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3no熱門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 起點-第一一六六章 漏網之魚相伴-ska2x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最后定计,还是采用放长线钓大鱼的办法。既然是长线,那现在自然也就不能动。于是做出决定之后,田蓝天立刻联络了汇水集那里的军统特工,让其停止一切之前的命令,但寻机再次混上一名特工,并跟船上一直跟着的那名特工秘密接头,传达意图,然后两个人一起缀上那对夫妻。
有一句话,叫一条绳上的蚂蚱。意思是,只要一扯,就会扯出一串。而这句话说的从来都不是什么蚂蚱,而是人。日谍也是人,面临着突如其来的打击,接二连三的被拿下。陈诚负责的小组,和情报处下辖的外勤,在这一个晚上先后出动了四次。再次带回了三个人。
成都的日谍,生存环境还算是正常,它们不像是在重庆的日谍,被范克勤的超高压,压的根本不敢动弹。因为只要动弹,就几乎意味着暴露。
所有的事情,其实都是有利有弊的。这件事情上也是如此。小鬼子在本地的特务组织,为了保密,所以四杀手的行动,在之前就控制在了很少的知情人数内。这样一来,他们的行动提前暴露的可能性就会变得很低。从而保证成功率的提高。
但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事前的保密行为,反而导致日特分子虽然知道了暖溪汤池公寓发生了事情,但没有其他的反应。等到日谍小组高层要他们转移的时候,已经基本上来不及了。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一天,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天之内。整个小组可以说是已经被彻底瘫痪了。
当然,这个日特小组的首脑,很遗憾的没有被捕。不过这也是正常现象,因为菊机关来的命令,首先一定是日特小组的首领先知道,然后他将命令传达给四杀手。所以小组首领是知道暖溪汤池公寓是四杀手的目标的。
既然知道,那么当时在汤池公寓发生了枪战后,日特小组的首领,将会面临几个选择,第一就是立刻转移。第二,就是逐个联络自己的一些手下也转移,从而避免四杀手招供,将组内的成员暴露。
第一个选择很简单,直接走就好。但是第一个和第二个有一些情况是没法兼容的。比如说有一些人,只能用死信箱的方式通知。还有的人,需要一整套单独的密码来通知。因此日特首领很简单的选择了一个方法,那就是既然有暴露的风险,那么有电话的人,自己全都立刻下达转移的命令,至于需要时间才能联络上的小组成员,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军统成都站,情报处长办公室内。白丰台说道:“总队,根据目前咱们掌握的情况,应该就是这样了。这个小组的魁首在跑之前,用自己住处的电话,打出过五个电话,其中接通三个,两个未接。接通的三个,通话时间非常非常短。而这五个电话拨打的密度,是非常接近的,可以说是这面放下电话,下一个电话已经开始拨号了。所以卑职等人判断,第一,日谍的口供还是准确的,那就是他们组长的驻地。第二,他们的组长,打电话成功的通知了三个手下撤离。”
“嗯。”田蓝天在旁边说道:“现在看,这个日特小组的成员,逃走的一共是四个人,他们的组长,以及另外的三个人。卑职在知道这个情况后,就已经将出入本地的各个交通之地,派遣了很多兄弟监视。可是到现在,也没发现这四个人,所以卑职估计……他们快咱们一步,已经跑了。”
范克勤道:“他们的组长和另外三个人的信息呢?”
“哦。”田蓝天回答道:“根据抓住的人交代,他们的组长,叫巴老本,肯定是个化名。年龄不详,但通过这几个人的交代,比对。巴老本应该在四十岁上下,在本地开了一间茶座。现在这个买卖已经被咱们封了,调查之后,茶座里面的财务,伙计什么的也没有提供别的有效信息。他是最早知道四杀手落网消息的人,所以逃离本地的成功率最大。”
说到这里,田蓝天翻开一个小本子,看了一眼,接着说道:“另外一个,叫马敖。按照电话的时间上的顺序,他是巴老本最先通知的人。马敖是自由漫画家,根据事后调查,平常这个人深居简出的,也没有什么朋友往来。只有在给报社投漫画稿的时候,才会出一趟门。兄弟们进入他家后,发现里面一点都不乱,没有任何匆忙的感觉。在衣柜里面,发现了一个空挡,这个地方没有摆放任何东西。看样子,应该是马敖长期就有这方面的准备。所以在得到通知后,他能够立刻拎着包袱就走。”
田蓝天说到这里,顿了顿,道:“第二个被通知撤离的人,叫岑营。是一家洋行的大班,根据他原先的同事讲,他的能力不错,而且攒钱以内部价买了一辆小汽车。头脑灵活,很得他们老板的器重。也是独居,跟马敖是完全相反,房子是租的小别墅,里面还有不少的洋烟洋酒什么的,都是比价高级的货色。应该是喜欢追求生活品质的那种人。或者……是故意这样,来掩饰自己真正的身份的。现在他的车子不见了,家里也有紧急收拾的痕迹。卑职想从这辆车子下手,只是目前还没有发现目击者。”
田蓝天看了眼本子,又道:“特派员,第三个人,卑职感觉很有意思。是个女的,年龄虽然不详,但同样根据被抓获的日谍交代,做出比对,这个女日特分子,年龄很轻,估么着二十二、三岁。在欢乐门上班,交际花一个。但是长得好,会说话,所以有不少客人愿意给她捧场。另外其中不乏一些国府在本地的高层人物,都和她有所接触。名字叫金彤,估计一样是化名。她租的房子里也没有什么线索,只是怎么说呢,她屋内……很正常,不像是有任何撤离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