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4gt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五十二章 別人的東西展示-rnv45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冷不冷,冷的话,背篓里多带了件衣服,你套上。”
“……不冷。”
蜿蜒的山道上,山风沿着山道,带着些寒意,不时拂过,
山道两侧,紧挨着的山岭上,或是枯黄,或是还青着的树木枝叶随着山风摇曳着,不时卷下几片落叶,落在林下,道路上。
道路旁,一个背着背篓的中年女人,对着身旁的小孩说着,
小孩颠颠着,张望着四下,脆生生地应着,
“……再走阵,到前面路口有车了,我们就坐车。”
背着背篓,佝着腰,中年女人脸上似乎被山风吹得,冷得,有些红,转过头,对着自己孩子说道,
“……好!”
小孩牵着自己母亲的手,重重点了点头,应着,又眨着眼睛,看了看自己母亲,和母亲背上背着那背篓,
“……妈妈,我帮你背背篓吧。”
“……傻孩子,这背篓这么重,你哪背得动啊。”
中年母亲应道,笑着对着自己孩子说道。
“那妈妈,你背得动吗?”
“……妈妈是大人,肯定能背得动啊。背着这背篓走着啊,还暖和很多呢……等你长大了,背得动了,再帮妈妈背吧。”
“……好……”
……
沿着蜿蜒的山道往前走着,廉歌看了眼在身侧渐近的那对母子,
“这位大姐,劳烦问下,现在这是什么地方?”
转过身,廉歌出声问道,
“……这里啊,这里是陈家村……”
那中年女人闻声,停下了脚,转过头,勉强直了直身子,望向了廉歌,先是应了声,紧接着,再打量了眼,又再出声说道,
“……我们这是山南镇……”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这里是敬州市……”
旁边的小孩踮着脚,抢着回答着,说道,
“……对,我们这是敬州。”
中年女人先是转过头,看着自己孩子,脸上露出些笑容,紧接着,再转回身,点了点头说道。
“谢谢了,这位大姐。”
笑着,廉歌道了声谢。
“……客气了。”
中年女人摇了摇头,再带着自己孩子,接着往前,渐渐走远。
……
“……等一会儿啊,妈妈把这背篓里这只鸭子还有鸡给卖了,就带你去镇上,再买件厚实点的衣服……这冬天马上就要来了,该给你置办点冬天衣服了……”
“……那妈妈,你买吗?”
“……妈去年的衣服也还能穿,买来做什么吗……给我宝贝儿子买就好了……等过两个月啊,过年了,妈再给你买套衣服……”
“……车来咯……跑快点……”
中年女人牵着自己孩子,说着话,朝着前面不远,在岔路口停下来的辆老旧公交车跑了过去。
……
看着那对母子走远,廉歌转回了视线,沿着这山道,继续往前走着。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张望着。
……
几日前,在那面馆里吃完那碗饺子后,廉歌便随意选了个方向,离开了那座城市,
一路脚下道路渐从街道化为公路,又从公路化为山道,
或是借宿人家,或是露宿山林下,花费几日时间后,行至此处。
……
“飒飒……”
山风带着些寒意,扰动着衣襟,和山道旁林间枝叶,
往上攀升着的朝阳,不时钻入云中,不时又朝着山道上,挥洒下些阳光,映出枝叶和路上行人的影子。
“……铛!铛……”
再停下脚步,是山道旁,一条往下延伸着的斜坡旁,
一些混杂着锣,唢呐的声音,正随着阵阵山风,在耳边响起。
转过视线,廉歌循声,沿着斜坡往下看了眼,
肩上,小白鼠也转动着脑袋,往着那处张望着。
斜坡上,铺着些碎岩,一侧靠着面山坡,一面稍靠下的位置是开垦出,层层往下的梯田。
斜坡往下,道路尽头,是处山坳里的村落,
村落里,一条蜿蜒的村道连接着村子里的一栋栋房子,一户户人家散落在村道边,
不是饭点的时候,但沿着村道,一户户人家上,却升着阵阵烟雾,
顺着一处处烟雾往前,靠着村子另一侧上空,正弥漫着浓烈的烟气,
烟气中似乎还夹着些灰烬,随着阵阵山风,还往外弥漫着些纸钱香烛的味道。
而那混杂着锣,唢呐的声音,也是从那燃着纸钱香烛的地方传出。
转回目光,廉歌挪开了脚步,往着山坡下,那山坳里的村子走去。
……
村子口,廉歌微微顿足,
顺着村道,往着村子里望去,
村道上,看不到人影,唯有阵阵清风,带着些村尾那哀乐声在耳边响起。
再挪开脚步,沿着村道,廉歌往着这村子里走去。
沿途,村道旁,一户户人家在身侧掠过着,
一户户人家,门窗都紧闭着。
不少人家门前,院子边,都堆着小堆点燃的稻草,
之前那一道道烟雾,便是从一堆堆或还燃着,或已经熄灭的火堆上弥漫出,往上升腾着。
“……铛……铛……”
“噼里啪啦……”
就在这时候,那村尾传来的哀乐声有了些变化,紧随着,一阵鞭炮声响起,
一些穿着素色衣服,头上裹着孝布,举着孝旗,孝幡的人,似乎从那村尾的一户人家院子里,踏上了村道,往着村口这边走了过来。
……
看了眼那出殡的队伍,廉歌停下了脚步,往着旁边院子里走开了两步。
“……点炮!”
“噼里啪啦……”
又是阵鞭炮声响起,转过个弯,那出殡的队伍渐近。
走在最前的,是个穿着道袍的道士,道士后,跟着个抱着灵位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身侧,跟着个提着红塑料袋,拿着根香,不时从塑料袋里,拿出挂鞭炮点燃,拿出些纸钱抛洒着的男人,
中年男人身后,比中年男人稍年轻些的男人低着头,捧着个棺材状的骨灰盒,跟着前面的人走着,
其两侧稍后,便是奏着哀乐的人,再往后,便是些披着孝布,举着孝幡,孝旗的人,
“……撒纸……”
走在最前面的道士,再喊了声,一把纸钱从塑料袋里被抓着,抛洒出,
随着阵阵拂过的清风,散落在沿途的村道上,出殡队伍中后辈的身上,村道两侧人家的院子里。
……
看着这出殡队伍从身前走过,廉歌再挪开了脚步,继续往着村尾那弥漫着香烛纸钱味道的人家走去。
沿途,村道旁一户户人家在那出殡的队伍走后,相继重新打开了屋门,或是走了出来,或是往外张望着,
“……别去踩那纸钱,也别去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