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五章 陰山閲讀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圣人符篆,威能岂是等闲?
煌煌大势之下,那太极图散发出来的威势,根本不是冥河老祖的业火红莲所能比拟的,哪怕其人与血海一体共生,能调动血海之力!
太极图压下,那一朵十二品业火红莲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黯淡下去,红莲业火四处逸散,不断崩溃,任凭冥河老祖如何调动法力都不成!
圣人之下,尽数都是蝼蚁,更何况出手的还是圣人之中被公认最强的太上老君!
“莫元,你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冥河老祖高声呼喝,言语里满是恨意,然而越是如此,便愈发的显露出他的虚弱无力。
在圣人面前,他毫无抵抗之力。
此刻,冥河老祖心里极是后悔将元屠阿鼻双剑借给无天,不说这厮背信弃义,而是以两柄先天杀伐神剑的无双锋锐,面对这一副巨大阴阳太极图,说不得便能起奇效,将这太极图破去。届时,便是那莫元混沌钟和太阳真火再是犀利,也难以奈何的了他,除非莫元能将血海自三界中抹去,可这是圣人都不敢做到的事情!
事实上,冥河老祖这种想法极是可笑,休说元屠阿鼻双剑,便是诛仙剑阵予他又有何用?
圣人的力量与他是两个层次,那是无论什么都不能帮助他跨越的力量鸿沟,自老君赐下这一道符篆起,冥河老祖的结局便已经是固定了的!
阴阳太极图在冥河老祖的谩骂中越落越快,那整个血海的红莲业火,已然尽数消弭无踪,而十二品业火红莲也被阴阳太极图中无比强横的法力给压的越缩越小,越缩越小,最终光华彻底收敛,没入了冥河老祖体内。
而冥河老祖其人,则是在一阵无力的挣扎后,被那副巨大的阴阳太极图吸入图内,随后那太极图骤然收缩,化作一抹流光没入了血海最深处。
“莫元,终有一日,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冥河最后的声音在这血海上空回荡,莫元却是不屑一笑,便是这厮成圣都未必能奈何得了在道门圣人庇护下的他,更不必提这厮被封印后,根本没有半点成圣之机,修为战力都不如他!
“冥河,朕的未来不必你操心,你既然不在了,阿修罗界也没存在的必要了!”
莫元自言自语了一句,身影一晃,便消失在了血海的上空。
阿修罗族一脉,好勇斗狠,狰狞弑杀,没有冥河约束,必然是为祸三界的结局,莫元又如何能放过他们?!
且说阿修罗界内,一众阿修罗族人透过神通法宝,不难观看到血海上方的那一场大战。
待他们看见自家老祖祭出十二品业火红莲后,依旧是被那阴阳太极图镇压,顿时再次哗然。
不过这一次,可没有半分先前叫嚷着斩杀莫元的嚣张姿态,而尽数都是慌乱无比。
也不怪他们如此,他们乃是冥河老祖以血海污秽上承天道创造出来的种族,自出生以来,便一直享受着冥河老祖的庇护,冥河老祖在他们心中,便是那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可此刻冥河老祖被封印,日后又有谁能庇护他们?!
“老祖败了……老祖就这般败了……”
那冥河老祖的主殿之内,铁扇公主喃喃自语,脸上情绪极其复杂,那是对莫元的痛恨,对冥河落败的震惊,还有对日后前路的茫然无措等等诸般交织在一起的面容。
先亡夫,再亡夫,又亡子,最后,这仅有的依仗冥河老祖也是惨遭封印,莫元仿佛是她天生的克星一般,将她所有的血亲尽数斩杀,只余她一人,她是当真恨莫元到了骨子里。
“莫元……真武大帝……莫元……真武大帝……”
铁扇公主嘴里翻来覆去的念叨着这两个名字,眸中满是欲要择人而噬的仇恨目光,而对于外界阿修罗族人的诸般表现,她丝毫未觉,或者说,是察觉出了却故作不知。
而就在此时,这铁扇公主眼前一花,待得回过神来,身前已然多了名气势威严无比的年轻身影来,那道身影穿衮服,戴帝冠,不是莫元又是谁?!
心心念念的仇人骤然出现在眼前,铁扇公主忍不住瞳孔一缩,眸中俱是恐惧神色。
也不怪她如此表现,以莫元的法力道行,身份地位,都不是她能企及的,以她夫君、孩儿、父亲以及老祖的强悍法力,都不敌此人,更不必说她了,她自然是怕的。
莫元看着眼前的女子,眸中闪过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可以说是一种怜悯,也可以说是一种可惜。
昔日那个高高在上的牛魔王夫人,此时头发斑白,神色黯淡,哪有半分美人的气色,只有浑身上下的暮气和恨意,而导致其人落在这个下场的,正是他莫元。
认真说起来,这铁扇公主与莫元却是无冤无仇,只能说造化弄人,世事难测。
“你……你是来杀我的……”铁扇公主嘴唇颤抖着说出了这句话,言语里满满的充斥着畏惧。
她不怕死,真正的她,早在红孩儿死去的时候便死去了。
她怕的是,她死了之后,又有谁会为她的那些血亲报仇,难道就任由仇人活跃与世上吗?!
“你还不配朕出手。”
莫元平静的道:“朕此来阿修罗界,一是处理冥河老祖不在后的手尾,二则是来看看你这个可怜人。”
“我可怜?!”
铁扇公主情绪激动的道:“我不可怜,我是牛魔王的夫人,阿修罗族的长公主,都是你,都是拜你所赐,若非你,我又如何会落至今日这个地步?!”
“你不该怪朕,要怪,就怪你夫君没有眼力!”
莫元道:“朕从未主动与尔等为敌,反而是那牛魔王,一次又一次的来寻朕的麻烦,还坏了朕的机缘,朕杀他,并没有半分愧疚之情!”
牛魔王为了蛟魔王的仇恨,与他为敌,两人之间的恩怨纠葛,都得归结到那一柄化血神刀,牛魔王为了兄弟,莫元为了活命,都没有错。而这世上的事情,许多时候并不需要对错,弱肉强食,才是一切问题的解释和解决办法。
铁扇公主直勾勾的看着莫元,满是恨意的道:“我只知道,你杀了我夫君,杀了我儿子,杀了我父亲!你既然出现在我面前,要么将我也杀了,要么,等我日后寻到机会,必然会将你斩杀!”
“朕等着你,罗刹女,只要你敢与朕动手,朕绝不会手软,不过,怕你没有做朕对手的资格!”
莫元说完这句,手中法诀骤然掐动,一股恐怖无比的气势,陡然自其身上升腾而起,瞬息之间,席卷整个阿修罗界,那是独属于三重天准圣强者的气势,除非准圣当面,不然的话,便是大罗金仙也是承受不住,得俯首下拜!
一刹那间,整个阿修罗界,所有的躁动都平息了,所有的阿修罗族人都被这股强横气势震慑的跪伏在地,浑身打颤,丝毫不敢动弹!
“你……你要做什么……”铁扇公主艰难的吐字出声问道。
莫元却是理也不理她,而是朗声道:“阿修罗族听令,朕乃北方真武大帝,今奉太清圣人法旨,将勾结魔族的冥河老祖封印,念及尔等素来在阿修罗界中安分守己,不曾参与此中事端,今日便不追究尔等罪过,不过尔等自今日起,未得朕之法旨,亦不许踏出阿修罗界一步,玉清仙禁,封!”
他的声音在法力的加持下,瞬息便朝着四面八方笼罩而去,传遍了整个阿修罗界。
与此同时,他体内的法力疯狂涌动,那一株九品造化青莲绽放出无尽青色光华,青光炽盛无比,亮彻整个阿修罗界,随着莫元法诀变换,那青色仙光凝聚成了一个又一个玄奥道符,将出入阿修罗界的门户牢牢封禁。
这是莫元倾尽全力凝聚的道符,便是准圣三重天的强大存在,也要颇为耗费一番手脚方能击破,不过不等其人破除符篆,莫元便会早早生出感应。
可以说不得莫元点头,除非圣人,不然谁也救不得阿修罗族人!
阿修罗族人此刻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虽然说他们甚少在三界走动,可不是不在三界中走动,但是眼下,莫元便是不让他们在三界之中活动了!
阿修罗界虽然广袤,可是又如何能与三界想比?
可是莫元并不会在意阿修罗族人的意见,他之所以布下封印,而不是将阿修罗族人尽数斩杀,只是因为他不想沾染上那般大的罪孽,那样对他修行无益。
阿修罗族人秉承血海污秽而生,上承天道,自然是有其存在的道理,将其族斩尽杀绝,固然是随手之事,可是又到哪里再寻个种族来分担血海中的大罪孽?!
况且修行之路,难如登天,阿修罗族人的潜力,不足以出一个三重天准圣,更无论是圣人了,对于莫元并无威胁,这也是莫元为何会放过他们的原因之一,铁扇公主亦是同理。
眼见得封印完成,莫元也不在逗留,动念之间,人影已然自此界消失,回转真武神殿而去,只留下原地无数阿修罗族人和铁扇公主不知所措。
……
地府,阴山背面。
这里是冥界禁地,乃是酆都大帝和地藏菩萨严令禁止闯入的地方,纵然是阴司正神,阎王判官,都不许靠近此处,违者严惩不贷。
也曾有凶神恶鬼不服管束,依仗法力道行闯入阴山背部,然而只要跨过那道界限的,俱都再不曾出现在这世上,有人说这里居住着一只上古凶兽,将他们尽数杀了,也有人说这里蕴含着通往六道轮回的另外一条路,他们都轮回转世去了,但不管如何,总是没人敢再闯入这里。
然而倘若站上了阴山之巅,俯瞰背面,便会发现这里并不是那些传言之中讲述的,反而很有生活的气息,那里一座又一座的高大屋宇连绵耸立,构成了一条条的街道,汇聚成了一座大城,只是相比人族的城市,这里的建筑未免失了几分精巧,多了几分粗犷豪迈之气。
在这座大城最中央的部分,是一座占地极其广袤的宫殿,宫殿之内,坐着三道身影,俱都笼罩着一袭黑袍,看不清模样,每一道身影上,都有一股极其凶悍的气息散发而出。
那是经历了千万血战,屠戮了无数生灵方才能凝聚的气息,凶煞无比,摄人心魄,便是大罗金仙见了,也要心神为之一震!
此刻,三道身影下面,站着一位姿色妖艳的美人,一袭黑色宫裙,眸光娇媚无比,却是那无天座下的弟子赢妖!
赢妖明眸如水,打量着身前的三道身影,心中为几人的道行震撼不已,面上却是不露声色,娇笑道:“几位,也考虑了这么久,不知可否给个准话,到底是做,还是不做?!”
“无天,不够资格与吾等谈条件,也使唤不动吾等!”最左侧的那道黑袍身影沉声道。
“无娘娘的诏令,吾等不会出阴山一步!”最右侧的那一道人影说道。
赢妖眉头一皱,这便是拒绝了,那位娘娘的诏令,休说是她,便是无天出面,人家也未必会见,她到哪里去弄?!
想到这,她不禁心中微有烦躁,语气不善的道:“尔等可要想好了,现在不出力,待我师父掌管三界后,尔等全族便是走出阴山,也未必能占到什么好位置,魔祖大人答允尔等的,可只是让尔等走出阴山,并未答允尔等在哪儿立足!”
那座位上的三道身影气势陡然一沉,三股凶戾杀气直奔赢妖而去,赢妖忍不住浑身一震,体内法力自发运转与这三股杀气抗衡,可仍是忍不住浑身打颤。
“小辈,在吾等面前安敢如此放肆?”左侧那道黑袍身影道。
“今日如不是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吾等必然要了你的性命!”右侧那道人影道。
婚姻大作战
赢妖牙关打颤,可是硬撑着那股恐惧,道:“尔等便说出不出手,如是不出手,我这便回禀师父,不过尔等不要后悔!”
左右那两道身影闻言,当即便要发作,而当此之时,那中间的一道身影长长叹了口气,道:“希望你记住今日的话,无天如是敢不遵守诺言,吾族也绝不是好欺辱的存在!”
……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