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fhg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光耀艾澤拉斯討論-第619章 角鬥士薩爾讀書-1fzx4

光耀艾澤拉斯
小說推薦光耀艾澤拉斯
就在矮人们已经开始飞往敦霍尔德时候,这座城堡却还是保持着以往的平静,仿佛完全不知道即将迎来大量敌人的进攻一般。
实际上,敦霍尔德上到指挥官布莱克摩尔,下到看门的守卫,确实没有一个人知道有一群敌人正在赶来的路上。
拉文霍德派出的信使通知了洛丹伦通知了达拉然通知了蛮锤矮人,甚至就连远隔湿地的铁炉堡和筑墙自守的吉尔尼斯王国都有人去送消息——拉文霍德判断这次的时间可能导致新的一场席卷东部王国的人类——兽人战争,所以将消息送到了世界各地,就是担心各国真遇到战争会措手不及。
偏偏只有本次战争的中心,敦霍尔德城堡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不过这却并非拉文霍德忙中出错,他们是特意没通知敦霍尔德方面。
根据拉文霍德掌握的信息,敦霍尔德城堡的领导者,也就是布莱克摩尔将军,一直对洛丹伦和联盟心怀不轨,这位“心怀大志”的典狱官自从捡到一个兽人婴儿开始,就萌生了借助兽人帮自己登上王座的想法。
要不是布莱克摩尔将军这个人性格懦弱又非常好酒,也许真有几分机会做出一番大事也说不定,只可惜直到萨尔摆脱他的控制,布莱克摩尔也没能下定反叛的决心。
也正是因为布莱克摩尔的种种缺陷,导致他对敦霍尔德的经营也出了问题,要不是兽人们没有什么逃走的想法,他这个集中营恐怕早就没有囚犯可供关押了。
实际上,布莱克摩尔最近几年的关注重点还是在自己组织的兽人角斗场上,依靠着自己看管兽人俘虏的便利,他在敦霍尔德建立起来一个以真实著称的角斗场,数年下来,这个角斗场有了不菲的名声,吸引了大量有钱有闲的贵族前来,为布莱克摩尔提供了大量财富。
而被他收养并取名为萨尔的年轻兽人就成了布莱克摩尔的摇钱树,这个接受了数年训练的兽人精通各种战斗机巧,而且也许是因为自幼就和人类生活在一起的原因,萨尔的脾气不像寻常兽人那般暴躁,反而有着非凡的冷静,这也增加了萨尔在角斗场上的胜率。
不过萨尔自己却不太喜欢这种每天在角斗场里和野兽、食人魔或者兽人搏斗以取悦看客的日子,不过从小就接受布莱克摩尔培养的萨尔不知道除了角斗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在没有安排自己上场的时候,萨尔除了自己一个人对着各种假人训练,还会偷偷溜去关押自己的同胞们的地方转转。
自从萨尔开始接受战斗训练之后,布莱克摩尔就不允许萨尔继续和其他兽人接触了,然而萨尔很清楚自己和人类并非同族,这从那些守卫和仆人看向自己的异样眼神之中就能察觉出来。
虽然那些无所事事的族人总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但是萨尔还是觉得他们更亲近一些,不只是因为他们相似的容貌和共通的肤色。
萨尔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要拯救这些同胞,至少也要让他们打起精神来,不论如何,现在这种状态绝对是不正常的。
只可惜萨尔目前还没能将心中的想法付诸行动,他每次偷偷绕过守卫们的视线接触自己的族人的时候,他很少能够得到什么回应,好像这些兽人把萨尔也看作了异类一般。
这一次的接触也是如此,萨尔兴奋地向几个和自己年纪相近的兽人描述着自己刚在角斗场上的英勇表现,却基本得不到什么共鸣,更让萨尔难受的是,那些年长的兽人看向他的目光之中除了冷漠似乎还带有几分恨意。
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萨尔渐渐地失去了谈兴,只能将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攒起来的一些食物交给这些族人,自己则仓皇离去。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萨尔迷茫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作为布莱克摩尔的优秀摇钱树,他自然配得上这份待遇。
然而躺在用稻草铺成的床上,萨尔却有些难以入睡,只要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出同胞们麻木中带着些许恨意的脸庞,让萨尔有些心烦意乱,直到疲惫彻底占据他的精神,年轻的兽人这才沉沉睡去。
睡梦之中,萨尔觉得自己好像离开了敦霍尔德城堡,来到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中,这片冰雪覆盖的荒原之上遍地都是各种奇形怪状的怪物,萨尔发誓,自己从未见过这么多种奇特的生物,即使是在以往的梦境之中也从未有过类似的景象。
这些奇怪的生物中间包围着一个棕色皮肤脸上还涂抹了白色颜料的兽人,萨尔只看了一眼,就明白这个兽人和那些被关押起来的同胞不同,他的眼睛之中闪烁着智慧与勇气的光芒。
梦境的最后,萨尔惊讶地看着耐奥祖身上浮现出一套漆黑的盔甲,仅仅是用眼睛盯着那副盔甲,都让萨尔心中泛起阵阵凉意,这种奇异的感觉将萨尔从梦境之中唤醒,醒来前脑海之中都在回荡着耐奥祖的一句话:“帮助我吧,萨尔,和我一起改变我们族人的命运。”
就在萨尔从梦中惊醒的时候忽然听到城堡内各处传来警钟的声音,年轻的兽人顾不上梦境中的经历,急忙穿戴好平时的装备,想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精熟通用语的萨尔很快就从各处传来的乱七八糟的呼喊之中总结出来发生了什么,好像是有一群怪物来进攻城堡了,关于怪物的描述却是五花八门,萨尔走向大门的一路就听到了好几种完全不同的描述,什么比人还大的蜘蛛,体型巨大的蝙蝠,只剩骨架的骷髅……这让从未离开过城堡的萨尔彻底迷糊了,怎么感觉这些东西都很熟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