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ec2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愛下-第三十四章 李楚的心魔所在讀書-1ugb9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今夜纤纤月半,
似你眉眼弯弯。
那时悠悠江畔,
愿你百岁长安。
……
一天的忙碌下来,待得倦鸟归巢、霞光掩映,李楚也结束了“身在佛门心在道”的时间,回到了城南的德云分观。
佛缘会的第三轮也是最终轮比试将在明日开始,将由第二轮中前十名参加。
居然在第二轮的比试中获得了头名,这个成绩令李楚自己也颇为意外。
原来……
睡一觉就能拿第一的吗?
李楚路过那些一个个在无上雷音中吐血重伤的参赛者,他们看向彼此的眼光都有些诡异。
眼神中都带着“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的怀疑。
尤其是那个不老城二王子。
临行前,李楚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也正在用一种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锃亮目光看着自己。
令他一度怀疑是不是计划败露了。
回到德云分观。
没等进门时,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喧闹声。走进一看,院中一片狼藉,李楚心里咯噔一下。
莫不是遭了贼了?
继而抬手摸了摸胸口,鼓囊囊的,很踏实。
剩下的银票都在这里,想到观内也没什么好偷的,这才放下心来。
走到后院,才看见王龙七、狐女、杜兰客三人围成一圈,表情严厉,大声训斥着什么。
而三人中间,则是耷拉着脑袋的小肥龙。
明明是头角峥嵘的龙族,这时候却夹着尾巴、头快垂到肚皮、偶尔抬起的大眼睛里沁着泪花,被训出了一副三孙子的样。
“怎么了?”李楚走过来问了一声。
狐女掐起腰,气鼓鼓地道:“今天下午我出去买菜。”
“我出去给香客上门驱邪。”杜道长也说。
“我也有事出门了……”王龙七也道。
“就只有它自己在家。”狐女指了指神情萎靡的雷龙,又指了指周遭乱七八糟的院子,“它差点把整座道观都拆了!”
“嗯?”
李楚谨慎地打量了一下小肥龙。
这货还有北方狼的血统?
可是看它这副垂头耷脸、乖乖挨骂的状态……之前也都是一副乖宝宝模样……很难想象会作出这种哈士奇行为。
小小年纪居然就有两副面孔。
似乎是看出这座道观里李楚是话事人,小肥龙晃悠着肚子一步两步地走到他旁边,可怜巴巴地伸出爪子轻轻扯了扯李楚的衣角。
李楚一低头,就对上了一双满是无辜的大眼睛。
铁石心肠看到也要化了。
于是他满心怜爱地说道:“孩子认错态度这么好,随便骂一骂、打两……三顿吧、在小黑屋关七天、中间不许给饭吃就好了。”
“好嘞。”
王龙七撸起袖子,露出一脸狞笑。
“嗐!嗐!”
不理会背后的惨叫声,李楚施施然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稍晚些时候,气喘吁吁的杜道长找了过来。
看来打孩子是个不小的力气活儿,杜道长这一把年纪明显是有些累了。
“师傅。”他进来坐下,讲道:“有个事儿可能回头要你出马。”
“什么事?”李楚问道。
“是前面街有一位刘掌柜,手下有几十家店面,说家财万贯不为过。”杜兰客叙述道:“他家以前有事经常请我上门,现在他妻子怀孕了。”
“这中间……有什么因果关系吗?”李楚谨慎地问了一句。
“他家这个绝对没有。”杜兰客连忙否认。
李楚点点头,没有深追。
“但是刘掌柜呢,对这个孩子就格外紧张。因为我们相熟,在我几番追问之下,他也告诉了我原因。”杜兰客继续道。
“原来当年他发迹之前,家境极为凄苦,全家从北地逃荒过来,饿死了好几口人,只剩一个他和一个老娘。眼看着他老娘都要饿死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怪人……是一位蛊师。”
“蛊师?”李楚沉吟了下,“那不是南疆的……”
类似蛊师、巫师这种带着些许诡异味道的传承,大多是在南疆大地流传,距离神洛城颇为遥远。而且这些传承者最是重视祖地,很少会离开南疆,所以他才觉得有些奇怪。
“至于这位蛊师为何会跑到北方来,他也不知道。但是那人是如此说的,他就如此信了。”杜道长继续讲述:“那人找到他,说可以送他一生富贵,但代价是要他第二个孩子。”
“蛊师的原话,刘掌柜也有些记不清了。但大概是说……要他的第二个孩子给他做蛊。刘掌柜问他要怎么做,他说等三十年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李楚皱了下眉,听起来有些邪门了。
“当时刘掌柜也没太当真,何况当时他别说不可能娶媳妇,就连自己命都要没了。听见那蛊师的话,只当病急乱投医,也就随口答应了。”
“谁知道从此以后,刘掌柜果真就接连遇上好心人,做生意更是顺风顺水,买卖开一家赚一家。一个北地逃荒来的叫花子,竟然十几年间,就成了城南这片儿的首富,可以说是神了。”
“可是今年呢……”
我和系统是好友 酒剑九九
杜兰客话锋一转:“刘掌柜的妻子怀了个孩子,因为他第一个孩子是女孩儿,所以一直想有个儿子继承家业。但是呢……今年距离他遇见那蛊师,刚好是第三十个年头……”
李楚闻言,蹙眉良久,而后缓缓说了一句。
“这刘掌柜……重男轻女啊。”
“噗。”杜兰客险些一口水呛出来,忙道:“这个年代咱们就别在乎这些了,现在问题是,刘掌柜一直不放心,很担心这个孩子出事。他请了整个南城的大夫轮流看过,也没看出什么问题。我用神识帮他探查过两次,如今孩子出生越来越近了,他想请人用望气之术再去看看……”
他抬眼,小声补充了句:“报酬颇丰。”
“再穷不能穷道观,再苦不能苦孩子。”李楚与他对视一眼,重重颔首:“此事义不容辞。”
杜道长也重重地附和:“利不容辞。”
……
旁的事倒也不急,翌日清早,李楚便又整装出发,去城外白龙寺参加佛缘会。
这一日的会场,又比昨天盛大了许多。
不过参赛者只剩下寥寥十人。
祖碑林的无上雷音虽然会令人气血混乱、甚至吐血,但这对修者来说实则算不上什么大伤,基本调息一阵即可恢复。若是等他们消化了昨日所得,还将对修行大有裨益。
总之,经过一晚上的休养后,完全不会影响今日的比试。
比起肉体上的,他们昨日遭受的精神冲击显然更强烈一些。
再见李楚出现时,其余几名参赛者的表情都变得微妙起来。昨晚李楚过得很平静,他们可是都没闲着,一个个都在背后紧锣密鼓地查他的来路。
李楚对自己来自德云分观的事情也没掩饰,所以他们很容易就得到了一个令人心情复杂的结果。
就好比参加一场考试,有一个考生上来就睡觉,你连他怎么写的名字都没看到,结果当堂成绩出来他是第一。
结果回来一打听,发现他还是隔壁学校的。
还是校草。
他娘的。
性质极其恶劣。
心情复杂的不止是他们,还有鸿都山顶的两个和尚。
特工逃婚:前夫請滾遠
对于老和尚与小和尚来说,一场佛缘会,谈不上多重要。但是昨天小和尚忍不住出手参与了之后,重视程度就变了。
尤其他亲自出手都没有成功改变结果。
老和尚担忧地看着李楚。
师傅的胜负欲应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有多强,那可是轮回整整九世、修佛两百年都无法磨灭的东西。
小和尚稚嫩的脸庞今日果然格外认真,不悲不喜,目光沉凝。
“师傅……”老和尚试探着问了一句:“今日是否还要阻止那小道士……”
“呵呵。”小和尚微微一笑。
老和尚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出现了,师傅脸上已多年不见的、面对强敌才会出现的冷笑。
“今日的比试是心魔林,心魔千变万化、只惧佛法,就算我不出手,他也未必能过了这一关。”
“心魔着实难以对付。”老和尚只好随声附和。
下方,法清禅师再次出场。
“首先要恭喜几位从昨日的比试中胜出,进入到佛缘会的第三轮。此时距离佛缘已然一步之遥,还请勉力向前。”
法清禅师朝几名参赛者微微颔首,之后才开始介绍今日比试。
“第三轮比试的内容,是心魔林!”
“心魔林是我白龙寺的一片试炼之地,其中封印着荒古年代的心魔种子,只要有人踏入其中,就会遇见自己的心魔。心魔是由你们心中的执念而生,具体会有什么形象出现,犹未可知。一旦进入林中,无论遭遇什么都要小心应付。”
“需要提醒的是,以凡人的心境,心魔几乎无法杀死。而最终的胜负,是看你们与心魔战斗的程度。中间的一切诱惑都可能是危险、一切危险都可能是考验,想要获胜,必须谨守本心才行。”
“诸位,请吧。”
在白龙寺后山那一片广袤而阴暗的森林,一直是作为禁地的存在。虽然林子前面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块碑,但往日若是你向前进,就会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
这茂密的黑森林,非有缘人不能进入。
久旷之后,这一日,就来了十个有缘人。
他们十人被带到不同的入口,分头进入。按这片森林的广阔程度,除非特地汇合,否则相遇的可能性不大。
沿着林间小路分别向前走,各自的心魔都会出现。
见证这些参赛者会出现什么样的心魔,也是白龙寺高僧们的乐趣之一。因为此时暴露的,往往是不为人知的本性,甚至会与平时表现出的性格恰好相反。
酒、色、财、气……
贪、嗔、痴……
就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世上种种执迷。
……
听到法清禅师的话之后,李楚的心中反而升出一丝丝的好奇。
自己的执念……会是什么?
钱财?经验值?
婚後戀人 泛黃的啤酒蓋
亦或是回家?
又或者是师傅或者德云观的其他人?
可是走了许久都无事发生……
他渐渐有些怀疑,该不会是像上一场比试那样,自己和他人根本不在同一个频道吧?
上一场可以蒙混过关,这一场该怎么办?
正在他暗自思忖的时候,忽听得前方另一个方向的密林深处传来一声,“救我……”
“嗯?”
李楚排开丛林中凌乱的枝杈,走过去一看,居然是另外一名参赛者。
一名身着灰布僧袍的年轻和尚,他虚弱地靠在一棵树下,双腿血肉模糊。
“我的心魔将我双腿打断了……求求你,带我出去。”年轻僧人朝李楚伸出手来。
……
“他的心魔……”山峰顶上老和尚惊咦一声,“颇为少见啊。”
“嗯。”
小和尚竟有些沉默。
良久,他才说道:“通常只有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德高僧,才会有此心魔。”
“这是……”
“慈悲。”
“哦?”老和尚有些意外。
“他的执念不是自己的获得,而是帮助他人。所以心魔会幻化成需要帮助的样子,来对他进行攻击。”
“那要战胜这心魔,是须得变成铁石心肠?”老和尚问道。
因为他们熟知,战胜心魔绝不是简单地斩杀就能解决,而是要找到一些根本的途径才行。
符道至聖 風靡網絡
“我不知道。”小和尚摇头笑道:“我没遇见过,也不知道怎么解。不过……很难过就是了。”
……
李楚目光深沉地看着此人。
以心眼术并不能看出他有何不同,料想若是心魔的变化也没那么容易识破。
心魔林中一切皆有可能,当你认为他是假的,他是真的也说不定……
算了。
这样想着,李楚终究还是走上前来。
“不如……我先帮你疗伤吧。”
“你会疗伤?”
“略懂一些。”
李楚上前,查看了下那年轻僧人的伤口,随即双手拈诀。
与此同时,在他低头的刹那,那年轻僧人的眼中也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寒芒。
心魔种子的神异之处在于,它能根据进入者的执念所在,立刻生成一个灵智完备的心魔。这个心魔的一切,都是为了克制原主而生。
他能感觉到,李楚现在对他的戒备还很强。
但是没关系……
只要你有慈悲之心,那么总会被我找到机会……
就在他暗暗发狠的时候。
一轮小太阳缓缓升起……
穿越之我的哈哈爱恋
然后……
他血肉模糊的双腿渐渐被小菩提咒的佛光治愈。
再然后……
白龙寺内,那一口已经沉寂有些时日的法钟,忽然再次响起……
嗡——
这一声,震彻四野。
神洛城中,无数金戈铁马瞬间偃旗息鼓,诸多大雨倾盆登时云销雨霁。
有人更是被骇得跌下床来,口中惊呼:“回来了,都回来了!”
但是……
凡人所受的影响,远远不如心魔林中这几位……
小菩提咒是温和治愈的佛法,所以心魔还能不受影响。这法钟之声一响,便犹如雷霆万钧。
此时的法钟声响传来,年轻僧人的身子一震,仰天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瞬间就萎靡了下来。
“你……这是……”
李楚瞳孔抖了抖,怎么一个小菩提咒下去,这人反倒要死了?
那年轻僧人握住李楚的手,颤抖着解释道:“内……内伤。”
“无妨,我这小菩提咒连内伤也可以治愈,我再给你来一次。”
说着,李楚再次拈起小菩提。
一轮小太阳再度升起……
年轻僧人身上的创伤被缓缓治愈,然后……
嗡——
又是一声钟鸣。
“噗——”
再度血染长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