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1b4優秀小說 靈魂訂造師 起點-第601章 這娘們死心眼熱推-d3w79

靈魂訂造師
小說推薦靈魂訂造師
要说钩主也是应变神速——见孔余惨死、林红缨发愣,滕连福自知不敌,立刻催动法诀,于电光石火之间作法逃得了一条性命。
屈南生的这一剑劈了上去,也的的确确劈中了那一对金钩,却未砍杀掉滕连福本人——滕连福双钩一颤,漂浮于空中应敌,而他的肉身却在一瞬间化作一团金光,晃煞人眼……
一双千锤百炼的金钩法器被屈南生一剑劈断,但是当金光散去,吴比等人却再也找不到滕连福的身影,只能见到弯钩湖的匪友身上皆是闪过一层金光,又重新恢复了身处阵中的一脸陶醉模样。
“什么情况?”吴比虽然没太看懂,但也猜出来应该是某种遁法。
“哼,附身与自家弟子,老滕的看家本领。”林红缨握着白骨大枪哂笑道,“从前他都用这招来阴人的,拿来逃跑还是头一次。”
林红缨一说,吴比就想起当初自己在大圆湖上见到的那幕——当时石芽要走,荆天心不肯独自承受栖霞池的怒火,便把在场的所有大佬都拉出来下水,记得滕连福就藏在人群中,是硬生生被剑主他们拉出来的。
想来滕连福热衷于阴人,方才与弯钩湖的匪友们钻研出了这么一套遁术,随时隐藏在自家弟子身上,没想到这次倒是被救了老命。
显然现在一个个抓着弯钩湖的匪友杀过去并不划算,屈南生也没有这等打算,于是呵呵一笑表情轻松,对着在场所有的弯钩湖匪友们说道:“便由你逃得这次,下次可便没这般好运了……”
“接下来你要怎样?”林红缨枪在手,却并不想出,心里面也突然升出一股莫名之意——孔余惨死当场,滕连福也被劈断了法宝逃之夭夭,但自己却并不觉得难过,反而有一种快意?
要说八方湖几位湖主之间关系一向都不好,但也从来没有过真的正面冲突,那么为何自己却对他们毫无共情之意?真的只是表面兄弟?林红缨自己问自己。
“什么怎样?还有更大的贼首待我去斩,所以我要走了。”屈南生将虚剑收回了自己的天灵盖,竟是没有了再动手的意思,“期待上面再相会。”
林红缨愈发想不通安心大仙究竟是友是敌,看了看地上刚刚逃过一劫的匪友们,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走走走,还有三人。”吴比拉着皕枯和屈南生快步而行,可不想再多说什么废话了——这一趟救下了水芹,除掉了两个掌控阵眼的羊凝亲信,顺便还杀了鞭主孔余,已经算得上是战果颇丰……
而且现在看起来,林红缨似乎还对屈南生产生了好感?那正好趁这个机会功成身退,不要与林红缨过多纠缠。
倒是一旁的皕枯望向屈南生的眼睛更加崇敬,不是因为他神通广大,也不是因为他潇洒磊落,只因为他每一步都很果决,选定了一条路便再没了动摇。
三人快步离开了林红缨所在之地,留枪主一个接着一个唤醒手下匪友,赶往下面三个操纵阵眼的宠姬所在之处——第一个和第二个都好说,在屈南生将她们刺醒之后一人离开,一人不服而死于剑下。
但是到了第三位……也就是最后一位的时候,吴比他们觉得有点难办了。
破除这个阵眼的话,整个活色生香阵二阵的操阵之人便只剩下了圩一一人,接下来就要面对羊凝在凝香宫的最后一手布置——不过这还不是最难的,反正无论是羊凝本人接客亦或是留下个手下,吴比他们都是要斩之上楼而已,头疼的是,此时此刻正与第三位阵眼在一起的……正是不久前才上楼入阵的燕姬!
显然比之八方湖的其他匪友,燕姬他们的心智更为坚定;而且在吴比等人破掉了前面阵眼之后,活色生香阵的运作也出现了一些困难,于是挽月湖被困的匪友们挤眉弄眼,竟然已经快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挣脱阵力了。
“这娘们死心眼,等我们唤醒了这个宠姬,倘若不小心惊醒了燕姬的话……咱们得快点跑得远些,可莫要被她缠上……”屈南生一边说着也一边忍不住笑,离得老远瞄准了那正在作法的宠姬,真的准备刺完这剑便逃之夭夭。
“等一下,我还没弄明白后面是怎生行动呢。”吴比按住躁动的屈南生,先要问个清清楚楚,“一会我们弄醒了这个,扭头去找石芽?万一到时候石芽还没有找到羊凝的位置,然后这边燕姬先醒了呢?”
“林红缨肯定正在解救自家弟子,不过看他一枪一枪地捅过去还好,需要许久方才能够救下那么多被困的八方湖人。”吴比帮屈南生分析局势,说着说着自己却笑了,自嘲一句,“八方湖人,呵呵……”
“但假如燕姬这边醒了的话,肯定就是不管不顾,见到宠姬就杀,到时候你可就没给那些会死的宠姬机会哦。”吴比提醒了一句。
“百密必有一疏,你我也不要想着能把这凝香宫的千人都算到,那是陈燎该干的活,眼下他不在咱们也不用抢着干……”屈南生咧嘴一笑,“把握大方向才是真,就算芽妹还没有找到羊凝所在,但你我只要跟上去不就完了?谁人能伤她?”
“就算圩一一人控制不住凝香宫的活色生香阵,那便坚持到最后,实在不行就全放出来又能如何?”显然屈南生与林红缨交过手后信心倍增,口气已经大到不把凝香宫中的敌手放在眼里了。
吴比心说行行行你装逼,我给你擦屁股,也就一句话都没有;可哪知屈南生话锋一转,说出了自己底气何在。
“你可千万记得最危险的时候,放出那个东西来……”屈南生见皕枯在场,一直未管吴比叫师父,不过此时的眼神却有点徒弟和师父撒娇的意思。
吴比知道这厮说的是米缸,心说放出来又是一场大劫,不过如果过了的话那还真是如虎添翼,像刚才那种一对三的情况还真是一点不虚,于是只能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皕枯在一旁听着安心大仙与弟子的对话,突然觉得二人有些像两个大孩子,此时正在谋划如何偷那市集上水果摊的水果。
“妥。”屈南生见吴比同意,也便刺出了那瞄准已久的一剑——剑气倏然舒展,却没想到是被这么一个人所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