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zdqg好看的小說 《諸天苟仙》-第二十九章邏輯帶師閲讀-3dzb4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
世间一切,起初是一个点,随后逐渐递减,高级趋势底级,能量信息朝下一层传播,下一层又向下一层传递……
而高位者,高维度者,大罗者,这些上层生命体,信息体,大道化身,站在金字塔的顶端。
无论大罗,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会传递信息,演化神话,因为他们的信息都刻印在大道深处,成为道的一部分。
人,仙,神,佛,魔,妖,这些玄之又玄的概念。
即便没有真仙天尊传道,佛陀如来开释,也会自然而然的出现,因为这是天地演化的一部分。
其中以人最为特殊,因为人族是天地主角,所以诸天万界,无尽虚海,无限维度,大陆,星球,世界,大千,宇宙,洞天,福地,都能看见人族的身影。
狐妖世界是因娲皇信息扰动,灵气辐射,大道投影,而诞生的世界。
其中,人与妖的爱恨情仇,生死悲欢,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
至于为何会出现轮回,出现连大千世界都不一定能孕育的正经轮回·阴土冥府。
洛风表示:“咱也不敢想,咱也不敢问。”
想来虚空出现了bug,嗯,一定是这样的。
黄泉路上,奈何桥,奈何桥下,忘川河,忘川河水滔滔不绝,呈现呈血黄色,无数杂念,怨恨,悲欢离合,心魔烦恼,皆在其中。
洛风打起一碗黄泉水,采摘几朵彼岸花,用三昧真火熬制出一碗孟婆汤。
看着汤色纯净,带有微微花香的孟婆汤,洛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撒了一把枸杞下去。
“啧啧啧……”
“味道不错,有点像山楂,酸梅。”
“就是水质差了点,只是忘川河分支,不是正宗的黄泉真水。”
洛风点评道
水中上品,当属于七大真水
玄冥祖巫的特性玄冥真水;瑶池金母灌溉蟠桃的天一真水,祖龙掌握的一元重水,隐藏地府洗净万灵的黄泉真水,又名忘川真水;烛龙于时间光收集的宙光真水。
洛风执掌的天河真水,以及日月星三光合成的三光真水,又名三光神水。
洛风即使天河教主,又是斗姆弟子,后两者随手可得,前面五种没有品尝过。
“品质差了点,但聊胜于无。”
洛风又拾起一捧忘川河中的黄泉水,做了一碗孟婆汤。
这次换个口味,撒一点葱花。
水神品尝真水,如同大佬女装,零次和无数次,停止是不可能停止的,一发不可收拾。
第一日
娲皇世界出现轮回,不可多得,要督促自己下多下些苦功。先要分析奈何桥信息的结构的第八章……
第二日
品尝,黄泉真水
第三日
品尝,黄泉真水
第四日
品尝,黄泉真水
第五日
洛天依啊,洛天依!你怎么能如此堕落!先前订下的悟道计划你都忘了吗?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第六日
品尝,黄泉真水
第七日
品尝,黄泉真水。
洞天无甲子,世上已千年,干了黄泉水,来世还做仙。
彼岸花本就有忘忧草的雅号,炼制成孟婆汤,能清洗本源,还溯真灵,乃至轮回冥府第一特产。
玄元天尊万法不侵,可天尊是洛风,洛风非天尊。
洛风也是仙体,理论上孟婆汤作用不大,可架不住量大。
白开水喝多了,也会死人的。
干了许多黄泉水炼制的精品孟婆汤,无忧无虑,忽然有一天洛风心血来潮,默默望天。
“总觉得,我忘了什么?”
洛风看向人间,掐指一算,洞察过去未来,前因后果。
窥探出了真相。
当年王大海转身为东方长明,按照安排,第三年韩丽丽,或者韩冰会去一气道盟接应,帮其种下真气种子。
由于孟婆汤的缘故,心中,我安排了这件事情=有人去做这件事=这件事已经做完。
形成完美的逻辑闭环。
没有人去的结果是,三年又三年,如今已经十二年了,王大海,或者说东方长明,苦巴巴地等了十二年,也没有人来接引。
只能自己凝聚真气种子,六岁开始修行,修了六年,东方长明,今日凝聚种子。
因果联系下,洛风心血来潮。
“意外,真的是意外,贪杯误事啊。”
洛风叹息一句,念头一转,却不该如此。
就算自己忘记了,韩冰,韩丽丽跟王大海亲同师兄弟,也该来提醒自己啊。
虚空一抹,立体三维投影圆光术浮现。
嵯峨黛绿的山峰,蓊郁荫翳的树木与湛蓝辽阔的天空,缥缈的几缕云恰好构成了一幅雅趣盎然的淡墨山水画。
山谷中一对佳人临水而坐,如壁如玉,互相依靠,仿佛生活多年的夫妻。
正是韩丽丽与韩冰
“呐……”
洛风猝不及防地被塞了一波狗粮,万年的心境遭遇巨大的打击与创伤。
衣袍一挥,袖里乾坤。
将两人拘到忘川河前。
韩冰和韩丽丽起初警惕防御四周,紧接着看到洛风,两人不禁老脸一红。
洛风有气无力:“说吧,怎么回事。”
韩冰上前行礼叩拜:“老师容禀,我与师妹情投意合,结为道侣,是因为多年前王师兄轮回转世去了,我们原本三人行,变成了二人行,我与师妹心感悲凉……”
“行了,行了。”
洛风挥挥手打断长篇大论,用脚指头都能想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就是可惜王大海这个老实人。
原本快快乐乐的师兄弟三人,结果一转身,剩下两个瞬间勾搭起来。
两个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把师兄抛在脑后。
交流了这段时间人间发生的事情,洛风挥挥手打发两人去接应王大海。
衣袍一挥,又是袖里乾坤。
韩丽丽和韩冰来到了人间,原来山谷。
此刻已经是月明星稀,夜晚时逢。
韩丽丽娇羞道:“师兄,已经这么晚了,我们明天再去接引王师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