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804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大道紀 ptt-第704章 霸世小明王讀書-jeaug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阴影垂流,比夜色更黑,垂下刹那,已经荡起漫天罡风。
遥隔不知几千丈,汹涌气流已经吹散了漫天狂舞的水龙,吹灭了广海之中一切灯火。
无尽磅礴之气横压而下,腾空的一切尽是被压至地面三尺。
“至尊?!”
楚云阳等人先是一惊,随即醒悟,绝无可能。
风形烈固然是众人之中的最强,几乎要晋升通天,可与至尊之间相隔天海。
若果真有至尊在此,风形烈念起挑战的刹那,已经身死魂消了。
哪里需要出手?
更不必说,这一指固然强绝,可也远远达不到至尊的地步。
“是小明王!”
楚云阳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沸腾,唯有他认出出手之人是谁。
广龙至尊成道之后常年闭关,少则千年,长则万载,晚年不再闭关却带着他养的白罴去了东洲。
小明王,某种意义上来说,才是近古之年,霸世皇庭的第一位祖师。
“这是霸世小明王?!”
赵真也猛然想起了这位广龙至尊所收的唯一弟子,霸世皇庭的真正祖师。
相传,其非人种,而是一头金乌。
是广龙至尊成道之后养在皇极大日之中的一颗太古金乌卵,温养无数年后有了生机所生。
是近古之时,唯一能够完全契合‘十日横空法’的‘人’。
“师兄!”
屈云面色微沉,心有担忧。
楚云阳面色几次变换,还是拦住了屈云:“虽不知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可此时的祖师应当未曾晋升封王……”
他话似是安慰屈云,气息却也同时锁定了他,表明自己不会允许他出手帮忙。
哪怕这一切都是环境,都是梦境。
轰!
长空云爆,凌冽的罡风铺面。
“霸世小明王?”
齐素溟冷目看去,只见那巨指垂下,天与之同低,呼呼而下,如同穹顶镇压。
没有任何言语,只是一指点下,却可见其气势嚣烈,霸道无边的意志。
任何言语都比不上这无声一指点下!
其气势,其威能,皆与他所知的小明王没有任何区别。
自己等人真的回到了近古?
这怎么可能?
等等……
齐素溟瞳孔猛然一缩,回想起塔前瀛三的话:“这就是梦回远古?!那如此说来……”
联想到这一点的绝非是齐素溟一人。
对峙的楚云阳与屈云,乃至于默然旁观的其他人,心中也是一震。
众人有着对视,却皆可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撼与凝重。
呼呼~
风形烈衣衫猎猎,长发狂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种压力,是齐仓,楚云阳,乃至于孙恩都不能给予的,因为面前此人,已经将封侯之路走到了进无可见的地步。
这是一尊处于封王前夕的准封王强者!
“霸世小明王……”
巨指横压而下,风形烈身躯如山不动,其眸光之中却有着骇人至极的光芒闪过:
“管你是真是假,杀了你再说!”
轰!
音波似雷炸响间,风形烈昂藏的身躯迸发出强绝血气,这血气太过旺盛,远远看去,可见其毛孔都在喷薄血气。
染红漫天云霞。
继而,风形烈踏空出刀!
嗤~
凶戾霸绝的刀光潋滟,如同一挂天河倒流,排开无穷烟尘,割裂一切有无,在狂暴至极的血气推动之下。
割裂虚空,破开天地,直斩而去!
一刀惊天!
凶戾狂暴的气息瞬间荡平了那自穹天垂下,如日当空的霸道气息。
“风形烈……”
楚云阳摸了摸脸上的刀疤,他的体质,便是整颗头被砍成两半都可以痊愈,这一道刀疤,是他故意留下来的。
也正是这一刀,斩碎了他的漫不经心,让他收敛所有,愤发修行。
此时,再见这一刀,他心中悸动的同时,也生出火焰。
一刀惊天,震动天地,也引来了天宫之中的一声轻‘咦’。
“这天下,何时又出了这般高手?”
霸世皇庭之中,传来一声轻微却不会被任何人忽视的低语。
随即,那点下的一指之上,突生光亮。
那光点初时只是一点如豆,旋即膨胀似流星,直至那雷刀横空,掀起滔滔紫电之时。
已然如一轮大日横空,迸发出无尽璀璨的神光!
轰隆!
惊世碰撞,如同大日当空爆碎。
掀起的气浪横扫无涯,十数万里长空内外,一切皆被无比蛮横的挤压了出去。
广海之上之前飞腾而起的高手们,一个个如同狂风席卷的纸片,一下就被吹的无影无踪。
便是楚云阳几人,在这恐怖余威的波及之下,都迸发了神光,驱散了滚滚而至的涟漪。
“好!”
一声长啸激荡。
一刀斩出,就再不能停!
风形烈踏空出刀,刀光再度横掠,无尽刀光霎时间充塞天地之间,滔滔无尽般再斩向那霸世皇庭。
继而,长空之上光热勃发,一轮又一轮的大日显现长空,光影更迭,雾气朦胧。
十八万里广海越发缥缈,水汽如云,好似要被一下蒸发。
众人凝神看去,那哪里是一轮轮的大日,分明是一根根的根手指头!
一指无功,那小明王赫然已经出关,诸指连弹,似十日横空,双拳捏合,迎上那挥舞刀光长河的风形烈!
两道人影以世间极速碰撞,展开无比剧烈的杀伐!
一人身披金光,威严如神,双拳推动,似十日横空,一人紫气缭绕,如同上古雷神降世,拳掌之间霸道无穷。
上古霸皇传承与近古至强霸道的碰撞,一经展开,就是惊天动地。
战况之恐怖,让围观的众人都是面色凝重,心头震荡,战于高空尚有如此威势,若对自己出手,又当如何?
“这两人……”
赵真面皮抖动,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挫败。
数百年前,他与楚云阳联手方才在风形烈的手下全身而退,即便如此,楚云阳都险些被一刀枭首!
没想到,一晃数百年,彼此间的差距竟然丝毫不曾缩小,隐隐间,似乎更大了。
楚云阳更是神色凝重至极,眼看同辈之人与祖师少年时争锋,他心中自然复杂无比。
便是其他与风形烈没有交集之人,也都尽皆沉默,受到了震动。
不过,能在天地深处变化的如今,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人也都是资质高绝,心高自傲之人。
哪怕一时不如,也只会激发出他们心头的战意。
一众人神色激荡,皆是凝视于空。
唯有齐素溟似乎心神全然不在长空之上那难得一见的大战之上。
他俯身于地,从被罡风撕裂的沟壑之中捏出一把略带潮湿的泥土,轻轻揉捏着。
“不似假的……”
齐素溟喃喃自语,心中却生出一股寒意。
万法成就已可凝练洞天,绝大多数逇洞天强者皆会与天地打交道,归一强者更是有着念动填空造陆,捏星成土的手段。
他自忖以自己的手段缔造出这么一方不是问题,可却不可能让天地万物,乃至于泥土之中都充斥着近古的气息。
相传至尊有着眺望过去,展望未来的力量,可古往今来三千万年都不曾有过这般事情!
他绝不信当世有人能办到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哪怕是这位威压天地一千年的元阳王。
但饶是如此,他心中还是阵阵悸动。
这样的手段……
……
轰!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碰撞,大日自东而升。
浩荡云流缓缓平复间,衣衫褴褛,气势却越发蓬勃的风形烈缓缓吐息,战意激荡依旧,气息却缓缓平复下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叫通天塔,此塔,果真有通天之能!”
风形烈喃喃自语,似乎在这一战中明悟了什么,一步踏出,竟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消失在长空之中。
“嗯?!”
“咦?”
“不对!”
楚云阳等人全都色变,瞬息而已尽皆腾空而起,来到风形烈消失之地。
“师兄?!”
屈云心中惊怒,强横的意志扫荡虚空,寸寸碾压而过,甚至撕裂虚空穿梭来回。
最终,却还是一脸铁青的回到原地。
消失了!
众目睽睽之下,风形烈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要知道,哪怕撕裂虚空穿行,也是有着极限的,哪怕是至尊。
可此时,众人感知的极限,居然也没有风形烈的气息。
好似,真的凭空消失了!
“怎么会?”
楚云阳也有些惊疑不定,纵然风形烈的修为比此时的所有人都高。
可是却也不可能高到望尘莫及的程度!
“屈兄稍安勿躁,此事或许不是想象的那般。”
赵真镇定下来,看向屈云:
“以风道兄的修为,谁又能让他消失的毫无声息?且他离去之前,似有所悟,很显然,是他自愿前去的。”
“这倒也是…..”
后者眉头舒展一瞬,却又自皱起:“可我方才撕裂虚空,遁行超过千万里,没有发现师兄的痕迹,也不曾发现任何异样……”
“通天塔!”
这时,齐素溟也踏步来到空中,他撒落手中的泥土,神情凝重:“我仍不信那元阳王有挪移时空之能!
若此地还是通天塔,那么就说得通了,不要忘记,这玄黄通天塔有着上下三十六层!”
“通天塔?!”
此言一出,众人先是一静,随即脱口而出。
突见近古之景,又见风形烈与小明王鏖战于空,众人只以为着塔门如同域门,却一时没有联想到这一点。
更重要的是,这片天地真实到他们看不出丝毫的破绽,且广大无边,让他们难以相信这会是一件法宝之内的‘秘境’。
但经由齐素溟点破,联想到风形烈临走之时的长啸,顿时醒悟过来。
赵真深深的看了一眼齐素溟,缓缓开口:“若此地果真是通天塔,那么我们若是想追上风兄,
或许,就要如他一般打死小明王…….”
刺啦~
一道裂帛声随之响起。
众人心头一动,回身看去,只见一片虚空碎裂,一人撕裂法衣,赤裸着胸膛踏出虚空。
灿若流火的眸子冷冷扫过众人:
“你们要打死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