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bg5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諸天福運 線上看-第三百九十九章 人盡其才-ruig1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大师怎么回来了?”
忠义堂,见到鲁智深去而复返,柴大官人好奇问道:“莫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说?”
“没有,只是刚才看了眼营地,觉得大官人忒大大方了!”
鲁智深也没废话,直接道:“洒家还是有些眼光的,后营弟兄修炼的武艺很是精妙啊,大官人就这么直接宣扬出去么?”
柴大官人反应过来,好笑道:“不过就是军中硬功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见花和尚瞪圆了眼睛,他这才解释道:“这玩意打熬筋骨效果不错,不过消耗也大,还得有吃苦耐劳的毅力!”
“后营情况不错,经济状况足以支撑弟兄们修炼,只要他们肯下苦工,短期内武艺和力气大为提升不在话下,可也就是如此了!”
“练武是需要天赋的,某传下的军中硬功入门简单,可想要达到高深水准就不容易了,只能说某给了弟兄们自强的机会,能不能抓住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
说到这里,他笑道:“大师也不要觉得不妥,若非某将军中硬功推广下去,那帮子重甲步兵又是怎么出来的?”
鲁智深恍然,狠狠一拍光溜溜的脑袋,笑道:“大官人不说洒家差点忽略了,重甲步兵确实非同寻常!”
接着话锋一转,好奇道:“在洒家看来相当不错的军中硬功,听大官人的语气很不以为然,难道大官人还有更加厉害的手段不成,要不叫我见识见识?”
呼……
话音刚落,半空突然红光闪烁,一道火光呼啸将花和尚硕大的脑袋淹没,眨眼又消失不见。
“哎呀!”
鲁智深大吃一惊,高大魁梧的身躯猛然后跃,同时大袖挥舞遮住脸面。只是突如其来的火光已经消失,不过烧毁了小半的胡子和眉毛证明了刚才的火光,可不知突兀出现那么简单。
等他从惊魂未定的状态稍稍缓过神来,柴大官人这才笑吟吟道:“某这一手,大师以为如何?”
“厉害厉害,简直叫洒家防不胜防!”
鲁智深性子粗疏,尽管刚才吓了一跳,可此时恢复得极快,连连点头赞道:“大官人好本事啊,这是和公孙道长学习的道法么?”
“差不多吧!”
柴大官人笑吟吟道:“大师可不要忘了某的出身,柴家的收藏虽然比不得当今赵家,却也不是什么都没有!”
鲁智深猛然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道:“是洒家糊涂了!”
开玩笑,柴大官人先祖柴荣,可是号称五代第一雄主,能力卓绝收藏的好东西自然不会少。
若非突然薨逝,哪有宋太祖赵匡胤什么事?
说白了,赵匡胤在柴荣手下,也不过是一位战功赫赫,颇有声望的军中大将而已。
纵观赵匡胤的表现,真的算不得什么雄主.
想来,后营弟兄修炼的军中硬功,应该是当年周世宗收集,培养心腹亲卫的专门武功。
很显然,花和尚想多了……
再一次目送花和尚高大的身躯离开,柴大官人忍不住摇头轻笑,这厮的性子倒是够急的。
其实他很想尝试一下,将观想星辰之法传给鲁智深等头领,看看他们能不能观想出自身的本命星辰。
若是能够顺利观想本命星辰的话,又会发生何等奇妙变化?
主世界的近古修行史,可是记载了一门相当不俗的星辰修行之法。
顾名思义,就是和本命星辰的修炼有关的功法。
按照某些修行笔记记载,这门本命星辰修行之法,从观想本命星辰开始,而后便是沟通本命星辰吸纳星辰之光入体,由此成就星辰法体。
反正在记载了专门修炼功法的笔记中,对于星辰法门那是赞不绝口,一旦修成威力强劲得很。
关键是,只要入了门,之后的修炼速度一日千里,乃是非常正统的快修之法,除非自己作死不然很难出岔子。
当然,水浒世界情况不同,就算能够招引星光入体,也无法将星光保存下来。
研究了好长时间的星辰观想之法,并且还顺利观想出了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随着熟悉柴大官人自然也有了其他想法。
星光炼体不一定非得将星光炼化,还有其他的简略手段可以尝试,只是可惜眼下他不好贸然举动。
主要还是摸不准一旦将这门修炼之法拿出来,对水浒世界会有什么改变?
一旦修炼有成,实力又将达到什么层次?
关键是,如此高端修炼之法,近乎于修真手段的功法,他不可能像军中硬功一样随意普及。
说得更明白点,就是后营的梁山好汉,还没有一位值得他太过信任的。
起码,他对花和尚鲁智深还远远不够信任……
本来,铁面孔目裴宣是个不错选择,只是随着梁山接受朝廷招安,柴大官人不敢保证裴宣心中对朝廷究竟是什么看法。
毕竟大宋文教兴盛,赵家的正统名义深入人心!
比如宋江,说是官迷也好,又或者受到大环境的影响也罢,总之明明有一把好牌,偏偏要哭着喊着接受朝廷招安。
在这样的情况下,柴大官人自然不可能将主世界完善的星光炼体之法轻易传出。
起码,得等他确定自身的实力,完全可以弹压可能出现的变故之后,才会先在心腹头领之间传授,然后再慢慢扩散不迟。
许多修炼手段和门道也不可能照搬全抄,还得根据水浒世界的实际情况调整修改,功法简化那是必定的事情,可怎么简化就是大学问了。
好在眼下,后营普及修炼军中硬功,对付大宋境内的乱军,甚至所谓的西军精锐完全不在话下,也用不着太过急切。
符文的制作方面,此时也进入了最后的攻关阶段,还是不要分心的好。
既然宋江并不打算大肆利用神行符和传讯符的便利,那也没什么好说的,爱咋滴咋滴,大爷不伺候了。
……
不说柴大官人有什么考量,鲁智深再次离开忠义堂后,眼见时间不早,大步流星直奔最近的大食堂而去。
在最近的大食堂门口,遇到了刚刚从外头回来的金眼彪施恩,开口招呼道:“施恩兄弟,看你的模样最近很是忙碌啊!”
施恩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不过精神抖擞满面红光,显然很有些乐在其中的意思。
“哈哈,鲁大师回来啦!”
见到鲁智深,施恩也相当开心,毕竟当初同在二龙山落草,交情不是一般的深。
与开黑店杀人做肉包子的张青和孙二娘不同,施恩怎么说都是出身官吏之家,为人八面玲珑手段圆滑,和性格耿直的鲁智深关系处得不错。
“最近水泊周围乡村不是在大搞建设么,某负责和周围三州官府联络协调,虽然辛苦了点不过一切还算顺利!”
说这话时,施恩的精神相当饱满,显然这样的活计很合心意,丝毫都没感觉疲惫之类的。
话说,金眼彪施恩在梁山的排位不高,存在感也实在不强,显得相当的怪异。
这里头,有宋江很大的因素……
总之,若是没有柴大官人强势崛起的话,施恩会在征讨方腊的过程中,死得无声无息没有掀起丝毫浪花。
可实际上,在柴大官人看来施恩在一百零八位头领中,能力还是相当不俗的。
“如此甚好!”
鲁智深哈哈笑道:“数月没有回来,水泊周围一副热火朝天的架势,差点没叫洒家认错回山的路!”
“哈哈,大官人好大手笔!”
施恩笑道:“不要说大师,就是三州知府都相当吃惊!”
这话不是随便说说,而是事实如此。
梁山后营之主柴大官人,突然在水泊周围的乡村大兴土木,自然引起周围三州官府的高度关注。
虽说梁山已经招安,梁山大军更是作为平定淮西王庆叛乱的主力,应该算作官府自己人才对。
只是……
梁山水泊附近三州官员可没这等觉悟,而且不要忘了留守梁山本寨的后营之主,柴大官人是什么出身。
当今官家早就有密令传下,要求三州官府监视柴大官人的一举一动,一旦有什么不妥之处立即汇报。
加上梁山大军在淮西的表现相当不错,自然更加引人关注。
所幸,柴大官人坐镇的梁山后营,只是在三州乡下折腾,对于核心的县城和州城没有丝毫触碰的意思,这叫三州官府疑惑不解的同时,自然大大松了口气。
当然,梁山后营在水泊周围大兴土木,三州官府还是的问清楚究竟怎么回事,金眼彪施恩作为梁山的联络专员,自然忙碌得紧需要不停跑动。
也就是梁山的威慑力极强,三州官府秉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并没有折腾的心思,不然事情怕是会出现不少波折。
可就是如此,施恩依旧忙得飞起,他不仅要和三州官府解释,并协调某些关系,同时还得视察监督梁山在三州城里的产业账目,几乎一天就要消耗一张八百里神行符,另外身上随时还有一张四百里神行符备用,若非身体强健还真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