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pnk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戲鬧初唐 愛下-第二二五五章熱推-v3qi0

戲鬧初唐
小說推薦戲鬧初唐
“一处草宅,五两银子,这么少,陛下,妾听说,陛下一个菜,都不止五两银子呢?”
武有些吃惊,那个,做过几年的尼姑,知道这物价了。
“五两银子的菜,那是最便宜的,几百两一个菜,也是有的,不过不常吃就是了。”
“没有御史参奏?”
武的意思是,陛下,你这么奢侈?
“参奏,他们还盼不得呢,还参奏!”
“陛下,此话怎讲?”
“楚王好细腰……”
李治就没有再说下去了,不过,武还是理解了,这故事,她还是知道的。
“可,你就任他们?”
武,还是不相信,什么菜,能值几百两银子,自然,那个浑羊殁忽除外,还有类似的食物,如,鲤鱼只吃须子,鲤鱼扔掉,尽管,唐宫廷一般不吃鲤鱼,可是因为杨乔的原因,这个鲤鱼,还是半闭眼性质的取消了忌讳。
啥叫半闭眼,那个,杨乔做的那个鲤鱼太好吃了,李二也就半闭眼的过去了,忌讳什么,李真的跟鲤鱼的鲤有关么,想讲理的时候那就是李,不想讲理的时候,那就是鲤了,于是,也就有了吃鱼须子这个故事,是的,是鱼须子,或许,有此事!
至少,武没有在宫廷里面听说过,只是在民间听说过,也就一笑而过了,就跟那,皇后娘娘用的锄头,那是金子做的锄头一个道理。
还有那浑羊殁忽,也没有听说李治的伙食里面有这道美食。
那个,尽管李治有些奢侈,可,也没有奢侈到扔了羊,吃米饭的情形发生。
“这个,朕还是相信姐夫说的那句话,水至清则无鱼,好像,这不是姐夫说的,而是姐夫让人传给朕的,让朕好好考虑这句话,不过呢,朕真的考察过来,水至清,还是有鱼的,就看怎么考虑了,不对,我们说的是那五两银子的草宅,其实,朕就是一顿饭吃一百个大钱的伙食,然后节省下来一千两银子,也不会到这些住草房的民众头上的,而人们,还会从别的地方想着,怎么弄几个钱出来呢。”
那个,因为杨乔,这李治,在当王爷的时候,就开始了他的一些考察工作。
是的,既然杨乔知道,这个李治会当皇帝,那么,一些事情,能不让他体验么,就是他不体验,那牛宝宝也要体验呢,体验完了,还会讲故事给李治听。
所以,李治,还是了解这个五两银子,跟草房的故事的,也许,站的太高,离得太远,可是,他,还是理解的,望远镜放大倍数大啊。
“陛下,这个,就是草房的标准,一切,都是用钱购买的,里面几乎没有免费人工。”
“爱妃,你还知道免费人工?”
李治有些好奇,额,对武,也许关注的少了一些,或者是对她年轻的时候,小的时候关注的少了一些!
“那是我小的时候,跟大姐,娘亲……”
这武突然有些眼神黯淡,接着,就又亮了起来。
“可,现在好了,有陛下,不过,这个普通人之间的互助往来,就没有了?”
所谓互助往来,前面,杨乔跟宝儿说过的,就是你帮我几个工,我帮你几个工,可,这伙食费,好像也不少,然后,还要记得在这个你给我干了几个工,我要什么时间还上,忘记了,那么,仇恨就来了。
“这个,姐夫解释过的,一般,这帮工,都是小工,可是呢,如果说是建筑队带的小工,一个小工,能够支持几个大工,这个,还跟工种有关,而那帮工的呢,也许力气是有的,可不知怎么干啊,反而误工,一个小工,都跟不上一个大工,爱妃,你说呢?”
那个,这高端二位,竟然在研讨低端的事情,可是,这个,高端,低端,怎么区分呢?
“陛下,这个,怎么说?”
“姐夫说,这是一个效率学的范畴了,也许以后,那鸾儿小丫头,会给出一个答案来的,此时,她还没有时间去研讨这些事情。”
“爹爹,这个,我应该还能干的了的,就是动动脑子,又不是动手!”
既然这几天谈到了这个问题,鸾儿也跟杨乔谈着这个问题,她是想去总结这种事情的。
“这个,不是说你不能干,而是会很吵的。”
杨乔,倒不是太担心鸾儿动脑子,而是担心太吵闹,主要这个,要现场进行验证的。
“爹爹,我,不是太怕吵闹,而且宝宝也不怕,到时候,可以放一个音乐盒在身边,这样,就能够过滤一些吵闹的声音,再说,那建设,都是会有一个临时的办公室,在里面,还是比较安静的。”
临时办公室,是的,无论是大的工程,还是小的工程,都会有一个办公室的,如,小的,也许有个帐篷,也许,只是修补,那就随便找个房间,也算是一个办公室的。
而这么一个院子的建设,那自然是一个帐篷了,嗯,这么一个院子,修建时间,一般是在五天左右,为啥这么多天,额,砖瓦房,三天就够了。
那个,土房,需要有一个干燥期,所以,这时间就长了,便宜么,一切,都是泥土的,一旦着急了,这就成了危房了。
可是,一旦有了干燥时间,又成了达标的房子了,不矛盾的。
“宝儿,庄园里面,有没有地方,可以建设一个体验房的院子?”
突然,杨乔打起了这个庄园里面的地方来了。
“体验房?”
宝儿有些不解?
“茅屋年年破,春风岁岁来,这个呢,是意境,然后,这草房,这房顶要夸张一些,院子呢,自然不会有东厢西厢的了,只是一处正房,而且,外面还不需要装修,甚至,还要用泥巴给乱糊一些,而院子呢,则是用柴扉,这意境,就上来了吧,然后呢,就拆了建,建了拆,让小工们,轮流的来帮工,今天,可以用几个工人来帮工,明天,可以找几个佃户来帮工,就是让鸾儿来研究这个效率问题,看看各行业的人的帮工效率,理解效率,以及身体素质什么的。”
“就是,不知林深处,草木掩柴扉,爹爹,是这么一个意思吧,这样的地方有,有几处林子,就是做风景用的,正好可以放下这么一处院子。”
“嘻嘻,夫君,你们这是设想风景作诗呢!”
牛宝宝跟鸾儿在一边嘻嘻笑着,看着杨乔在跟宝儿研究这草房的事情,嗯,一处草房,一个柴扉院子,如果再加上一个根雕的棋盘,再加四个小的木根的凳子,一切都是很原始,很古来的味道,如果房间里面,再布置一些艺术设计,如,墙上挂上什么蓑衣了,什么斗笠了,会更加的有味道的。
额,那个,不是说建设么。
“是在说建设啊,每一次建设起来,然后,装修好了,做好画,拆了,再次建设,甚至,这个拆,也算工的,也是试验之一呢,这样,会不会积累很多的艺术品装饰呢。”
“这个,会不会太过了,有的人连这柴扉都住不起,而这里则是把柴扉当艺术品了?”
人们有些愕然。
“那,怎么办,我帮全大唐修草房?”
“夫君?”
“好了,好了,说笑呢,鸾儿,你说呢,这三间房子,应该足够试验了吧?”
“嗯,爹爹,足够了,是不是,这个效率的研究,正式作为一个课题来研究,并不只是研究这草房建设的事情,而别的,如,科技城的研究室,还有一些厂子里面,都要进行研究呢?”
鸾儿,突然给引申了出来,关于效率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