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hy6超棒的玄幻小說 《後海有家酒吧》-第三十八章 劇本探討推薦-1o2fd

後海有家酒吧
小說推薦後海有家酒吧
郭凡和饶小志等人也知道野狐狸公司目前的办公场所有些吃紧,所以剧本研讨会就放在了石景山下面的一家四星级的老牌国营酒店举行。定在这里主要原因是这部戏的拍摄地点是在首钢这边。
完达影视和野狐狸影视共同投资拍摄《寻龙诀》时,就租赁了首钢的老炼钢车间,这座占地近万平米的车间由红砖砌成,里面所有的机器设备都已经清空,只余下空荡荡的空间任你调整,《寻龙诀》剧组和特效公司共同合作在这里打造出一个辽国皇家墓室出来。
《寻龙诀》已经在年前杀青,但是这块场地被野狐狸公司看上了,他们和首钢签订了一个长约,原首钢老厂已经改名为“野狐狸首都摄影城”,作为野狐狸公司的影视棚使用,未来拍摄科幻电影,以及一些室内剧和情景戏都可以在这边进行制作。
郭凡今天就带着鬼斧天工的工作人员进行布置一些绿幕,后期这里需要增加一些特效存在的,包括悬崖、精神病院和阴沉的天空。
剧本研讨上午八点半开始,由饶小志负责。秦墨涵准时从家里赶过来,她今天、明天两天参加,等到明天晚上就要飞往沪上,赶去参加《速度与激情7》的全球首映仪式。
“饶导演,我能够提个意见么?”
谈了大概一上午,几人谈的头昏脑胀,秦墨涵对着饶小志说道:“我感觉这些台词对话里,话剧的印记太多了,会不会让观众有些出戏。毕竟我们是一部电影,是通过镜头、人物来表现故事,而不仅仅是通过台词。”
“墨涵提的这个建议很对,我也这么认为。”王显辉有多年话剧舞台表演经验,他直接指出自己的几句台词:“这里的台词完全不需要,我感觉加上一些动作,更能表现出韩医生对女儿的思念。”
凌佳音说道:“就是,我这里的台词也太剧场话,特别是我在进行证明自己不是疯子的几场冲突中,这里的台词是不是有些太情绪亢奋、歇斯底里化了,这样的感情状态跟演话剧似的。”
接着周一伟、张心艺也有这样的感觉,太剧场化,前后有些脱节,而且有些设定也没有说服力,周一伟提出,自己作为记者,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小团队的领导人,是不是增加点小的冲突或者转折,才能让这个点来的更自然一些。
“金老师,您怎么看?”饶小志看向金世杰,作为一名优秀的舞台戏剧导演,饶小志在电影方面的经验还真不如在座的诸位。他希望把各位的意见都汇总,然后跟郭凡再商议一下,看看如何改进。
金世杰本来不想发言的,因为他作为一名湾湾艺人,懂得如何明哲保身,他第一次跟这两位新人导演合作,还不知道他们的性格如何。他认为既然导演这么安排台词和剧情,那么自己就照着这个剧本演。作为老戏骨的他,这份剧本上的的台词和演绎完全是信手拈来,但是既然导演询问起来,还是提提自己的意见吧。
金世杰斟酌了一下:“墨涵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应该脱离剧场的桎梏,按照电影來演,里面不需要的台词我们就用动作和表情来表现,有些台词也可以调整一下,更口语化一点,例如我这是一个历史老师,但是却是安希创造出来的人格,安希的个人文学素养决定了我的知识上线。”
饶小志听着忍不住点点头,这几位都是属于辅助人格,那么各个人格都要带有一些安希的性格特点才对,否则每个人格都是完全独立,最后说他们是辅助人格有些太突兀。
“墨涵,你给安希设定的人物特点是什么样的?”金世杰继续说道:“你可以说出来我们讨论一下。”
秦墨涵将自己的笔记本打开:“我认为安希应该是六岁之前有个幸福的家庭,但是在六岁生日时父亲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了她,所以他才幻想出以为韩医生的父亲来给她过生日。”
“我插一句。”王显辉说道:“我认为安希的父亲应该是因病去世了,所以她才幻想出一名医生的父亲,尽管是兽医,兽医的人设应该标明她幼年时或许会有一名宠物陪伴。”
秦墨涵点点头,拿笔记下来,继续说道:“她的母亲应该是改嫁了,但是新家庭对她很排斥,她很孤独、脆弱……”
秦墨涵一边讲述自己设定的人物小传,一边听着其他人进行补充,有些自己没有想到的,就拿笔记下来。渐渐这个人物在众人的讨论下,渐渐丰满起来。然后各个辅助人格又通过主人格的特点完善自己这个人格的小传。
中午简单的吃了一顿午饭,继续讨论,一直到五点多才告一段落。晚上饶小志会和郭凡一起进行修改一下剧本细节,重新构建各个场景应该表现出来的形式。这次他不准备以导演的角度来考虑,他准备把视角放在观众上,认真的从一个观影者的角度来考虑如何用镜头来表现这部戏。
看着饶小志对各位的承诺,凌佳音忍不住问道:“导演,既然你这么忙,院长这个角色你还有时间考虑如何来演么?”
饶小志和郭凡两人在确定好秦墨涵作为女主后,这部戏就正式启动。根本没有时间在找其他配角,就连莉莉这个角色都是委托秦墨涵来进行选角。院长这个戏份更少的角色,饶小志决定自己来演,作为一名话剧导演,本身就有丰富的话剧表演经验。现在有不少工作要推倒重来,而且拍摄中肯定还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他还真没时间来进行考虑。
“墨涵,估计还是要麻烦你来帮忙找人了。”有老板娘出面,肯定比他们两个新人导演更有面子。
“这样呀,我来想想吧。”秦墨涵点点头,看到迎过来接她的沈放,心里有了一点想法。
今天周五,沈放接了秦墨涵以后,先去了一趟燕影厂,准备把两个小丫头接回四合院。
老爷子正蹲在院子里打理他的几盆花,看到沈放哼了一声,秦墨涵急忙过去搀扶他起身。
沈放将两斤吴家坞的明前茶给老爷子:“爷爷,这是给您带的茶叶,今年的春茶,您再放两天杀杀火气后在喝。”
“我还用你教!”金世勋瞪了他一眼,然后让保姆张姐帮他收起来,对着秦墨涵:“墨涵,你来了,老太婆今天还在念叨你呢。”
秦墨涵把老爷子手里的工具接过来,递给沈放,然后搀扶着他回屋:“爷爷,您别怪沈放,这几天有点忙,我拉着他陪我去了一趟杭城,所以一直没来看您。”
沈放也知道这次连续十来天没来看看二老,也是有点过了,对老爷子的脾气也不怪,拎着喷壶和小花铲给他放置好,才跟着进屋。老小孩么,要顺着来。
“你那是去工作,他就是一天到晚的闲逛。”老爷子洗洗手,然后带两人进入客厅。
“小烨怎么就闲逛了?你闲逛能挣到这样的身家?”听到老爷子的话,老太太不乐意了,虽然也嫌他好长时间没来,但是也容不得老爷子批评他。
“还是奶奶疼我。”沈放过去把从书房出来杨秀琴扶到客厅:“奶奶,您还在整理那些资料?太费神了吧。”
杨秀琴把老花镜摘下来,放到镜盒里:“没事,快整理好了,现在也只有我们这些老人还能摸得清里面的传承,整理出来后才能让以后的孩子们知道咱们燕京曲艺门的流派。”
作为京韵大鼓的传承人,杨秀琴算是京城曲艺门辈分较长的存在,加上家传渊源,许多曲艺门的秘闻也只有她听父亲提起过。
秦墨涵拿起茶壶给二老倒了杯茶,对老太太说道:“奶奶,等您整理好后,我们到时候找人攒个剧本,把京韵大鼓这一门的传承也拍成一部影视剧。”
沈放点点头:“这主意好,经过影视剧的传播,才能让更多人了解这门曲艺,爱好这门曲艺,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几乎断了传承。”
杨秀琴看向金世勋,老爷子点点头:“你们想拍可以,但是一定要写实,不能搞得太虚头巴脑的,最后拍出来让曲艺门的人看笑话。”
“那是,我们不拍那些神剧。”沈放给出承诺:“爷爷,我们拍的那部《琅琊榜》下周就要播出了,到时候您看一下怎么样。”
“好,你们去年拍的几部戏里,就《北平无战事》拍的还不错。”
杨秀琴反驳道:“墨涵和黄垒他们演的那部《男闺蜜》不也不错么,墨涵在里面一口地道的京片儿,说的多地道。”
每一会时间,两个丫头放学回家,看到沈放和秦墨涵都非常高兴,沈放邀请二老和两个丫头一起到四合院住两天,让老爷子拒绝了,明天周末,西山有个老干部书法展,专门给他下了邀请函,都是一些老领导,金世勋无法推辞。
离开燕影厂,还在路上,秦若曦对着姐姐和姐夫炫耀:“我们这次模拟考了,我考了班级第14名,年级220名。”
“嚯,不错呀,这个成绩完全可以考示范高中了,干脆我们就直接报师范附中吧。”秦墨涵对于妹妹成绩的提升还是很高兴。
“不干,我还是要报音乐学院的附属高中,我音乐家的梦想从来没有泯灭过。”
“这次看来是真的拿定决心了?”秦墨涵看着妹妹坚定的点头,也不再刺激她,对着雅然问道:“五一期间《小别离》就要准备开拍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没耽误学习成绩吧?”
金雅然对着秦墨涵汇报:“没有,我刚刚做过单元测试,我成绩保持的很好。”
秦墨涵点点头:“那就好,这次拍摄你们一共有四五名和你年龄相仿的演员,公司专门给你们请了两位教师,你们每天都要进行补课的,知道吗。”
“嗯,我知道。”
晚饭过后,明天秦墨涵还有一天剧本研讨会,所以两人就没有到酒吧,而是在后院玩弄乐器,在秦墨涵的要求下,沈放又把《新生》这首钢琴曲弹奏了一遍,让她能够好好的寻找其中的那份孤独感。
秦若曦第一次听到这个曲目,被中间那份孤寂所打动。她想要曲谱,但是沈放没有同意,目前还小的她无法驾驭其中的那份情感。被小瞧的秦若曦生气的拉着金雅然返回前院。
“你来跟我一起演一个角色行么?”斟酌了半天,秦墨涵还是提出了这个要求:“我们现在缺少一个院长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