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nsz超棒的都市小说 日娛之華麗的逆襲-360 飯島三智【下】展示-u9gii

日娛之華麗的逆襲
小說推薦日娛之華麗的逆襲
日本唱片协会(RIAJ)和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JASRAC)是日本国内音乐组织中最强势的两家,毕竟这两家可是负责收钱和分钱的。只不过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主要针对的是词作家、曲作家以及拥有词曲版权的音乐出版社;而日本唱片协会则是针对唱片制作与发行公司。
这两大协会在日本国内基本是垄断地位,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垄断了日本国内99.3%的音乐词曲版权,而日本唱片协会这几乎集中了日本国内所有的主流唱片公司。
林俊秀和秋元康主要是和日本音乐著作权协会打交道,毕竟每个月都能收到这个协会汇来的词曲版权收入。至于日本唱片协会则基本是索尼唱片这些公司才会打交道,而事实上日本数得上名的唱片公司都在这个协会里。
不过就和日本社会一样,日本唱片协会内部也是有三六九等的。最高等级就是正式会员,这些会员公司不仅有提议权,同时还有表决权;仅次于正式会员的是准会员,准会员是没有表决权的,但好歹在会议上是有发言权和提案权的;最差的就是赞助会员,听名字就知道这个资格是掏钱买的,而且仅仅只有旁听会议的权力而已。
与日本社会有等级差一般,日本唱片协会的会员资格也是非常固化的。从1942年成立至今,日本唱片协会的正式会员数就几乎没有变化过。
正式会员中首先包括的就是国际三大唱片公司:环球、索尼和华纳;其次就是那些在日本本土非常出名的独立唱片公司:艾回、国王、建伍、波丽佳音、Being等;再次就是娱乐巨擘附属的音乐子公司:日本电视台的VAP唱片、德间书店集团的德间唱片、吉本兴业的吉本音乐、南梦宫公司的万代南梦宫艺术唱片等;最后就是那些从协会成立之初就存在并延续至今的唱片公司:古伦美亚、帝蓄娱乐、雅马哈音乐等。
为什么日本音乐人活得那么滋润?其实就是日本唱片协会在收取版权费用方面真的是孜孜不倦。比如国内音乐人很少听过的“二次使用授权费”和“唱片租用报酬补偿费”之类,二次使用授权费就意味着消费者即使购买了正版唱片,但是如果将唱片中的音乐用于商业用途,那日本唱片协会还是会找你收费;至于唱片租用报酬补偿费就更夸张了,比如小明开了一家租碟铺,日本唱片协会有权在小明每天出租唱片的收入中抽取一部分作为使用费。甚至日本唱片协会还会征收“私人录音补偿金”,就是小明买了正版唱片然后翻录一张送给小红这样的行为,日本唱片协会也是要收钱的。
正因为日本唱片协会收钱的地方太多,牵扯的金额太庞大,所以正式会员们一直不愿意招收新的正式会员进来。杰尼斯事务所旗下的三家子公司就只有饭岛三智的杰尼斯梦想没有拿到准会员资格,喜多川自己的杰尼斯娱乐和玛丽母女的杰尼斯风暴都是协会的准会员。
也正因为这样的区别对待才让饭岛三智对成为日本唱片协会的会员有了执念,可惜她的这个执念实在是没有办法实现。别说林俊秀和秋元康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有这个能力也不会用在这里。要将一家成立才几年的公司送进日本唱片协会,这欠下来的人情债可就大了,天晓得要如何才还得清呢。
看到林俊秀和秋元康坚决的表情,饭岛三智也知道想从他们身上突破是不可能了,于是她也放弃了在这个问题上的继续纠缠。接下来大家谈的就是如何交换资源,毕竟现在AKB48手上没有太多的资源,因此基本上就是饭岛三智这边撒资源过来让SMAP带着AKB48一起飞。不过虽然AKB48身上没有太多东西可以交换,但是他们身后的两位大佬——林俊秀和秋元康这里却有不少好东西。几经谈判之后,林俊秀和秋元康终于承诺为饭岛三智旗下的艺人提供相应的日剧、歌曲等作品。
而就在双方都谈得差不多的时候,SMAP也是踩着点地来到这里。因为SMAP加入,于是大家又重新点了一遍食物。SMAP这边基本就是中居正广和木村拓哉出面,剩下三个人一般不会太关心这些事情。而在中居和木村这边,也一般是中居是沟通,木村补充一些一家,最后五个人确认没有问题就算OK。
林俊秀和秋元康这边拜托SMAP日后在节目里多多照顾一下AKB48,而饭岛三智也代表SMAP希望双方可以在影视及音乐作品方面进行深度合作。而对此最为积极的则是木村拓哉,此时的木村拓哉真的面临着转型的压力。要知道木村拓哉到现在的所有角色都是演他自己,也就是负责在电视剧里耍帅就是了。这样的表演估计再撑五年就不行了,毕竟新的观众在成长中,他们可不见得喜欢木村。
林俊秀稍微回忆了下2007年,这一年的SMAP似乎并没有太多的作品。在唱片方面,全年只有一张单曲发行;而在电视剧方面,木村拓哉也只有一部作品,稻垣吾郎和香取慎吾都只是客串了一集,剩下的草彅刚和中居正广则完全没有作品。
不过木村拓哉在2007年拍摄的《华丽的一族》可是相当经典的一部日剧,算是木村少数演得不像自己的作品之一。为了不破坏这部日剧,那给木村只能制作正统的日剧,也就是那种11集到12集长度的日剧。至于草彅刚倒是可以安排稍微长一点的日剧,甚至是做成长寿剧。
剩下的三个人,香取慎吾戏路太窄、稻垣吾郎担不起主役,而中居正广又志不在电视剧方面,所以到时候安排这三个人客串演出便是了。林俊秀在脑海里开始回忆2010年代比较优秀的日剧,在将大河剧、晨间剧和女性主役剧都排掉之后,剩下的几部剧又因为原来的主演过于鲜明而无法替换主角,最后仅剩的几部日剧还有题材可能不适合的风险。
林俊秀想了想,最后开口对木村拓哉说道:“木村桑,我有一部非常有意思的日剧。虽然这是一部关于恋爱的电视剧,但是恋情的双方却有着非常不同的纠葛。女生的哥哥杀死了男生的妹妹,而男生的父亲因为杀人犯没有忏悔而抱憾而亡。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男生和女生的哥哥其实是昔日的好友,而男生此时决定向他复仇。”
林俊秀提到的这部日剧就是富士电视台于2011年推出的“木十剧”——《尽管如此,也要活下去》,这部剧的收视率平均只有9.3%,在同时段并不算多出色。可是这部剧得到了剧评人的一致好评,不仅在日剧学院赏里拿下当季最佳日剧、最佳男主角、最佳男女配角、最佳剧本和最佳导演等多项大奖,还在银河奖里让编剧拿到50周年纪念奖。
和日剧学院奖不同,银河奖在日本广播圈里的格调非常高,电视类奖项基本都是颁给纪录片或深度报道,偶尔颁给电视剧也是冲着历史剧题材而来,基本上就是NHK的大河剧或TBS电视台的“大奥系列”还有点可能性。所以,这部剧让编剧拿下银河奖的新闻在当时也算是轰动一时。
只不过比较麻烦的地方就是年纪,原本的主演瑛太是82年生人,而木村拓哉则是72年生日。如果木村要出演的话,那剧本不仅要大幅度修改,化妆方面也估计需要多费点功夫。同时这部剧需要启用不少年轻演员,这方面倒是可以让饭岛三智去卖人情。
在场的人都有拍摄电视剧的经验,因此很快就能听出这部电视剧的厉害之处。木村拓哉更是两眼放光,别看木村拓哉的日剧收视率是吊打所有演员,但是他的日剧艺术性却是备受诟病。不是木村拓哉不想出演一些有深度的日剧,而是这些有深度的日剧对于他的形象实在是有太大的伤害作用。
对于木村的粉丝来说,她们是无法接受木村拓哉去出演什么变态杀人犯之类的角色。可是如果想要有深度的演出,那么角色一定是非常极端的。可现在林俊秀拿出的角色却没有那么极端,相反还是非常正面的。而且一切又包裹在恋爱题材之下,这刚好是木村拓哉最擅长的领域。
“林君,你的剧本有了么?我感觉这是个非常有趣的故事,如果可以的话,请将它交给我!”木村拓哉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和林俊秀预约这部日剧的主役资格,“我一定会用心演好这个角色。”
看到木村拓哉被林俊秀钓上钩,饭岛三智只好叹息一口气地说道:“林君,这部剧有什么要求么?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像景子与你那样合作,成为这部电视剧的著作公司。”
“这个基本没有太大的问题。”林俊秀说道。
在日本,电视剧和电影的制作公司和著作公司并不是一回事,制作公司和著作公司或许有重叠,但是也有可能完全无关。通常来说,制作公司只负责拍摄和制作,影视剧的版权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而著作公司则是负责投资并获得相应的版权。日剧这块的利益还是大家一起分润比较好,要不然以秀制作这种独立姿态早就被日本影视圈给封杀了。
“此外我这边还有一个非常长寿的企划,包括深夜剧、SP、剧场版及其他周边出版物。我是希望这个企划能维持五年以上,而我需要的是一个大叔的角色形象,不知道SMAP桑这边有没有兴趣。”
“适合大叔角色的似乎只有我了。”草彅刚忽然抬头说道,然后大家都笑了起来。
其实草彅刚的话没有说错,木村拓哉是不可能接受这种角色的,中居正广则没有时间拍摄如此长期和繁琐的企划,至于稻垣吾郎和香取慎吾就纯粹是形象不符合了。
“我不排斥深夜剧,但是我想看看剧本和企划。”
“其实这个创意院子一部漫画,漫画的改编版权我已经买下来了。”林俊秀说的就是《深夜的美食家》,这部有点纪录片味道的深夜剧在东京电视台居然广受好评,而且影响力还从日本蔓延到整个东亚地区。原来的版本是松重丰主演,但是在林俊秀看来,草彅刚完全是可以替代的。
“深夜剧我勉强可以接受,但是我对SP和剧场版是有要求的。”饭岛说道。
SMAP去拍摄深夜剧几乎可以说是自降身份,哪怕就说是剧本非常优秀被深深吸引也很难说过去。
“我要求每年至少拍摄一部SP,SP必须在黄金档播出;而剧场版至少要在五年拍摄一部,必须保证亚洲范围内的上映。”
“这个我可以答应下来。”林俊秀还是打算在东京电视台播出这部深夜剧,就以自己和东京台的关系,到时候让东京台挪一个两小时的黄金档给自己也不是难事。至于剧场版,只要这部剧没有崩,以它在东亚范围内的影响力,这部电影在亚洲范围内上映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大家一边喝着酒一边就将很多事情都谈妥了。其实林俊秀一直想问饭岛三智的是,你有没有想过退路。其实就算饭岛三智真能带着SMAP离开杰尼斯事务所,林俊秀也不敢接收他们。以杰尼斯现在的体量,要搞死自己这个小公司简直太容易了。除非是燃系、渡边系这新旧两大王者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