喜欢看B级片,特别暴力,视觉冲击很强的那种,他连着在我们这里借了好几次这个了。”
店员转身走向摆放录像带的架子,轻车熟路的找出一盒录像带,拿给长山刑警:“看,就是这个。”
“恐怖片?”长山刑警低头看着盒子上用很糟糕的印刷工艺印的图片和标题。
“是啊,最近新出的,在小圈子里特别受欢迎。”
长山刑警把录像带还给店员,他反正不急,对这种恶性事件的犯人,像长山这种老刑警才不会贸然闯入可能是他们窝点的地方。
不但打草惊蛇,还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后援来之前,获得更多情报才是正事。
“还有什么别的吗?他没有跟你们闲聊过?”
“有,他是个特别健谈的人,总喜欢跟我们聊一些B级片里面的细节错误,比如这个。”
店员又拿出一盒录像带,录像带封面上是个拿着M14步枪的火辣美女。
“他跟我们大谈这个录像带里的错误,说导演根本一点都不懂军事,乱拍,要不是女演员太大了,他都看不下去。”
长山刑警接过录像带,仔细看封面的女人,轻而易举的就注意到这女人持枪的时候把手指放在扳机上了。任何常接触武器的人都不会这样做,太容易走火了。
关了保险还好,这要没关可能直接一个同伴就归西了。
也可能是自己归西,各国都有在狭窄封闭空间走火之后被跳回来的跳弹开瓢的倒霉蛋。
长山刑警表情变得异常的严肃。
有爆炸物,熟悉军事常识,然后……虽然搜查本部没有直说,但是所有参加搜查的人都知道,gongan在高强度盯着这案件的进展。
这该不会是要出动机动队程度的案件吧?
长山刑警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警枪,他好久没有开过枪了,甚至记不得上次去领子弹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一直装在枪上没拆过的子弹,鬼知道现在还打不打得响。
现在长山刑警就想把枪拿出来临阵磨枪一番,这样至少这枪会看起来是能打响的样子,说不定能在关键时候吓住敌人。
“电话借我。”长山刑警果断决定把最新情况通报给总部那边,万一自己这边出了什么事情,总部也知道详情。
“可以,在柜台,您用。”
长山刑警刚转身向柜台走去,就看见有人掀开录像带租赁店的暖帘走进来。
很高大,塌鼻子。
店员:“啊,根田先生。”
长山刑警第一反应是拔枪。
叫根田的人冲向他,同时在他身后进来的同伙则扑向长山的搭档石丘刑警。
长山刑警很冷静,他知道现在应该做的就是,开枪,惊动周围的居民和店铺,让他们报警。
打不打得中根本不重要。
于是长山刑警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击锤砸了下去,然而枪没有响。
“石丘!快跑!”长山刑警把枪扔向扑过来的敌人,制造了一瞬间的空档之后趁机抓住他的手。
他好歹也是有空手道段位的行家,只要一个过肩摔……
然而,他飞起来了,视野很快倒转,然后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背后和地板的撞击异常的剧烈,钻心的疼痛让长山一瞬间昏厥过去——大概一秒左右吧。
重新醒转的长山刑警不顾剧痛,大喊道:“袭警了,报警啊!”
然后战术匕首就让他彻底闭嘴了。
店员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要跑,他转身往店铺后面冲去。
根田孝一,也就是丁在旭用优雅的动作把战术匕首当飞刀扔出去。
背后中刀的店员当即跪倒在地上,顺着气管和食道涌上的血水从他嘴里流出,彻底堵死了他的嘴巴,让他只能发出徒劳的呜咽。
丁在旭看了眼手下那边,确认他也完成了任务,随后用步话机询问在警戒的采志锡:“周围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有人听到了一些动静,但是他们可能以为是普通的口角。日本人不喜欢介入这种事,你知道的。”
大阪人已经算日本人里非常自来熟的那种了,但人人自扫门前雪这已经是写在日本人DNA里的东西了。
“赶快处理问题吧,不然有顾客来了就晚了。”
“不怕,我现在就关店。”
“你他妈要从店里出来?”步话机那边采志锡大惊。
“这总比被其他客人撞到要好。”说罢丁在旭就把步话机扔给同伙,自己大步走到店门口,拉开门伸手出去,把店铺门楣上方横挂的那根挂暖帘的竹竿摘下来。
日本的店铺,如果没有挂暖帘,就是没营业。
不过现在使用西式小牌子店铺也越来越多了。
完成关店操作之后,丁在旭回到店里,把暖帘一扔。
“处理一下,从后门走。事已至此,暴露只是时间问题,只能尽可能的延后暴露的时间了。明天怎么办,活过今天再说。”
“明白。”手下一边说一边把刑警的尸体拖进店铺角落里,这样可以确保透过店铺的玻璃门看不到尸体。
“血迹什么的用这个遮挡一下好了。”
丁在旭说着把店铺柜台旁边摆着的宣传新片的立牌挪到血迹旁边,挡在血迹和店门之间。
这样的立牌店里还有不少,足够把血迹都挡住,虽然看着会有点怪,但不至于让人起疑。
丁在旭和搭档飞快的完成了处理,然后准备从后门开溜。
不过临走前丁在旭又折回了店铺里,从货架上拿了好几盒录影带。
他抱着录影带,从开向后方的门离开了店面。
**
同一时间,小森山大介率领的增援,正在赶来这边的路上。
虽然小森山大介是从京都那边借调过来的,但他之前就在大阪府警任职,几年前才调到京都去,所以现在他当指挥,也没什么人有意见。
他们还不知道长山刑警和石丘刑警已经殉职,他们得到的情报,就只有刚刚长山刑警打电话过来报告的部分。
“小森山警部,”开车的见尾刑警忽然开口道,“您从京都回来,有回过家吗?我怎么记得您就一直住在本部了呢?”
“穷凶极恶的人犯还在逍遥法外,随时可能威胁到包括我妻女在内的大阪人的生命和财产,我怎么能回家呢?”
“说得也是。”见尾刑警点头,“这份精神,我非常的敬佩。”
日本职场,也是要拍马屁的,谁不喜欢马屁精呢?小森山大介也不是那种有精神洁癖的人,平时被拍拍马屁挺好,能舒缓压力。
不过他还是提醒了一句:“专心驾驶。”
“是。”
现在他们为了尽快赶往现场,正在全速飞奔,万一出车祸能不能活下来就看本田吹嘘的安全气囊有没有那么神奇了。
小森山大介扭头看着两侧飞快后退的大阪街景,深吸一口气。
他总觉得空气中有股熟悉的味道,这味道十年前,剿灭柳川组之前,他好像也闻到过。
“前面就是了。”见尾刑警提醒道,同时开始减速。
“那不是长山他们的车吗?”坐在后座的刑警指着前面停在路边的车说。
“是,车牌号没错,他们人呢?”见尾刑警疑惑的问。
“应该在排查吧。靠边停。”小森山大介指示道。
小森山大介不等车子停稳就开门下车,直奔长山刑警他们的车子。
车子里空空如也。
小森山大介粗略的检查了一下有没有打斗的痕迹,然后回头问:“有看到人吗?”
“没有,问问看吧。”见尾指着就在旁边的五金店,“他们应该是从这里开始调查的。”
**
采志锡咒骂了一句,拿起步话机:“警察大队来了,三辆车,少说有十二人。”
“别慌,会告诉他们我们在哪儿的人已经死了。这附近中小型工厂那么多,还有居民区,他们要找到我们得花不少时间。”
采志锡:“你确定吗?”
“当然,他们要发现那录影带店有问题,还得费一番功夫呢,日本警察没有特别的理由,是不会侵入关门的店铺强行调查的。”
采志锡:“现在这个局面,就算是日本警察,也不会这么死板吧?”
“他们会的,总之你别慌,观察情况,随时向我报告。”
“好吧。”采志锡放下无线电,用手用力搓了搓挑个不停的右眼眼皮,似乎这样就能让它停下来。
**
小森山大介直接向五金店走去,一进店门就出示警察手册:“警察。刚刚应该有我们同事来调查,请问有见到那两位刑警吗?”
“哦,见到了见到了。”店主点头,“他们在我这里打的电话,打完以后就去别的店问情况了。”
话音未落,有个四十多的大妈,一边用口音极重的关西腔嚷嚷一边挤开堵在门口的刑警们进了门:“刑警先生!你们是来找根田孝一的吧?”
“是的。”小森山大介记得根田是长山他们找到的二极管买主,“怎么了?”
“我刚刚看见根田先生了,他进了那边的录像带租赁店,他进去之前,两位刑警才进去。然后店就关门了!”
“什么店就关门了?”
“就是关门了啊!不接客了,也没有人出来,哎呀可吓人了,我老婆子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又不敢过去看!你们快过去吧!”
众刑警面面相觑,然后小森山大介直接抽出自己的配枪。
“大妈,给我们指一下是哪个店。”
**
“丁在旭,”采志锡看着走向录像带店的刑警们,咬牙切齿的说,“你要害死我们了。你绝对会害死我们的。”
“妈的别吵,我在想该怎么办!”丁在旭态度蛮横的说道。
“我认为我们应该放弃任务。”采志锡没听的,继续说道,“继续执行任务就太危险了。”
“闭嘴,敌人提前找上门也是预订的状况之一,现在还不到撤出任务的时候。完成任务是第一优先,非到万不得已不能撤……
“但是,你说得对,我们要撤了,现在就是万不得已的状况。你那边有单独的撤退路径,你先撤。我们这边搞定了就走地下道,安全屋见。”
采志锡听完直接拿上手边的武器和道具,飞快的离开自己的警戒位置,开溜了。
半路上他还顺手把步话机的电池拆了,连机器带电池一起扔进路过的大型垃圾堆场。
日本这种大型垃圾都是要交钱来回收的,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老老实实交钱,而是会找地方偷偷扔掉,这些垃圾因为没交钱所有不会有人来回收,于是在城市的阴暗角落就出现了这种堆满大型垃圾的弃置场。
一般等到政府出钱请回收业者来清理之前,会在这些地方闲逛的就只有非法拾荒的流浪汉——日本叫他们街友。
**
小森山大介礼貌性的敲了敲录像带租赁店的店门,没人回应。他趴在玻璃地面上,脸贴着玻璃往里面看。
看起来很正常,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可能今天店主有事才早早关门,而长山和石丘两位刑警已经离开,只是那大妈没看到?
怎么可能这样想啊!小森山大介一边内心嘀咕,一边回头对跟他一起来的刑警说:“现在是非常情况,有同僚在搜查中失踪,我作为现场指挥,基于判断采取非常行动!”
见尾刑警:“明白,我们都是见证者,警部你开始吧!”
小森山大介往后退了两部,然后飞起一脚,于是玻璃门的玻璃应声碎裂。
小森山大介的女儿空手道那么强,他自然也有不俗的空手道实力,踹烂个玻璃门简直小意思。
小森山大介不顾门上还挂着碎玻璃,直接进门。
然后他闻到了血腥味。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本来被广告立牌挡住的血迹。
“操!”小森山大介回头大喊,“用车上的无线电喊话,别打电话了,喊最近的单位过来支援!”
日本刑警办案,一般没事不会用无线电喊军装警察来帮忙,这是他们的特色,每个“工种”干自己干的事情。
刑警们要调穿制服的兄弟帮忙,得走正规程序,直接无线电叫绝对不行,事后会被抱怨说“你们干扰了我们指挥系统”“突然抽调力量让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一片混乱啊”。
马上有刑警跑向车子。
“记得叫救护车。”小森山大介补了句,然后握着手枪小心翼翼的向店面内搜索前进。
他马上看到了被藏在录像带货架之间的死者。
“长山君!石丘君!”他一边呼唤同僚的名字,一边继续搜索,确信这不是个埋伏之后,才大步流星的跑过去,摸了摸脖子上的动脉。
死了。
小森山大介大骂了几句,随后吩咐见尾:“警戒!敌人是穷凶极恶的歹徒,可能有武器,杀人不眨眼,今天不想殉职就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
“你们两个,守在门口,你们两个到后门去看着,其他人散开散开,别给一个手雷都端了。”
小森山大介一边下令,一边来到电话机旁边,飞快的拨通了近马行雄办公桌桌面上那台座机的号码。
**
“什么?”近马行雄听到小森山的报告,蹭的一下站起来,“我明白了,你们稳住,别再出事,等附近巡逻的人过去。我这边马上带本队出发。”
说完他挂上电话,立刻拿起内线座机:“总机,我是近马行雄,接机动队。”
**
大阪府警,特别机动队屯驻地。
警报声响起,担任值班任务的“特机二科”立刻行动起来。
特别机动队二科课长金丸贵史戴着警方配发的鸭舌帽,大蛤蟆镜,从办公室出来就大喊:“行动快!快!武器准备好!现场情况不明,携带通用装备出发!”
**
丁在旭处理完数量并不是很多的机密文件之后出了修车场办公室,然后就看见石恩宙正在沙发上摆弄着什么东西。
“你在干嘛?”他疑惑的问。
石恩宙把一个布娃娃小心翼翼的放到沙发上。
丁在旭上前就要拿那布娃娃看看到底在折腾啥,却被石恩宙厉声喝住:“别动!你想被诡雷炸死吗?”
丁在旭猛的停手。
“诡雷?”
“是的,中国军事顾问在越南教越南人布设这东西,给美军造成了可怕的杀伤和严重的心理阴影。现在CIA开始教阿富汗抵抗运动弄同样的玩意。我们给大阪府警也来一下。”
丁在旭默默的远离了那布娃娃,不过说实话,现在的石恩宙看起来比他之前正常多了。
“你搞定了吗?我们得尽快撤。”
“搞定了,我们走吧。”石恩宙站起来,转身看了眼丁在旭,那表情又恢复成丁在旭刚见他时那样,完全就是个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
丁在旭转身开始领路,现在的石恩宙,他感觉可以把背后交给他。几个小时前那个石恩宙的话,丁在旭绝对会让他走前面。
他领着石恩宙到了下水道的入口。
丁在旭一马当先进洞,刚要顺着梯子往下滑,就看见石恩宙表情凝重的看着自己——不对,是看着下水道入口?
“你怎么了?”丁在旭疑惑的问。
石恩宙猛的甩了甩脑袋:“不,没事。我刚刚又看到幻觉了,这下水道的井口,突然变成了一张长在地上的嘴巴,正要把你一口吃下去。”
“你再不赶快走,这下水道就真要成我们的葬身之地了。”
“你堵着我怎么下?”石恩宙反问。
丁在旭二话不说顺着梯子溜下去了。
他站在下水道暗河的岸边,抬头看着上面:“该你了。”
石恩宙探头往下看了眼,然后把井盖盖上了。
“卧槽!”
丁在旭大骂一句,赶忙用最快的速度顺着梯子爬回去,结果一推井盖发现井盖从另一边用什么东西压住了。
“操,操!”丁在旭大声咒骂起来,“我早知道这货疯了!”
他再次溜到下水道的地面,然后拿起步话机:“石恩宙疯了,可能要跟日本人投诚,我去处理他,你们先走!在一号安全屋等我半小时,我没出现你们就启封藏在那里的备用安全屋地址,去备用安全屋!”
“明白,祝你好运。”
那边如此回答。
丁在旭也顾不上回应了,直接把步话机塞回包里。他来到另一条竖井的梯子旁,迅速爬上去推了下井盖。
这次井盖很顺当的开了。
丁在旭爬出来,反身盖好井盖,随后向就在旁边的汽修厂狂奔,想着说不定能堵住要落跑的石恩宙。
然而并没有人从正门出来。
进入汽修厂之后,丁在旭拔出手枪,一边警戒一边前进,生怕被石恩宙埋伏了。
然而直到他返回刚刚被石恩宙摆了一道的井口前,也没看见石恩宙的身影。
压着井盖的是一辆放倒的摩托。
这种摩托非常重,日本这边考摩托驾照的时候,第一个指标就是看能不能以自身的肌肉力量把倒地的摩托扶起来。
以丁在旭的肌肉力量,只是把摩托扶起来当然不在话下,但刚刚在井里的时候,实在不好发力,就没推动。
“石恩宙!你出来!”
丁在旭大喊道,然后除了工厂厂房外壁造成的回音之外他什么都没听到。
“妈的!”丁在旭再次咒骂。
他拍了拍脑袋,努力思索石恩宙之后会怎么行动。但是很快他发现,正常人类想要猜疯子的行动方法,那简直太难了。
“妈的!妈的!”丁在旭连连咒骂道。
**
近马行雄带着大队人马赶到的时候,附近的警署的警力已经封锁了现场,拉起了警戒线。
他通过警戒线,进了录像带出租屋,正好看见正在做犯罪现场模拟的小森山大介。
“怎么样?”他问。
小森山停下来,回答道:“目前我们认为,两人是在调查的时候,被人突袭了,长山拔出了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打响,按理说,他作为经验丰富的刑警,应该会选择开枪让外面的人知道这边发生了严重的事情。”
“那为什么没有打响?”近马行雄一脸严肃的问。
“子弹受潮了。”鉴证科的技术士把枪弹分离的手枪和子弹用袋子装着递给近马行雄。
“为什么我们的刑警会拿着受潮的子弹?”
近马行雄大发雷霆。
但一个叫见尾的刑警插进来打断他的怒火说:“这是因为长山很久没申请过新的弹药了,他这弹药不知道在枪里装了多少年,打得响才见鬼了。”
近马行雄咋舌。
“那么,现在知道行凶者是谁了吗?”
“应该就是被长山他们发现的根田,根田还有个帮手。”小森山大介说,“两个人同时干掉了长山和石丘,接着距离他们有点位置的店员是背后中刀,我猜是被飞刀扎了个透心凉。这帮人很厉害。”
“那我们知道该去哪儿找这个根田了吗?”近马行雄问出他最关心的事情。
“抱歉,附近的人只是知道根田住在附近,没人知道他具体住在哪里。另外,根据证言,根田经常来租录像,所以和录像店的人交情更好,也许透露过一些信息。
“长山和石丘应该是在问到信息之后被突袭了。”
近马行雄咋舌。
“查,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挖出来!封锁整个街区,调直升机过来空中监视!然而一家一家的探访!”
“明白。”
“那么,需要把搜查本部的人都调过来吗?”有人问。
“不,搜查本部有工作的人,还是继续原来的工作,万一这扑空了就惨了。”近马行雄短暂的沉思之后,说,“SF大会那边,有外宾的重头活动应该结束得差不多了,抽调会展中心周边的安保力量。”
“是!”
“机动队呢?”
“特机二科已经出发了,但是被堵在府内高速上。”报告人的声音有点无奈,“毕竟,到晚高峰了。”
近马行雄扶额:“算了,先不指望他们,让总务科运一批重火力过来。”
大阪府警本部没有机动队那样的重火力,只有散弹枪什么的,但是这东西比起日本警察常备的南部式左轮来说,确实够重了。
**
“头!”兴继尚兴奋的拍了拍李正鹤的肩膀,“警察又开始撤人了。”
“很好。”李正鹤拿过望远镜,一边观察一边嘟囔,“哦哦,这不错,这次撤得很多,效果比我想象中还要好。准备行动吧。”
说着李正鹤放下望远镜,回头看着所有人。
“计划和之前一样,甲小组先假装游客潜入,找机会占领会展中心的安保控制中心。紧接着手动操作放火卷帘门开始放下。
“乙队分散开来占住东西南北四个出口,甲队开始行动的时候,乙队要干掉警察,封锁出口。毕竟卷帘门全放下需要时间,不能让人质趁着这个时间跑出来。日本人的疏散确实很快,太快了。”
“丁队是预备队,同时负责卡住通往地下的通路。保不准会有日本人想到要钻下水道,毕竟参观大会的人里年轻学生很多,应该都听过当年学长们的英勇事迹,知道用下水道移动。”
李正鹤就这么一条条布置好任务之后,点头:“行动吧!”
一行人全站起来。
甲组的伪装是死宅装扮,用来装“战利品”的大包里装着伍兹冲锋枪。
乙组打扮成要去会展中心门前广场进行演奏的音乐家,手里提着装乐器的箱子,当然箱子里的乐器音色有点特别,主要是打击乐,哒哒哒那种。
因为觉得玩音乐的团体都是男人看起来有点怪,所以还有几个长得比较秀气的老爷们穿上了小裙子,戴了假发化了妆。
丁租就比较朴实无华了,看起来是修下水道的工人。
武器也都放在工具箱里。
“记住每个无线电频段的代号。行动开始后,我会定时要求更换。”
李正鹤顿了顿:“祝你们好运,出发。”
**
桐生和马这边,和庵野明人、冈田幸二等人愉快的畅谈到了下午,还一起吃了顿午饭。
和马就感觉到一件事,南条的存在感,对这些死宅来说太强了。
他们全都刻意避开南条,不看她这个方向。
和马印象中,中国的死宅们网上各种说不敢和女生说话啊什么的,线下一个比一个敢撩——撩得好不好那是另一回事。
但是日本的死宅,是真的不敢正视漂亮妹子。
和马本来以为,那是平成甚至令和废物特有的表现,没想到昭和时代也这样。
果然昭和男儿、平成废物什么的,就是个梗而已。
“那么,等明年你考试结束,音乐就拜托了。”
冈田幸二作为这帮人的代表,对和马如此说道。这冈田幸二和马已经确认过了,应该就是上辈子的冈田斗司夫的异时空同位体,是现在这帮人的头子,后来成了GAINAX的初代社长。
不过,他也是社内权力斗争的第一个牺牲品,被抬出GAINAX之后,他心灰意冷的不再做动画,当了个宅文化评论家。
不过也因为退场得早,他没有经历这个梦幻团队真正的解体,不用和昔日的梦想之友们对簿公堂争福音战士的版权。
现在,他们还只是一群为了梦想走到一起,并肩奔跑的年轻人。
“好,交给我吧。”和马本来还对继续当文抄公有点抗拒,现在被这帮人的热情感化,居然毫不犹豫的拍了胸脯。
——啊,鷺巣詩郎抱歉啊,把你的位置顶掉了。
不过鷺巣詩郎现在应该已经作为音乐人出道了,就算和马把他的位置顶了,他也应该会以音乐人的身份继续发光发热,才能不至于就此被埋没。
“那晚饭……”冈田幸二看了眼南条,“算了,还是不打扰两位的浪漫晚餐了,等正式合作开始,我们有的是一起吃工作餐的机会。”
和马笑道:“你们误会了,我和南条小姐……”
“不用说了,我们懂。”冈田幸二打断了和马的话。
和马心想你们绝对不懂好吗。
“到时候再说吧。我还不一定能考上东京大学呢。”
考不上东京大学,和马就得单刷关东联合了,就算打赢了,那他也是身背一堆人命的重犯,不可能悠哉的去做什么音乐人。
冈田幸二完全不知道这些,他说:“考不上东大那更好了,过来我们这边,大家一起同甘共苦。我最近正在忽悠……呃,说服一个有钱又喜欢动画的大少爷,让他给我们投资来着。绝对能拿到可以让我们放开手做一部伟大作品的投资,你过来,肯定有你一双碗筷!”
和马点头:“这话我记住了,肯定来!”
“那,这次就先再见了。”
“嗯,再见。”
和马对众人挥手。
庵野明人:“再见了!对了,你刚刚对分镜的那些想法,对我挺有启发的!等我画了新的分镜,会寄到你道场去的,一定要抽空发表一下看法啊!”
和马点头:“好!”
“记住啊!”庵野明人再次叮嘱道。
和马心想,别啊,那是你的看法啊,我只是把你功成名就之后在访谈上说的话,还有跟鹤卷和哉的对谈的内容搬过来而已啊!
然而表面上他只能再一次应允:“一定一定!尽管寄过来吧!”
庵野明人挥手挥得更用力了。
和马拉着南条往出口走去。
冈田幸二和庵野明人目送和马走远了,才对视一眼。
“我今天算见识到什么叫天才了。”庵野明人说,“真厉害啊,他应该完全没有画分镜的经验,但是就能让我茅塞顿开。
“周刊方春应该没吹牛,他那些歌,说不定真的是直接脑袋里就有旋律,他只是复现出来。”
冈田幸二看着庵野明人:“你……算了,当我没说。”
他本里想说,我们当年第一次见你也这个感觉。
“总之,这下音乐也搞定了,我们一定会搞出真正牛逼的动画,在整个业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说,“接下来就看我的了,我一定把投资忽悠到。”
“其实。”庵野明人挠了挠脑袋,“其实我们已经顺便解决了钱的问题吧?他想要做动画,那南条大小姐肯定会投资啊。我觉得刚刚她好像就想说‘这动画我投了’。”
“你觉得……你不是一直说自己不懂女生想法吗?”
“我是不懂啊,但是这个南条大小姐,给人一种可以当好哥们的感觉。”
冈田幸二摇头:“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还是继续按照原来的计划拉投资,南条大小姐这条线,当个备用吧。”
“嗯,对。”
**
和马这边。
“你……居然还懂这么多动画方面的事情?”
“不不,我也就看动画的时候瞎琢磨,胡思乱想了一些东西。”和马搪塞道。
“是吗?可这更说明你有天赋了吧?你这天赋也太多了吧?武道,音乐,动画……你全能的吗?”
还真别说,老派穿越小说的主角还就得全能,不过最近不流行这种了,读者觉得太假,所以开始用系统的存在来解释为啥主角懂这么多了。
不会造玻璃,没事,系统兑换奖励。
不知道怎么造青霉素,没事,做完任务系统就给。
这样还方便读者带入。
因为读者还是不懂怎么吹玻璃怎么造青霉素的占大多数嘛。
但和马这金手指,弱到不好意思说它是个系统。这顶多算一个抢先体验版的玩意儿,先扔出来骗钱那种。
所以和马也不敢吹太过,万一到时候圆不回来丢人了,那就不好了。
他还是谦虚一点好。
“我也就略懂,不社么了不起的才能啦。”
南条狐疑的看着和马:“至少武道……你那已经是顶尖等级的才能了。音乐……好吧,我也刚摸到专业级的边,不好说你是什么等级,但我觉得这已经不输给那些真正的音乐人了。”
废话,和马心想,我抄的专业音乐人的作品啊。
他正想继续谦虚,忽然,他注意到奇怪的东西。
有两个人头上有词条。
不过这SF大会上,头上有词条的人不少,比如乔治卢卡斯,不对,乔治乔卡斯头上就有“视觉魔术师”的词条,不愧是缔造了工业光魔公司的强者。
所以光是有词条,不奇怪。
关键这个词条,和马见过。
代号5971
这词条,和马在绑架千代子,加害阿茂的人脑袋上见过。
和马心想,果然自己这修学旅行,是不可能平安结束的。
虽然也有赶快开溜,远离这些破事的选项。
但是……
但是,我可是正义的英雄啊,我的徒弟,还叫法律骑士呢。
阿茂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跟恶党开战,拯救普通民众与水火之中。
虽说师不必贤于弟子,然而这时候不站出来,以后我还有什么脸面,让阿茂叫我师父。
和马小声对南条说:“南条,配合我一下。”
南条在的话,孤龙词条就不会有用。
但是这个时候把南条支开,和马反而担心她的安全。
不如就让她在身边,并肩作战好了。
南条也有十级的剑道,而且带海燕词条,战斗力不低。
而和马觉得自己就算不靠孤龙词条,也是一条硬汉。
不,应该说,自己应当成为一条真正的硬汉,而不是整天想着依靠词条。
南条保奈美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她看了眼和马的侧脸,严肃的点头:“我会的,你的背后就交给我吧。”
和马点头,然后搂起南条的肩膀,装作游客向那两个代号5971的家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