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z6i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起點-第2011節 驚天三炮!熱推-ywmf6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时间推移到十分钟前,就在海锁堡垒的西面城墙内,阿拉法特·谢赫·帕夏集中包头佬准备应战。
当他们看到东南军摆在外面的架势,哪能不作准备!
阿拉法特·谢赫·帕夏对诸包头佬道:“异教徒猛攻我城,生死关头,尔等如若放下武器,就是懦夫,懦夫是无法升上天-堂的,只会在地狱受永世的煎熬!你们愿意做懦夫吗?”
所有的包头佬坚定地摇摇头!
他举高手臂召唤道:“到天-堂去!”
城墙内人们先是一片寂静,然后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呐喊:“到天-堂去,到天-堂去!”
群情汹涌,原本低落的士气一下子被他鼓动起来,任何敌人遇到他们,都将是块难啃的骨头。
哈立德·奥利夫帕夏看着,暗暗赞好,他是将军世家出生,一路升官,顺风顺水,没遇到什么阻碍,却与普通士兵们有隔阂,不象阿拉法特·谢赫·帕夏是草根阶层出身,从一个小兵升到帕夏,来之不易,也深得军心,他一发出号召,就是一呼百应。
哈立德·奥利夫帕夏心中不无悲哀,这么好的帕夏,这么优秀的士兵们,视死如归,然而他们的结局不见得很好。
一旦他们战死,贫弱的奥斯曼帝国甚至连抚恤金都发不出来!
随着东南军的推进,奥斯曼帝国的经济已到崩溃的边沿,没钱发给将士们了。
如果不是由于粮秣匮乏,只怕敌人还会花费更多的手脚,以阿拉法特·谢赫·帕夏的能耐,不把士兵打光光,他都不会后退一步,哪至于被东南军把他们包了饺子,白白浪费掉这么好的地利!
要是有充足的粮秣,哈立德·奥利夫帕夏甚至有信心把敌人赶下海去!
做好了准备的两军摩拳擦掌,只等待厮杀。
不得不说两边的将军(帕夏)都打老仗,他们的直觉很清楚即将到来的战斗是什么。
三门伊城大炮中的一门炮口口径抬高,与另外两门巨炮的的落点构成了一个三角形,这是预定好的作战方案。
炮兵军官们满头大汗,他们计算着落点的轨迹,由经验丰富的老炮手配好封填的火药填入炮膛,再把炮弹塞进了炮膛里。
“准备好了就发射吧!”一个肩扛着一颗星星的将官吩咐道,他是炮兵准将严成语,亲自过来督促炮兵作战。
轰然响声中,炮弹开出来,落在城墙上,恰到好处,就象东南军炮兵所预料的,正正好是三角形落点。
被击中的城墙轰然倒塌,砖石碎屑直飞冲天,烟尘滚滚。
而在巨炮阵地上,两根炮管脱离位置,斜到了一边,要修正的话得花大力气。
当尘埃稍定时,大家定睛一看,堡垒城墙低了一半,形成了二个内外通行的斜坡,完美的三炮!
这种炮击方式首见于伊城大炮的前身乌尔班大炮,包头佬动用乌尔班大炮轰击君士坦丁堡时是乱轰一气,打中城墙下方,由于基础过于厚实而无法击穿,打中城墙的上方,即使能击穿,君士坦丁堡守军的损管能力出神入化,随坏随补,而乌尔班大炮要隔上几小时才能再来一发,落点又不在先前的位置,效率差,成效慢,让包头佬一度怀疑人生,对乌尔班大炮认为是大而无用,都有点不想用它们了。
然而在围城的早些时候,一个匈牙利代表团前来面见苏丹。某位匈牙利人兴致勃勃地观摩了土耳其炮兵的工作后提出了他的建议:不要尝试始终攻击城墙的同一地点。在第一发炮弹击中城墙后,平移弹着点大约10米,打出第二个缺口,接着在这两个弹孔之间打出第三发炮弹,使弹着点构成一个三角形–这样便能把对城墙的伤害增至最大。土耳其炮兵于是改变了战术。炮兵群首先用小口径火炮在城墙上打出前两个弹孔,接着用重炮做致命一击。新的战术对君士坦丁堡城墙的破坏,几乎是毁灭性的!
炮击不间断地一连持续了六天。尽管有瞄准和装填上的困难,但奥斯曼炮兵还是设法保证每天射出了120发左右的炮弹。炮火尤其集中在城墙的中段,最终这段外城墙垮塌了。
匈牙利人是白皮,君士坦丁堡守军也是白皮,白皮害白皮,相煎何太急!
即使城墙垮塌,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拜占庭士兵们开始高效地修补受损的城墙。他们发明了一种别致然而高效的方法,当一段外城墙受损时,他们立即用手边所能找到的一切材料,诸如石块、木材、灌木甚至大量泥土,来加以修复。他们还放置大量装满泥土的木桶作为掩体,以便抵挡奥斯曼的箭矢和枪弹。每当夜幕来临,城中的男女居民纷纷来到受损的墙头连夜抢修,以至于往往第二天黎明,上一次炮击的效果便完全化为乌有。奥斯曼火炮的优势一定程度上被压制了。
问题在于哪怕再好的损管技术,君士坦丁堡守军处于风声鹤唳之中,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压力,不知道包头佬什么时候会整出个妖蛾子,因此破城在劫难逃。
如今东南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三炮打得是有如神助。
别说包头佬傻了,东南军也楞了神,他们不是没见过炮兵发炮的效果,但这样首发三炮就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前所未闻。
以前开炮攻击往往要先试射,再持续不断地轰击,或有机会摧毁敌方城墙。
惊天三炮!
连坐在小马扎上含着香烟的李来亨也被震住了,他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张大嘴巴,香烟掉地上也不知。
半晌后他连声道:“炮兵的兄弟们打得好,打得好哇,要给他们请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