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nw4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王者風暴 古劍鋒-第2294章 壁上觀相伴-2e2yr

王者風暴
小說推薦王者風暴
九刃王怒极,与枯矾相比,那些小蝎子只是锅子里不停跳动的蹦豆。
豆子嘛!再硬只要把盖子盖上狠狠煮一煮总能煮烂,可是这个叛逆正在毁坏这口大锅,毁坏灶台,岂有此理?
“给我杀枯矾,全力杀枯矾!”
随着怒意,九刃部大军开始倾斜,不再去管其他反叛者,不再刻意清理铁线虫,而是将军力集中到枯矾所部。
枯矾所在正是眼下最难攻坚部分,他收拢了一些反叛者补充兵力,连那些绝杀者杀到近前都无法穿凿进去,可见艰难。
之前九刃王还能不紧不慢收拢力量,希望逼出枯矾所有底牌,然而铁线虫出现之后,局势急转直下,大军承受的压力陡增十倍,他已经没有心情等待下去。
所以,必须干掉枯矾,必须……
九刃王一发狠,可苦了正在与暗影螳螂作战的薄翅螳螂和大刀螳螂。
他们两个虽然强势,却需要一些兵力在附近代为周旋承受冲击,毕竟这可是四十多万只生猛小家伙,光是这个数量就足以蚁多啃死象了。
九刃部大军将攻略重点放在枯矾身边儿,暗影螳螂受到的压力立刻减弱,对于两只大家伙的攻击力水涨船高,变得越来越恐怖。
薄翅螳螂和大刀螳螂咬牙切齿,不过他们也没有办法,毕竟相对于枯矾的手段,这些小东西目前尚未造成多么恐怖的杀伤,只要平息祸患就能腾出手来针对此地,想一想似乎没毛病。
“顶住,我们还有绝招,这些小东西数量再多都奈何不得我们。”大刀螳螂仍然信心百倍,他在一些小型部族足以做虫王了,要不是九刃王暗藏独特之处,他是不会追随九刃部的。作为屹立于虫族顶端的存在,几乎与死亡绝缘!至于刚刚挂掉的水熊虫,则自动排除于脑海之外。
“哈哈哈,说得对,这些小东西又能奈我何?”薄翅螳螂扇动翅膀,身上绽放出浓烈光彩。
很显然,薄翅螳螂要动用某种绝杀手段。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一道白光轰然杀到,不给他任何机会躲闪,三秒钟之内将他冻结在原地。
“怎么回事?”
大刀螳螂愕然的当口,就见身影迎面撞击,“嘭”的一声将他硬生生撞向五千米高空,不等他刹住身形,只觉得心头一凉。
“不,不要!”大刀螳螂惨叫,用力向外挣扎,却无法抵抗沼泽上空最为复杂的时空漩涡。
眨眼之间,庞大身躯消失不见,不知道被那些扭曲的空间结构带往何方。
运气好的话,几个深渊月之后就能回来,运气不好的话可就不一定了,也许宇宙灭亡那一天都出不来。
暗影螳螂发出欢呼,尽管他们不理解老大是如何驱使水熊虫的,却不耽误他们继续进军厮杀。
“嘶嘶嘶……”一道道纤细身影冲向九刃部虫兵。
虫兵尽管有着二品阶位,却架不住暗影螳螂群起而攻之,所以等于送上门的肉食。
小家伙们渴望食物,渴望变强。
两万虫兵得不到增援,很快陷入被动境地。聪明一些的及时撤离,尚能保住性命!那些忠诚执行命令发动攻击的笨家伙很快倒在地面上,浑身上下多处要害遭到破坏,不多一会儿就被啃食干净,只剩下部分坚硬虫壳歪歪扭扭躺在沼泽中。
这时候,身材臃肿的水熊虫张开肉瓣大口,一点点将定在原地的薄翅螳螂吞入肚腹。
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水熊虫吞了那么大一只薄翅螳螂之后,身形竟然没有变化,这很不科学。
暗影螳螂饱餐战饭之后振动翅膀发出嗡嗡声,根据声波指引投入水熊虫的肉瓣大口,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不再露面。
如此一来,原地只剩下一只体型庞大的水熊虫。
它仿佛堡垒般趴伏于泥潭之中,没有任何生命气息,没有任何力量波动,就像一具经历万古早已石化的尸身,向世人诉说着生前的威武。
九刃王看到那些小蝎子躲入水熊虫的身躯,不怒反喜!
这样最好,可以倾尽全力斩杀枯矾,还有那些该死的铁线虫,必须尽快灭杀干净,否则后患无穷,会给九刃部带来灭顶之灾。
“杀杀杀!”
大战燃炽,九刃部所有精锐力量出手。
枯矾气得小身板直发抖,他还想依靠那些小飞蝎和暗影螳螂牵制部分军力呢!结果呢?这帮小王八蛋直接做了缩头乌龟,倒是给自己找了一副坚硬的乌龟壳。
就算集合一群虫兵强行撕扯水熊虫的躯体,恐怕也要好久才能撕烂。
所以这场战斗在分出胜负之前,与小飞蝎和暗影螳螂再无关联。
如此做派显然是在告诉九刃王:“你们打吧!我们要做壁上观,如果你们两败俱伤,那我们将轻易获得胜利。”
枯矾无奈,只能全力调动战力,希望借助正在冲击本阵大军的森罗虫取得一丝胜算。
可惜战况并未按照枯矾所希望的模式向前阔步前进,九刃王带着麾下大将挡住了森罗虫最为密集的攻势,之后森罗虫也意识到这是一根硬骨头,所以放缓了脚步。
这样一来,九刃部大军获得更多喘息机会,开始倾力梳理各方不顺。
九刃王不愧一代雄主,在他的喝令下派出死士任由铁线虫缠绕,快速汇聚成“虫球”,携带着这些危险寄生虫滚入森罗虫大军之中。
不到一个小时,枯矾就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他动用了最后两项杀手锏也只不过增加了些许杀伤,面对海量兵卒和数十尊绝杀者,再精妙的算计都成了笑话。
“该死,突围,我们突围……”
终于,枯矾不再梦想着拖垮九刃王,他要风紧扯呼了。
这是必然结果,因为聚集在身边的力量已经触及警戒线,再不突围就没有机会离开了!任何野心都要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活下去。
不过不知道出于何种用心,他居然将突围路线定在水熊虫附近,似乎要在逃亡之时将小蝎子捎带上,又或者是为了祸水东引牵制部分敌军。
不管枯矾怎么想的,他在付出了几万兵力之后,确实靠近了水熊虫,面孔透出一片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