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o6y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漫漫仙路奇葩多 半傷不破-第1208章 死魔法區域(中)-tehlr

漫漫仙路奇葩多
小說推薦漫漫仙路奇葩多
战马的蹄音好似天边的隆隆滚雷,各色旌旗招展,刀剑盔甲反射出雪亮的光。随着距离的拉近,双方的喊杀声已经不是单纯的壮胆了,而是歇斯底里,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喊了什么,单纯的想要用这种办法控制住飙升的肾上腺素。
顺带着,也让待在战场正当中的林天赐血压拉满……
如果让林小哥儿用一句话形容现在的心情,大概就是我去年买了个表,超耐磨。
没找谁没惹谁,就好好走路居然会被卷进两军的骑兵冲锋当中…….
跑肯定是要跑的,但现在的林天赐根本没办法御剑飞行,就连随风劲在空中找落脚点的神通也跟着大受影响。
这可不是一小队骑兵冲锋那么简单,而是成建制成规模的大数量全军突击,冲击面之广说是海啸那肯定属于夸张,但也绝不是靠两条腿就能轻易跑出去的距离。
之前说过,林天赐左右两侧皆是高低起伏的丘陵,偏巧在他们冲锋的这一段路上是略微往下倾斜的下坡,像是长年累月被雨水冲刷出来的结果。
偏巧,林天赐正好沿着几近干涸的溪水前进,几乎踩在河床上。
可以简单的把周围的地形看作是一个巨大的V字型,很不幸,林天赐就在V字的底部……
更倒霉的是,两军跳出来战个痛的时机不对。
如果他们能再晚个十分钟出来,林天赐就到前面那座河谷了,不管打的多热闹,他踩着岩壁反复横跳就能躲过去。
若是早几分钟出来也行,那样的话林天赐肯定会直接跑回三界门把他送来的落点那边。那里有几块大石头堆起成的一个野外露营点,怎么说骑兵也不是坦克,再说就是坦克也不可能照着石头冲锋。
现在可好,他处于前后进退不得的位置,不管是往前跑还是往回走都来不及了,而且还在人家的骑兵冲锋路线上。
林天赐先在能做的,就是赶紧全力催动随风劲,靠轻身功法加速往河谷的方向冲,能跑多远算多远。
不过就像刚刚说的,两军骑兵的冲击面很广,除非林天赐能直接飞起来,不然就是开车都跑不出去。
热血上头的两军已经逼近到不足五十米的距离,这点距离在全速冲锋的骑兵看来几乎是一眨眼就过去了,他们显然也看到了正在顾头不顾腚全力跑路的林天赐。
但这个节骨眼儿上,就算看到了,也不可能停下。
全力冲锋地方骑兵一旦急停,后面的马匹绝对来不及,那场面马上就会变成了连环车祸,再说你停下,对面的敌军也不会停下,骑兵如果失去速度还不如步兵能打。
所以即便是看到了林天赐,大家也都没当一回事。
不管是旅行者还是商人,都会想尽一切办法避开军队交战的战场,怕的就是被卷进去,如果真碰上了。
嗯,算你倒霉。
林天赐现在就觉得很倒霉,他现在可以说满脸懵逼,根本没搞清楚状况,突然法力就没办法用了,突然又来了两拨军队打仗。
这是闹哪样啊!
到了这个距离,林天赐能清晰的看到双方跑在最前面的马匹所呼出的白烟,炽热的呼吸仿佛已经来到了耳畔,让脖子后面浮现一排鸡皮疙瘩。
双方已经来到了呼吸相闻的距离,林天赐就跟夹心饼干里的奶油夹心一样,正好被夹在了当中。
不过法力虽然出现了原因不明的影响,但林小哥儿的眼力还在。
他看准时机纵身一跃,随即用随风劲唯一能做的来一个二段跳,两次法力让整个身体一下子从地面拔起快六七米高。
这一跳是非常有必要的,林天赐现在什么法术都不能用,就连真元护壁都无法使用,凭他的小体格,绝对挡不住战马的全速冲锋。
人在半空,林天赐的耳朵突然‘嗡’的一下,就像是距离他非常近的位置有个炸弹爆炸了,强烈的音爆席卷了神经,传来刺痛的感觉。
从体感上来说像是过了很久,其实就只有一瞬,那股嗡鸣快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惨叫声,战马的嘶鸣,以及兵器与盔甲之间碰撞打出的脆响。
军服旗帜较为整齐的这一边用的锋矢阵,穿透性强,而且他们还把披着最厚实盔甲的重甲骑兵摆在锋矢阵的前端,他们如同切瓜砍菜一样从对方轻装骑兵的集群的当中撕开一道口子。
这个时代的重骑兵是非常无解的存在,速度不如轻骑兵快,但冲击力和突破防线能力绝对值得称道,连战马都覆盖着厚厚的装甲,据说这个时期的重骑兵想要上马都需要吊机给吊起来才能上去,可见这一套连人带马的装备有多沉。
另一边的杂牌军虽然正面与锋矢阵和重骑兵硬碰硬会吃亏,但他们的阵型没有散,雁形阵的左右两侧开始对另一边发起包抄攻击,双方皆有死伤。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双方刚刚短兵相接,说谁胜谁负改太早,但林天赐肯定是没心情看两遍成百上千的肌肉猛男打架。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他的法力受到严重限制,法术不能用,随风劲也大受影响。
换作正常情况,即便不能御剑飞行,林天赐靠随风劲一路在半空中反复横跳就能避开地面上的冲突,但现在随风劲只能做到二段跳,最终肯定会屈服于地心引力的影响。
说白了,就是肯定会掉下去,而且正好掉进双方骑兵冲锋相交的战场正中央。
如果有马匹跌倒,那么眨眼间连人带马就会消失无踪,不是被友军踩死就是被敌军踩死,根本没有幸存的可能。
哪怕修士的身体素质给力,林天赐若是落入乱军之中,怕是也会被踩成肉泥。
这就不得不说林天赐很走运的是个门派弟子,而不是那种没人疼的散修。
随风劲虽然不能继续反复横跳,但稍稍改变一下下落的位置还是可以的,林天赐看准机会,一脚踩在下面其中一个骑兵的马屁股上,随即随风劲再度发力,身体凌空一转,再度跳跃着避开冲锋的骑兵。
但等他打算故技重施的时候,本来想要作为落脚点的那个骑兵被对方用骑枪一下捅了下去,掛住马镫的尸体和固定在马背上的马鞍让马匹失去平衡,也跟着横着跌倒,转眼间就被后面的骑兵给淹没了过去。
战争死人实属正常,但林天赐可不想变成人家的一个击杀数字,落脚点没了,他几乎跟一匹战马来了个面对面。
碗口大的马蹄几乎就在眼前,它背上的骑士根本无暇管斜下方的情况,双眼正紧盯着敌军。
千钧一发之际,林天赐一个鹞子翻身,横着跳了过去,随即在另一匹战马的侧面踩了一脚借力,再靠随风劲重新拔高,总算逃过一劫。
类似的骚操作绝对需要轻功过关,稍有不慎一脚踩空就会被卷入马蹄之下,即使林天赐的轻功在同辈修士之中已经算得上绝顶了,但依旧不能算轻松。
毕竟这些战马都是在高速前进的,而且场面极为混乱,即使林天赐掉下来的时候看准了落脚点,也极有可能踩不稳。
马匹虽然大,但可能水因为踩到尸体或是凹凸不平的地面而跌倒,所以是看起来比较好借力,实则具有不确定性。
意识到这一点,林天赐就换了别的踩。
——比如别人的头盔什么的。
人在马上面,就算跌倒,人的高度也比马匹高一点,只要看得准,踩着别人的脑袋快速穿过两军的战场反而比踩着马更安全。
这个画面太武侠,但也不是高枕无忧,毕竟这是两军交战的战场正中央,有可能林天赐跑着跑着,下面被当做落脚点的人就会被对方一枪扫下去,那样的话就必须保留随风劲能二段跳的能力,真的落到马头之下的高度,那还是非常危险的。
至于被当做落脚点才的骑兵…….
嗯,一样,算你们倒霉。
靠着身法灵活,那人家两军将士当落脚点,林天赐很顺利的逼近了战场边缘,他的随风劲尽管并不以快闻名,可也绝对不算慢。
他现在已经能看到战场的边缘,再往前走不远就到了河谷,只要顺着悬崖爬上去,就算是安全了。
但这时候,脑后传来一阵强烈的破风声,林天赐转身伸手一拨,利用方寸掌的泄劲法门刚好把一支羽箭抓在手里。
单凭这种用强弓发射没有任何超自然力量协助的箭矢是根本奈何不了林天赐的,估计是射过来的流弹。
不过,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卧槽!”
混合在嘈杂,且到处都是喊杀声的战场中,这句卧槽显然没有人能听见,林天赐只是单纯的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情。
——他现在就感觉很卧槽。
眼看就要跑出去的这个档口,一排排箭矢从天而降,也不知道这箭矢是两军哪一边放的,混战在一起的骑兵不管是哪一方都有不少人中箭,而踩着骑兵的脑袋跳过去的林天赐,刚好也在被打击的范围内。
这种数量的箭矢单凭方寸掌肯定是不够用的,何况他还要分心去看落脚点,更是难以一心二用。
一咬牙,林天赐从怀里摸出利空,除了伊奥凯拉和板砖外,利空是他现在唯一没有失去力量的法宝。
只是御剑术也受到了影响,根本不能催动利空飞起来对应,林天赐只是把利空回复原本的大小握在手里,然后就是靠眼力用利空去削射来的箭矢。
也就是在这时候,林天赐不经意的一瞥,看到双方骑兵冲出来的山坡背面,高举军旗用长矛组成的密集方阵正在缓步推进。
得,这下人家的步兵大队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