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d4o火熱都市言情 極夜玩家 愛下-017 可笑·擊潰·邪種推薦-xtmuz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魏琳琳睁大眼睛,张着嘴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李想,又看了看那只被拍飞到不知哪里去的狼人灾厄,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就是这么一只灾厄,差点团灭了她的护卫团,还把魏家德高望重的刘老给打得半死不活,转瞬间却被李想一巴掌给扇飞了。
“没事吧?幸好白冬雪提前发了信息给我,不然等他赶到,这里恐怕只剩下一堆红粉骷髅了。”李想笑了笑,当初在天空竞技场的一幕幕画面慢慢来到眼前,一晃间,居然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昔日的高中生小丫头现在也出落成了大美人。
“没、没事……啊,爸爸,爸爸他们还在抵御灾厄呢!”魏琳琳脸颊微红,不敢看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着急的说道,“李想哥哥,快去帮下我爸爸他们吧!”
“好,你跟我一起,留你在这里,我不放心。”李想点头,让魏琳琳抓住自己的手臂,路过四肢断裂,奄奄一息却还没死去的刘老时,他叹了口气,将烬灭天堂对准了他,“一路走好。”
湛蓝色光束将刘老笼罩,化为点点源质粒子散逸到了空气中。
魏琳琳忍住泪水对着他的方向轻轻一拜。
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魏家族地中央,6878号城市已经被异种浪潮攻破,无数人命丧黄泉,一缕又一缕的亡魂盘旋在空中,面无表情,慢慢朝着几处上古魔法阵而去。
魏重他们一共十五名玩家对抗十只灾厄,李想赶到时,已经只剩下六名玩家,而灾厄还有足足七只!
人数上都劣势了,魏重心知无法逃脱,只能寄希望刘老能顺利送走魏琳琳。
他们六人身上满是伤痕,围成一圈,背靠背,不让那些灾厄有捉单的机会。
七只灾厄中的首领是一个八臂怪物,身体巨大,高达数十米,八条比人腰身还粗壮的手臂舒展开来,仿佛古时神明,手臂里居然还各自捏着一把武器。
“小心!”魏重双眸猛地一缩,大喊一声。
然而他的叫声还是太慢了,八臂怪物张弓搭箭,一箭射来,身形庞大却动作迅若闪电,根本不给人反应时间。
这一支箭就长达数米,如同火流星般转瞬即止,一名玩家刚唤出自己的守护之盾,身体就已经被箭矢连同盾牌一起贯穿!
箭矢穿透了那名玩家之后,势头不止,又接连将后方的另外两人串起,三人就像是烤肉串上的烤肉一样,在空中飞舞,然后被重箭狠狠钉在了墙壁上。
只是一箭就将一半的战友杀死,魏重的心再次拔凉,气息不稳,升起一股无力感来。
他是这些玩家里最强的一个,也不过是个4级玩家,能一箭杀死三名1级玩家,说明对方的战力比自己只高不低。
它这么强却始终没有杀死自己,看着八臂怪物戏谑的眼神,魏重恍然,这家伙竟然在享受虐杀玩家的快感!
它和人类一样有感情,有意识,有思维。
混蛋!
他作为玩家在七大陆沉浮数十载,从默默无闻的魔术使用者到现在超级世家的家主,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什么样的困境没经历过,但却是第一次被一只灾厄给玩弄!
其他两名负伤玩家也是义愤填膺,却又无可奈何。
只要再来一箭,他们三人就都得死。
就在这时,八臂怪物身侧不远处陡然亮起一点夺目光芒,虽然相隔还有一段距离,但却瞬息及至。
刹那间,八臂怪物的脑袋上猛然绽放出一团偌大的血花,庞大的身体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这么一晃,它手臂上蓄势待发的一箭也因此脱手射出,从三人的头顶掠过,射在了魏家族地的一处高塔上。
重箭落下,大地鼓起,仿佛多了一座山丘,随后山丘炸裂,无尽灰芒从地下蹿出,直贯天穹!
数百名藏匿在高塔里的魔术使用者被掀飞到天空中,身体正好被灰色光柱击中,顿时身躯撕裂,化为无数断肢残骸,散逸在空气里。
李想的这一枪也是威力十足,特殊子弹中裹挟着雷霆之势,还有净化光柱,波涛滚滚,仿佛无尽大海浪潮一次次奔袭,将那个八臂怪物直接打得晕头转向。
“好硬的脑壳,这些灾厄还真是千奇百怪,种类繁多。”李想诧异一笑,这一枪的威力不低,原以为能一枪毙命,没想到这个八臂怪物的脑袋坚硬如铁,脑壳更是有神秘的符文缭绕在上,能规避掉他的净化光束。
这一击轰得它不住嘶嚎,身体飞出数百米远,却没能直接杀死它。
这个八臂怪物的骨骼硬度远超人类,在同等级灾厄中估计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它有类人的智慧,从晕眩状态中清醒过来后,那股愤怒也消散了许多,在看清李想的强大后,它拔腿就跑,毫不犹豫。
“想跑?”李想使用阴影闪烁,一下子就追上了这只八臂怪物,在它身旁还有几只低阶灾厄,见到李想就像是见到鬼了一般,纷纷逃逸。
无数光华在远处绚烂绽放,随后一片归于寂静。
李想回到魏家族地,看了眼重伤的两名玩家以及一脸灰尘的魏重,笑着说道:“趁着这里还没被异种完全淹没,快走吧。”
“走?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是我们的根基,离开这里,一切都要重头来过,你知道只是因为你的私人恩怨,有多少人遭殃,多少人无家可归,多少人无辜死去吗?!”最后的那名玩家咬牙切齿的看着李想,对他没有丝毫的感激之情,反而破口大骂,“七大陆被弄成这副样子,你是首恶!”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呢?”李想没有生气,平静地看着这名玩家,淡淡说道。
“至少把这里的灾厄全部清除……”
“够了,我们走!”魏重叹了口气,对着李想行礼,“少主,再会。”
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那名玩家错愕的神情中走向族地深处,那里还有浮空艇,可以让他离开这个地方,只是这一走,魏家也就没了。
塔罗牌并无绝对的主从关系,他们这些大阿卡那牌持有者也可以选择是否服从李想,一直以来,魏重虽然没有与李想为敌过,但是也没有伸出过援手,只是默认了魏琳琳的一些小行动而已。
他知道,自己在李想心里的分量不重,甚至还比不上女儿,因此李想要做什么事情,选择将魏家牺牲也是毫不犹豫的。
同样遭遇的还有许多其他超级世家。
从最近的情报看,李想是打算针对世家联盟动手了。
新极夜帮着这么一波异种入侵各个编号城市,从曾经的守护者变成了敌人,让他唏嘘不已。
现在他能做的就是回到0001号城市,寻找新的栖息地。
“把灾厄杀光,然后让你能继续在这里混下去?”李想轻蔑一笑,看着那名玩家,眼神里满是悲怜,“我的私人恩怨?首恶?对你们来说,破坏了平衡,抢夺了你们的利益,就是坏人吧。你大义凛然的抨击我,可还不是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家族吗?你真的有为了那些无辜之人敢在我面前叫嚣?”
那名玩家一时语塞。
确实,他痛心的是这些年跟随魏家的积蓄全部没了,痛心好不容易经营起的属于自己的上层家族在一场战火了化为乌有。
至于那些因战争而死的人,那是什么?
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
“既然你这么想要我一个解释,一个答复,我就回答你。这场战争远远没有结束,当初那一战,灾厄长城上每死去一个本不该战死的人,我就以其一百倍讨回,所有参与这件事的世家,势力,没有一个可以幸免。
李想说完,忽然举起烬灭天堂,黑色的光柱顿时将那名惊愕的玩家吞没,连残渣都没有剩下。
一旁的魏琳琳看得胆战心惊,不敢抬头。
做完这些,他带着魏琳琳回了浮空艇,然后重返天空,来到那扇深渊之门前。
那些深潜者见到他后纷纷跪伏,感受到了王的气息,一个个颤栗不止。
走进深渊之门,身体仿佛瞬间进入了深海,轻飘飘的,水压从四面八方而来,很舒服。
这里就是深海国度,那只小女孩灾厄的世界。
千齿虚影也在这里,她依旧是一袭白裙,不过眼神里的智慧光辉更甚,显然成功摸到了君主级的门槛,只差一点,就能突破了。
“哥哥。”小女孩从水底慢慢漂浮上来,她的眼神澄澈透明,晋升为君主级灾厄后,她也有了自己的名字。
海德拉。
作为海洋的主宰,在这里,她的战力能提升数个层次,即便是现在的李想也不是她的对手。
如果不是白莉莉将她拟人化,她只能成为一名支配者。
“她那边什么情况?为什么黑王会发动圣决。”李想看着扑进怀里的海德拉,疑惑问道,“现在亡灵的总数还不够么?”
“快了,妈妈很快就能降临,那些9级们在用最后的力量阻止,但已经晚了。”海德拉伸手拉出一个气泡,气泡内是新世界的画面。
在巨大容器里的白莉莉慢慢起身,对着那些9级冷笑,随后黑王似乎大声说着什么,白莉莉没有回话,黑王尝试使用圣决提升力量,妄图击碎那个巨大容器,但是失败了。
画面截然而至,看来这些9级又和白莉莉谈崩了。
他不关心这些家伙的恩怨,现在甚至连七大陆的命运都懒得去理会,他只想让鸣绪复活,只要有一线生机,他就会拼命去做。
“这是妈妈让我带给你的话。”海德拉抱着他忽然说道,“永恒之门的后面,有让鸣绪复活的办法。”
李想身体微微一震,气息险些不稳。
虽然明知道这可能又是一个陷阱,但是他不得不去做,就和当初的鸣绪一样。
明知火坑也要跳一下。
“知道了。”鸣绪对着千齿虚影说道,“我有一个朋友,曾经被你种下了印记,可以解除吗?”
他说的是丈夫被千齿虚影吞噬的希丝特莉亚,她的肚子上一直留着千齿虚影的咬痕,无时无刻不在受着她的折磨和气息污染,这样下去,她一辈子都无法突破3级。
千齿虚影坐在一个高高的祭坛上,白色裙子翻飞,露出里面什么都没穿的白皙身体,她歪着头看向李想,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然后淡淡说道,“是希丝特莉亚吗?”
“你记得她?”李想只知道当初希丝特莉亚喜欢的男人被千齿虚影污染了,甚至从结婚之前,对方就只是一具空壳,里面寄宿的一直是千齿虚影。
那时的她还很幼小,是没有太多思维的C级灾厄,以人类的负面情绪为食,享受着破坏、毁灭一切的感觉。
现在的她距离君主级也只有一步之遥,同时还被白莉莉改造为彻底的拟人化,居然还能记得当初的事情?
“嗯,她是我的人。”千齿虚影微微点头,“我在她身上留下了本源印记,里面蕴藏的是一个源火分身。”
“什么?!你将源火分身种到了她的身上?”李想错愕,源火分身会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分享给其他人,能给予一道源火分身,说明千齿虚影那时就很看重希丝特莉亚,而随着她的变强,希丝特莉亚也会获得越来越多的好处。
只是她不懂得如何使用灾厄的力量,才会一直卡在3级的瓶颈,但同时战力又足以和4级玩家对抗。
“嗯,我很喜欢她呀,从学院时代开始。”千齿虚影回忆着什么,然后那些记忆慢慢涌入脑海,“你们人类只愿意和人类在一起,所以我化身成了那个男人,可最后还是被识破了身份。”
“等等,你是说,她记忆里前夫根本不存在,一直都是你?从学院时代开始就是你?你那时只是C级灾厄,是怎么混在人类社会一直不被……”
李想忽然顿住,然后仿佛想通了什么东西。
所有疑惑都豁然开朗了。
“邪种,你的体内也有邪种对不对?!”李想忽然问道。
千齿虚影点了点头:“嗯,在我出生之前,我就获得了母亲大人赐予的邪种。”
“原来如此,她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一切么?”李想终于明白,为什么白莉莉说复活是必然,他只要旁观就好了。
鸣绪的体内有她的脏器,也是完美的邪种容纳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