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3r7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繼承兩萬億 線上看-第二千零八十五章 倔強的女人-oohwr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白小升与克劳德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下子吸引了酒会厅里众人的视线。在众人注视下,克劳德主动与白小升微笑、握手、道别,显得无比友善亲切。
“看来,事情成了!”雅米远远望见,心中欣喜不已,迈步赶了过去。
克劳德与白小升道别后,转身也瞧见走来的雅米,眼眸中闪过一抹光辉。
虽然白小升说了,不必敲打这个米卢特洛斯家族的丫头,但克劳德以为,还是可以“忠告”她两句的。
毕竟爱莎皇室三星黄金骑士勋章的持有者,等同于皇室嫡亲最亲近的朋友,若是任意等人算计,岂不是有损皇家颜面,也寒了其他功勋之人的心!
“雅米小姐,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眼看雅米到了近前,克劳德微笑道。
有些话就算要说,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眼下正好可以让雅米这个主人来送送自己。
“克劳德先生这就要走吗。”雅米自然知道克劳德既然做出决定,自己挽留也是无用,当即道,“感谢您能够出席今晚的酒会,我送送您吧。”
克劳德微笑颔首。
这会儿,哥哈摩尔那位副市-长也走了过来,笑道,“克劳德先生,我与您一道吧。”
“副市-长先生,你就不必了,咱们俩人又不顺路,你有时间可以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克劳德笑着与自己这位老同学道。
那位副市-长想了想,倒也爽快点头道,“那也好,我先不走,我也送送你。”
克劳德闻言,再度摇头道,“不必了,你要是送我,那大家不都跟着一道了。好好一场酒会,气氛都乱了,我这心里过意不去。”
克劳德看了眼雅米,笑道,“就有劳雅米小姐送我到楼下就可以了。”
雅米闻言自然连连点头。
其实她也有些话要与克劳德说,包括询问一下关于白小升的事。
克劳德当众提出如此要求,哥哈摩尔副市-长也不好不听,虽然曾经是同学,但人家今非昔比,可是纳典的贵客。
“那……好吧,既然您执意如此。”副市-长笑道,“那就,有劳雅米小姐代我送送克劳德先生。”
克劳德满意点头,继而笑着环视周遭众人,扬声道,“大家请继续,改日有机会,咱们再聚!”
这句虽然是场面话,但出自克劳德先生之口,也格外让人受用。
在场众人顿时争相发声。
“您慢走!”
“克劳德先生慢走!”
“再见,克劳德先生!”
克劳德面带笑容环视一遭,目光落在白小升身上停顿一秒。
白小升微笑之际,微微躬身相送。
克劳德也不动声色点头,继而转身离开。
雅米当即随在后面,送克劳德离开。
酒会厅里,众人皆是目光相随,恭敬相送……
克劳德与雅米出了酒会厅,有说有笑乘坐电梯下楼,一直走到停车场。
到那里之后,克劳德站定脚步,挥手召来下属,耳语两句。
那名下属当即吩咐下去,跟在克劳德身边的那些人,成环状向着四周各走出二十步远。
一来是腾出空间给俩人,二来也是防止有人靠近。
雅米知道克劳德先生是有话要说与自己听,顿时凝神等待。
“雅米小姐,感谢你今天的邀请,也感谢米卢特洛斯家族对爱莎皇室的信赖。”克劳德笑容可掬道。
“您这么说太客气了,我可受不起。”雅米虽然不解这老头为什么又如是说一遍,却还是笑着恭谦道。
克劳德依旧面带笑容,“那此前,咱们在休息室里谈的那些合作……”
“我们这边会尽快落实!”雅米赶紧表态。
不想,克劳德却摇头了,和气道,“我的意思是,米卢特洛斯家族还是暂且不要行动。依着流程,我还需要上报,让皇家商学院的高层研讨。”
雅米闻言顿时一愣。
那些事,克劳德做不得主?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皇家商学院的前任院长,现任院长导师,一大半高层的老师啊……
其实克劳德也是在与白小升一番交流之下,有了更多的思路,对此前谈的事情,难免有更正之意。
虽然以他的身份说话不作数有失体统,但也好过让爱莎皇室遭受损失的好。
雅米旋即回过神,强笑道,“那既然如此……也好,我们可以等一等的。”
这女子倒是很上道,不该说不该问的一个字都不说都不问,这一点很好。
克劳德嘉许地微笑点头。
雅米这心里却忍不住狐疑起来,为什么克劳德先生与白小升一番交流之后,回头就说要再考虑。
这原因出在那白小升身上,那家伙究竟在休息室里与克劳德说了什么,竟可以改变这位商界传奇的思维。
雅米真是对这件事无比好奇。
“还有一事。”克劳德又缓缓道,“就是,你委托我去说服白小升的事。”
雅米瞬间打起精神。
如果是刚刚的事出了岔子,那这件事总该是好消息吧,不然克劳德先生怕是都会不好意思开口吧。
“这事我也没有成功。”
下一秒,克劳德先生居然当面坦诚了失败,这让雅米愣了。
任谁都想不到,这么一位商界传奇,居然服输了。
“还有。”克劳德神情严肃又认真,“雅米小姐,关于那位白小升先生,我希望你能谨慎行事,切不可以恣意而为!这就算,是我对你的一点忠告吧!”
说罢,克劳德语气很重,说罢深深看了眼雅米,转身走向自己的车。
四周围随从们瞧见,顿时聚拢过去。
雅米呆呆看着克劳德先生上了车,看着他那些随从也登车,看着整个车队扬长而去。
克劳德非但反悔之前答应自己的合作,表示没有说动白小升,居然还警告自己莫对白小升恣意妄为……
这是什么路数!
雅米忍不住回望了眼酒店,眼神古怪无比。
“那白小升究竟与克劳德说了什么,竟然会是这个结果!”
克劳德已然离开,雅米又没办法瞬间到白小升身边与之对峙,顿时粗重吐出一口浊气。
在清凉夜风中,雅米久久站在原地,眉头时而所在一起,时而舒缓几分,眼神也明暗不定。
这件事怎么想,都让她有觉得想不通的地方。
可想来想去,白小升身上能让克劳德为之谨慎乃至忌惮的,也就是振北集团这个背景了。
难不成是振北集团要有什么动作?
雅米理所当然往这个方向去考虑。
不过,据米卢特洛斯家族庞大的情报显示,此番振北集团行事,是打算恪守中立原则,派遣高层到各地,固守生意。
莫非这背后,并非一个“守”字。
难不成,他们振北集团真正意图是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坐捡米卢特洛斯家族与弗克林家族的便宜。
开什么玩笑!
雅米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冷笑。
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哪有那么简单!
别看振北集团在世界商界排名第三,那又如何!
米卢特洛斯家族与弗克林家族可是世界商界排名第二第四,一旦被振北集团趁机占了便宜,势必左右夹击,到时候漫说是振北集团,就是那世界商界最强的存在都吃不消!
除非愚蠢,振北集团才可能做出如此打算!
至于小打小闹,只捡些边缘便宜,倒未尝不可,相比寻常企业都可算是天大机缘。
但振北集团若是这么点格局,那就真让人瞧不起。
“不管怎么样,白小升是抗住了克劳德的劝说,并不想加入哥哈摩尔商盟,不愿与我们一道,这就是这里的现实。”雅米独自冷笑喃喃,“但是我会遂了他的愿吗!”
雅米居然燃起了好斗之心。
正所谓人心难测,高深如克劳德,也绝想不到自己一句警告之言,非但没有让雅米收敛,反倒让她点燃了心火。
这一点,也要从雅米从小到大的生存环境说起。
她父亲几起几落,她从小遍尝荣耀,也遍尝心酸,从小就让她心志坚毅,变得不愿服输。
这是个倔强无比的女人。
“不想了,振北集团要做什么,自然有家族盯着,而我就管北欧商界这摊事便好。在这里,我就是主宰,白小升你个异类,我绝不容你!”雅米自语同时,眼眸也变得锐利起来。
随后,她转身返回酒店。
恐怕白小升也是没想到,克劳德的一番好意,竟然让事态有如此恶化走向。
雅米从停车场走到酒店入口的时候,忽然瞧见那边有人扎堆,还有喧嚣声音传来。
“先生,没有请柬和房卡,你不能进去,本酒店今日不对外开放。”有工作人员在与人解释。
又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你们酒店是要关门吗,不对外开放,我都到这儿了,你们不让我进去,有你们这样待客的吗!”
雅米略一皱眉走了过去。
刚刚幸好克劳德下来的时候,没瞧见这一幕,不然可真是有几分难堪。
外广场入口值守的人是怎么回事,居然能放没有请柬的人进来。
因为克劳德临走前那番话,雅米这心里也是有几分不悦,站下来,挥手喊过一名主管。
那主管瞧见雅米,脸色就是一变,他虽然不识得雅米身份,却知道连贝金先生都对这女人赔笑。
这可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小姐,您有什么吩咐?”那名主管毕恭毕敬道。
“这怎么回事?”雅米皱眉道。
“他……”那名主管想解释,却被雅米扬手打断,因为她要的根本不是解释。
“赶紧把人弄走,不要让客人下来的时候看热闹!”雅米瞥了眼闹事人一眼,冷声吩咐道。
“是是!”那名主管连连点头。
倘若知道雅米是米卢特洛斯家族执行董事之女,这人估计得吓傻。
雅米又看了眼闹事之人,那人似乎也发现了她,鬼祟看过来,相视一眼之后却当即挪开目光,似乎吵嚷声也小了许多。
雅米不以为意,转身进了酒店。
不过走了二十几步远,雅米忽然皱起眉头,觉得有几分不对劲,当即停下脚步,回望门口方向。
那个人似乎有几分眼熟,而且看到自己居然迅速安静下来……
不太寻常。
这时候,那名主管从后面匆匆跑过来,脸上带着笑容,跟雅米道,“这位小姐,刚刚那个人已经离开了。您一走,他也走了。”
“哦?”雅米眼眸微眯,再度瞥了眼外面,旋即神色恢复如常,“知道了。”
雅米迈步离去,不过眼神却想通什么,明亮起来,嘴角却也勾起一抹莫名笑容。
……
此刻,白小升在酒会大厅,与哥哈摩尔副市-长相聊甚欢。
对于白小升而言,这是一次不能免的沟通,毕竟集团在北欧区最大的五家企业都在这里,以后少不得跟市府打交道。
而哥哈摩尔那位副市-长,也非常愿意与白小升交流。
一来,白小升可是振北集团的副董,其价值甚至远在贝金先生,在全场众人之上。
二来,连克劳德都对白小升礼遇有加,副市-长自然也就觉得白小升这个人很有价值。
俩人正聊着,旁边就传来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二位先生,我回来了。”
白小升与那位副市-长扭脸看去,发现插嘴的是雅米,她已经去而复返。
“克劳德先生已经离开了吗?”哥哈摩尔副市-长笑道,“有劳雅米小姐代我送那位老同学。”
这位副市-长显然是把自己与克劳德的关系看得极重,总是有意无意挂在嘴边。
雅米微笑道,“是的,克劳德先生已经坐车走了,走之前还说交代我要招待好您这位老同学呢。”
“这招待的已经很周到了。”副市-长哈哈一笑。
正在这时,有人匆匆赶到副市-长身边,与之耳语几句。
这位哥哈摩尔副市-长神色微凝,随后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我也想在这里与雅米小姐,与白小升先生,与在场的大家多聊聊,可是现在我得回去,市-长那边有个会需要我参加。”副市-长一脸遗憾。
如此要事,雅米自然不能挽留,笑道,“那,我送您。”
“不必,你们聊,我自己走就成。”副市-长笑道。
饶是如此,雅米、白小升还是一路送他到了门外,大厅里众人见状也纷纷相送。
不过,到了门口,哥哈摩尔这位副市-长便坚决要他们回去。
众人见他态度坚决,便也只得作罢。
副市-长离去之后,白小升又与雅米随意聊了一阵,没什么重要的。
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许多话不能说。
到此,酒会也开的差不多了,便正式散了场。
只不过白小升到了停车场要离开之时,雅米从后面追了上来,说要送白小升回去。
“这,就不必了吧。”白小升婉言拒绝。
结果,没想到雅米很不客气,直接上了白小升的车。
白小升顿觉无奈,却也只好上了车。
依旧是雷迎开车,林薇薇却只能坐在副驾驶,她对那位强行上车的雅米颇有几分不满。
白小升他们的车一路驶离酒店。
白小升回身看看后档玻璃,发现并没有车跟上,顿时对雅米道,“雅米小姐你的随从呢。”
雅米笑道,“我让他们先回去了。”
“那一会儿你怎么回去?”白小升讶然道。
雅米给白小升一个妩媚的眼神,“今晚,我住你那儿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