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xpfi好看的都市言情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愛下-第三二八章 反戈,卡琪諾VS鼬相伴-0g1re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向日葵无数飞花散叶利刃的无死角无间歇攻击,被猿飞阿斯玛和日向日差联手勉强抵挡。
如果只是一次攻击失败还没什么,可最大问题还是那两个死者的查克拉还是无限的。向日葵自己无限MP用得爽,可看敌人这样操作就很不爽了。
然而这也是个好机会,既然对手为了防御聚集在一起打combo,那么——
向日葵保持周围花叶不断高速飞舞,不给水门瞬身到周围、卡卡西挖地钻来偷袭的机会,令周边的土地开始强行沙化向中间涌起包裹旋转气罩,然后——
“【砂漠层大葬封印】。”
“轰!”阿斯玛不断向气罩灌注的爆炸烟气被点燃,在【八卦掌·回天】配合下所有冲击向外扩散,将大片的花叶连同未完成金字塔一起吹飞。
一时间大片区域变成了木叶忍者的安全区。
卡卡西立刻蹲下双手按住地面:“【土遁·多重土流壁】。”大量土墙狗年限定版拔地而起,推移,闭合,将所有花叶隔绝在外面。
向日葵来到狗头前,敲了敲,大声隔着墙对卡卡西说:“卡卡西,这样好吗,你这个没抛弃凡胎俗骨,轻易就会死亡的人,加入我们的战斗?没办法像阿斯玛那样即使复活依旧被我秒杀也有机会重返战场,我还以为对付我的是我愚蠢的弟弟或者止水呢,至少他们有和我的眼睛对抗的资本。还有日向的大叔,当年好像是我‘救’了你的侄女雏田吧?跑来打我是出于木叶忍者责任感呢,还是因我不给云隐村拐走雏田的家伙死亡担责导致你代替我去死而心生怨恨呢?”
“当年我是为了保护兄长和家族、村子的和平选择的死亡,对当时的你没有任何怨恨。”日向日差说,“但是,既然你们选择站在了和平对立面,既然我重获自由,就要来阻止你们。”
“鼬和止水有其他事情要做,如果我因怕死而逃避战斗,就不会成为忍者了。”卡卡西说。
“然而怕死的忍者绝对不少,比如曾经的我,以及很多人,因为害怕战斗而退辞去忍者职务的人少吗?”向日葵抱起胸,没好气地说。
卡卡西:“没错,所以我也很珍惜生命,别以为靠外物变强的你,能轻易杀死我这种磨炼技艺、利刃永远在手的忍者。”
“真是够了,虽然我们有我们的目的,可从结果来看,我们本来能够拯救世界的,不过跟你们解释,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只会当我们神经病吧。”
“你是说【无限月读】的事情吗?”水门问,当他正要继续说些什么,就被向日葵打断了。
向日葵想反正都是梦境虚假,没有希望之类的无聊话语吧,她一边直接对着土墙施展【砂漠层大葬封印】,一边说:“嘛,算了,我的任务不过也是尽可能杀死阻碍十尾复活的敌人。反正我已厌倦和鼬嘴臭互动了,也没想好和止水对话的表情,这样就好……封印被觉察了吗,别想逃。”
感受到对面动静,向日葵立刻唤出【须佐能乎】一剑劈开了卡卡西制造的多重土墙,让无数花叶利刃灌进去,谁料——
“【蛤蟆油弹】!”
向日葵无数花瓣叶片被大片油污覆盖变得沉重起来,纷纷落地,被阿斯玛一把打火机火遁纷纷连带能够不断制造飞花散叶的【花草结界】一起焚烧起来。
要不是向日葵闪得快,那油就要淋在自己身上点燃了,要知道油着火这二次物理现象可无法吸收。
“真是饶了我吧,其他同胞不能处理更多人吗?”向日葵看见自己对面又多了个自来也的影分身。
而向日葵心里稍微惦记和逃避了一下的鼬与止水,则分别与其他妖精同胞对峙起来。
……………………………………………………
“你来对付在下?合适吗,曾经的搭档?”卡琪诺双手握刀看着无视其他战场挡在自己前进道路上的宇智波鼬。
“克制你的旗木朔茂被封印,那最了解你的就是我了。对你最有效的就是火遁和幻术吧,所以我来了。”鼬说。
卡琪诺顿了一下,便单手将大太刀架在身前,另一只手拔出了小太刀,意思是直接上全力,但是:“重视在下倒是没错,毕竟即使你们【秽土转生】,被我当食物吸干也就再起不能了。可在开打前,在下可以问个问题吗?看在过去搭档一场的份上。”
“如果我可以回答的话。”
“你收藏的止水眼睛不是在你的眼眶里吗?那送给佐助那只乌鸦又是怎么回事?相隔时间不长两次【别天神】可以理解为其中一发是十几年前留给宇智波族长未曾使用的那一发封印留存,可眼睛本身呢?除非和佐助战斗未曾结束就对他施展延迟发动的【别天神】,在此期间设法将眼睛移植到乌鸦那里,然后在单眼瞎的情况继续和佐助战斗,还得伺机将乌鸦送进佐助体内。”
“哦,你又是什么时候产生了我做不到的错觉呢?”鼬逼格十足地说。
卡琪诺略微一想,便想起来了:“啊,用那一对金眼换来的药水你好像留着一点当辅助眼睛短时间即换即用了,那以和佐助战斗时根本就在放水来看,确实并非做不到。在下想或许不该得到了新力量就轻视你。”说着,架在身前的双刀看似无力地垂下了。
“嗯,其实你用某种方法获得了一些血继限界的情报我已经得知了,你不轻视我是正确的。”
“但是并非没有对付的办法。”鼬直接亮出了两只不一样的万花筒写轮眼。
曾经的搭档,其中一个或许将成为了这个世界上另一个最后的对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