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5ch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起點-第五百六十章 進獻小人兒-5uptv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伊吾使者进贡,火烷布十五匹,伏驹黄金酒壶两尊,琉璃夜光杯五对……突厥使者上贡上等良马一百二十匹,常马七千匹,羊一万两千头,骆驼、牛各五百头……高昌使者向我大隋天子敬上,西域白肤美人五十名,乐伎二十五人,水晶云母玛瑙珠翠各两斗…….吐谷浑使者进贡我朝天子,汗血宝马一匹,波斯鎏金银壶一尊,和田玉、羊脂玉各六十枚,大秦锁子甲一副……”
大兴殿上,宦官持礼单大声高喧传去殿外,白岩御阶四国使者一步一步上来,经过最后搜身之后,依次而入,见到殿内文武,多少有些胆战心惊,低着头不敢看对面金阶上方的大隋皇帝。
四人两前两后来到中间站定,站在前面的是吐谷浑王子慕容顺,年龄双十,相貌俊逸,旁边则是高昌王曲伯雅,身形高瘦,有着西域人典型的面容,后面两个便是突厥使者,以及伊吾使者。
站定后,听到宦官高喧行礼,四人便用各自国家的礼节,朝龙椅上的杨广躬身拱手,或单膝下跪,或单手放去胸口躬身。
“我等拜见上国天子!”
“起来说话吧。”
听到上方来自皇帝的声音,四国使者这才敢起身,偶尔抬起脸平视过去,数道金阶而上,坐在龙椅的身影,头戴冕冠,身着金黄龙袍颇具气势,而一侧,还有持剑着官袍的老人抚须而立,似乎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
“慕容顺,你父亲步萨钵可汗可还好?”
对方礼毕,杨广起了一个话头,目光先投去吐谷浑王子,后者连忙拱手,微微垂下脸:“回禀上国天子,父王身体尚可,光化公主也过得很好。”
这位名叫慕容顺的王子,言谈温和,不用皇帝问起早年嫁去吐谷浑可汗的那位宗室女子便先开口说出,倒是赢得殿中众文武些许好感。
“光化公主过得好,朕就放心了。”
那边礼单报完,杨广笑着回了一句,接过礼单看了看,脸上笑容更盛,“吐谷浑比朕想的还要富庶,上面礼物应该来自更远的外邦吧?这么多好东西。”
随后交给身旁的越国公杨素,补充了一声。
“恐怕比朕的长安还要富庶。”
最后一句话落下,整座大殿安静的能听到下方文武百官的呼吸声,那边慕容顺脸色顿时一白,连忙跪下拱起手。
“陛下,吐谷浑所有,便是上国所有,兄弟之邦,不分彼此。”
人在大隋,又身为王子,自然是先把命保住,说什么话已经不重要了,谁知道面前这位隋国皇帝会不会因为不喜,拖出去把自己给砍头了。
“起来起来,朕只是随意说说,不用当真。”
杨广嘴角咧开,笑着抬了抬手,让对方起身,登基两年,对于帝王喜怒无常难以让人琢磨的手段之一,玩的得心应手。
“四位使臣远来我大隋不易,上贡的礼物,朕很满意,便与文武百官就在这大兴殿设宴,四位使臣可不要推托,此乃我隋国礼节。”
“陛下相邀,自然不会推托。”
高昌王脸上露出欣喜,躬身就拜,身后突厥、伊吾使者互相侧脸看去对方,其中一人微微点头,等高昌王曲伯雅话语说完,便开口道:“启禀上国天子,我下邦小国久慕中原文化,特意还备了一份另外礼物。”
“哦?”杨广露出一抹笑,与一旁屹立的老人对视一眼,抬了抬袖口:“那就呈上来,让朕看看。”
“陛下,此礼非物,不过我等小国戏法。”
伊吾使者低头轻说了声,听到上方大隋皇帝一句‘那朕更要看看了。’便躬身行了一礼,后退几步,面朝殿门站直了身子,伸手拍响。
啪啪~~
顷刻,一个伊吾侍从恭敬的托着鎏金铜锁盒,跨过门槛,在侍卫注视下,走到四人一侧,小心的将铜锁盒放到地上,打开盖上的铜锁,便起身径直后退到了殿门外面。
“盒子里就是你说的礼?”杨广向后靠了靠,眼睛眯了起来。
说完,大殿左右的侍卫持着刀兵,迅速过来,身上甲叶,都在‘咵咵’的震响,将龙庭围住,形成一堵人墙。
伊吾使臣拱起手,朝上方躬身下去。
“是的,陛下。”
光洁的大殿地板上,打开铜锁的鎏金木盒陡然吱嘎一声发出轻响,原本向后靠着的杨广,向前倾了稍许,目光注视微微打开一条缝隙的盖子,周围一众文武好奇偏头将视线投在地上的盒子。
下一刻,又是吱的一声低吟。
微开的盒盖缝隙,忽然一条极小的黑影探了出来,杨广再仔细看,竟是一条人的手臂,肤白纤细,仿如细线在外面摩挲。
“这是小人儿?”皇帝来了兴趣,蛟龙他见过,修道中人法术也见过不少,看到伸出的纤细手臂,不难猜出那人有多小。
旁边,越国公杨素也有些错愕,抿了抿嘴唇,低声道:“陛下,也可能是人芝。”
老人与陆良生交好多年,对于人芝多少有些了解,对常人而言,只要狠的下心,将其吃进肚里,那便是增寿、治病的神药,修道中人则修为大涨。
‘若是这伊吾小国进贡的人芝,往后倒是可以从陛下那里讨要过来……’
杨素抚过下颔须尖,目光瞥去一旁的龙椅上的皇帝时,下方群臣里有声音惊呼。
“出来了,还真是一个小人儿!”
鎏金木盒打开,映入殿中所有视线的,是盒底铺了一张丝绒小床,一个薄纱衣裙的小人儿侧躺上面,见到盒子打开,坐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踩着极小的绣鞋翻身跳出,站到地板上,好奇的环顾四周。
大兴殿内,杨广、杨素也颇觉得神奇,前者从龙椅上起来,走到金阶,视线越过重重侍卫,落到那小人儿身上。
“竟只有拇指大……呵……还是个女子。”
杨广望着忽然出现的女子,四目对视竟有些移不开,就在这时,不知哪里来的乐声响起,殿中那道窈窕的身影有着西域女子独有的高挑,轻扭起腰肢,缝着一朵绒丝花朵的绣鞋踢出裙摆,缓缓转动,双臂拖着长袖飞旋,犹如绽放的莲荷。
舞动的青丝间,双眸露出妩媚,直勾勾的看着龙庭上站立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