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vri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一把砍刀平大唐 愛下-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模仿隋韋斯的馴鹿騎兵團相伴-24vs3

一把砍刀平大唐
小說推薦一把砍刀平大唐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模仿隋韦斯的驯鹿骑兵团
那个霍子伯让自己驯鹿骑兵兵团的人,模仿那常知明的生意,毕竟那个霍子伯他们的人和资本都要比那个常知明雄厚的多。
就算是那个常知明的父亲常朝华,他也想模仿那个隋韦斯的生意。那个常朝华眨着三角小眼,整日里唠叨那个隋韦斯赚了多少钱,他想让那个常知明也抓紧时间做这个生意。
那个常朝华的心态已经失衡了,只要他看见别人赚了钱,这个家伙就十分不满,他想搞到更多的钱。
可是,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从同一个项目中赚到钱的,那个常朝华只看到了那个隋韦斯赚到钱,开心点钱时的样子,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个隋韦斯在赚钱背后付出的是什么。
同时,那个隋韦斯他们这些人,为了摆平那个找茬的人付出了多少,他也一概不知。
当然,那个常朝华的头脑也想不到这么多。
不过,那个常知明他们这些人可不会被那个常朝华的无理取闹所裹挟,那个常知明他们这些人知道世道的险恶,所以那个常朝华的胡闹,总是被那个常知明轻松的化解了。
可是,那个常朝华在这种时候,他就十分不冷静了,因为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个常朝华用最恶毒的话语来辱骂那个常知明。对于那个不理智的常朝华的胡言乱语。
那个常知明也只能够一笑了之,毕竟如果常知明将主要精力用在那方面,那个常朝华就什么都做不了。
那个霍子伯也仿照那个隋韦斯的生意搞了许多项目,霍子伯修建了驯鹿城堡。
那个汤章威对霍子伯还是很放手的,他相信那个驯鹿城堡可以消耗那个霍子伯的财力,所以他鼓励那个霍子伯修建那个驯鹿城堡,毕竟一个驯鹿城堡将沉淀大量的银子。
汤章威对于那个霍子伯他们这些人耗费自己的金钱,他总是很高兴的。
唯一让汤章威感到不安的是,那个霍子伯他们的训练营,吸引了那个胡兔兔的目光。
胡兔兔这个人,她完全是被洗脑了,凡是她丈夫说的话,这个女人是一概不信,相反别人说的话,这个女人就当做是圣旨,这个女人真是愚蠢的可以。
在那个隋韦斯的眼里,作为一个从亚特兰蒂斯来大唐本土的流浪者,他必须要将那个盖亚大陆所有的钱尽可能的赚到手。
那个隋韦斯,他将钱用化名存进了那个人费雪纯和佘冰冰,以及那个诸亦菲,还有其他大唐贵族和大唐商人他们开始的钱庄里。
甚至,那个亚特兰蒂斯的钱庄和银号,以及那个东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六世他们的银行自己存了一些,凡是那些看起来,大而不能倒的机构,都有那个隋韦斯的存款。
事实上,那个汤章威也在那些机构有秘密存款,不过那个汤章威在那些反对自己的机构秘密存款相对更多一些,那个汤章威这样做,一是打探那个自己反对者的资金来源,二是如果他万一倒台了,自己的后继者还可以有些钱花。
如果汤章威将那些自己的反对者给剿灭了,那些汤章威他们秘密存的钱,也会全部连本带利的拿回来的。
说来那个汤章威还真觉得那个隋韦斯有些可怜,当隋韦斯在那个盖亚大陆赚到钱之后,告隋韦斯的折子漫天飞。
这些奏章和大唐御史大夫们告那个隋韦斯的信件,不仅仅堆满了那个汤章威的案头。
甚至,那个唐昭宗的案头,也飞满了那个告状的折子,那个唐昭宗和何皇后他们觉得自己终于拿住了那个汤章威的一个短处,那个唐昭宗找借口将那个汤章威约了过来。
唐昭宗对汤章威说:“你手下的那个叫隋韦斯的亚特兰蒂斯的流亡者可真行,他居然带着手下的人,在盖亚大陆到处坑害我们的大唐移民。”
汤章威笑了,他说:“那些人不明白赚取财富,和那个守住财富是两回事,他们这些人就是赚到钱,也守不住钱的,那个隋韦斯不去骗他们的钱,其他人也会骗他们的钱,这些人就是傻子。”
唐昭宗说:“话也不能那样说,像胡兔兔这些人,他们根本没有见过世面,他们这些人根本不知道那个隋韦斯这些人的厉害。”
汤章威说:“这个世界,有许多傻子和骗子,那些傻子就喜欢上骗子的当,你帮助了那些傻子,他们还哭着喊着要上骗子的当,你让我怎么办?”
唐昭宗说:“那我们也做那样的生意,你看怎么样?”
汤章威说:“你好歹是大唐的皇帝,你可不能看重那点小钱。”
唐昭宗说:“这个世界上,那有人是不喜欢钱的,就算我是大唐的皇帝,那个钱再多一点,我也没意见。”
何皇后却反对那个唐昭宗做那些生意,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他们将那个精力用在一个方面,那么他们的精力就不能放在别的方面了。
唐昭宗却生冷不忌,在他的眼里,只要能够让自己的实力得到扩张,那个名声好听不好听,他根本是不在乎的。
那个霍子伯和胡黄牛,还有胡多多他们也是按照这样的原则在行事。
那个唐昭宗他们居然开始模仿那个隋韦斯开始行事之后,那个汤章威就好不能够再对隋韦斯的事情装聋作哑了。
那个汤章威开始行动了,他将那个隋韦斯他们这些人开始通缉,当然那个隋韦斯已经得到风声,将自己的那些所谓射箭训练营的家伙什全部给卖了,那些人不是安排到亚特兰蒂斯去了,就是就地解散。
霍子伯他们这些人也将自己那些见不得光的成员,全面的撤退到了黄金大陆,反正那个地方天高皇帝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