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1p5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第656章 魚龍舞熱推-0ri94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现在神机营下面编了三个火器部队,一个装备神威炮(虎蹲炮)的神威火炮营,一个装备神机火枪(火门枪、三眼铳)的神机火枪营,还有一个装备着百鸟朝凤(百虎齐奔避讳虎)等各式火箭的神勇火箭营。
另外火炮营还装备了新型配重式投石车,并配备了毒烟火球弹、铁蒺藜炮、霹雳炮等火器,各营兵士兵也都还配有不少震天雷。
这是大唐第一支秘密设立的火器部队,只是枪炮还有些少,虽然有三千人马,但并不是人手一杆枪,也没各营都配炮。
多数士兵其实还是配的传统的刀枪长矛弓箭等武器,甚至还从没有露过面。
但秦琅相信,火器虽然还有各种各样的缺点,还很简陋,但只要用的好,威力绝对是惊人的。
就如他曾经在陇右时,就打算拿棺材装上几百斤火药,给敌人城墙下挖个洞,然后装火药棺材放到底下,准备简单粗暴的拿来爆破城墙一样。
就算是再没技术含量的火药棺材,可数百斤的量,在特定的密闭坑道里,爆炸的威力也是相当强的。
这就如同弩在很多时候,比不过一个优秀的弓箭手一样,但弩依然有许多弓箭达不到的优点一样,关键是看如何使用。
这种东西,李世民一看都知道是国之利器,下令严格保密,毕竟国之重器,轻不示人。就连烟花、爆竹这玩意,也是秦琅再三建议说搞出来民用销售,用赚来的钱,反哺火器监,毕竟火器监的研发成本很大,若是能用烟花爆竹销售的利润,来支持火器军用研发,才更持久。
而另一方面,烟花爆竹如果民用市场打开来,也能促进硫磺、硝石等火药所用矿石的开采提炼等。
李世民也是好不容易才被说服,如今秦琅在上元节于东宫正式燃烧烟花,其实就是在为新设立的火器监下烟花爆竹作坊打广告。
这么好的效果出来了,自然就不怕没有人来买。
这种好东西,秦琅也没想着说一开始就要全民普及,肯定是只优先供应给贵族豪强商贾等的,价格肯定得贵,要不然产能跟不上,原材料供应不及,也没用。
价格高一点,走上层路线。
烟花燃送结束,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于志宁有些嫌恶的扇着风,一手捂鼻。
“这一会功夫,又烧掉了多少钱呢?”于志宁问秦琅。
“也就几十万钱吧!”秦琅答道。
“几十万钱?一会烧没了?”
“几十万钱,让整个长安的百万军民,和无数藩国酋长、使者们观赏到如此美景,难道不值吗?”秦琅反问。
“卫公可知道,几十万钱能够买多少粮食,今秋丰收,长安米价曾跌至斗米三四钱,几十万钱能买万石之粮,禁军一年月粮不过十二石,这是八千多禁军的一年月粮啊。过去租庸制,一丁一年纳租两石,这相当于五千课丁的田租数,这难道还少,想当年前朝杨广昏庸无道,为吸引西域胡商来中原,冬季萧瑟树木无叶,杨广令人以彩绢缠树,如今又有你这等奸佞之臣·······”
秦琅竖起手来,“于侍郎还是先闭嘴吧,你既然要跟我算账,那好,我也跟你算算账好了。今天我在这东宫燃烧烟花爆竹,这一会功夫,确实就烧掉了几十万钱,但是,这也只是广告费而已。实话告诉你,今天烧掉几十万钱,转眼我就能赚回几十万贯来。”
于志宁跟看傻子一样看着秦琅。
秦琅呵呵一笑,然后伸手召来张超。
“准备好没?”
“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开始预售吧,想要这样烟花爆竹的,都可以订购了。”
张超大步而去,于志宁等都又疑惑了。
可是很快,东宫大门前广场上,开始举起了几盏大灯笼,下面挂着长幅,却正是烟花爆竹预售的广告,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当这边的烟花绽放结束,平康坊、怀化坊等诸多热闹的地方,也都同时开始挂牌预售。
预售,这又是一件新事物,东西都没看到呢,结果就开始预售了。
可当预售方打出的是东宫旗号,打出了秦相公的招牌时,没有人置疑他们了。
而刚刚才绽放了半天,并响彻整个长安城的烟花盛况,自然就是最好的广告。
许多人都争相过来,那边的管事伙计们又迅速树起了数个大灯笼,挂出了新的条幅,上面有各种烟花和爆竹的规格和价格。
比如说爆竹按响来卖,有十响、百响和千响的,甚至有万响的爆竹,顾名思议,万响自然就是一万个爆竹,能响一万次了。
以往大家逢年过竹也放爆竹,但放的是真正的爆竹,烧竹节听爆响,财大气粗的豪门,烧的竹子更大,甚至如齐王李祐,还烧过改装过的加硝竹子。
但再厉害的爆竹,也比不过刚才见到听到的爆竹啊,能够噼里啪啦的响个半天,声音还巨大,传出几里地去,这样的爆竹绝对了得。
打出来的价格倒是不便宜,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不过对于那些不差钱的贵族豪门甚至是巨商大贾们来说,钱从来不是问题,只要有能让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从不差钱。
没有烟花没有爆竹,只是预定,且按顺序发货,还得到长安城郊的货栈去自提,甚至还限购。
还得先交订金。
可各处预售点,依然火爆异常。
不就是钱嘛,给你。
限购的也太少了,能不能不限购,我可以加价。
银铤银币银元宝、铜钱、绢帛,金币金叶子金铤金锭马蹄金,甚至是银票庄票·······
火爆异常。
预售不到半个时辰,各处就被迫结束了,因为收的钱太多了,城郊各个仓库里准备好的库存已经预售光了。
张超赶到东宫门楼上汇报。
“预售半小时,就把所有库存全订光了,本来都结束预售了,可还有大量的人赶来要订购,都说没有库存了,可他们还是硬把钱扔下来,说可以等,没办法,就又接受了一批预订,目前已经订到了半年后发货了,各处实在不敢再收钱了,他们还不肯答应呢。”
秦琅呵呵一笑。
“你就直说库存卖了多少,另外预付订购的又收了多少钱吧。”
“库存卖了数万贯,明天开始安排发货,预订的更有十几万贯,我建议增募人手,扩大工坊,增采原料,提高产量·······”
秦琅转头对早就在竖耳偷听的于志宁等道,“于侍郎,你可听到了?”
“不可能!”
“有啥不可能的,一只会旋转会喷火的地老鼠烟花,就能卖上百钱,而一架用多种烟火、爆仗串连起来,安放于高架上燃烧的高架烟火,更是能卖上数万钱。至于这些漫天绽放,犹如火树银花的烟花,随便一组就能卖万钱以上,于侍郎还怀疑这销售数字吗?”
于志宁很震惊,“这烟花爆竹工坊是朝廷所有,还是卫公私有?”
“为何有此一问?于侍郎?”
“若是朝廷所有,那么本官就想弹劾有司,为何要制造这种劳民伤财,华而无用的东西来,这是误导奢侈之风。而若是卫公私有,那卫公今日在此所做所为,我更应当上表弹劾,弹劾卫公······”
“弹劾我什么?弹劾我假公济私?还是弹劾我贪财捞金?哈哈哈,于侍郎,你读书莫不是读傻了,钱向来只是工具,烟花也只是一种玩意,本身没什么好坏之说,这工坊是朝廷所有,我只是代为主持,所售卖之钱财,也不会拿来奢侈享受,而是会专款专用,划到军器监,用以研究改进制造军械铠甲,保国安民!”
秦琅指着于志宁,“每卖出去一只地老鼠,一架高架烟火,一串爆竹,都能变成一利箭,或一把钢刀,或是一片铠甲甲片,不值吗,不合适吗?”
于志宁却还是不依不饶,认为烟花这种东西,完全是华而无用,就算朝廷是造烟花来卖钱打造军械,也不恰当。
争论不休,承乾也劝不住。
一名宦官赶到。
“大家口谕给卫国公。”
他的到来打断了争论,秦琅向代表着皇帝的宦官参见行礼。
“三郎,这烟花挺好看的,确实不错,朕与皇后都看了,看的很高兴,听说你今夜还搞了烟花爆竹预售,效果也很不错,筹得了十几万贯钱,很好。朕赏你一匹御马,皇后赐你一副银鞍子,还有一支马鞭,是丽质送你的,五娘也陪朕和皇后一起赏的烟花,另外你送她的地老鼠,让丽质很高兴,就是吓了皇后一跳,晋王看了也想玩,你赶紧叫人再送些进宫来,钦此!”
“臣领旨。”
宦官宣完口谕,赶紧转身站到一边,对秦琅恭敬的道,“秦相,长乐公主和晋王等几位殿下还在等着地老鼠烟花呢,请秦相让人速速取来交给奴婢带回宫去。”
“好的,请稍等。”
秦琅却只是呵呵一笑,于志宁这种人他太了解了,承乾修个屋子换件新衣服,他都能扯上杨广或者是秦二世的,动不动就会说昏君啊荒淫啊,搞的当太子或者皇帝的,都不配过好点了。
可他自己关陇贵族名门出身,八柱国家之后,生活却非常奢侈,锦衣玉食说的太简单了,这位有个嗜好,就是喜欢吃鸭舌,一盘鸭舌得杀百只鸭,但他只吃舌头不食鸭肉。连装鸭舌的盘子,都得是金盘,装饭的碗都是银碗。
对于这样的人,秦琅只是呵呵,自己都做不到的事,为何却总是要强逼别人去做?