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y4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大神你人設崩了 愛下-332拍賣會正式開始,世界前十黑客(一二)-aydzu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邀请函对折式样。
烫金草字,除却纯中文的“邀请函”,下面还有其他三种语言,梁思只认识第二行的英文,第三行的文字没见过。
梁思大大小小也收到过不少邀请函,第一次看到邀请函的封面上还有其他国家的语言。
她身边,段衍却是稍顿,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师妹,你打开!”
不用他提醒,梁思也好奇这写了三种语言的邀请函,已经打开了。
邀请函内部设计跟其他的邀请函差不多,上面是中文,下面两行是同步其他两种外国语言。
不说下面两种语言,里面最大的明明是中文,每一个字梁思都认识,可合在一起,梁思就不认识了。
“这……不是,”梁思转向段衍,忍不住闭了闭眼睛,又再次睁开,“段师兄,这是……真的吗?”
段衍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目光光看着邀请函上的文字——
【尊敬的贵宾
您好!
感谢您对京城拍卖场的支持,我们将于京城总部开展八级拍卖会……

下面时间,明天晚上七点正式开始,地点,靠近联邦街道的地下五层京城拍卖场总部,别说梁思,就算段衍也被这邀请函给惊到了。
“八级拍卖会的邀请函,没人敢拿兵协的东西开玩笑。”这封邀请函,其他人不认识,但段衍却绝对认识。
在这之前,段衍通过各种渠道找邀请函的信息,段家也为了他能去,费尽了心思,也没有能在地网买到一张。
八级拍卖会,不是小打小闹,是各方势力彰显神通的舞台。
连封修要去,也得去争取香协的名额,更别说段衍。
梁思抬头,用几分钟恢复了自己的动作,然后给孟拂打过去微信电话。
手机那边,孟拂接的很快,梁思小心翼翼看着邀请函,咽了口口水,“小师妹,这拍卖会的邀请函,你是给我的?”
孟拂靠着车门,声音懒洋洋的,“你不是想要?”
“那你呢?”梁思幽幽的开口。
孟拂语气依旧不紧不慢:“我有其他办法,你这张邀请函,还能再带一个人。”
孟拂提醒梁思,她问过余文,余文给孟拂留的是贵宾邀请函,是能携带一人进去的。
两人说完,挂断电话,梁思向段衍转述孟拂的话。
段衍低头,看着梁思邀请函上的区域——
A区。
京城拍卖会场,除却几个大家族跟大势力有专门的包厢,其他闲散人群,都是在会堂。
“师兄,”梁思咳了一声,然后看向段衍,“你不是说今天路不通?”
段衍这个时候没那么笃定了。
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显然,连段衍都有些恍惚。
**
这边,几个大路联合封锁。
封锁是兵协邀请的,其他几个世家不知道兵协究竟邀请了一些什么势力,但从兵协的力度来看就不是什么正常人。
为了普通群众的安危,封锁了两条大路。
国外来宾的住宿都是由拍卖场统一安排,一直到联邦街道口,大路都是封的。
苏地开到路口,甚至连巡视卡都没拿出来,直接放行,苏地开的是自己的车,苏家连排车号,拦路的人也认识。
车子一路到达江河别院。
没到住的留下,在小区不大的人工湖边,孟拂就看到了苏承。
他站在绿化带边,这个方向只能看到他的侧脸,将近六点,夕阳红得像火,他身上淡淡的冷漠气息极其明显,背光站着,低头看着钻到花坛里的大白鹅,碎发遮掩了他的眉目,侧影看上去极其冷淡。
孟拂让苏地停车。
走近一点。
“大白,出来。”孟拂走进,抬脚,踢了下鹅屁股。
这个方向只能看到大白的屁股,它的羽毛颤动了一下,又往里面钻了钻。
鹅子看起来很害怕。
孟拂稍顿,偏头,谦虚的询问:“承哥,它是……”
苏承稍微侧了眉目,看到孟拂过来,修长干净的手指指着自己的长裤,淡淡开口:“它心虚了。”
他声音一向有些低,但性子又是冷的,听着十分舒服。
孟拂低头看过去。
苏承今天穿的是米白色的休闲裤,他的衣服向来是浅色系的,如今米白色的休闲裤左边有一道很明显的鹅掌印,旁边的水迹应该干涸了,留下很明显的痕迹。
小区里有一个人工湖,是鹅子每天快乐的源泉。
鹅子在村里作威作福惯了,大人小孩都不怕,嚣张惯了,一时间往了收敛,在苏承叫它回去的时候,它稍微扑棱了一下,不仅把翅膀上的水扑棱到苏承身上,还在他的裤子上留下了鲜明的印记。
鹅子那一瞬间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
直接把头埋进了旁边的绿化带里,装死。
苏承能溜它就不错了,自然不会伸手抱它,一人一鹅就僵在这里。
“回去把它翅膀剪剪,”苏承看着孟拂,略微思索,语气缓缓的向孟拂建议,“它飞的太快了,不好溜。”
听到这一句,鹅子终于动了动。
它慌忙钻出来,身子一摇一摆的,两只漂亮的翅膀张开,抬起优美的脖子,朝孟拂“嗷”了一声。
鹅子在村子里十分受宠,因为它像它的主人,颜值高,一身羽毛白如雪,摸上去犹似绸缎,在阳光下微微反射着光彩,极其漂亮。
就连很糙的杨花都没舍得剪过它的毛。
“行,回去就找人剪。”孟拂本来也不觉得鹅子翅膀有什么问题,眼下听苏承的话,觉得鹅子翅膀好象是有点长了。
她好几天没看到鹅子了,本来想要抱它上楼,苏承淡淡一句它踩到自己的排泄物了,孟拂彻底打消这个想法。
然后低头,语重心长的看向鹅子,“你已经是个成熟的鹅了,不要随地大小便。”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随地大小便的鹅子:“……???”
外婆,它想回家。
**
星期五。
今天的交通比昨天更加严瑾了,两条路没有封,但每条街道都停着一辆警车,两个带着武器的武警的在路边巡视。
带武器的武警气势一看就跟平常人不一样,普通群众人心惶惶。
京城的一家老小区。
徐莫徊换了自己的小黄衣服,穿上了休闲服,准备休息,兜里,手机响起,是余文:“老大,拍卖场那边说,方队看守的北门,监控似乎出了问题,他们怕今天出事,您还是来一趟看看吧。”
“有她镇场还不够?”徐莫徊从床上爬起来,想起来连mask都不知道今天孟拂会在,又拿起了自己的小黄帽子,“行,我马上来。”
她穿上工作服出去。
外面,徐母看向徐莫徊,“今晚加班?”
徐莫徊“嗯”了一声。
“别出去了吧?”徐母看着门外,“我听说今天京城路上都有武警,今天小区的人都在说怕不是有杀人犯,今天晚上请一天假,或者直接辞职了,你三姑给你找的那个工作……”
普通人别说看到武警,就算路上停了辆警车都有些怕,更别说每条路都停了辆武警车。
“别听他们瞎说,”徐莫徊敷衍的安慰,“今天是常规检查。”
也不管徐母信不信,她说完,直接把帽子扣在头上,拿了钥匙离开。
“哎——”徐母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在身后叫她。
门内,徐父拿着手机,兴奋的道:“快过来,昕昕打视频回来了。”
听到大女儿
拍卖会七点开始。
五点,就有人开始进场了。
六点,梁思跟段衍两人也到达门口,段衍是自己开车带梁思过来的。
邀请函是孟拂给梁思的,段衍是班级的大师兄,对班级向来负责,梁思也没考虑带自家人,问过孟拂的意见后,直接跟段衍一起来的。
拍卖场整个建筑十分宏,门口的思维投影屏幕上滚动着今天的几样特殊物品。
梁思第一次来拍卖场,她站在拍卖场大门口,抬头看着宏伟又超前的建筑,十分惊叹。
“这只是大门,八级拍卖场现场开启了地下拍卖场,我们先进去。”段衍抬脚,与梁思一起去门口。
门口不少人都在排队一一等候检查。
今晚来拍卖场的人非富即贵,出了事别说拍卖场,整个京城都担待不起,安检检查的十分细致。
梁思在排队。
背后不远处就有一道女声叫住了段衍。
两人一回头,就看到是徐威还有倪卿这三人。
三个人胸前都挂着工作人员的牌子。
至于封修跟谢仪等人,应该是跟着香协一起去包厢。
这就是“权”还有人脉在京城的重要性。
“段师兄,我听封院张说你不愿意来一班?”倪卿看了两人一眼,顿了顿,还是开口:“我劝你们能来就来吧,二班不是长久之计,你看这次的拍卖会就能看出来,封治教授能让你们进来吗?”
听她的语气,似乎是知道什么一样。
段衍对她语气也挺冷淡,应该说他对谁都这样,“不用,谢谢。”
“段师兄,你就假清高吧,”徐威身边的人忍不住笑了,“那你们就在外看着,我们三个先进去了。”
只要是个调香师,对今天这场拍卖会都极其看重,整个调香系不少有门路的人都为这张票无所不用其极,段衍还请倪卿吃过两次饭,询问她叔叔的事情。
倪卿似乎也抱歉的看了段衍一眼,然后要跟其他两人一起进去。
就是这时候,梁思排的队伍到了,她朝段衍这边看过来,举着手里的邀请函道:“段师兄,过来安检了!”
“来了。”段衍面上古井无波,他对倪卿等人稍微颔首,然后朝梁思那个方向走过去。
梁思把邀请函给工作人员检查,然后通过安检,直接进入了拍卖会场。
两人的背影消失在通道口,刚刚说话的男生脸上笑容一滞,他回头,看向其他两人,“他们是怎么有邀请函的?”
八级拍卖会场,A区,井然有序。
“哈哈哈哈,小师妹,你是没有看到刚刚他们的脸色……”梁思向前来找他们的孟拂还原刚刚的场景。
孟拂拿了个桌子上的糖剥开,丢进嘴里,慢慢听着。
“小师妹,你看楼上,”梁思指着二楼,对孟拂道:“上面都是那些大家族大势力的包厢,今天不知道有多少超级势力,多伽罗香他们肯定是买主。”
孟拂抬头,看着包厢,颔首。
赚发了。
她跟苏娴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梁思与段衍,前来打了个招呼,今天现场龙蛇混杂,孟拂怕他们出事,“世界,你跟师兄看着,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行,你忙自己的。”梁思朝孟拂挥手,“等会儿看师姐给你买东西。”
**
二楼,包厢。
孟拂叮嘱完梁思后,就前来找苏娴,苏家作为古武界的领军人,常年订的包厢自然是视线最好的,低头就能看到拍卖场。
二长老、苏天都在。
看到孟拂进来,二长老十分礼貌的向孟拂打招呼,“孟小姐。”
他跟孟拂也熟悉了。
苏娴指着另外一个老人介绍:“这是苏管事。”
“你好。”孟拂礼貌的开口。
苏管事不止一次听过孟拂的名字,尤其是听苏黄说过她是今年满分状元,在苏管事小时候,一个状元必定光辉门楣。
他对孟拂笑,还挺礼貌的,“孟小姐好,听说现在在京大上课?”
“嗯。”孟拂一一回答。
“年轻可真好。”苏管事看着孟拂,笑。
孟拂颔首,自觉坐到苏娴角落,听他们说话,当个隐身人。
苏承今天负责京城秩序,整个京城,除却兵协,也就他能镇得住场子。
“听说今天连兵协会长都出来镇场子了,”苏管事等人跟孟拂打完招呼,就忍不住同其他人感叹,“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她,还有两位副会,兵协出动三个精英队看守,连方队都被出动了……”
苏天一直站在窗台边,低头看着下面走动的人,眼也不眨的,就怕错过来往的人。
闻言,微微偏头,略显诧异:“方队?”
方队,京城的特管一队,一般涉及到几大家族的事情,普通民警不敢处理,都交给他们,几大家族都非常尊敬特管一队。
他们几个人说着话,也完全没有要避开孟拂的意思,大概也是认为,就算孟拂听了,也应该不是非常懂这些内部势力。
不仅如此,上个星期,方队取代了安全局部长的权力,众所皆知。
听到熟悉的名字,孟拂也微微抬了头。
苏娴也有些惊讶,看到身边的孟拂也抬起头,她给孟拂倒了一杯茶,向孟拂解释:“方队,就是一个特殊独立部门的队长,他手里的能人无数,最出名的就是一个黑客,曾经上过天网排行……解释起来麻烦,你知道知道,就是很著名很权威的世界排行。”
孟拂点头,“……嗯。”
“曾经全世界排到过前十的黑客,虽然没定榜,但也积累了名气,”苏娴给孟拂倒了一杯茶,“所以我们一些家族都会给方队一个面子。”
孟拂颔首,她说的应该是芮泽了,对方技术确实不错,就是不怎么茂密。
“没错,”苏管家跟苏畅老坐在两人对面,忍不住道,“兵协连他们也请来了,这场面,十年也难得件一次……”
他正说着,外面有人敲门,进来的是方队。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手下。
说曹操,曹操到,苏管事跟苏娴几人连忙站起来,十分诧异,“方队?”
这时候他不应该在看管拍卖物?
苏天一直看着窗外,他是想看看今天两位副会会不会出来,在听到“方队”时也转了身,神色严肃,“您怎么来了?”方队也是特殊训练营的优秀毕业生。
方队急急忙忙的,额头有些细汗,他没注意,只匆匆点头,目光越过他们,落到后面喝茶的孟拂身上,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深深呼出一口气:“孟小姐,终于找到你了!”
孟拂倒了一杯茶,递给他,“慢慢说,别着急,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