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wv4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武俠江湖大冒險 txt-325 兩儀幻塵-sb7bm

武俠江湖大冒險
小說推薦武俠江湖大冒險
一行人拾阶而上。
沿途山色端是翠意盎然,山风来去,雾海升腾,纵横间如江河横流,冲泻而过,卷衣扬发。
山中多奇景,远山之上依稀还可听闻猿嘶鹰啼,近山之下,山隙沟壑之中,仍是可闻山瀑冲泻奔腾之声,溅起漫天氤氲水雾,朝阳一映,五光十色,好不瑰丽。
“快到了,就在前面!”
苏青面前,就见梁萧正为他引着路。
“再过了前面山谷就到了!”
他脸上不见喜怒,只有未消的余悸,像是被苏青先前古怪的手段吓破了胆子,战战兢兢,满是害怕的神情。
这要是别人说不定还真就被这小子骗过去了,可苏青却不认为梁萧能老实安分,先前那番言谈,简单几句话已是将此子顽劣嚣张的性子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八成是见打不过,想着法他准备收拾他呢。
苏青也不在意他心中在想什么,只是轻声道:“你体内的火毒只是暂时缓解,与花无媸的寒毒一样,只能暂缓三天!”
前面的梁萧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惧和恨意,但脸上已是一副心丧欲死,垂头丧气像是认命般的模样,最后干脆哇的哭了起来,一边抹泪,一边往上走,哭的伤心欲绝。
身旁的阿雪一牵苏青袖子,小声道:“师傅,要不饶过他吧!”
苏青摇摇头。
“宁七,你说,饶不饶他?”
身后那个身穿黑衣,体形瘦削,五官轮廓冷冽的青年怀中抱剑,沙哑的喉咙说道:“此子先前言辞嚣张跋扈,这会儿突然这这幅作态,必然心里有鬼!”
另外两个更是一个比一个奇怪,那老叟一副猎户的打扮,背后挂着个斗笠手里提着柄钢叉,老神在在的跟着,另一个腰里挂着柄薄刀,一脸的落拓模样,不修边幅,胡子拉碴,手里还拎着个酒囊,走几步喝一口。
“你们两个也是这么想的?”
苏青头也不回的问。
老叟点点头。
“不错!”
落拓汉子微醉微醺的道:“早就听闻天机宫乃是前朝算学大家所创,其中机关遍布,等闲之人便是寻得到,想要进去也是千难万难,依我看,这小子必然是想引咱们上去,好落入机关阵法之中!”
苏青步步登山,突然说道:“往后,她就是你们大师姐!”
轻飘飘的话语落下,身后苦苦跟了一个来月的三人立时为之一怔,随后个个面露喜意,哈哈大笑起来。
“既然如此,那我崔老叟便见过大师姐了!”
猎户老叟对着阿雪笑着拱手,满面红光,眼仁都跟着红了。
“李大牛也见过大师姐!”
落拓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宁七见过师姐!”
青年不苟言笑,但还是牵动着嘴角,做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阿雪本来还苦恼自己瞧错了人,突然听到三人这般对他,登时笑眯着双眼,一个乐的呵呵傻笑。
四人凑在一块有说有笑,只是身后天机宫众人却都沉脸不语,一步一步的慢赶着。
苏青独行在前,他沉吟顷刻,突然瞧了眼梁萧轻声道:“你是不是想用天机宫的护宫大阵来困我?”
正在抹泪,哭的伤心欲绝的梁萧猛的一顿身子,他啜泣着,语带哭腔的道:“什么大阵,我来这里这么久了,怎得不知道?”
苏青道:“两仪幻尘阵!”
那梁萧被道破心思,见藏无可藏,也不再遮掩,哭容一散,一双眼睛登时恶狠狠的瞪过来。“哼,你不是能耐大么?有本事去闯闯看啊,等我爹娘和我师公赶来,必然要你好看到时候我一定把你扒皮抽筋,以泄心头之恨。”
说的是咬牙切齿。
此子自幼受尽宠爱,加之又得公羊羽的照拂,顽劣性子更是变本加厉。苏青暗自一叹,只道是一饮一啄皆为定数,阴差阳错,那梁文靖与萧玉翎虽因他之故免了家破人亡的劫数,只是到头来,却要与他为敌,真就是世事无常。
不过,他也懒得口舌上和一个娃娃计较。“那我今天就破了那阵,静候公羊羽!”
梁萧只是哼哼冷笑,也不再废话,领着苏青他们翻山而过,在那蜿蜒起伏的山路上穿行急走,几番转向,最后到了一处幽谷近前。
就见不远处,三道飞瀑,如天河倒泻,汇于山壑激流之中,三个蟠龙缠绕的奇形巨轮则是在瀑布前受着水流冲泻之势转动,机关衔合之下,只见那水里竟是带动千百根铜臂起伏推动,奇异非常。
苏青瞧的眸光闪烁。
再看幽谷之中,但见高峰环抱,峰顶接云,峭拔陡峭,简直猿猴难攀,飞鸟难渡,谷种则是乱石苍松,参差不齐,石块有大有小,大如小山,小者似车架。再见那松石还散落着无数石像,高约三四丈,面上五官纹理刻画入微,可谓鬼斧神工,瞧着竟是与常人无异。
这些石像高低相同,但面上神情却不同,有的怒,有的喜,有的持卷望天,气态悠然,有的怒目圆睁,或坐或立,或奔或卧,有的抚琴,有的提笔,千姿百态,俱是不同。
但若细瞧,不难发现,这些石像宛似扎根在地,长在石中。
放眼一扫,就见这些石像俱非寻常面貌,轩辕黄帝,神农炎帝、老子李耳、文圣孔丘……
所刻所雕,皆为古今圣贤。
松石间更有无数小径,四通八达,曲折回转,看似纷乱,然却内存玄妙,十有八九,便是那阵法。
“你们在外等着!”
苏青说道。
他说话的同时,抬手一摄,掌下寒劲凝结,只将空中飘散的水雾吸摄入手,化作数十滴晶莹水珠,浮于掌心之上。
再挥手一摆。
水滴横飞,转瞬朝那天机宫众人射去。
那些人眼见苏青再出怪招奇技,自然而然便想到了先前花无媸和梁萧的惨状,哪肯引颈受戮,俱是运劲抵挡,可他们不运劲还好,只这攻势一出,那水滴登时化作一团绵延寒气,如附骨之疽,窜入他们的血肉之中。
众人脸色纷纷生变,旋即一个个双眼一瞪,青筋暴跳,浑身都在冒着丝丝寒气,太阳底下,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浑身结满冰霜。
苏青则是一步快如幽谷之中。
起初还好,可走出去不到十几二十步,眼前天地一花,只似斗转星移,沧海瞬变,面前幽谷已然不见,苏青本是平静的神情兀的一变,像是有些说不出的苍白。
却见他眼前,是一座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的楼子,侧耳一听,似还能听到其中传出莺莺燕燕的笑声,以及咿咿呀呀的小曲儿。
楼门口,一些个身穿旗袍,画着妆容的女子正摇着扇子,嘻嘻发笑。
他眼仁发红,口中声音似哑似吼,怪声笑道:
“幻阵?金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