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ma6q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輪迴樂園-第二章:熟悉的地方分享-uqhef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世界简介在眼前消失,苏晓发现周边的一切就像是逐渐被焚烧的纸张般,一点点消失,化为灰烬,空间波动袭来,将他向下拖拽。
眼前再次陷入一片黑暗,经之前看到的影像,以及世界简介给出的资料,让苏晓了解了「塞尔星」的大致情况。
首先,这里原本是低神秘,重科技的世界,但在研究出核-弹,并进行试爆后,一切都出现改变。
在这之前,第二纪·炼金纪元的巅峰造物之一,那颗半金属/半生物组织的星辰,在机缘巧合下,化为液态,出现在的塞尔星的上空。
随着科技发展,人们当然研究过这种铁黑色液体,因知识体系不同,外加文明维度相差太多,塞尔星的科学家们一直认为,这种铁黑色液体无害,将其与自然界中的众多未知物质归纳到一类,命名为「暗氤」,分类到自然现象中。
对此,人们也都接受,因为这种铁黑色液体早就存在,这东西要追溯到冷兵器时代的初期,所以在人们看来,天空中分部那一块块黑色云状物的「暗氤」,是很稀松平常的事。
首颗核-弹的试爆,让「暗氤」转化成「黑雨」,带来了「机械污染」,没有这一切的话,用不了多久,核-弹会带来和平。
「机械污染」出现后,就是灾后纪元,之后又过了几百年,各势力与种族间,基本都稳固下来。
总体而言,这世界的势力不多,人族,与人族分裂开的眷族,以及畸变兽。
这三方没达成平衡,眷族的整体势力最强,他们与人族敌对,不过近年来,随着双方的战争已平息十几年,外加两族内有各大势力盘踞,双方并非老死不相往来,而是偶有贸易。
畸变兽,也就是异化兽方面,在它们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前,会与人族、眷族互不干涉,当它们的总体数量多到一定程度后,虚假的和平会被打破,它们会聚集起来,冲击各大要塞。
异化兽的统领们很聪明,它们知道,当异化兽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后,食物资源将匮乏,导致生存成本攀升,食物链最下方的异化兽,与灾后延续下来的普通野兽,数量将因捕食而锐减,最后导致多重的恶性循环。
反之,集合起食物链中、上、顶尖的异化兽,去冲击人族与眷族的各大要塞,既能削减己方觅食者的数量,也能抑制人族与眷族的数量,以免那两边通过繁衍达成数量碾压。
相比异化兽,眷族与人族两方内部的势力要复杂太多,眷族的三大要塞,各是一方势力,除了这第一梯队的,下方第二梯队的眷族势力就更多。
更下方的眷族势力,那很难计算数量,可以这么说,每个移动要塞,都是一个独立势力+可移动的人口聚集地,有各自的头领。
眷族不是一块铁板,被他们打败的本世界人族,当然更不团结,与眷族全面开战的时期,人族的内战也没停、
这世界的眷族、人族、异化兽,有很多都是金属骨骼,血肉身躯,脏器正常,也有很多是部分身体为金属化。
这种金属化,并非是冷冰冰的工业金属,而是活性金属,可以将其理解为,这是血肉与皮肤向金属进化了,内部依然流淌着血液。
苏晓脑中思索着这些问题,周边将他裹挟的空间波动散去,先是温热的潮湿感蔓延而来,之后是空气中弥散的闷臭味,这味道,就像是屠宰场常年保持供暖,还不怎么清理,任由墙边的血污与秽物在闷热的环境下腐败、发臭。
苏晓睁开双眼,他正坐在一个镶在墙体内的铁笼内,左右上下,以及后方,全都是潮湿、闷躁的黑褐色墙壁,唯有前方的铁笼门,透来昏黄的灯光。
墙内囚笼的高度在1.3米左右,苏晓坐在里面不起身,不会顶到头,反而还算宽敞,可他看到,上方的墙体已被磨到发亮,上面还有透红的血色。
这明显是有大体型生物经常被关进来,从对方磨出的亮痕来看,这是种身高在2.0~2.4米的类人生物,他们的皮肤偏厚,头顶没有毛发,这是何种生物,一时间苏晓也猜不出来。
眼下的初始进入地点,苏晓对此已是习惯,不是他来过这,而是他经常坐牢开局。
这次进入世界,苏晓并未佩戴【掠天惊澜】称号,以入侵的方式进入一个正在展开世界争夺战的世界,此等情况下佩戴【掠天惊澜】称号获取更高的初始身份,那有点太膨胀了。
佩戴【掠天惊澜】称号进入世界,会与世界之子敌对的,别认为世界之子好对付,那种自诩为正义,满世界把妹子,当推土机的世界之子,苏晓弄死好几个了,他真正忌惮的,是无名船长,或是神王·奥斯·托拜厄这种。
这类世界之子,遇到任何一个,与之敌对,那就不用想着去做其他事了,在这个世界进度内,能把这类世界之子拼死,就已经很不错,分心参与世界争夺战,以及寻找本世界内与炼金学相关的知识与物品,那是在找死。
坐牢开局,苏晓不是经历一次两次,凭这方面丰富的经验,他决定暂不越狱,而是观察。
布布汪在30米外的墙内牢笼中,没什么危险,阿姆、巴哈的位置不明,贝妮已开启‘孤儿模式’,并发来邮件,奈何与苏晓距离太远,邮件出现1小时左右的延迟。
贝妮这次的任务艰巨,它负责盯着天启乐园、圣光乐园、守望乐园三方契约者的战况,以延时邮件的方式,传达回情报。
苏晓顺着铁笼门的缝隙向外看,这房间整体狭长,两侧墙壁内是一处处墙内囚笼,中间的过道约有三米宽,暗灰色的地面经常被清洗,上面的水渍常年不干。
一道近半米宽的血痕在过道上拖拽出,从血迹残余量判断,受难者没死,五条手指拖出的细血痕,有断错痕迹,代表被铁钩或其他利器拖拽的受难者,因疼痛握紧了下拳头,他有活动的可能,却没尝试剧烈挣扎,反而像是认命了般,等待死亡的到来,又或者说,他/它已经被驯服了。
吱嘎、吱嘎~
推车的车轮摩擦声传来,苏晓偶尔能听到当、当的铁器敲击声,那是用一个长柄大勺,将半流体的食物倒在铁盘子里,再将矮平的铁盘子,沿着地面,从铁笼门下方的缝隙推进墙内囚笼中。
几分钟后,一架推餐车到了前方,顺着铁笼门的缝隙,苏晓先是看到装着三个大桶罐的推餐车,桶罐边缘沾着一圈发黄的粘稠物,里面插着根木柄大勺,一沓许久没清洗过,且重复利用的铁盘子叠在一起,被放在餐车右侧。
推餐车的‘人’身高在2米3左右,体格看着有些肥胖,可这不是单纯的肥胖,而是壮硕,在那不算厚的脂肪层下,是着很有耐力的肌肉,看似憨厚的体型,却在拥有耐力的同时,也兼容了爆发力。
来‘人’身穿的褐色长裤磨损严重,上身的工作服外套脏到看不清原本的颜色,他的手指粗壮,但并不是短粗,手臂的皮肤不似人类,更加粗糙与厚实。
最让人意外的,是来‘人’的头颅,他有着猪的头颅,前凸的鼻子,猪一样的耳朵,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猪头有点拟人化,双眼更接近人类。
这是名猪头人,他的右耳朵被割下半只,鼻子上打着鼻环,从鼻环的厚实程度看来,这绝不是装饰,是用于在他不听话时,更方便控制住他,给与他更大的痛处。
看到这猪头人,苏晓马上想起世界简介中提及过,眷族通过后天杂交的方式,用两种,甚至几种生物,杂交出苦力。
这种猪头人,应该就是眷族用一种类人生物与猪类所杂交出的新种族,这些新种族不是奴隶,是更直接的私有财产,如果眷族们想,他们甚至可以屠宰与贩卖这些私有财产。
当!
苏晓包裹了晶体层的手指,敲了下前方的铁栏,正用长柄大勺向盘子里扣‘猪食’的猪头人毫无反应。
“这是哪?”
苏晓开口询问,相比得到答复,他更在意这猪头人接下来怎么应对,以及对方的神情变化。
猪头人沉默着,眼神麻木,他将盛有半流体食物的餐盘推到墙内牢笼中,视线略微偏移,在头颅与身体不动的情况下,用余光看后方的狭长过道内是否有看守。
确定没有看守,这猪头人将食指竖在嘴前,做出禁声,不要说话的手势,他张开嘴,让苏晓看到他已被割断的舌头。
这猪头人是在告诉苏晓,不要随便说话,否则会像他一样,被监管人割下舌头。
猪头人的目光依旧呆板与木讷,眼中偶尔出现的一丝神采,代表他体内的兽性还未被彻底驯化,哪怕他被鞭打,被割舌,右耳被割下大半,可他依然没被彻底驯化。
猪头人对苏晓很小幅度的低了下头,算是点头后,推着餐车继续向前。
墙内囚笼的黑暗中,苏晓盘坐着,眼中隐约透出蓝芒。
啪。
火苗出现,一支烟在黑暗中被点燃,香烟被深吸一口后,烟雾吐出,这烟雾逐渐构成骷髅头形状,一颗仿佛在狞笑的骷髅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