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103熱門連載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第一六六章、動如雷霆看書-vs672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门下掾,是州牧或太守自己选荐的属吏。
一般会挂上州郡从事等职位,因常居门下,故得称。也意味着,非心腹之人不能任。
因而,华雄对陈调的态度很客气。
不仅好生感慨了一番汉中太守苏固的慷慨与办事高效,表示日后得了空闲,必然亲自前往汉中当面致谢。还让十名随从部曲让出战马,作为礼物让陈调带回去给苏固。
并且还加了一句,不收下就是看不上他华雄这个西凉鄙夫。
也将陈调以自己奉公而来,不能接受私礼的理由,变得苍白无比。
好嘛,华雄这个竖子,是看上了汉中的粮秣。
想借着赠送战马的契机,先和苏固结个善缘,为以后效仿上禄王家用河曲战马换物资。
待交接物资完毕,华雄托付武都太守刘躬,让兵卒护送回西县,自己则是带着部曲运送环首刀、长矛等物,疾驰往羌道而去。
时间已经很紧迫了。
若是在秋九月时,都没有驰马在叛军控制的地盘上,天子和衮衮诸公绝对再度下诏问罪。
一路无话。
华雄到了羌道,以元棘亓为首的部落首领,就已经精挑细选出了随征的一千骑。
是的,挑选。
在上次劫掠王国狄道坞堡获利颇丰的刺激下,他们一听杜县尉先行传达的消息,个个热情高涨,夸勇自荐。
而他们也迎来了好处。
华雄将带回来的军制环首刀,按住出征的名额,全部派发了下去。
这也是朝廷在诏令中,只提到军械粮秣,并没有让武都及汉中调动兵力协助的原因。
在“地处西方,常寒凉也”的贫瘠凉州,兵源一直都是不缺的。
只要有钱粮,只要能践行承诺,就会有无数人趋之若鹜,为之效死!
至于危险嘛……
生于边陲的鄙夫,只要还活着,什么时候不在拼命!
八月中旬,华雄率领约莫两千骑,一人两马,浩浩荡荡的踏上了临洮的土地。
在望曲谷屯田自食的华车,也带来了百骑。只是奇怪的是,华雄和他耳语一阵后,他却又率领部众折道返回去了。
就连杜县尉和庞德等亲近之人,都没有知晓缘由。
“人多口杂,军机不可泄露。”
华雄是这么解释的,还一脸决绝的信誓旦旦,“你们不顾性命随我征战,我就会拼尽全力将你们带回来!”
关于这点,庞德和赵昂等知晓内幕的人,都一笑释之,也不再打探。
反正都是抱着必死的信念随军来的,又何必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去质疑呢?
给彼此留个念想,不是更好吗?
不过对于此战是如何执行,他们都是知道的。
也毫无异议。
华雄直接引用了《孙子·军争》作为答案。
那就是:“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对!
疾如风!
侵掠如火!
此战,就是利用骑兵千里奔袭的机动力,在叛军反应过来之前,将王国、马腾和韩遂这三方的地盘,搅个天翻地覆!
让他们不得不将兵力,从关中三辅撤回。
是故,华雄选择的进军路线,是走索西城,进入西秦岭余脉山谷,直袭陇西鄣县。
因为上次劫掠过后,上峡门关隘外,王国已经让一部兵马于狭隘处驻扎,强行通过的代价太大,也会打草惊蛇。而如今是深秋季节,沿路汇入洮水的溪流已经干枯了,除了行走跋涉艰难了些,并无其他危险。
挑选这个县的理由,是王国并不会安排大量兵马在此驻扎。
鄣县,是马腾的出生地。
他最早投入耿鄙麾下所率的部曲,就是聚居在此的母族、妻族部落族人。
虽说如今与马腾有姻亲关联的羌胡部落,大多都迁徙到了汉阳郡,但留下来的部落,也几乎都人心向着他马腾。
也就是说,王国在这个县里,无法征收粮秣物资,也无法征调兵卒。
除非他想和马腾,将矛盾明面化,爆发冲突。
如此情况下,王国才不会管这个县的安危。
但是对华雄而言,则是必然袭击的地方。
无他,劫掠关中三辅的叛军兵力,就是实力急剧膨胀、缺衣少食的马腾麾下最多!
只要将鄣县境内的羌胡部落打得人心惶惶,马腾再怎么不情愿,都得派兵马回来安定人心。不然的话,双方就淡了情分。
好不容易,跋涉出了西秦岭余脉山谷,所有人都驻马沉默。
因为映入眼帘的鄣县深秋时节,很令人向往。
碧空如洗之下,原野上的羊群绽放了朵朵白云,一阵已经带上丝丝寒冷的西北朔风,呼啸而过,不仅卷起枯黄的草籽及枯叶,打着旋儿飞舞飘零,还带来了缥缈的牧羊人歌谣。
那是一种恬静的美。
华雄暗地里,甚至还生出了一个的念头。
在失去大汉朝廷的管制后,羌胡部落们悠然自得的生活,好像让这里变成了一个纷繁世外的桃源。
“嘿!”
嗤笑了声,华雄轻轻的甩了甩头,将这种饱含讽刺的想法给按下去。
然后挥手将身后的众人招来,开始分配职责。
为了军令顺畅的传达,除了羌道的一千骑归元棘亓和王灵约束外,其他的骑卒,已经被他以百骑为单位,安排庞德等人充当将佐。
“杜县尉,你引麾下的三百骑,往西北方先行,务必堵死所有通往五溪聚的山谷。”
第一个接到军令的,是熟悉地形的杜县尉。
“诺!”
在征战之时,这个老兵革脸上的严肃,永远都是那么令人信任。
“其他人各领各部,不得恋战,不求斩获,烧掉羌胡部落过冬的粮秣和收集的干草后,就迅速赶去和杜县尉汇合。令明,伟章,你们两个为左右翼,护卫中军安危。”
“诺!”
庞德和赵昂也拱手应诺,策马回身奔着本部人马而去。
华雄也大笑,将马槊高举,轻轻一夹马腹。
吼出了,让西凉男儿血脉偾张的冲锋呼哨:“呜~~~~~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