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2ro扣人心弦的小說 非洲酋長 起點-第三百七十六章 早茶展示-cvtmv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曹沫并不怀疑斯特金跟他这次合作的诚意,但形势有时候总会有出乎意料的变化发生。
这样的关键时刻,就更需要有人专门负责盯着斯特金、尼兹.奥本海默以及大西洋银行、科奈罗南岸有没有异常的异动跟迹象。
周晗这次没有随曹沫回来,而是暂时先留在非洲,与谢思鹏、杨德山他们时刻关注着那边的局势变化;这些是阿巴查、奥乔桑他们所不擅长的,而温迪斯卡夫、卡布贾们也都更擅长事务性的工作。
曹沫跟沈济、葛军、钱文瀚就直接约在田子坊主街新开的鼎丰楼吃早茶,他跟成希赶到那里,先找了二楼靠窗的位子坐下来。
朝阳刚好破开云霾,穿过玻璃窗照在成希明艳娇丽的脸蛋上。
夜里实在睡太少,成希困顿不堪的双眼有些浮肿,天生的卧蚕眼显得更深一些,却丝毫不破坏美感。
沈济、葛军、钱文瀚还没有过来呢,曹沫就看到他爸穿着睡衣,走到鼎丰楼外卖窗前排队。
“爸!今天怎么轮到你出来买早点了,曹老太呢?”曹沫从二楼窗户探出头喊道。
“这个点你都下飞机了,怎么不回家去,坐鼎丰楼上干什么?你奶奶着了凉,一早还念叨你今天什么时候能到家呢?”曹雄探头问道。
“约了沈济他们过来碰个面谈些事情,怕到家吵着你们——蓉姨还没有出门吧,你将早点送回去,跟蓉姨也一起过来。”曹沫说道。
“曹叔!”成希也探出脑袋,朝曹沫他爸扬手打招呼。
“你小子是不是昨天就回来了,愣是没先回家?”曹雄开玩笑道。
“曹叔!”成希叫道………
…………
…………
等了片刻,沈济、葛军、钱文瀚都在他爸跟陈蓉之后相继赶过来。
国内受次贷危机波及最早的是银行业,但由于国内金融银行业跟国外有着坚固的保护墙,背后又多有国家及地方政府托底,整体相当稳健。
主要还是造船、建材、房地产等对市场需求敏感、过去三四年间又是高负债快速扩张的行业,这段时间受到冲击最为明显。
东盛三大主营业务,除了粮油还能基本保平外,以铝型材生产为主的建材业务第三季度亏损将超过一个亿,直接将上半年的盈利抹平。
上市公司东盛集团也预计全年将录得近十年以来的第一次年度亏损,但这些都不及东盛地产此时正面临的危机。
由于国内监管部门担心楼市受到经济危机冲击后,会像之前楼市泡沫那般产生大量的烂尾楼,上半年就逐步加强了对预售款专用账户的管理。
那些取得预售许可但还在建的楼盘,促销力度再大,所获得的预售款,资金都很难再挪用。
东盛地产这一个月来,主要是将已建楼盘里留存手中的一部分房源,进行降低促销,加大回笼资金的力度,内部员工优惠价甚至直接打五折,但过去一个月也仅回笼八亿多资金,远远缓解不了东盛对资金的饥渴。
多方对科奈罗食品、科奈罗能源及天悦工业的股权回购协议,已经在半个月前谈妥签好;恩桑格也在曹沫回国之前返回非洲,在德古拉摩秘密见了一面。
最终天悦投资承接回天悦工业百分之五、科奈罗能源百分之十、科奈罗食品百分之六的股份,也是念在旧情,在协议签署过后,曹沫就直接让人将两亿人民币转入东盛的账户。
不过,不仅钱文瀚,还是参与科奈罗食品及天悦工业股权收购的东江证券产业投资基金,即便是奥本海默家族所代表的弗尔科夫投资,却也是要拖到协议限定的最后一天才会正式履行付款义务。
东盛将拖到一个半月之后,才有可能从钱文瀚、东江证券以及弗尔科夫投资三家手里拿到另三笔总计逾三亿人民币的回购款。
而东盛地产账户里的现金已经不足三亿,却要在接下来一个半月之内,总计要偿还二十亿到期债务;这还没有将向建筑承包商以及材料供应商的应付款项计算在内。
这还仅仅是东盛地产所涉及到的直接债务。
虽然说陈蓉在东盛地产也持有4%,但她个人名下短期内没有应还债务,却不用担心——即便东盛地产的资金链断裂,最终不得不破产清算,陈蓉也不可能一无所得。
最关键还是丁家在东盛地产之外,还额外承担巨额债务,此时正面临跟陆家一样的危机。
上市公司东盛集团的股权要分散一些,丁家,包括沈济的父母在内,总计持有东盛集团45%的股份——东盛集团最高时总市值超过三百亿,但此时受大盘以及丁家所面临的债务危机双重拖累,目前已经跌到八十亿附近。
丁家所持股权对应的市值是三十六亿,丁家在过去几年时间里,将这些股权都拿出去抵押,拆借巨资支撑东盛地产的快速发展——这部分债务几经变化,目前还留有二十亿规模。
实际上,东盛的股价倘若再继续下挫,丁家抵押出去的股票,也将面临被拆借机构强行平仓的风险。
沈济也不指望曹沫、钱文瀚一定要向东盛及丁家伸出援手,但他坐下来还是先将东盛及丁家此时所面监的窘迫情况说了出来,有些愁眉苦脸的问曹沫:“泰华的操作,现在到哪一步了?”
葛军代表的是东江证券,不可能拿东江证券管理的信托基金,随意介入个人恩怨当中,而钱文瀚之前也表示无意跟钱过不去掺和到这种事里去,之前也不会随便打听曹沫对泰华的吸筹操作进行到哪一步了。
当然,既然在餐桌上碰到头,他们对这事还是很感兴趣的。
“我也一直有关注泰华的情况,盘面给人的感觉,很对不劲啊!”葛军说道。
“这里面可有意思了,但你们又不参与进来,我跟你们说太多,也不合适啊!”曹沫张嘴咬开汤包的薄皮,吮着浓鲜的汤汁,还不忘跟钱文瀚、葛军他们卖关子。
“你这小子现在卖关子,记得这顿早餐你买单,别想着蹭我们的。”钱文瀚拔出根烟,朝曹沫砸扔过去。
“九月初我们决定对泰华进行吸筹时,就发现华茂早就在泰华上建仓了,而泰华于七月下旬的那次跳水,就是华茂手笔——我这次仓促赶去卡奈姆,主要也是确认这点,并说服早就秘密跟华茂达成协议的大西洋银行,转头跟我合作,”曹沫说道,“而在三周前,陆家买通新易华的一名基金经理,通过新易华旗下的一支公募基金买入泰华的股价,这也是泰华股价这段时间大幅上扬的原因——而这名基金经理之所以能跟陆家搭上线,我高度怀疑也是华茂的安排。照一支公募基金对单支股票所持的上限测量,泰华托盘支撑股价的资金到这两天就要耗尽,接下来就是爆雷表演。我急着赶回国,主要也是不想错过这场表演!”
“什么,大西洋银行早就跟华茂达成协议,要对泰华下手?你是怎么知道的,又怎么说服大西洋银行撕毁协议,转头跟你合作的?陆家买通基金公司的事,这个不难理解,但泰华季报都还没有出炉,没有具体的公开资料,你又是从哪里知道这点的?你不会在陆建超、陆建成兄弟两人身边藏了商业间谍吧?”钱文瀚惊讶的问道。
“想知道啊?”曹沫拿纸巾擦了擦油嘴,说道,“要不我们就攒个局去接泰华的盘子,天悦出十亿,新鸿跟东江证券两家凑十亿,我就将所有的商业秘密透漏给你们知道……”
“你要是说清楚,我们却不妨考虑考虑,要不然,我好奇心没有你想象的重。”钱文瀚慢悠悠的说道。
“这么大规模的投资,我在东江证券也只有建议权,最后需要投委会表决——看来我的好奇心,今天也没有办法得到满足了。”葛军笑着说道。
“明面上奥本海默家族掌握的弗尔科夫投资,真正的控制人是大西洋银行的高级副总裁、执行董事斯特金.福斯特,而斯特金出身的福斯特家族又是大西洋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曹沫说道,“斯特金自以为藏得很好,但我其实早就知道他的存在,而我这次回卡奈姆找到斯特金,只是跟他说,我要比华茂更有资格将科奈罗滨海新城建好,斯特金拍拍屁股,就将华茂给卖了!”
奥本海默家族作为主要股东之一,派恩桑格到中国来参与谈判,以弗尔科扶投资的名义行使优先回购权,拿到10%的股权,别人没有怀疑这事跟曹沫有什么关系。
东盛这次的价格被压得太狠,即便在全球资金都趋紧的当下,科奈罗能源这么廉价的筹码,也是绝对值得下手的优质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