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9g9優秀小說 高齡巨星-第670章:師門情誼(求月票!)看書-2k2ut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演播大楼门前的一场风波,马上就被现场的保安上报了。
得知本应该躺在病床上的爷爷到来,谷家小妹谷莉莉连忙放下手上的事情赶到了楼下。
看到风烛残年,被护士搀扶着站在大门口,浑身打着摆子的谷明坤,她忙迎了上去。
“爷爷!这大晚上的您怎么来了?”
此时的谷明坤,已经从刚才的激动之中恢复了一些。
但是一双浑浊的眼睛里,仍然满带着兴奋。
“莉莉,带我去找李世信,快!”
“爷爷,您找他干什么呀?不是说……”
谷莉莉话说到一半,注意到大楼门前已经聚集了许多被刚才一场乱子吸引过来的人,她压低了声音,站到了谷明坤面前。
“爷爷,那老头现在正在台上演出,你怕是见不到他。您等一下,一会儿他直播完了,我马上安排您和他见面。这里人多,我先带您去综艺厅。”
注意到身旁一群工作人员和路人对自己的指点,谷明坤微微点了点头。
在孙女儿和护士二人的搀扶之下,自VIP电梯上了楼去。
另一面。
9号演播厅内,《霸王别姬》的演出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剧情也进行到了后半段;
抗战胜利了。
四九城里一片欢庆,一波波的人群从台上走过,高声庆祝着胜利。
戏园子里,一场劳军表演正在进行。
但是气氛,却似乎有些不对。
“听得众兵丁闲议谈议论……“
“口生生露出了……”
“离,离散之心。”
台上的蝶衣端着兰花指,倾情的表演,但是一支支手电筒却在他的身上晃来晃去。
间或几声口哨和下流的调笑,让蝶衣显得有些局促和不知所措。
戏台旁,肚子隆起怀着孕的菊仙担心的看着台下的一群**,对身旁的小谷子吩咐道:“小谷子,你去和经理说,别闹出事儿来。”
“唉!”
小谷子答应了一声,下了台去。
台上,蝶衣已经被哄声和手电筒的光照的演不下去了。
“怎么不唱了?”
一个军官吆喝了一声。
“赶紧唱啊!”
士兵们起着哄,拦住了想要退场的蝶衣。
看到这一幕,在后台紧张的看了半天的段小楼带着戏班的人走了出来,对众人做了个揖。
“各位老总,戏园子里头没有用手电筒晃人的规矩。连日本人也没有这么个闹法,大伙都是来听戏的。”
说罢,段小楼欠了欠身,行了个厚礼:“请各位回座上去吧。”
看到小楼打圆场,那军官不屑一笑:“说得好,都给老子回去。可有一样,替日本人叫好成不成?”
“不行!”
“给我打!”
随着军官一声号令,小楼被按在了地上。
大乱之中,菊仙紧张的分开人群向小楼奔去。但是刚刚走到舞台之上,便被一个**一把推倒在了地上。
“菊仙!””哎呦!段老板,流红了!”“快,快送医院!”
场面更乱了。
疯了一般的挣脱一群**,狼狈的小楼抱起菊仙便向外冲去。
他刚刚走到门口,便被一群法警给拦住了去路。
但是法警似乎并不是因为现在的乱子才过来的。
“程蝶衣在哪?”
处在恐惧之中的蝶衣讷讷的向前了一步。
他刚刚抬起手,一副手铐便扣住了他的手腕。
“哎呦!老总这是怎么着这是?”戏园子经理被这一出给吓坏了。
“怎么着?”法警头子掏出一张拘捕令,直接拍在了经理的怀里:“程蝶衣犯了汉奸罪!带走!”
随着法警和闹够了的**们散去,戏园子里重新回归了安静。
“段老板!孩子,孩子保不住了。”
随着催场的老师傅带着哭声的一声叫喊,小楼失了魂一般转过了头,他望向了躺在地上的菊仙。
菊仙挣扎着坐了起来,她带着满脸的泪痕,望向了自己的丈夫。
“小楼,是我对不住你。你忙你的去吧。”
小楼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转过了身去。
他身后,菊仙无力的躺了下去,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
“去救你的虞姬去吧。”
“你这个师弟,也不知道是这世道和他找别扭,还是他和这世道找别扭。总是轻省不了,早晚还得出大事。只要你跟着他一起,我这心里老不踏实。咱们的孩子没了,我可就剩下你了。以后跟你屁股后要饭我都没二话说,可就一样,小楼你得让我这心里太太平平的!你把他救出来了,咱可就不欠他的了。往后你别跟他一起唱了,你答应我,你得给我立字据!”
听着身后菊仙虚弱却铿锵的唠叨,段小楼长长一叹。
小楼和菊仙找到了袁四爷。
在菊仙的一番威逼之下,袁四爷同意出面相救。
办完了事,菊仙到了牢房之中探了蝶衣。
这是霸王的虞姬和小楼的媳妇第一次单独接触。
在幽暗的监牢里,菊仙将大烟和一封按着手印的保证书一同交给了蝶衣。
“这里边的东西是给你过瘾的。”
“这是小楼让我交给你的,你自己看吧。”
看到面前的两样东西,蝶衣丝毫不犹豫的抓起了那封书信。
“蝶衣,你别埋怨我们。小楼的孩子没了,这就是你们一起唱戏的报应。”
“出去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去吧。”
菊仙走了。
蝶衣将那张信纸轻轻的放到了一旁,拼命的抽起了大烟。
看到这里,现场和直播间中的观众们一片唏嘘;
“唉,菊仙…….你不能说她不对。一个女人,她想的肯定是自己的家庭安稳。蝶衣……对她的家庭来说,确实是最大的那个不稳定因素。”
“菊仙不坏,她爽快,泼辣,有手段。要不是她拿着那把袁四爷曾经送给蝶衣的宝剑去威胁,袁四爷这种人是不会在这个敏感的节骨眼上同意去救蝶衣的。但是……唉。我能理解她,但是我也同情蝶衣。蝶衣只活在了戏里。世俗的东西,在他的思维里是很单薄的。这就是他可悲的地方。”
“一口气压着,吐不出来,吞不进去。仿佛堵了一个小小,外加十个口香糖。”
在众人的唏嘘之中,剧情仍然在继续。
袁四爷和小楼在法庭上为蝶衣打了证言,证明他当初给日本人唱戏是被逼的。
但是心如死灰的蝶衣,却在法庭上发起了狂。
他当众承认自己是自愿的,并说如果日本官长青木还在,京剧早就传到日本去了。
戏班子的所有人都愣了,而袁四爷则是愤愤离去。
看到这一幕,弹幕,炸了!
“呜呜呜,蝶衣,蝶衣啊!你可真傻!怎么就不能世俗一回,站在戏外面想想这个世道啊!”
“蝶衣之前说了,青木是懂戏的。他并不是为日本人说话,在他的眼里,除了戏之外的东西,都不是重要的。唉,傻的让人没办法跟他生气。”
“不,蝶衣是明白的。青木不见得懂戏,他只是在求死!他这是被小楼的那一封保证书刺激到了,他不想活了啊!”
“是的,那封信打消了他的求生欲。失去了霸王,他已经生无可恋了。”
“袁四爷:我特么心态崩了,这尼玛带不动啊!”
一片沸腾的弹幕中,剧情却迎来了转折。
袁四爷没有救得了蝶衣,一个国君官长却仰慕蝶衣,出手保下了他。
日子似乎又和以前一样了。
日子又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和师哥散了伙,蝶衣彻底的颓废了下去。
他疯狂的抽着大烟,给已经死去的母亲写信。借着烟劲儿用根本不存在的美好欺骗着天上的母亲,也欺骗着自己。
世道又乱了。
随着战事不利,政府开始疯狂印钱,物价飞涨闹到最后物资开始用卷供应。
小楼和蝶衣在戏园子之前,看到了张公公。
显然,曾经一度被传闻已经死了的张公公现在已经疯了,面对曾经的二位故人,只是傻笑着递烟,在这一个乱糟糟的世道里,这个源自更上一个世道的权贵,已经彻底没有了威风和话语权。
他也得用烟劵买最劣质的烟抽了。
综艺厅。
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话剧,并没有让任何人感到枯燥乏味。
看着直播屏幕上,那苍老的像是一堆枯骨,用没了牙的嘴唇裹着烟卷,嘿嘿傻笑的张公公,在场的评委长长的呼了口气。
“这出戏,真绝了。场面的布置,剧情人物的调度安排,每一个人物的命运走向,前呼后应,绝了。真绝了!”
“以我看,没什么悬念了。”
“什么没悬念了?这戏正到了悬念的时候呢啊!”
“我是说这个奖,没有悬念了。这出戏,依我看评今年的金狮和曹禺完全够格了。至于梅花表演奖……不说李老师,这戏里的每一个角色,都有可能。”
“……”
听到一人的感叹,以及对这一出戏毫不掩饰的恭维,其余的几个评委甚至连反驳的想法都没有。
不为了别的,只因为这一出戏所表现出来的艺术高度,他们平生未见!
也就是这个时候,综艺厅内,一个苍老的身影缓缓的走了进来。
“哎呦!谷老!您怎么来了?”
看到那个身影,九个评委中的七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见到众人的目光齐齐汇聚在自己的身上,谷明坤缓缓挣脱了孙女和护士的搀扶,努力的站直了身体。
对众人和投过来的直播摄像机摆了摆手,他微微一笑。
“你们忙你们的,我只是过来看看,来看看我的师弟。”
听到谷明坤这么一说,众人笑着将目光转移到了坐在评委席中没有起身的袁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