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dga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超級全能學生 愛下-第三千三百三十三章 完整版展示-8r531

超級全能學生
小說推薦超級全能學生
“叶公子,丹阁现在没落了,但是还是有些底蕴的。”在前往禁地的路上周高德语重心长地说道,“只要你能留在丹阁,那么丹阁的一切资源,都会对你敞开的。”
周高德很担心叶昊走啊。
以叶昊的实力无论前往哪方势力,另外两方势力都没有还手之力啊。
至尊坐镇的势力啊。
谁敢招惹?
谁敢抗衡?
要知道现在的至尊已经能够抗衡甚至击败今世境初期的存在了,而再给他们一些时间的话哪怕是他们这些老家伙也不是对手啊。
“阁主,你无须担心。”叶昊看着忐忑不安的周高德道,“我不会去药王洞或者回春阁的。”
“那……。”周高德想问为什么你要请药王洞,回春阁观摩你炼丹,不过话到嘴边周高德又咽了下去。
这样问多少有些不信任啊。
“我让两大势力带着天才弟子前来是为了展示我至尊级的丹道实力。”叶昊看着周高德笑着说道。
周高德还是没有明白叶昊的意思。
“阁主要是不嫌弃的话给我个太上长老的职位。”叶昊接着说道。
周高德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
叶昊现在的实力或许还没有资格当丹阁的太上长老,可是只要给叶昊一段时间,那么谁都说不出话来了。
至尊啊。
哪怕叶昊要他丹阁阁主的位置,周高德也会给的好吗?
“药王洞和回春阁要是明白我的意思自然会让出之前吞噬的地盘,而要是他们装傻的话我会带着我的麾下把失去的地盘夺回来。”叶昊看着周高德认真说道。
“叶公子,你的背后有一支势力?”周高德试探着问道。
“纵横第九域都足以。”叶昊笑着说道。
周高德瞳孔一缩。
纵横第九域都够?
那得有多强?
“丹阁就全仰仗叶公子了。”周高德朝着叶昊拱了拱手。
“我们先去看看魂书。”叶昊笑着说道。
叶昊为何来第八域,最主要的就是魂书。
魂书中可是有着恩赐之术的。
“这就是魂书了。”到了禁地之后周高德递给了叶昊一页魂书。
叶昊拿到魂书的一刹那就意识到这页魂书是真的。
“阁主,我要在此领悟。”叶昊看向了周高德道。
“好的,你在这里领悟,我在外边护法。”周高德很懂眼色地离去了。
到了外边之后苏如辉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阁主,叶公子该不会知道魂书中记载的东西吧?”
“否则这等至尊又如何专门来丹阁呢?”周高德淡淡说道。
“听说魂书上记载的是至高无双的玄术啊。”苏如辉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露出了一抹炙热。
“如辉,魂书上记载的秘术不是我等能够觊觎的?”周高德看了苏如辉一眼。
“阁主,这页魂书到底是谁放在丹阁的?”苏如辉沉声问道。
“一尊跨越了时间长河而来的绝世存在。”周高德谨慎地看了四周一眼才传音道。
苏如辉的瞳孔一缩,“绝世存在?”
要知道无论是苏如辉还是周高德都是今世境的存在了,到了他们这等地步哪怕是今世境巅峰的都不能这般称呼了吧?
“当时我们之间隔绝着一个时空,可是尽管这样我都瑟瑟发抖。”周高德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满是惶恐之色,“对方身上散发的气息实在太盛了,我觉得在那股气息的面前,我就是一尊蝼蚁。”
“主宰有这么强吗?”苏如辉惊呼道。
“魂天星系的主宰我见了不止一尊了,可是那几尊的实力都不如那位。”
“你看清对方的模样了吗?”
“我哪敢直视啊?”周高德苦笑着说道。
“那位大人有什么交待吗?”
“那位大人告诉我谁想要看魂书就给他看,无须阻止。”
“那位大人说的该不会是叶公子吧?”
“这些年前来观摩魂书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可是这些家伙却没有一个能够悟通的。”周高德沉吟了一下才道,“叶公子要是能够感悟其中奥妙的话,我想叶公子就是那位前辈选中的人。”
“既然那位前辈修为高深造化,那么为什么不直接给叶公子呢?”苏如辉不解地问道。
“我也想知道。”周高德耸了耸肩道。
再说叶昊。
等到周高德二人离去之后他在树苗的帮助下领悟完整版的恩赐之术。
而在领悟的过程中叶昊发现恩赐之术高深莫测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了。
他曾经尝试过推演完整版的恩赐之术,不过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实在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朝着哪个方向进行推演。
而在领悟之后他才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
可是在他尝试着举一反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只能掌握恩赐之术。
四周的路他不知道怎么走?
“魂书到底是什么?”叶昊向树苗询问道。
“魂书是魂天星系最大的隐秘之一。”树苗传递出了一缕精神波动。
“主宰可以感悟魂书的内容吗?”叶昊迫切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树苗沉默不语。
“快说啊。”叶昊接着问道。
叶昊担心一件事。
他在九天星系的天书可是六道主宰给的,主宰要是能够感悟的话,岂不是意味着六道主宰也掌握了太初之术。
这对于叶昊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整个九天星系谁不知道叶昊抓到了逝去的第一,换言之六道主宰或许能够推演出自己没死。
要是这样的话……
叶昊不敢朝深层次想下去了。
“无论是魂书还是天书,想要感悟都需要天地认可。”良久小树苗淡淡说道。
“何为天地认可?”
“你觉得呢?”
“逝去的一?”叶昊说到这里看到小树苗不回答接着问道,“主宰们谁得到了逝去的一?”
“只要是主宰都得到过逝去的一,至于谁通过逝去的一领悟天书,我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