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wki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定盤星討論-第一百九十一章 祖先真血?皇室後裔看書-42ilw

定盤星
小說推薦定盤星
墨九的异常其实一直都是这个队伍中一个大家心知肚明却又不忍心去揭露的事实,一来他们相信墨九不会伤害到大家,而来当初琉侯来的事情大家也知道,明白墨九是寒冰巨国的皇室后裔,这种家族被诛灭的可悲身世与伤疤没有什么区别,又有谁会残忍的去揭露或者探秘呢?
但是这一回却有点麻烦,因为他们现在处于隐藏逃亡阶段,墨九能够感觉到前方有问题,那这个问题是什么?又会不会给他们带来危机呢?
“那……我们是去看看还是该绕道走?”海少羽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确定的望向楚青雪。
这个队伍中虽然有了尘大师这种德高望重的,也有商参和文伯这种稳重的,但说到底,真正做决定的还是楚青雪。这不过楚青雪擅于听从意见,如今听到海少羽的提问先是看了看众人征求意见。
了尘大师想了想道:“既然小九姑娘心生感应那就说明是与其有缘的,去看看也未尝不可,若是太危险,我们再离开便是。”
商参有些不赞同,“我们现在这个队伍中藏着能够让花国崛起的契机,我赞成节外生枝。”
文伯耸了耸肩,拉过海少羽,“自从玄甲精锐退下来后就不再爱国了,所以我跟这小子两不相帮,嗯,弃权。”
商参闻言翻了个白眼,说你不爱国谁信啊!
不过文伯的态度倒也没有出乎商参的意料,毕竟虽然他不知道具体情况,可文伯明显将墨九当女儿疼爱。
狼母这边左右看看,讪笑:“我一个外人就不掺合你们的决议了。我就是搭个顺风车,真要有危险我肯定第一个跑!”
白语倒是很赞同狼母的话,“我也是,作为外人……作为你们应该重点保护的人物,真要有了危险,麻烦你们先保护我离开,谢谢!”
楚青雪好笑的摇摇头,接着望向海菲菲,后者媚眼一瞪,“这能够让小九心生感应的,那肯定与她师傅有关啊,那当然要去看看。”废话,烬皇留下的东西不比什么国家崛起契机重要?
楚青雪看看一直皱眉沉思的墨九,笑道:“两个赞成一个反对,其它弃权。那我们就走一遭好了!”
墨九这时回神,看到大家的支持倒是没怎么感动,只是好笑道:“我只是说前面有个东西让我有点感应,但没说我一定要去吧,甭管那东西到底是狗还是猫,我完全可以不管的。再说我已经有一只兔子了,没想养另一只宠物。”
咻!琉璃兔一个窜跃直接蹦到了墨九的怀里,拱,撒娇,用水汪汪的眼神盯!
海少羽伸手拎着兔耳朵将其拎起来,“你不提我都快忘记它了,话说这小家伙不是一直被你用来侦查吗?怎么也算宠物?”
琉璃兔嫌弃的看了海少羽一眼,灵力直接通过兔耳朵传进海少羽掌心,后者只觉得掌心一痛不自觉的放手,惊讶道:“啊,这小家伙成精啦!”
海菲菲将琉璃兔抱起,一边抚着兔毛一边鄙视,“墨九身边有几只妖精有什么可惊讶的?”
楚青雪打断闲聊,“好了,那我们就去看看吧,说不定有收获呢,反正我们的后面似乎并没有追兵。”
白语和狼母对视一眼,不是没有追兵,是追兵被打散了!但他们看了一眼墨九,发现其并没有表示,便也机智的不开口,生怕怒了墨九被一刀砍死。
唉,这年头,有底牌的人就是硬气。
……
寒鸦山脉,一个因栖息动物闻名的山脉,山脉绵延上百里,听起来不是很长但由于地形复杂倒也生出了不少的传说。
其中自出名的就是其乃是陨龙之地,何为陨龙之地?就是说这里乃是寒冰巨国最后一代皇帝陨落之所。
寒冰巨国绝对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它的强大体现在国家的高端力量,或者干脆点说即使皇室力量。
只可惜,治理一个国家与治理一个门派家族终究不同。水能覆舟的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当这个国家的国民都支持另一个政权时,寒冰巨国皇室就算再强也终究倒在了人民战争的汪洋之下。
但即使如此,寒冰巨国皇室的传说依旧有着它令人神往的色彩。
其中最让人趋之若鹜的就是,在寒冰皇室血脉手中保存着一滴祖先真血,若是有人能够激发这一滴真血,那么则会融合真血获得变化冰霜巨龙的能力。
这种能力是当初寒冰巨国开国皇帝的天赋本领,作为能够威压一个时代的君王,可见多么强大。
在寒冰巨国破灭之后,除了少数人知道皇室还有后裔之外,其它人若想得到所谓的祖先真血,那就只有到寒鸦山脉来碰运气了。
当然,这些事都是狼母说出来的,尤其是当她得知墨九竟然是寒冰皇室后裔的时候,那叫一个兴奋啊。
“你给我有事说事,别用这个眼神盯人,好像馋人家身子似的。”墨九一脸嫌弃,伸手将狼母的脸推到一边。
“咳咳,我就是有点兴奋,祖先真血啊,你说那冥冥之中呼唤你的东西,会不会就是祖先真血呢?”狼母拍了拍一颗挂满了霜气的松树笑道。
墨九撇嘴,“如果真是什么祖先真血,那我肯定将其送给你,让你好好的开心开心。”
狼母一愣,“为什么?”
墨九抬头,瞧了一眼被大雪覆盖一片银白的山脉,“我明显感觉到了那东西的讨好,如果真是什么祖先真血,说明这滴血已经成精了。那它呼唤我做什么?想夺舍!我看是想屁吃!”
狼母脸色一僵,这……原来是这种呼唤吗?
楚青雪伸手推了下墨九的脑门,皱眉道:“别骂人,你是个女孩子,要改掉坏习惯。”
墨九长叹一声翻了个白眼,好吧,若非是这呼唤,她都快忘记了,自己还是寒冰巨国皇室九皇子,哼,一直以为是九公主呢!
“那我们还要不要去,这幻境也是很恶劣了。”海少羽紧了紧领子,转头望向海菲菲,“你不冷吗?”
海菲菲别看已经是个废人,可粼妖族原本的身体素质要比人类基础强,“深海比这冷的地方还有很多呢!”
白语:“我冷啊,要不你们谁匀我一件衣服?”
墨九嬉笑,“我有裙子你要不要?”
白语:“……”
呜!
就在众人打算再次启程的时候,远方丛林内突然传来低沉的军号。所有人马上蹲伏下身子,各找遮蔽物隐藏。
“那是熊武边境军的集结号!想不到他们竟然在这里。”狼母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说道。
商参眉头紧锁,疑道:“我们该不会赶上那什么祖先真血出世,然后边境军也来抢夺了吧。”
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任凭前方集结号响个不停,众人却是一脸玩味的看着商参,呵呵,感觉你很有可能猜中了重点哦!
“要不我们还是离开吧,前面毕竟有军队,我们这硬碰硬的话,不合适啊!”海少羽劝道。
“我不赞同!”
出人意料的,反对者竟然是商参!
“祖先真血如果真有能够化身冰霜巨龙的能力,那就是一个大杀器。攻城拔寨无往不利,这种东西怎么能够落在敌人手中?”商参义正言辞,“这一次在大烈国想必大家也知道,熊武国的探子有很多,说明这是一个充满了野心的国家。断不可以再让其变强了!更何况……我们还有正牌后裔在手,凭什么不争?”
楚青雪皱眉,她虽然敬佩商参一心为国的执着,但老实说,她有点烦了。这家伙总是站在国家大义的角度,但损害的很有可能是墨九的生命。
更何况,墨九都已经明确说了,这祖先真血似乎成了精,万一真被夺舍了怎么办?我好可爱好可爱的小九难道要变成一条冷冰冷的巨龙吗?
休想!
就在楚青雪打算出言拒绝的时候,海菲菲却是先一步撇嘴道:“嘁!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原来是什么见鬼的祖先真血啊,那玩意儿要来干嘛!”
海菲菲的思维很简单,墨九可是拥有烬皇传承的,不比什么祖先真血更牛逼?
不过众人显然没有办法get到她的思维,只是觉得这丫头是不是凝练完符文神兵后又觉得自己行了,又狂起来了!
但这一下却也让商参发现了一个问题,明明这个队伍中最强的是了尘大师,最有经验的文伯,说话做主的是楚青雪,可大家却都会以墨九这么一个侍女的安危为最终考量!这,没道理啊?
然而商参作为一个外人,此时还真决定不了什么,就在楚青雪挥手示意大家撤退的时候,异变再生!
远处雪花倒悬形成了一道雪龙卷,只见一道黑影冲天而起,接着便朝着他们这边射来。
“糟了,我们被发现了!”
楚青雪叫道,众人没有盲目的转身逃离,毕竟在情况未明的时候,将后背留给敌人实为不智。大家的战斗经验都不少,又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不过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墨九却是第一个从树后绕出来的。只见她表情怪异的盯着那越来越近的黑影,而那黑影似乎也并无敌意,当看到墨九的时候骤然减速,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这是个剑眉星目的青年,长长的黑发垂至腰间,虽未经打理却仍旧显得庄重。一袭清白长袍身披黑色大氅,银色的狐裘领子看起来颇为珍贵。
气势卓绝,有那么一瞬间,众人以为看到了楚彧!
好吧,论起长相气质也许楚彧不服谁,可若是比实力的话,这位九环强者明显比楚彧要强出好几个档次。
“这不可能!哪有这么年轻的九环强者?”最先惊呼出声的却是海菲菲,作为海皇图的妹妹,年轻一代的强者她几乎都认识,绝对没有这个人。
那青年闻言瞄了一眼海菲菲,发现是个废人便无视了,只是盯着墨九,缓缓降落下来,随着大氅覆盖脚面整个人显得华贵无比。
“虽然寒冰巨国已经没了,但见到兄长难道不该行礼吗?”
青年的声音很浑厚,一出口就感觉是这片冰天雪地的王者,很有威势。而这段话的内容更是令人浮想联翩,尤其是楚青雪和海少羽等人,他们第一时间脑袋里就晃过瞎了眼的墨七。难道是墨九的兄长?那岂不也是寒冰巨国的后裔,难道也是来抢祖先真血的?
墨九偏着头上下打量一番,笑道:“我是怕你受不起,所以还是算了。”
青年眉头稍皱,但紧接着就再次舒展开来,“难得遇见一个血脉同胞,便也不追究你的不敬之罪。”
青年扫过众人,在楚青雪的身上停留片刻,接着又望回墨九,“最开始我听说自己有个九皇弟还流落在花国,就想着哪一天去寻回。现在看来,竟是九皇妹!呵呵,倒也对,看来你的娘亲为了保护你编造了假的性别,确实用心良苦!”
墨九有点心虚,呵呵,就让误会继续下去吧。
不过这点血虚反应到了脸上,就容易让人深度联想。
自古以来皇室之中都不缺子嗣,这庶出和嫡出的差别无论在哪个国家都一样。嫡出的皇子公主身份尊贵享有各种福利。而庶出的就相对差得远,若其母妃得宠也就罢了。若是不得宠,那皇子多是被当做嫡出皇子的跟班培养,下场好的也就是封个王安度晚年,糟一点的就会去做将领,领军与敌作战,还不是最高将领。说不得什么时候就战死沙场了。
而作为庶出的公主就更差了,她们出生就已经注定了命运,就是被用来联姻的!
青年微笑不语,得意的小表情再明显不过了,就像是在说‘快夸我!’
然而墨九却有点懵,既然那什么祖先真血已经被融合了,那远处还在呼唤她的是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