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y2s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本港島電影人》-第941章 今夜不加班,戛納誰封王?讀書-xlht8

我本港島電影人
小說推薦我本港島電影人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戛纳时间5月20日,第43届戛纳电影节颁奖典礼在影节宫拉开序幕。
明星及嘉宾从红毯走过,但更多的片商、制片人及幕后大佬都从专门的工作渠道进入了贵宾室等待区,一边品着雪茄、喝着咖啡、香槟等待着颁奖典礼开始。
对任何立志于进入欧美影坛的人来说,这也是最好社交场所。
圈子。
在任何时候都很重要。
吴孝祖在亚洲的圈子足够,但欧美的圈子差得远。
在等候区,吴孝祖见到了此次最大的竞争对手大卫林奇,一个严肃却很有艺术家的疯癫感的怪咖,文艺范十足。
“大卫,这就是约翰。”哈维笑着引荐。
“我对大卫导演久仰大名,你的短片《字母表》,以及长片《外祖母》、《象人》是我个人认为迷幻与超现实之中最经典的代表。”
吴孝祖假笑boy一般的笑着恭维,这种话他章口就莱。
对方的电影,尤其是短片,更适合当做超现实的艺术品欣赏,因为他对隐喻的运用甚至盖过了他讲故事的流畅,属于是那种热衷于炫技的装逼犯,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的《穆赫兰道》有种炫技的感觉。本人即是好莱坞影视工业的批判者,又是好莱坞的宠儿,同时,始终自认为自己是整个体系的局外人和观察者……
这一点与华语电影的那位姜逼王很像,都是内心戏很足也很怪的闷骚导演。
这位在美国独立制片界属于真正的大咖,如果以后吴孝祖进入好莱坞独立圈,两人算是彻头彻尾的同行。
至于是不是冤家……
“我看了你的《七罪宗》,我很喜欢你对于故事的设计。七个案件,七罪宗的内涵,七天之内破案,甚至连最后的时间都是7:07,尤其是后两个原罪的设计,非常好。
整部电影从色彩、配乐、剪辑上再到故事设计,我都非常欣赏。”
大卫林奇这个学院派老白人难得的露出一点欣赏,“我一直认为,与展示幽默一样,营造诡异也是一种天赋。我喜欢《七罪宗》。”
吴孝祖露出谦虚的微笑,不确定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反正他说的是假的。
他并不太喜欢《我心狂野》,整部戏很多段落都是莫名其妙的设计……甚至,他那一直影评界津津乐道的‘林奇感’都显得十分僵硬,尤其是合家欢的大结局,实在是拉低了电影质量。
实际上,他的价值不单单在独立制作上,他同时也是美剧新时代的开创者,《双峰镇》应该算是90年代美剧的巅峰,可以这样说,这部戏在北美电视界掀起了一场革命,林奇特有的黑暗的、超现实主义的叙事风格和对镜头、色彩的独特处理方式给80年代模式化的肥皂剧以强烈冲击,
“最近的《双峰镇》我也有看到,我也是这部电视剧的电视迷。”吴孝祖笑着询问:“不知道这部戏有没有海外发行的想法?我想一定有更多海外观众喜欢。”
“这部戏属于派拉蒙和ABC电视台。我想具体的发行,应该会有人负责。抱歉,我要离开一下……”大卫林奇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正好有人过来打招呼,就势告辞。
“那个家伙很少和人讲这么多话,他在好莱坞也是个难打交道的家伙。”
哈维意有所指的冲吴孝祖耸耸肩,“不过你知道的,学院派那些家伙喜欢他。今年他给ABC赚大了,纽约那群家伙把他捧上了天,如果今晚他能获得金棕榈,那么他将会成为好莱坞今年最成功的电影人,他的个人制作公司今年的盈利非常高,会有几百万美刀的纯收入。这会让他成为最有钱的独立制作人之一。”
历史上,1990年是他不折不扣的电影节荣誉和观众号召力双开的巅峰——也奠定了他九十年代以来国际影坛最有声望的导演之一。
“很快他就不是最有钱的了。”吴孝祖抿了口咖啡,“我本人虽然对钱不感兴趣,但我喜欢自己电影带来票房的满足感。”
“……”
哈维·韦恩斯坦忽然感觉嘴里的咖啡就不香了,“好吧,我忘记你也是一个亿万富翁。该死……我就不该和你谈钱。”
如今,美国独立制作行业并没有后世那么成熟,尽管有不少牛人,但大多数都还在地下厮混,属于边缘产业。别看哈维是米拉麦克斯影业公司老板,但资产还不足吴孝祖一个零头。
瞬间。
哈维莫名觉得自己矮了一头,想要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气,都感到苦涩。
“不管怎么说,这里不是奥斯卡,不是嚒?”
吴孝祖不在意的耸耸肩,道:“况且,我觉得这难不倒哈维·韦恩斯坦。”
“当然。”
哈维露出笑脸,主动的与其碰了碰咖啡杯,“我想你一定准备了一卡车最好的香槟——亿万富翁。”
吴孝祖不置可否,两个人的杯子轻轻‘叮’的碰撞。
对视一眼,露出心照不宣的反派微笑。
这时候,有工作人员走进来,领着他们进入大厅入座。
……
“@#¥%……&*……&”
戛纳依旧保持着一贯而之的浮夸夜总会风,舞台现场的装潢像极了大老师家的装修风格,背景处金灿灿的金棕榈叶子俗气的格外………俗气。
古天樂跟着《七罪宗》剧组蹭到了前几排的座位,紧张而兴奋,不过碍于大佬在前面,只能压抑着自己的小激动,表面上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至于说其余那些‘同事’,只能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
稳稳当当坐在椅子上的吴孝祖笑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柳佳玲,目光从上到下仔细打量,赞美道:“佳玲,你今晚格外漂亮。”
柳佳玲难掩喜色,花枝烂颤的轻轻伸手在其胳膊上轻轻搭了一下,附耳小声道:“谢谢你。”
这身龙袍自然是吴孝祖出的版图大概,交由公司特意给柳佳玲准备的。
“我就是顺水推车而已…”
柳佳玲风情万种的呼出香气,翘着腿,朝向了吴孝祖的方向,用低不可闻的声音细声细语的在吴孝祖耳边说:“我是个知道感恩的人。”
感受到小腿肚被触碰,吴孝祖下意识的轻咳一声,目光瞥了眼隔着两个人的梁朝玮,对方正咸鱼的与古天樂闲聊。
果然,好演员就该这样心无旁骛才行。
两人正说话,金碧媚俗的舞台上就走上了两位司机,其中男主持人还是一位阿三,嚼着咖喱味的法语,说着让人get不到的法式笑话。
开头,戛纳开始颁发一些非竞赛及短片相关的奖项。
大多数都是影坛新人,在本届这样星光璀璨大神如云的戛纳,并不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如果不是柳小姐的手有意无意的撩拨,可能吴孝祖根本打不起精神。
本届戛纳,明显感觉‘国际’气氛很足。
苏联、印度、意大利、南美不少电影作品都展露出了头角。
只不过,苏联电影人一回去,恐怕再转头就要改个称呼咯。
苏联电影在世界影坛地位相当高,这两年之后,俄罗斯会更加疲惫,在国际上影响力再无昨日之位置。
相比而言,实际上华语电影的发展虽然崎岖,走了不少弯路,但最起码还在挣扎中前行。
吸——
忽然,吴孝祖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并拢腿。
旁边,
身着‘龙袍礼服’的柳爷舌头顶着自己的牙齿,面上不变,手上却十分越界……
“我去趟洗手间。”吴孝祖感觉可能是刚刚咖啡喝多了,急需去开阀放水。
“正好我也需要补妆。”柳佳玲面色如常的朝着不远处的梁朝玮打了个招呼,然后趁着戛纳中场表演的时候,偷偷也离席。
“炜哥,你认为今晚大佬能不能拿奖?你会不会获得最佳演员??”古天樂低声说。
“呵呵~这个恐怕要问评委。”梁朝玮保持着恬淡的微笑,小声道:“不过我获奖的几率很低,许多演员的表演非常出彩。甚至包括高仓健先生和崔岷植先生,他们在里边的表演也都很好。”
“这届竞争真激烈,不知道大佬能不能再次拿下大奖……”古天樂希冀的说。
“每个人都有机会。”
梁朝玮瞟了一眼柳佳玲的空座,并没有多想,只是感觉心有点莫名的滋味。
此时,舞台上表演上射出一束绿色的光柱,强光刺的他下意识的眯眼躲闪。
古天樂正好撇头,一眼望过去,感觉这色照把‘炜哥’映衬的整张脸都绿的发慌,好像是拍鬼片。
台下,不少人实际上也都在心急如麻的在等待快点进入正片。
许多种子选手大多都心怀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